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讓譚晚晚帶著唐幸過來,唐幸看到姐姐這樣也嚇壞了,不斷呼喊著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唐柒柒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久很久的夢,夢裡漆黑一片,而且陰冷潮濕,如同臘月寒冬。

她滿腦子都是……封晏是兇手之類的話,是他親手殺了自己的孩子。

一想到這兒,她渾身上下都在疼,絕望致命的痛。

「姐姐,你真的不要小幸了嗎?」

「我會乖,我會聽話,姐姐不要丟下我好不好?」

「唐柒柒,你怎麼這麼狠心,說走就走,那我怎麼辦!」

譚晚晚激動地說道。

弟弟,晚晚……

她走了,他們怎麼辦?

當唐柒柒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的下午。

她躺在床上,全靠著營養點滴活著,短短几日瘦骨嶙峋,面色蒼白無比,彷彿是紙做的一般。

眼神空洞迷茫,泛著淡淡的淚光。

她醒來,所有人都很開心,忙前忙后。

醫生也鄭重宣布,她死裡逃生,但也要注意後面的修養,最起碼要在醫院裡住上一個月,她的身子實在是太脆弱了。

唐柒柒醒來后彷彿變啞巴了一般,一句話都沒有,整個人沒有絲毫的生氣,就算醒來也像是行屍走肉,被人剝奪了靈魂,這讓他們更加擔心。

一直到她醒來后的第二日傍晚,唐柒柒終於開口了。

「晚晚,我想見當初的肇事司機。」她許久不說話,聲帶都不知道怎麼發聲,聲音格外的沙啞。

司機肇事逃逸,沒有判死刑,判了十多年的牢獄。

「柒柒,你終於說話了!」晚晚激動壞了,也不管她為什麼想見,立刻去安排。

本想等她出院了再去,但沒想到唐柒柒十分堅持,第二天就暫時出院,也不肯讓譚晚晚告訴陸昭。

趁陸昭上午不能過來的空隙趕往醫院,見了當年的司機。

司機看到她也滿是愧疚。

「你開車撞我,到底是誰讓你這麼做的?」

此話一出,譚晚晚在一旁聽著心驚,難道當初的意外是蓄意謀害?

「我……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司機眼神閃爍,還想再狡辯。

「我不會跟警察多說什麼,你也不會有包庇同夥的罪名,不會加刑。但,如果你一個字不說,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竟然敢這樣問,就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她一字一頓的說道,每一個字都像是從寒冰地獄里打撈起來的一般。

。 在蘇醒對槍失敗之後,整個場館發出了巨大的震動。

所有的粉絲都在發出自己的聲音。

navi粉絲驚嘆於ence的運氣好,也在惋惜蘇醒的發揮,畢竟只差一滴血就打掉了xseven,如果成功了,那麼即使蘇醒還只剩下1hp,剩下另外一個土匪也只有一槍的血,結局可能會走向另一個方向。

今晚ence的壓力是非常大的,畢竟他們已經很久都沒有遇見過navi了,並不是沒有參加同一個賽事,只是單純的沒有到達能夠和navi匹敵的高度。

現在面臨最近幾個大賽都如日中天的navi,心中自然會萌生出緊張的情緒。

更何況ence隊內只有一個allu的大賽經驗豐富,其他都是一線賽新人。

作為隊內的明星選手,今晚的allu不負眾望,在這種高壓的情況下打出了驚人的發揮。

即使是只有一把無甲沙鷹,他都能靠着自己的遊戲理解,在長槍局的對戰中收穫兩個關鍵擊殺,為隊伍拿到中期的優勢,雖然後面有點貪槍而被殺了,但他做的已經足夠多了。

他這兩個關鍵擊殺,也為之後隊友能夠拿下殘局奠定了可觀的優勢。

這也是開賽以來,ence拿到的第一個比分。

芬蘭的粉絲們在歡呼,左半邊的台下已經陷入了狂歡,ez4ence這一次不再是嘲諷的ence隊伍,而是被他們興奮地舉起,在空中不停的搖曳。

……

「我的鍋!×2」電子哥nafany的聲音同時從語音里傳來。

兩人同時一愣,電子哥率先說道:「抱歉,今天我的狀態確實出了一點問題。」

他的眉頭緊皺,幾乎都快要連在一起了:「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進入不了高度集中模式,今天太容易被分心了。」

