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怕他們被救出,也一定會要求華國對付宋唯晴。

宋唯晴的名聲,一定會徹底壞掉。

伽瑪心裡也很清楚,宋唯晴其實是華國的英雄。

宋唯晴救出了不少人,如果不是當時宋唯晴救人受傷嚴重,而他們又利用那些無辜的百姓,根本不可能這麼容易出手成功。

伽瑪並不覺得名聲有什麼好重視的,人都不在,一個好名聲還有什麼用。

可聽賀易生的語氣,她卻能感受到別樣的感覺。

重視到為了宋唯晴的名聲,自己的命都不理了?

不知為何,伽瑪此時卻閃過宋唯晴臨時看著照片時候的眼神。

也許只有情深才能感動人吧。 她當時也覺得奇怪,宋唯晴怎麼會放棄那樣的優秀的霍驍,轉而看上低一等的賀易生呢。

現在,她似乎已經知道答案了。

那樣溫暖的被守護,被珍重,再硬的心腸,也許都會變軟的吧。

此時的她,不也是嗎?

這與對霍驍的感覺不一樣,霍驍很強大,強大到她只想快點追逐他的步伐,想要把他俘虜。

卻從來沒有想到,被他守護,被他珍重。

也許是她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吧。

原來,感情就是這個樣子。

賀易生仔細地干著自己的活,伽瑪的臉,他很認真的對待。

因為這張臉與宋唯晴一模一樣,他出於自然反應,十分的認真。

再加上,他不能讓這張臉有任何的受傷,等下,他想要把證據全都拍攝下來。

時間慢慢地流逝,終於,他把伽瑪臉上的血清理乾淨。

幸好那些人沒對她的臉出手,她的臉完好無損。

賀易生掏出手機,進行了錄像。

「眼前這個女人,並不是宋唯晴宋大校,她是這個組織里的一個殺手,這次多國大人物在華被綁架的就是她出的手。」

「這裡,是櫻花間深滬村,這個組織的巢穴。」

賀易生還想打算繼續拍攝,倏然,伽瑪開口了。

「我叫伽瑪,不是宋唯晴。」

「我從小就為組織賣命,這次,我們的目光是霍家。」

「宋唯晴在六年前被我們殺害,她的屍體就在……」

金屋有女初長成 伽瑪說出宋唯晴屍體所在的地方,之前她騙賀易生說沒有,其實是因為她很厭惡賀易生眼底的那抹深情。

她想要看著他痛苦。

可現在,她覺得沒有必要了。

她並沒有那樣討厭他的深情了。

賀易生持著手機的手抖了抖,他沒有想到竟然會得到宋唯晴的屍體所在地。

之前伽瑪說的那些話,他都相信了,雖然他也打算去找,不過心裡已經沒有任何期盼了。

卻沒想到,希望卻從天而降。

愛情原來那麼傷 伽瑪慢慢地把她的目的全都說了出來,也許是死神快來了,她的精神好上一些,說話的語速也挺快的。

她沒有任何的隱瞞,同時,還把俘虜宋唯晴的時候,宋唯晴為民眾所做的一切。

她,還宋唯晴一個清白。

賀易生眼眶通紅,唯晴的犧牲和清白,終於能夠證明了。

他,沒讓她失望了吧。

錄像結束后,賀易生小心翼翼地保管著他的手機。

轟的一聲巨響,房梁支撐不住,已經開始倒塌。

再不離開,就沒有機會了。

賀易生低頭看了眼伽瑪,他現在是可以離開,可伽瑪呢?

留她在這裡,她會被砸死。

「走吧,現在終於能解脫了,難道你還要剝奪我的機會?」

「還是你以為你的醫術能夠救回我?」

「就算可以,你也不會救我的吧。」

伽瑪刺探性地問道,其實答案,早就知道了。

「你永遠都欠她的。」

伽瑪說得沒錯,他的醫術暫時還救不了她,更何況,那怕可以,他也不一定會救。

聽到賀易生離開的腳步聲,伽瑪嘴角淡淡地掛著一抹淺笑。

希望找到屍體的地方,賀易生不要更恨她。 她知道只有說出宋唯晴屍體所在地,賀易生才會保重他的命。

然而那個所在地裡面所埋著的並不只是宋唯晴的屍體,那可是一個亂葬崗式的坑。

所有的屍體,他們全都扔進去。

重生之商女爲後 賀易生若是真找到地方,挖出來怕是幾百具骨頭吧。

那個時候,他會罵她,會恨她的吧。

那樣也好,至少,還有人記得她。

她真的累了,身心疲憊。

為了活著,她真的儘力了。

可是活著真的好難,她放棄了。

只希望下輩子,能夠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年代,一個幸福的家庭。

可以不用為了一口吃的,被打得頭破血流,能夠喝著乾淨的水,上學讀書。

這輩子,她都沒上過一天的學。

她的一切都奉獻給組織,如今,也跟組織共存亡。

如果真的有來生,她希望能夠遇到賀易生這樣的人,被這樣溫柔的對待。

去吧,去找她吧,她已經等你等了六年了。

宋唯晴應該一直都在等賀易生吧,雖然那是一個亂葬崗,可是,他會找到她的吧。

那怕置身於數百具白骨之中,他都能夠找得到她的吧。

漸漸的,伽瑪呼出了最後的一口氣。

她的一生,就在這一刻停頓了。

煎熬中而生,血肉模糊而死。

伽瑪這一生,可以說是失敗的。

只是,臨死之前,她卻感受了一把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時光。

誘惑勾你一百趴 賀易生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竟然會成為伽瑪死前覺得人生不至於太醜陋的存在。

