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童言突然不知道是否該繼續下潛了,如果這水下的東西真的就是一個大怪物,這麼向下潛去,不等於羊入虎口嗎?

可就在這時,這潭水之中竟突然產生了一股極其強大的吸力。童言雖奮力掙脫,奈何根本無力抗衡。柳山七聖此刻也一下子都慌了神兒,它們的境遇跟童言一樣,在這強大吸力的拉扯下,它們就好比被狂風捲起的落葉一般,也不知哪裏纔是歸處。

強大的吸力卷着衆人快速向下,不一會兒工夫就全部被吸入了那位於水潭下方的黑洞之中。

可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這黑洞之中竟然是另一番景象。 天網建築師 這裏並非空蕩蕩的,而是密佈着一條條一根根類似藤條一樣的東西,但這些東西又不可能是藤條,因爲它們要粗壯的多,而且極其茂盛。看上去,應該更像是樹根。可這水潭之下,又怎麼會有樹根呢?如果真是樹根,那這棵樹得有多粗多高?那還不得有幾百米高啊!

童言有些驚訝於這些類似樹根一般的粗壯根莖,但他更想搞清楚,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

剛纔的吸力將他們捲入這裏之後,就莫名的消失了。而更不可思議的是,一同被捲入這裏的潭水竟也自動的退了出去。

這裏更像是地底深處,一個滿是巨大根狀形植物密佈的地下空間。

這樣看來,那潭水恐怕並非大鬍子官差所說的造化池。因爲他和柳山七聖都已經泡過了水,而現在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童言四下看了看,接着將目光看向了自己來時的地方。可有些遺憾的是,那個洞口已經關閉了,現在的他們似乎已經沒了退路。

恐怕除了向前,別無選擇。

“熊大,你說這水潭下面怎麼會這樣?難道那水潭只是一個入口?”

狗二的話倒是提醒了童言,這水潭的確很像是入口。沒人會想到,一個隱蔽之地的入口會在水潭之下。如此一來,自然也就不會有人發現,並且來此打擾。

可問題是,這地方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呢?

熊大左右看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可能是地下的空洞吧。甭想這個了,咱們還是想想怎麼出去吧。被困在這麼一個地方,時間若是久了,咱們都得魂飛魄散!別愣着了,快點兒四下找找,看看有沒有出口!”

在泰山陰曹的妖魂和邪魂,每年都必須服下一枚固本丹,只有這樣才能穩住元神不散,多活一年。可如果一年之後不服用固本丹,那最糟糕的結果就是灰飛煙滅。

所以說,被困於一個地方,絕不是一件好事兒,甚至可以說成是致命的事情。

無論是鬼魂還是妖魂、邪魂,其實都擁有穿牆入土的本事,可沒想到,到了這裏之後,這些看家的本事竟然都成了擺設。

這個滿是樹根的大洞之中,就像是一個天然的結界一般,在這兒,什麼神通都無法施展。

就在柳山七聖四下尋找出口之際,童言也沒閒着,他也在這大洞之中閒庭信步起來。在水潭之中,他並沒有看到之前被丟進來的樹怪。所以基本可以肯定,那樹怪應該也被捲入了這裏。

如此一來,只要找到樹怪,如何脫身,也就迎刃而解了。

童言就這樣仔細找了約莫半個小時的樣子,一根巨大的樹根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樹根與其他的有些許不同,哪裏不同呢?並非顏色,也並非粗細高矮,而是這樹根比其他的要更加柔軟。

他每過一根樹根,都會特意用手去按一下。其他的樹根都是硬梆梆的,唯獨這一根如同豬肉似的,非常有彈性。

這樣的細微差別,如果不仔細試驗,根本就發現不了。既然這樹根有特別之處,或許可以從這上面找出一點兒蛛絲馬跡。

想到這裏,童言直接將腰間的泰山刃抽了出來,就要在這樹根上砍下一刀。

可就在他剛剛舉起泰山刃,還未砍出之刻,未曾想,一個熟悉的聲音竟突然響了起來。

“大人,饒……饒命啊!別砍,千萬別砍!”

