品茅台看小說

「當然!」

John在一邊,見縫插針般的說了句:「畢竟當年,他差一點就給你開了一家奶茶店呢!」

。 第519章

「是,是。」那小廝面色蒼白,驚懼一臉,當即雙手顫顫的捧著斷手退了下去。

秦奎忍着一身的痛起身,書信一份,吩咐手下人快馬加鞭傳了出去。……滄瀾山木屋。

外面風景秀麗,空中飄散著清雅的竹子香,屋內飄散著淡淡的葯香。秦臻睜開眼,還有些迷糊,沒有第一時間回過神來,面前只隱約一個人影,她眨了眨眼,這才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是蕭鳳棲。

當即嘴角牽出一個很輕很柔和的笑容,她喊,

「阿裴。」蕭鳳棲整個人僵硬如木樁。他萬萬沒想到秦臻會睜開眼,他只是閉着眼,用溫水輕輕的擦拭了一下她身體上的血跡,哪裏想到會不小心碰到她,然後就看到了秦臻睜開了眼。

蕭鳳棲只覺得腦袋一炸。而馮晨雖是矇著眼,但是耳朵好用,他自是聽到了秦臻喊出的那一聲阿裴,只覺得一震,那叫一個反應快,抹黑就出了小木屋,順便還將門給關上了。

這下子,屋內只剩下秦臻和蕭鳳棲。兩人這一對眼,秦臻只瞧見蕭鳳棲怔怔站着,竟好似傻了一般。

秦臻睫毛輕顫,只當他是嚇壞了,這是見到自己醒過來了,竟激動的忘記了反應。

「阿裴……」她輕聲喊,剛要說話,就見站在她面前的蕭鳳棲似如夢初醒,而後是嗖的一下收回手,接着將手直接藏到了身後,接着刷的一下背過身去。

秦臻,

「???」秦臻很是不解,被蕭鳳棲的動作弄的有些懵,不解的擰了下秀眉。

此時,夏風輕輕吹拂,秦臻覺得心口有些涼意,她目光輕垂看過去,只一眼,呼吸頓時卡住,一張臉瞬間紅了個徹底,只見她衣衫半敞,大片大片的肌膚都露在外面。

秦臻閉上眼,終於意識到了什麼。那口氣憋的她上不上,下不下,當即就伸手將錦被給抓了過來直接蓋在身上。

可是她胸口的傷那是何其的重?那是要命的傷,剛上了葯,包了紗布,那是連動都不能動的,可秦臻這一動作直接扯動了傷口,頓時又出了血,染紅了紗布,更是疼的她悶哼出聲,臉上血色盡退,渾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濕。

蕭鳳棲聽到秦臻的悶哼聲,當即轉身,一看她身上蓋着錦被,再看她沒有了血色的臉,便意識到了是怎麼回事。

「你動什麼?受了多重的傷不知道嗎?」他急聲道,伸出手就去掀錦被查看傷勢。

卻被秦臻咬着牙,用另一手緊緊的捏著被子,頂着一臉的冷汗,瞪着蕭鳳棲。

她還在小小的吸氣,一下又一下,來緩解剛才扯動傷口時帶給她的劇痛。

蕭鳳棲跟秦臻對上眼,兩個人四目相對。蕭鳳棲鳳目瀲灧,又滿是心疼,還有一些不易察覺的心疼。

秦臻的則是羞惱,又羞又惱的瞪着她。

「都看到了,別遮了,讓本王看看傷口是不是又扯開了。」 一場會議結束,時間也不晚了。

考慮到大家中午都沒有點餐,盛夏說要請大家吃飯。

眾人歡呼雀躍,高興地下樓往目的地奔。

盛夏留下來收拾東西,打算晚點再過去。

許主管留下來幫忙,主動說:「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大家都很積極。所以你不用擔心其他的事情,大家都挺好的。」

盛夏嗯了一聲,「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之前是擔心張宏會對你們不利,所以我盡量不聯繫你們,怕你們出什麼問題。」

「不過你們沒有讓我失望,公司管理的挺好的。」

許主管笑了起來:「客氣什麼,我跟了你這麼多年了,你想的我都會幫你。」

盛夏給了許主管足夠的權利,也給了她很大的股份,這一點讓許主管有了一定的感覺,她會好好的將公司經營下去,哪怕是因為自己。

「言總那邊的進展我會繼續跟進的,要是有消息的話,我會及時通知你的。」

「嗯嗯,」盛夏答應了一聲,「現在就是言景祗那邊的問題沒有處理好,藝人也被扣在警局裏,對於外界的影響也不怎麼好,目前最需要處理的就是這件事,其他的事情我倒是不怎麼擔心。」