「我剛才也是太想當然了。」nafany有些自責,剛才在蘇醒解決了綠通的allu之後,他就放鬆了警惕,這就導致了蘇醒最後獨自面對殘局,一個人無法和對方進行拉扯。

「沒事沒事,他們這張圖的勝率不低,能夠贏下一分很正常,剛才其實就差一點點了,我們接下來只需要再打好那一點點就行了。」蘇醒迅速調整心態,為隊伍鼓勵打氣。

電子哥和nafany也迅速調整過來。

確實,現在在這裏自責也於事無補,不如再多想辦法來打好接下來的對局,重新將比分給救回來。

nafany晃了晃腦袋,重新開始組織隊員佈置戰術。

他看了一眼經濟,有些畸形,蘇醒和s1mple的經濟要遠遠高於他們剩下的幾人,他們這一局的經濟運營出大問題了。

「我們雙狙防守吧,讓火男起狙在綠通幫看,今天火男的狀態非常不錯,蘇醒就委屈你了,我給你發一把車王讓你打吧。」nafany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他也可以讓蘇醒拿狙,但蘇醒的狙擊槍在比賽中並沒有用過很多,而且一直以來也都是火男當副狙。

更何況他需要考慮整個隊伍的綜合戰鬥力,今天蘇醒的狀態最好,並不是說就要一直養著蘇醒打。

蘇醒他是不需要吃太多經濟的一名選手,所以為了容錯率考慮,他更偏向於補齊navi短板的地方。

s1mple思考了一下:「我等會想要打一個非常規,在低坡用大狙觀察。」

「你們可以嘗試一下拿紅樓梯和匪口的控制權,利用衝鋒槍在近點和他們打一打。」

電子哥看了一眼s1mple,知道他想要一個人把壓力抗下,皺了皺眉頭:「那你自己小心,有動靜趕緊告訴我,我來幫你。」

作為5個人裏面狀態最差的電子哥,nafany給他配了一把法瑪斯防身,讓他直接站在鏈接偵查,拿信息就好。

「navi這一回合選擇了一個雙狙防守的打法,s1mple一個人提着大狙來到了低坡,利用大狙來直架內場二樓進行偵查。」

s1mple提前開鏡,防止對方聽到聲音,一顆低坡閃光的襲來,讓他立馬轉頭背閃。

閃光背掉之後,重新將狙擊鏡架回內場二樓。

突然s1mple看到一顆閃光彈向下面丟了過來,他不願意暴露自己的信息,所以選擇往左靜步走了兩個身位,靠着掩體躲掉了那個閃光。

但也因此丟掉了槍位,s1mple再次peek出去,想要和對方拼反應。

可ence幾人卻是跟着閃光出來,已經把槍位牢牢抓在手中,更何況s1mple不願意暴露自己的信息,整個操作都是靜步完成的。

在幾個土匪的視野之內就異常的緩慢,他們輕鬆地一槍將s1mple的頭給打爆。

內場瞬間失守。

場外頓時歡呼聲一片,在芬蘭人看來,他們的寒潮已經向著這支獨聯體的隊伍襲來。

刺骨的冰冷就要將這支來自獨聯體的天生贏家凍結。

「ence通過一個逆向思維,將s1mple大狙給擊殺在了低坡,電子哥立馬從警中回防,看看能不能拖延一會,但是沒等他有所發揮,倒霉蛋就被混死了,他沒能做到任何事情!」

「可蘇醒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從紅樓梯上來了,allu還在低坡架狙,他沒有看身後,蘇醒車王瞬間開火爆發,將allu掃射帶走,但是樓梯轉角傳來了腳步聲,這讓蘇醒不得不轉頭來看身後。」

「4打3,蘇醒意識到身後來人了,可是他只有一把車王,應該是打不過土匪的ak。」

話音剛落,蘇醒就和補過來的xseven開始交火。

蘇醒定位良好,頭線也架的很穩,但奈何槍械有劣勢,他和對方互換了一槍頭。

ak47成功將他秒殺。

nafany也從警家回到了底線,本想要試試幫助蘇醒拉開槍線,從兩個角度展開。

可時間拖得有點久,才出警家,就被早已架好槍位的小李子給一槍爆頭。

navi這邊瞬間就只剩下綠通的火男。

看了一眼手中的大狙,火男只能選擇獨自保槍,給下一回合留一個希望的種子。

「3:2了,navi這前期丟的分太多了,下一回合如果s1mple用大狙沒能頂住壓力,那麼比分就追平了,navi這就有點難辦了,畢竟這圖是大警圖,土匪率先拿到幾分對於警察的壓力還是很大的。」

「難道真如彈幕刷的那樣,今天芬蘭的寒潮要冰封navi?」

7017k 當初沈恪看言景祗一顆心都撲在盛夏身上,卻不敢更進一步,這讓沈恪看得都有些難受,覺得言景祗實在是太慫了點。提出建議說要言景祗想想辦法接近盛夏。

然而女人一般最容易接受的不是動物就是孩子!但是盛夏對動物的皮毛過敏,所以他們家從來不養這些東西。

動物不行,那就只能是孩子了,言景祗的主意打在了沈恪的身上。

言景祗找到沈恪,讓沈恪夥同俞笙隨便找個理由去度假,然後將孩子丟給盛夏!