童言聽此,不由得笑了起來。這聲音是誰的呢?正是之前那個樹怪的!沒想到,那小傢伙竟然附身在這樹根之上,怪不得瞧不見它的蹤影。

“想活命就乖乖的出來,躲在樹根裏,是怕我找到你嗎?”

他這邊話聲剛落,面前的樹根立刻發生了變化。就看到樹根外面的皮,就像是橡皮糖一般脫離,然後融成一團,最後直接變成了樹怪的模樣。

“大人,你是怎麼發現我的?我……我藏的不好嗎?”

童言微微一笑道:“並非是你藏得不好,只是被我湊巧撞見了。好了,說說吧,你爲什麼要騙我們?”

此言一出,樹怪不由得全身一顫。“大人,我……我沒有騙你們啊?”

童言也不動氣,淡淡笑道:“你到底騙沒騙,你心裏清楚。我們都是聰明人,就不要心裏明白裝糊塗了。根本就沒有什麼靈婆婆,對嗎?這水潭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一個入口而已,對嗎?你表面上看很怕我們,其實你一直都在演戲。你是想保護這裏的什麼東西,不被外人發覺,對嗎?”

面對童言的連續發問,樹怪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了。

童言輕笑一聲道:“必須向你說明,我們並非惡人。我們到此,其實也是受了那三個傢伙的脅迫。我不想爲難你,也希望你不要爲難我們。可如果你心懷不軌,那我們也只能跟你同歸於盡了!與人方便自己方便,這個道理,你明白嗎?”

樹怪聽此,思量了一會兒後,終於如實說道:“沒錯兒,我的確是隱瞞了一些事情。你說的很對,我不僅僅是樹怪,還是這裏的守護者。我的族人都是守護者,我們的存在,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這裏的祕密。但我說的話也不全是謊話,靈婆婆真的存在。她就是我們要守護的人!”

童言聞此,不解的道:“靈婆婆?她到底是什麼人?”

“靈婆婆不是人,她是仙女。很多人都叫她,泰山娘娘!”

童言一聽到泰山娘娘這個名字,頓時瞪大了雙眼。那傳說中的天仙玉女,難道真的存在? 民間有云,“北元君,南媽祖。”南媽祖指的就是海神媽祖娘娘,而北元君所指的就是泰山娘娘!泰山娘娘是俗稱,她的全稱是“東嶽泰山天仙玉女碧霞元君”,所以纔有北元君之說。

很多修行者都認爲,泰山娘娘庇佑衆生、靈應九州,所以她的影響力極大,甚至不弱於東嶽大帝。

可問題是,如此顯赫的仙女,爲何會在這泰山陰曹之中呢?按道理說,她應該在天界纔對啊?

“樹怪,你說的真是泰山娘娘?她現在在哪兒?爲何需要你們來守護呢?”

樹怪聽此,開口答道:“靈婆婆她身體很虛弱,總有壞人想獲得她的仙力。我們都受過靈婆婆的大恩,所以我們纔要用生命來守護她。不讓別人傷害她,欺負她!”

看樹怪說的言之鑿鑿,的確不像是說謊。童言不由得想起了剛入鬼木林時聽到的聲音,難道那聲音就是虛弱的泰山娘娘發出的?

不知爲何,他竟想去親眼看看泰山娘娘。倒不是爲了重生,而是就想去瞻仰一下。

“樹怪,她在哪兒?能讓我去看看她嗎?”

樹怪一聽此言,立刻戒備的道:“你要幹什麼?你也想傷害靈婆婆嗎?”

童言聽此,趕忙解釋道:“你別誤會,我絕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在剛進入你們的林子時,聽到了一個聲音,那聲音讓我去她那裏。我在想,那個聲音會不會就是泰山娘娘的召喚呢?如果是的話,我難道不該去看看嗎?”