畢竟培養一批藝人也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就算藝人出了問題,能處理的就處理,實在不行的就解約吧。

「我覺得,這幾個人不如解約算了。」許主管提議道。

盛夏略微抿唇,她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她需要等事情查清楚了。

要是不清不楚的就解約,這會影響到其他的藝人,會讓他們有其他的想法。

但如果等這件事查清楚了,如果真的是他們幾個的問題,這時候公司解約就是在情理之中。這樣也不會影響公司里的其他藝人,不會讓人覺得自己毫無人性。

盛夏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許主管贊同的應下了。

她和盛夏是一條心,只要是為了公司好的事情,她都願意去做。

「好了,收拾好了就先去吃飯吧,忙了一上午,這幾天還有的忙了呢。」

盛夏看差不多了,也怕她們不去,其他人半天都不知道該點什麼,將文件收拾好就下去了。

身為一個老闆,盛夏覺得自己算是比較客氣的了,她對大家都挺好的。基本上只要是完成任務就可以早下班。

但是做他們這一行,也需要經常加班,不過大家也都已經習慣了。

吃完飯盛夏繼續回來處理事情,半下午時卻接到了一個言老夫人的電話。

盛夏有些猶豫,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接電話。

但是手機一直在響,盛夏聽了心裏也不舒服,猶豫了好半天最終還是決定接通電話。

她心裏在打鼓,按下接通鍵的那一瞬間,她的心如打鼓一樣七上八下的。

「奶奶,您找我有事嗎?」盛夏吐了一口濁氣問。

言老夫人和善地說:「夏夏,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晚上有沒有時間一起吃個飯啊?」

盛夏輕微擰眉,她問:「奶奶,只有您一個人么?」

。 姬無夜這路走的倒是挺快的,沒一會兒他就到了一座閣樓前。

閣樓上面,正有一塊匾,上書「雀閣」二字。

「雀閣!?」暗中跟著的葉辰,見到這塊匾上的字后,也是驚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暗道,莫不是這上面住著一位被姬無夜囚禁的女子?

雖然疑問,但葉辰下意識已經認為這是肯定的了,並且從自己所知的情況而言,這雀閣就是姬無夜為了囚禁美人專門打造的。

「美人,本將軍來了!哈哈哈~」就見姬無夜搓著雙手,正一臉猥瑣的大笑,步子更加快的向著雀閣之上而去。

雀閣上,弄玉聽到了姬無夜的聲音后,姣好的臉蛋上,神色猛的一變,趕緊將手中的簪子,插回自己的發咎內。

隨即擺出一副迷人笑容,一雙目光看向已經上來的姬無夜。

此刻的姬無夜,可以說早已沒了之前的英武樣子,完全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猥瑣男,面對美女,相信不管是哪個男子,都不可能做到無動於衷。

而姬無夜那更是如此了!

見到弄玉沖他微笑,本就猥瑣的面容,變得更加不堪了。

「美人兒,本將軍太想你了!」說著,姬無夜就朝著弄玉走了過去,一雙手更是超前虛抱,想要攬住弄玉那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來。

弄玉的臉色頓時變得嫌棄,身體就想要往後退去,避開姬無夜的動作。

但她一個弱女子,

又怎麼可能避得過一個伸手不錯的壯年男子,在姬無夜快速移動下,一下子就扯住了弄玉。

「不,不要,求求你,大人求你放過我!」弄玉嬌軀劇烈掙扎著,口中發出哀叫聲。

「哈哈哈~想讓我放過你,那你就伺候好本將軍,說不得我就放了你呢!哈哈哈~」姬無夜肆無忌憚的大笑著,伸手就想將弄玉的衣物撕碎。

「不要!」

弄玉面若死灰,尖叫一聲,伸手從髮髻上一拔,鋒利的發簪直接被她拔了出來,一下子就朝著姬無夜的頸部刺去。

啪!

毫無疑問,弄玉這樣的舉動,無疑激起了姬無夜的怒意,一巴掌直接扇掉了弄玉手裡的發簪。

「賤人,找死!」

姬無夜面現憤怒之色,直接蠻橫的將弄玉推倒在地。

抽出腰間的寶劍,一雙眼中儘是怒焰殺意。

暗中旁觀的葉辰,知道這會兒他不得不出手了,要不然這麼一個美人就要在他眼前香消玉損了!

