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聞言,歐陽撤不悅皺起了眉頭,似乎有着深深不滿。

“所以你也覺得沒事?”

“但是你無緣無故的闖進來,我以爲……”

“你以爲我想對你怎麼樣?”難以置信的聲音響起。

方可可搖搖頭,她當然不會這麼想了。如果他想對她怎麼樣,她住在這裏的這幾天他也許早就發生了,可是沒有發生,就說明他多她沒有任何的想法。

“不是的,我沒那麼想。”她低着頭小心翼翼的說。

此時的歐陽撤根本不想知道她想沒想,今天一天他的心情都很不爽。他按按自己的頭,覺得很不舒服。

看着他的樣子,方可可有些擔心。

“你……還好嗎?”不會被自己打傻了吧?

囧!那可真不是一個好消息。

“想知道我今天下午爲什麼回來嗎?”歐陽撤看着她,突然開口說。

被這麼一問,方可可不禁愣了一下。“爲……爲什麼?”

歐陽撤看着她,態度一改常態,很認真的說。“我去相親。”

啥?

方可可覺得自己幻聽了。

他說去相親了……

“你沒聽錯,我去相親了。”似乎看出她的疑問,歐陽撤無奈的笑了一下。“今天奶奶約我吃飯,豈料是一場相親盛宴。知道是怎麼設的盛宴嗎?就是讓我好一羣名媛望族的小姐一起吃飯,讓後把自己解刨一遍。”歐陽撤在說這話的時候很無奈。

其實他預感到了今天這頓飯不簡單,只是奶奶的話他不得不聽。唯一沒想到的,會安排很多人。他成了一個木偶,因爲奶奶的在場,他幾乎完全的配合,做了一個百分之百的好男人。

方可可聽着一愣一愣的,可是依然覺得不可思議。

“你奶奶可真厲害。”她誇獎的話找到不悅的目光。

方可可不好意思的深深舌頭。其實依照總裁的條件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用得着去相親嗎?

“總裁,你一定很受歡迎吧。我想一定有很多的女人喜歡你的,其實歐陽老夫人根本不用擔心什麼的,你一定會找到老婆的。”

這是安慰還是誇獎?

歐陽撤看着她,並沒有因爲她的話而感到什麼喜悅。如果他只是找個女人過日子,也許他現在連孩子都有了。可是他要找的不只是一個女人,起碼那個女人要配得上自己,在心靈上的。

也許吧,他現在不相信女人,因爲曾經被傷害過。

“如果你不想讓歐陽老夫人擔心,可以隨便找兩個女人應付一下。”方可可看着他不語,以爲他在煩這件事。

шωш ⊙ttκǎ n ⊙C〇

“人不能太貪婪了。”聽着她的話,歐陽撤來了這麼一句。

瞬間,方可可愣住,他是在說自己嗎?其實她不認爲自己,貪婪,誰不想兩全其美,誰不左擁右抱,這都是天性,絕對是天性,人的劣根性總叫人想都擁有。她以爲歐陽撤是這樣的人,因爲有錢的男人都這樣。不過,此刻他的反應有些意外,真的很意外。

“我知道了,算我說錯話了。”她低着頭

其實這次談話真是一個飛的跨越,是有史以來他們最平靜的談話。

歐陽撤從椅子上起來來,看着她,“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語畢,他邁着步子離開。

方可可瞪着他,一時半刻還沒反應過來什麼意思。等到回過神的時候,他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他的意思是說她笨了?

週末,方可可在家看着電視,難道這個週末歐陽撤也在家,雖然她不喜歡的這個結果,但她只能接受了。

可可看着電視,而歐陽撤在泳池遊着泳。

已經過去四十分了,他似乎沒挺的意思。

他還真是厲害,真是一個運動健將。此時狗血的電視劇已經完全不能吸引她了,她一雙大眼睛看着露天的泳池。沒一會,歐陽撤就從水裏出來。水珠沿着他性感的身軀花落下來,在陽光照耀下格外的耀眼。

他的身材樽的樽的很好,看着教人忍不住吞吞口水。

歐陽撤套起一邊的白色浴袍從外面進來。

自始至終,方可可的目光都不曾離開他。他走到酒櫃邊上,到了一杯威士忌加了冰塊,一口喝了下去。感覺到目光,歐陽撤看了過來,不禁看了過來,真好捕捉到她的目光。

方可可被嚇了一跳,馬上轉過臉來。

撲通撲通撲通……她可以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

艾瑪,她的心爲什麼跳的如此之快呢?

“方可可。”歐陽撤看着她怪異的樣子,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什……什麼?”