樹怪撇了撇嘴道:“你以爲我會相信你嗎?靈婆婆她在沉睡之中,怎麼可能跟你說話?我告訴你,就算是我死,我也絕不會帶你去的!”

“你說她在睡覺?難道那個叫我的人,不是她?那會是誰?你這裏還有別人嗎?”

樹怪聽此,頓時皺起了眉頭來。“你真的聽到了一個聲音?確定沒有騙我?”

童言無奈的道:“我當然沒有你騙你,我爲什麼要騙你呢?你覺得我有騙你的理由嗎?”

樹怪想了想道:“是啊,你犯不着編出這樣的謊話來。實不相瞞,我們這裏除了我們和靈婆婆外,還真的住着別人。我們叫她,黑婆婆!可是黑娘娘被靈婆婆鎮壓住了啊,難道她解除封印了?”

童言有點兒發懵,一會兒靈婆婆的,一會兒黑婆婆的。靈婆婆是泰山娘娘,那黑婆婆又是誰呢?

“樹怪,黑婆婆是誰?她是什麼人?”

樹怪一聽到黑婆婆,頓時來了火氣。“黑婆婆是個邪惡的老太婆,她來到了我們這裏,把我們都變成了怪物,如果不是靈婆婆來了,我們恐怕還要受盡她的折磨。如果說靈婆婆是仙女,那黑婆婆就是惡魔。總之,黑婆婆是泰山陰曹裏最壞的人,你可千萬不要受到她的蠱惑。知道嗎?”

樹怪已經不再繼續僞裝了,這說話的感覺也硬氣了不少。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又見不到她,怎會受她蠱惑呢?”

豈料他這邊話聲剛落,一個陰沉的聲音竟突然在他們的一側響了起來。

“呦,這是誰在背後說我壞話呢?我怎麼就邪惡了?我如果真的邪惡,早就吃了你們了。”

此聲陡然響起,把童言和樹怪都給嚇了一跳。

兩人趕忙循聲看去,沒想到竟是一個身披黑色斗篷,樣貌醜陋的老太婆。這老太婆的個子很矮,也就一米三四的樣子,當然她是彎着腰。她的鼻子又大又長,滿臉的褶皺就像是樹皮似的,她手裏拿着一根木杖,眼睛很大,但瞳孔卻只是一個黑點兒。這老太婆的樣子,竟有些像電視裏常放的巫婆,讓人看了着實有些內心不安。

老太婆這邊剛剛出現,有所察覺的柳山七聖也跟着趕了過來。可是當它們看到老太婆之後,竟各個面露驚恐之色,就像是小鬼見了閻王一般。

童言沒有理會這些,而是直接問道:“你就是黑婆婆?”

老太婆嘿嘿一笑道:“這些小東西是這樣叫我,可我哪裏黑呢?不過穿着黑衣服罷了。各位朋友,我終於把你給盼來了。真是太讓人開心了,嘿嘿……”

童言聽此,冷冷的道:“你盼我來做什麼?難道是想害我?”

“不不,你可別誤會。我是個善良的人,不對,應該說是善良的鬼。我怎麼會害你呢?我之所以盼望你來,是想給你一點兒好處。然後呢,然後的事兒回頭再說吧!”

童言不屑一笑道:“好處?你能給我什麼好處,真是笑話!老太婆,我勸你最好別打我的主意。可不要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到時候,再丟了命,那可划不來!”

黑婆婆一聽此言,當即大笑起來。“丟了命?你還想殺我?我不殺你就不錯了,你看看它們,都嚇成什麼樣了,還敢跟我動手嗎?”

童言掃了一眼驚恐不安的柳山七聖,冷哼一聲道:“它們不敢,我敢!不想死的,就立刻給我滾開。否則,我現在就讓你死!”