唰的一聲,葉辰猶如幽靈一般,出現在姬無夜的身後,伸手往姬無夜的背上一點,頓時姬無夜整個人猶如沒了骨頭一般,癱倒在了地上。

赫然是被葉辰給打暈了過去。

「這……」

閉著眼的弄玉本以為,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但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哪怕一絲的痛意,這怎能不讓她感到奇怪。

這不,睜開眼睛后,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好了,姑娘你已經安全了!」葉辰的話,頓時將弄玉的心神迴轉了過來。

「你……」看著葉辰,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姬無夜,弄玉再也顧不得什麼了,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趕緊快步移至葉辰的身旁。

「多謝公子相救,奴家弄玉見過公子!」平復了下情緒后,弄玉趕忙對葉辰道。

「好了好了,弄玉姑娘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吧,我只是將姬無夜打暈過去而已,過不了多久,他就會醒過來的。」葉辰對弄玉提醒道。

「是是是~公子咱們趕緊離開這裡!」弄玉這會兒因為害怕,也是下意識的忘記了她還要殺姬無夜的這個事情。

立馬跟著葉辰,直接出了雀閣。

很快,兩人就順利的從將軍府內出了來,在覺得安全后,兩人都放慢了腳步。

「還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公子如此冒險將小女子救出來,實在是……」弄玉看著身旁,那個帥氣的男子,一雙大眼睛里,不由得閃現出道道水波來。

「呵呵~舉手之勞罷了,我叫葉辰,而且對於那個姬無夜,本人也是沒有好感。」葉辰搖搖頭,笑著言道。

「那既然如此,葉公子為何不將他殺了?留著也是個禍患啊!」弄玉聞言,又是不解的說道。

「殺了他?對我而言,自然再容易不過了,但留著他也有我的用意!」

談話間,葉辰倆就到了葉辰之前贊助的酒樓中。

讓掌柜再開一間房后,葉辰倆便徑直上了樓。

「好了,今晚就好好休息吧。」葉辰將弄玉送到她的門口,笑著對其道。

弄玉輕咬下唇猶豫了下,隨即堅定了神色,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望向葉辰,在葉辰不解的目光下,她如此道:「公子,弄玉有一事相求!」

「嗯?」

「還請公子能收留弄玉,弄玉願意一輩子伺候公子!」弄玉說著時,玉面上顯現出一抹紅暈來,顯然說出這般話,也是讓她萬分的嬌羞。

「弄玉姑娘,你這是何意?」葉辰也是驚訝,弄玉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公子你若是不收留我,姬無夜那裡……」

葉辰聞言,面上露出瞭然之色,原來是擔心這個,葉辰輕笑,一雙眼睛望向她,半晌,這才點頭道:「如此,那麼收留你也無妨,日後你便跟在我身旁吧!」

「謝公子成全!」弄玉頓時喜出望外,連忙矮身一禮,謝語道。

「既然跟著本公子了,那麼自身的實力,可不能太差,我剛剛觀了你一番,發現你的習武資質,到也不錯,相信在武道一途上,你會有著很不錯的成就。」葉辰笑著說道。

隨即,便是伸出手指,輕點在弄玉的眉心上,玄光綻放,又是瞬間盡數收斂。

「好了,我傳了你一部武道基礎功法《白鶴功》,你之後好好的修鍊,爭取將這《白鶴功》練到大圓的狀態。」

「是,公子!」

激動的弄玉,趕忙再次一禮,隨後便在葉辰的吩咐下,進了自己的房中。

……

玉兔西落,金烏東升。

又是一天到來了。

大將軍府內,姬無夜大清早便是怒火狂涌。

「是誰!昨晚到底是誰進了我府上,你們難道都不知道嗎?我養你們有何用!一群飯桶!」

面色陰沉似水的姬無夜,在大堂中破口大罵,站在他面前的將軍府內的護衛隊隊長更是嚇得身軀不住地顫動。

「來人,將他拖出斬了!」怒氣難平的姬無夜,大手一揮直接將眼前之人處死。

「將軍饒命啊!」

護衛隊隊長大叫,但並沒有卵用。

。 丫鬟?

真是這麼想的嗎?

不過是原本一個毫無機會的人,為了能夠接近,努力抓住機會所作出的退步,但要是真的能靠近……陸顏霜敢肯定,這姬蘭靜絕對會一步步只想要更多。

而陸顏霜身為原本就陪伴在姬無月身邊的人,她所需要做的,就是從一開始就將所有的萌芽都掐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