於是就有了俞笙去找盛夏訴苦,盛夏批假的事情。

如果盛夏知道這一切都是在言景祗安排之中,只怕她早就給氣死了!

吃完飯言景祗說送小寶去學校,盛夏想起自己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一下,讓言景祗先送小寶去學校,自己要趕去公司開會。

盛夏走後,小寶坐在言景祗身邊,揪著言景祗的大手說:「言叔叔,你什麼時候和盛姨結婚吶?」

言景祗勾唇笑了起來,他神色溫柔的摸了摸小寶的腦袋說:「小寶知道得這麼多,那你說說,為什麼你希望我和盛姨結婚呢?」

小寶覺得言景祗的手掌很溫暖,索性就靠在了言景祗的手掌心中,小臉感受着言景祗掌心中的溫度。

他仔細想了想,嚴肅地說:「因為言叔叔和盛姨都好看,但是爸爸說你很慫,說你喜歡盛姨卻不敢追,還說你這是活該。言叔叔,爸爸為什麼這麼說你啊?」

言景祗聽得咬牙切齒的,原來沈恪背地裏居然這麼評價他!

遠在國外的沈恪絲毫不知道自己被兒子給賣了,只是無端的打了個噴嚏!

言景祗雖然生氣,但是也沒對一個孩子發脾氣。他鎮定地說:「因為言叔叔以前做了傷害盛姨的事情,所以盛姨不想原諒我了。」

小寶握住了言景祗的手,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眨巴著大眼睛說:「言叔叔不要難過,盛姨是個好人,言叔叔可以感動盛姨。」

被一個孩子給安慰了,言景祗覺得這種感覺還挺奇怪的,不過他挺喜歡的。

小寶是個好孩子,言景祗很喜歡。

他仔細看着小寶,不出意外的話,他和盛夏也會有這麼可愛的孩子。

言景祗眼眸深了幾分,眼中閃過一絲狠厲。怕嚇到小寶,他將小寶抱在懷中,緊緊地抱着。

「小寶很厲害,言叔叔很喜歡。小寶喜歡言叔叔和盛姨在一起嗎?」言景祗低聲問。

小寶不假思索的點頭,雖然他還不明白什麼叫做在一起,但是單純的從孩子的角度看來,他喜歡言景祗,也喜歡盛夏。

爸爸說,言叔叔和盛姨以後是要結婚生孩子的。

就沖着這一點,小寶也希望他們兩個在一起。因為他想要個小寶寶一起玩。

「言叔叔,爸爸說等你有了小寶寶就可以讓我帶着玩了。你什麼時候生個小寶寶呀?小寶會對小寶寶很好的。」

一般大人都會被他給帶暈,奈何他自己說的時候還沒暈,真是有意思。

言景祗摸了摸他柔軟的髮絲輕鬆說:「很快就會有的。」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末世戀愛守則的閱讀地址:https:///194702/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凡楊從修行室出來后,發現貓小妹他們都在外面等自己,有些好奇的問道:「是艮門有消息了嗎?為什麼你們都在外面等着我。」

我們就是想第一時間,看看小主人是不是到天境了,好先祝賀一下小主人你,不過艮門的消息也有了,不過應該對我們來說,是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難道是他遇難了,還是說讓人給毀了,毀了這種可能性不太大,但是遇難的可能性就太大了,主要是看別的門過得凄慘的樣子,感覺艮門也不會過得太好。」

小主人不是他過得不太好,而是對我們來說,這個消息應該不太好,他現在變成了一個國家標誌性建築了,所以我覺得我們可能想要他的一絲本源,比較難。

你的意思是說,他還是全盛時期的樣子,這樣的話是有些難搞,不過我就要他幫我洗禮一下,然後給點本源應該沒有什麼的吧!至少說對他沒有什麼損失的吧!

這個就不好說了,所以我才說這個消息不太好,我感覺就算小主人去,也不會太順利,還有先不說他的事,就說說這批人的事情,感覺好的苗子還是有一些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