這個時候,童言就算沒有必勝的把握,也得說的硬氣點兒。只有硬氣一些,這黑婆婆纔不會輕視,纔不會肆意妄爲。

“好啦好啦,那麼激動幹什麼?我又不想害你,只是想跟你做筆交易罷了。小子,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並不屬於這裏吧?可既然來了,總是爲了什麼。讓我猜猜,你會爲了什麼進入泰山陰曹呢?爲了重生?對嗎?”

童言冷冷的道:“那又怎樣?難不成,你能讓我重生嗎?”

黑婆婆胸有成竹的道:“還真被你說對了,沒錯兒,我能讓你重生。怎麼樣?這回是不是可以跟我做交易了?”

童言微微皺了皺眉頭,試探的問道:“你真的能讓我重生?空口無憑,我如何信你?”

黑婆婆剛要開口,樹怪趕忙提醒道:“大人,你不要相信她,她在騙你呢。如果她能讓你重生,那她爲什麼要被困在這裏?她就是想蠱惑你,讓你給她當奴僕。你千萬不要相信她!”

黑婆婆輕笑一聲道:“小東西,說的好像你什麼都懂似的。難道你忘記是誰教你們說話的?是誰給你們塑形的?真沒良心!小夥子,我說能讓你重生,就能讓你重生。因爲呀,我知道造化池在哪兒。只要你跳入造化池,你就可以重返人間了。這筆買賣,你可是穩賺不賠哦?這回信我了吧?”

童言微微一笑道:“那你倒是說說,如何個交易法?你想讓我替你做什麼?”

黑婆婆神祕一笑道:“我想讓你做的呀,其實呢,其實就是帶我一起離開泰山陰曹!我想重獲自由,不想再被困在這兒了!”

一起離開?這筆交易倒是可以談談。可問題是,這黑婆婆爲什麼不直接跳進造化池呢?這裏面,難道還有什麼隱情? 童言現在十分急切的想要返回人間,但凡有一點兒重生的可能,他就不會放過,所以在黑婆婆提出要跟他一起離開泰山陰曹時,他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老太太,你這筆交易可以談,而且我也十分樂於幫助你。可我有一個疑問,還請你如實回答!”

黑婆婆見童言答應下來,立刻欣喜的道:“好,有什麼想問的,你直接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童言也不廢話,直截了當的道:“你既然知道造化池在哪兒,爲何還要跟我一起離開呢?難道那造化池不能讓你重生嗎?”

老太太一聽此言,當即收起了笑容,可是遲疑了一會兒後,她還是如實的說了出來。

“沒錯兒,那造化池的確沒法讓我重生。準確的說是,除了特殊的人之外,對於妖魂和邪魂以及那些已被天道除名的鬼魂都是無用。然而十分幸運的是,你就是那個特殊的人。所以,只要你跳入造化池中,你就能重生!”

童言倒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殊,無外乎多了一個天行者的頭銜罷了。然而他哪裏知道,這天行者的頭銜,可不是誰想得就能得到的。如若不然,那堂堂的鯤鵬,也不會自降身份與童言一個凡人來爭奪天行者的傳承了。

不管怎樣,只要能重生就值得去做,童言是太牽掛人間了,畢竟現在的人間到底怎樣,誰也不知道,早些回去,也就可以早些和雪兒一道阻止事態繼續惡化下去。

童言已經下定決心,只要能重生,帶這黑婆婆出去也無妨。

“老太太,帶我去造化池吧,我會帶你一起離開的!”

黑婆婆自然欣喜若狂,可沒想到的是,樹怪竟突然攔住了去路。

“不行,你們不能去造化池,我不准你們去!”

童言聽此,不解的道:“樹怪,你這是做什麼?我把她一起帶走,你們以後就再也不用受她欺負了啊?難道……難道你不想讓我重生?”

“你重不重生我管不着,但你們就是不能去造化池。靈婆婆在那裏休息,我不允許你們靠近!”

黑婆婆聽此,不由得冷笑起來。“小東西,你怎麼不識好歹呢?我們只是想通過造化池離開泰山陰曹,你的靈婆婆在不在那裏休息,又有什麼關係?你少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不然的話,可別怪我不講情面!”