“你在偷看我?”這是一個新奇的發覺,因爲從他進來,她就一直在看着自己。

瞬間,方可可的臉一紅。“誰在看你了。”

這個臭不要臉的,真不知道害羞。

沒有嗎?歐陽撤不禁笑了一下。不過,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

“你有護照嗎?”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護照?”可可愣了一下,不禁搖搖頭。

像她這種不出國的人,怎麼會有那麼先進的東西。

豪門替身:撒旦寵兒別囂張 歐陽撤聽着她的話不禁皺了一下眉頭,“明天我讓修恩給你辦一個。”

納尼?方可可有些吃驚,帶着難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總裁大人,他說的是真的?

“總裁,你說你要給我辦護照?”

“你沒得幻聽。”他耐心的說。

“爲什麼?”

“陪我去泰國。”說着,他再次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隔着不算遠的距離看着方可可。

去泰國?那個生產人妖的地方?總裁大人爲什麼要帶着自己去泰國,他像做什麼?

一邊的歐陽撤看着她古怪的樣子,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他不禁冷笑一下。“你放心好了,我不會把你賣掉的。”

爲什麼這個女人的想法總是很奇怪,真不知道她腦子裏在想什麼。

什麼嘛,人家有沒說,他幹嘛說的這麼直白,真是的。

“總裁……”

“幹什麼?”

幹什麼?因爲她很想出去啊,她已經很久沒出去了。因爲今天的天氣不錯,因爲今天他們之間沒有吵架,因爲總裁今天放大假,所以……

她露出甜美的笑容,“總裁,我們今天出去好不好?”

聞言,歐陽撤詫異的看着她,現在輪到他懷疑自己有沒聽錯了。

“我們去逛街,我很久沒出去了。不然,你開車帶我出去逛逛好嗎?我已經很久沒出門了,在這樣下去我會發黴的。”她可憐兮兮的說,露出無辜的大眼睛。

聽着她的話歐陽撤差點要吐血,她把他當司機還是傭人。

“方可可,別忘了我是你的老闆,而不是你是我的。”

“有什麼差別嗎?”方可可不懂,“我不會開車,所以才讓你載我出去的。而且,今天太陽很好,去出去的好時候,我不想浪費而已。”

“可是我想出去。”難得這個休息日,他不想被任何事打擾,只想好好的休息一天。

“可是我想出去。”

“那與我無關。”他冷漠的說着,看着她一張失望的小臉,心不明所以的被幹擾了一下。他告訴自己,不可以被她的樣子蠱惑。

哎,她就知道不可以,可還是說了。但還是被拒絕了,害得她心裏失落落的。

看着她無精打采的樣子,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她沒必要擺出一張苦瓜臉吧!這是在給他臉色?

“咳……你真的想出去?”

“恩恩。”那還用說嗎?

歐陽撤放下酒杯,意味深長的看着她,心中開始動搖了。緊緊是因爲她小臉失去了光彩!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放下酒杯來到她的面。“我只帶你回去兩個時辰,之後我們必須回來。”

“真的嗎?”她臉上洋溢着笑容,因爲他臨時改變了決定害得她很開心。

“你等我,我去換衣服。”她變臉比翻書都快。

方可可心裏是美滋滋的,她邁着遲疑的步伐去簡單的洗了一個臉,開心的做了一個鬼臉。

整理完畢,方可可出來,真好歐陽撤也從樓上出來。看見他下來那一刻,她有些晃神。

這是她第一次看見他穿西裝以外的衣服,簡單白色的休閒服,上面是一件雪紡有透明的襯衫,領口露出一小節肌膚有着小小的性感,下面的一條白色的褲子,在搭配一雙休閒的鞋子。是他整個人看起來清爽無比,掩飾了以往的霸氣,多了一絲清澈的味道。

看着這樣的他,她覺得自己呼吸要停止了。 他明明就是那個霸道到不行的總裁,爲什麼此刻看起來卻有着不一樣的味道。

就在方可可發呆的時候,歐陽撤已經走到她的面前了。

“回神了。”知道她發呆是來自他,這個使得他心裏有着幾分的雀躍。

“哦。”瞬間方可可回神,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他穿着這麼體面,她不禁看看自己。“我要不要再去換一件衣服?”

“有必要那麼麻煩嗎?況且,你有像樣的衣服嗎?”

囧?他幹嘛這麼直接啊。

“那可以走了?”她尷尬的說。

歐陽撤點點頭,拉着方可可出去,剛剛開門就看見門口的人,瞬間愣了一下。

“爹地。”陸展翔開心的朝着歐陽撤跑來。“爹地,我和媽咪來看你了,你開心嗎?”