而伽瑪,也做了人生中唯一的一個善舉。

賀易生離開房間,一路上與組織里的人碰了幾回面,廝殺過一輪。

他是隊里的人,也是上過戰場的人,幸運的是,碰面的那些人,都被他解決掉了。

又一次解決完一批人後,房子上方掉下幾塊巨石,直接砸在倒地的那些人身上。

原本只是奄奄一息的人被這麼一砸,瞬間斷了氣。

賀易生也差點中了招。

他抬眸看向上方,感覺到情況越來越不妥。

賀易生加快了步伐,很快回到剛才與霍驍分別的地方。

然而此時那個地方已經沒有人了,他順著路往前走,躲過上方掉落下來的巨石,最後來到一個小門前。

建築的情況很不妥,已經頻臨徹底崩塌的邊緣,賀易生沒有辦法,只能先逃了出去。

照理,霍驍應該已經帶人離開了。

他不能死,一定要活著回去,把宋唯晴的屍體挖出來。

他絕對不能讓宋唯晴孤單一人被埋在土地里。

賀易生逃出小門后,前方便看到幾個身影。

他很自然的警惕起來,手緊緊地握著手槍,時刻待命。

一旦發現對方是敵人,他馬上開槍。

然而賀易生還沒看清楚對方的人,他就暴露了。

對方已經發現他了。

「喲。」

對方沖他輕佻地吹了個口哨。

「這麼快就搞掂了?」

「人死了吧。」

那欠揍的聲音除了霍錚,還會有誰呢?

知道是自己人,賀易生這才放鬆下來,手槍也被重新掛回去。

見霍錚提起伽瑪,賀易生淡淡地嗯了一聲。

死是死了,應該算減輕不少折磨。 「現在是怎麼情況?繼續撤離?」

「霍驍呢?」

賀易生往四周掃視一番,這才發現沒有霍驍的身影。

那些被綁架的大人物,一個都不少,全都在,而且毫髮無損。

除了老將軍有點虛弱。

霍錚沒有正面回答,他把老將軍安頓好后道,「你來得正好,這裡就讓你看著。」

「我去幫我二叔。」

「什麼?」

「霍驍去哪兒了?」

不知怎麼的,賀易生倏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好好等我們回來。」

霍錚一邊掛著傷,一邊揮揮手,人直接轉身就走。

士兵們看著霍錚離開,總覺得這畫面真的無比的熟悉,簡直就是還原半個小時前的畫面。

賀易生吐了口唾液,暗咬牙關,「說,你們少將怎麼了?」

其中一位率先回答,「我們來到的時候霍少將已經把人都救了出來。」

「他見到我們少將后,就像剛才少將那樣,直接把人丟下來便轉身跑了。」

「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具體的我們不是很清楚。」

「那賀醫生,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

賀醫生恨不得衝過去把霍錚拉回來,然而霍錚動作太快,賀醫生還沒反應過來,他人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託孤想不接受也很難。

「還能怎麼樣,看病。」

這些人被綁架這麼久,多多少少都受了點傷,賀易生剛才就已經發現。

反正都要等霍錚他們,現在又安全下來,他先替他們確診吧。

老將軍的情況最差,賀易生先給老將軍處理身上的傷。

他包紮后,老將軍精神也好上不少,「賀醫生,謝謝你。」

「為了救我們這些老東西,辛苦你們了。」

軍人們馬上敬禮。 我的天命嬌妻 「不辛苦,這是我們該做的。」

聲音洪亮,響徹天際。

賀易生倏然想起什麼,他從懷裡掏出手機,「老將軍,我這裡有一個視頻需要給你看。」

「我希望部隊能夠替唯晴澄清,還有還給她該有的頭銜和名聲。」

「唯晴她這輩子,所有的心血都在部隊。」

老首長沒有想到賀易生真的跑去找伽瑪了,而且還拍了個視頻。

視頻很清晰,伽瑪也把這一切的來龍去脈都說的清清楚楚。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是沒有辦法短時間內造假的,所以,老將軍是相信的。

賀易生沒有必要造假,畢竟當他們回去,一定會檢查視頻的真偽,還有調查裡面內容的真實性。

這樣還造假,那就是愚蠢到極致。

不只是老將軍,一旁的別國大人物也聽著,看著,他們臉色漸漸也開始變得凝重。

他們沒有想到一個小女人,竟然遭受了這麼多非人的折磨。

而且他們還誤會了她。

除此以外,最重要的是,這幕後之人實在是太過可怕。

宋唯晴還是華國隊里的人呢。

不知道除了華國,他們國家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宋唯晴」呢?

被改頭換面,實際上卻是內鬼。

光是想想都覺得可怕,回國后,一定要徹底清查國內所有的重要領導人物。

老將軍緊緊地握著賀易生的手,「只要內容是真實的,回國后,我一定給宋大校一個交代。」 被埋藏六年的真相,終於在這一天,真相大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