樹怪完全不在乎這些,繼續針鋒相對的道:“不要以爲你這麼說,我就會相信你。你一定是想害靈婆婆,想奪走她的仙力。我告訴你,除非殺了我,否則,我絕不會讓你們過去!”

黑婆婆有些生氣,原本就醜陋詭異的臉,此刻更加的陰沉嚇人了。

“小東西,你這是逼我。真以爲我不敢把你怎樣嗎?我只是不想再造殺孽罷了,可如果你繼續執迷不悟,那可怪不得我了。”話聲剛落,黑婆婆眼中殺機畢現,全身也散發出極其強大的黑氣來。

黑氣一出,柳山七聖都不自覺的渾身一顫。可樹怪卻是一臉無畏,眼中滿是堅定之色。

童言見此,趕忙阻攔道:“老太太,這樹怪只是想守護靈婆婆罷了。倒不是真的要跟我們作對,你又何必跟它較真兒呢?我們還是直接前往造化池吧,我想,它應該攔不住你,不是嗎?”

黑婆婆聽此,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對,我確實犯不着跟它一般見識。小東西,我知道你護主心切,可在靈婆婆未來之前,你的主子是我。枉費我對你們如此好,到頭來,卻發現養了一羣白眼狼。我不想看到你,立刻給我滾開!”

說到這裏,她猛地一巴掌扇出,一道勁風捲着樹怪直接摔在了一旁的樹根上。

“小夥子,跟我來吧!我這就帶你去造化池!”

童言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仍舊掙扎的樹怪,不由得輕嘆一聲。他現在只想離開泰山陰曹,只想重生而歸。至於其他,他真的無心去管,也無力去管。

無論這黑婆婆到底有何目的,在這一刻,他必須跟她站在同一條船上。

童言跟着黑婆婆快步向前,柳山七聖猶豫了一會兒,也快步跟了上來。

不一會兒工夫,衆人就走到了石壁前。到這裏已經沒了去路,可那黑婆婆似乎就是從這裏來的,所以要麼這石壁上有什麼機關,要麼就是藏着什麼暗門。

黑婆婆走到石壁前,直接伸手按在了上面,接着就聽到她輕喝一聲道:“開!” 穿越農女要回家 開字剛落,黑氣從她的掌心快速溢出,並向四周擴散。不到三秒鐘,一個足夠一人通過的黑洞,就這樣憑空出現了。

黑洞一出,黑婆婆當即說道:“小夥子,你一個人先過去,我容後再進!”

童言聽此,也不遲疑,擡腿就要跨入黑洞之中。可這黑婆婆說了,讓他一個人先過去,意思也就是,她似乎並不想將柳山七聖也帶進去。可柳山七聖一直困在這裏,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一路同行走到了這兒,童言又豈能捨它們而去?

想到這裏,童言趕忙說道:“老太太,它們是我的朋友,能不能讓它們跟我一起過去?”

黑婆婆扭頭看了一眼柳山七聖,接着點頭道:“好吧,那就讓它們也過去。別耽擱了,快些進去吧!”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立刻向柳山七聖說道:“七位兄長,我們走吧!”

柳山七聖紛紛點頭,這才由童言打頭陣,腳前腳後的踏入了黑洞之中。

黑婆婆是最後一個進去的,而在她進去之後,那石壁上的黑洞也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

衆人離開了這裏,樹怪才勉勉強強的爬了起來。它盯着空蕩蕩的大洞看了看,接着咬牙切齒的道:“我一定不會讓你們離開泰山陰曹的,誰也別想走!”