歐陽撤站在那裏,愣愣的說不出話來。直到他擡起頭看見對面姚曼紓,她臉上帶着笑容,關上車門手中拿着東西走來。

“撤,不好意思週末來打擾你,這個小鬼說要來看你,我拗不過他,只好帶着她一起來了。”看着他神情和他的穿着,她似乎感到到了什麼。

“你要出去?”

“我……”

“爹地,你要出去嗎?你不要出去好不好,我做了蛋糕給你吃。”展翔搖着他的手說。

看着可憐兮兮的樣子,歐陽撤笑了一下,“你做了蛋糕?”

“恩,是我和媽咪一起做的。 ”

恩?聽着他的話,歐陽撤擡起頭看着姚曼紓。

“是這樣的,展翔學校親子活動是要一起做蛋糕,我們做的蛋糕得了第一名,他說一定要和你一起吃,我就帶着她來了。”說着,她注意到歐陽撤身後的女孩,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這個女孩不是她的女傭?

“撤,你不會着的要出去吧?我……打擾你了?”

看着展翔可憐兮兮的樣子,歐陽撤搖搖頭。

“沒有。”

“真的?”

歐陽撤很認真的點點頭,“進來吧。”

說着,姚曼紓帶着兒子就進來了。歐陽撤關上門,注意到了一邊方可可失落的樣子。

說真的,他是沒想到姚曼紓會來。看着她失望的樣子,歐陽撤併沒有說什麼。

“進來吧。”說着,他已經率先進來了。

“哦。”方可可悶悶的低着頭。

哎!怎麼會這樣呢?害得自己白白高興一場了。

“爹地,我們bbq好嗎?我和媽咪買了很的東西,我還要和大狗狗玩。”說着,他抱着一邊的五千萬有事掐又是捏的,看着可可好心疼。

可惡,那是她的五千萬,怎麼可以虐待它?

“喂,小鬼,你不要虐待我的狗。 “說着,方可可一把抱過大狗,緊緊的護住。

主銀主銀你說的太對了,那個小鬼只會虐待人家!

“我沒有,我只是想和它一起玩。”

“你還說沒有,我都看見了。”方可可不滿的嘟着嘴巴,真是一點也不可愛的小鬼。

展翔的小臉一跨,“我要和它玩。”

“不可以。”方可可抱着大狗誓死不給。

可惡,如果不是這個小鬼來,也許她早就出去了。

心中有着深深的不滿,她也沒給這個小鬼好臉色看。

瞬間,陸展翔的眼淚流了出來,弄得一邊的方可可不知所措。

“爹地……”嗚咽的聲音響起,她馬上跑到歐陽撤的身邊,委屈的小臉有着眼淚,“爹地,她欺負我啦。”

告狀?

真是可惡的小鬼,她居然去告狀?

歐陽撤摸着她他的臉蛋,看着一邊的方可可不禁眯着眼睛,似乎有着不滿。

“方可可,你乾的好事?”

“我……我什麼也沒做啊。”她委屈的說。

“爹地,我想和大狗狗玩,可是她不允許。”他越裝越可憐,害得可可都以爲自己真的欺負了他。

歐陽撤瞪着方可可,“把五千萬給他,不要欺負小孩子。”

“我沒有。”她也很委屈啊,不過看着要命的眼神,她只好乖乖的從命了。

看見自己勝利了,陸展翔趁着沒人注意,對着方可可做了一個鬼臉。

“方小姐,展翔不懂事,你別小孩子一般的見識。”說着姚曼紓走了上來,禮貌的微笑了一下。她仔細的看這這個女孩,她不是那種典型的漂亮女孩。她一齊肩黑髮鬈曲微亂,運動外套配上牛仔褲,肩上還揹着一個包包,將她整個人壓得小小一隻

她和歐陽撤是什麼關係?真的是主僕關係嗎?

她看起來年紀很小,好像還是個學生,外表也不是很出色,重點是她迷糊冒失,應該不是撤喜歡的女人那種型。

她方可可會和一個小惡魔計較嗎?嚴格說來會的。因爲他傷害了五千萬,可是事情這麼想,她卻不能這麼說,因爲她很清自己根本不能說會和一個小鬼計較,不然顯得自己很沒品。

她尷尬的笑了一下,“沒事,小孩子不懂事。”她只能這麼說,雖然她深深的知道那個小鬼是故意的。

姚曼紓笑了一下,“今天是週末,展翔要吃bbq,我就帶着他來了。你剛剛是要和撤出去嗎?”因爲剛剛沒有在歐陽撤哪裏問出什麼來,所以她再次試探的問。

方可可看着一邊的歐陽撤,他沉默的看着自己,可是眼神卻有着警告。她無謂的聳聳肩,如果這個男人不想說,她也沒必要說。

“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