話聲剛落,它身化黑氣也隨之鑽入了石壁之中。

僅僅一會兒工夫,童言等人就順利的穿過了黑洞。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此刻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竟然是一個宛若仙境一般的絕妙之地。

不僅如此,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一口白光熠熠的水晶棺,竟然就那麼飄在空中! 只見這裏霧氣繚繞,峯巒疊嶂,山似美玉,水似銀帶,放眼望去,竟依稀間可見瓊樓玉宇,坐落於雲霧之上,幾隻仙鶴成羣而飛,身形矯健,竟還有淡淡霞光,穿雲入霄,美不勝收。

而最引人矚目的則是那位於半空中的一座散發白光的水晶方臺,仔細辨別,恍然發現,這竟然是一口棺材。

童言尚且如此震驚,他身後的柳山七聖更是瞠目結舌。

這裏到底是哪兒?是仙境?還是幻境呢?

正在衆人被面前的景象所震撼之際,最後進入的黑婆婆突然開口了。

“怎麼樣?這裏美嗎?只可惜,一切都是假象罷了。看看就好了,千萬別當真!”

童言聽此,趕忙回過頭來,然後問道:“老太太,你說這一切都是假象?那這些景象是如何形成的呢?是幻境?”

黑婆婆搖了搖頭道:“不,這不是幻境,而是某人的意境。實話告訴你吧,這裏的一切其實都是靈婆婆創造出來的。她的腦中是如何想的,這裏就會變成什麼模樣。”

童言一聽此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再次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進入了靈婆婆的意境?難道造化池就在這兒?”

黑婆婆點頭笑道:“沒錯兒,正是如此。你看見空中那口水晶棺了嗎?等你打開棺蓋,一切也就都明白了!”

童言聽此,直接說道:“既然如此,那我現在就去!”說着,他就要飛身而起。

元始諸天 黑婆婆一看,趕忙阻止道:“慢着!你這麼傻乎乎的飛過去,恐怕還未靠近水晶棺,就得被這意境中的神雷所傷。你別看這裏景象奇美,而實際上,這裏滿是殺機!稍有差池,甭說重生還陽,不魂飛魄散,你就燒高香吧!”

看黑婆婆這樣,確實不像在說謊。那究竟怎麼做,才能靠近那水晶棺呢?

“老太太,你有什麼辦法嗎?”

黑婆婆呵呵一笑道:“當然有,如果沒有,我還來這裏做什麼?不過嘛,這得需要你的配合!”

“配合?怎麼配合?只要能找到造化池,我會盡我所能的!”

黑婆婆滿意的道:“很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這裏被佈下了很多禁制,只要觸碰一個,就會觸發全部。想要靠近水晶棺,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我爲誘餌,觸動禁制,並全力抵擋這禁制之力,你趁此時機,用它一舉將水晶棺擊碎。只要水晶棺一破,所有的禁制也便可自動消除了。到時候,造化池也便可顯出原形!”

說到這裏,黑婆婆直接將她手中的木杖遞給了童言。

童言雖然有點兒糊塗,但還是伸手接了過來。

黑婆婆最後的一句話,他實在沒有搞懂,什麼叫造化池便可現出原形?難道那造化池是活物不成?

未等他開口發問,黑婆婆表情嚴肅的道:“你無需多問,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做就好了。只要打破水晶棺,到時候你什麼都明白了!”

這是童言頭一次在稀裏糊塗的情況下作出決定,他的確沒有多問,而是重重的點頭道:“你放心吧,我一定竭盡全力!”

黑婆婆笑着點了點頭,隨即身形一閃,猛地化爲黑氣向着右前方的山巒飛去。

此刻衆人所在的是一個斷崖,正是因爲身處高處,纔可將美景盡收眼底。雖然這景色是假,但確實很美,能夠看上一次,也算是不虛此行。

但童言現在已經沒有心情來欣賞這秀麗的景色了,因爲他知道,他得打破那水晶棺。雖不知道那水晶棺裏到底會有什麼,但不打破,又豈能知道呢?

黑婆婆交給他的木杖很重,與其說是木杖,恐怕鐵杖都沒有這麼沉。用它來打破水晶棺,的確十分順手。木杖之上刻着幾個奇怪的符文,歪七扭八的,童言也認不出來。

他雖然自命博學多才,可如果是妖族的文字,那人類自然也就沒法洞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