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唐南楓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拍著胸口保證,「哥,你就放心吧,難不成我還能把沈小姐給吃了?你如果真的不放心,那就親自來唄。」

「你胡言亂語什麼!」

唐南適冷了臉。

唐南楓一點也不害怕,笑嘻嘻的說:「呦~這還沒怎麼樣呢,就開始訓我了,哥,你這是卸磨殺驢啊,小心我把你的事情,告訴家裡那些人……」

唐南適冷著眉眼,又要說話。

唐南楓卻在他開口之前,嬉皮笑臉的帶著溫如意走了。

到了酒店,唐南楓調好熱水把溫如意推到了洗手間,「綿綿姐,衣服我放在這裡了,看我們的身子骨,我的衣服你穿上應該大一些,不過現在也只能將就一下了。你在裡面洗澡,我在外面等著,有什麼事叫我一聲就成。」

話說完,唐南楓退了出去。

溫如意一個人靜靜的站在洗手間門口很久,才緩緩地動了下身體。

脫了身上的衣服,打開水龍頭,熱水噴涌而下。

溫如意抬著頭,迎著熱水,溫熱的眼淚混雜著熱水滾滾的落下……

唐南楓在浴室外面,等了兩個多小時,裡面嘩啦啦的流水聲依舊沒有停下。

想到剛才溫如意神情不對,不由得有些擔心。

該不是在裡面自殺了吧?

要不要進去看看?

猶豫了下,唐南楓敲了敲門:「綿綿姐,你還在裡面?」

「……」

洗手間里寂靜的沒有任何聲音。 第839章貓膩

唐南楓再次敲了敲門,問了句。

裡面依然沒有任何聲音。

唐南楓頓時慌了,打開門,匆匆的跑到隔壁的房間,「四哥,那個綿綿好像出事了,她在裡面洗澡洗了兩個多小時,都沒出來,我敲門她都不應聲……她會不會暈倒在裡面了或者……自殺了?」

唐南適聞言,臉色驟變,「撥打醫院電話,我去看看。」

簡潔的說完,唐南適快步沖向唐南楓的房間。

寵妻無度:傅少,輕輕吻! 唐南楓邊打急救電話邊跟了過去。

唐南適衝到浴室門口,手搭在門鎖上,用力的擰了下,「沈小姐!」

話音剛落,門忽然從裡面打開。

他猝不及防向前傾斜了一些。

溫如意看著眼前的唐南適,木然的眸子里,微微的露出驚嚇,但很快又平復了下來。

唐南適到看著穿著乾淨的衣服,好端端站在自己跟前的溫如意,鬆口氣的同時,又暗暗地在心裡把南楓揪過來打一頓,在這個時候,她都能惡作劇,實在是不分輕重。

唐南適穩住身體。

後退了兩步,退到了玄關。

唐南楓跑進來,沒能剎住腳,直直的撞在唐南適身上。

「四哥,你……」

唐南楓捂著鼻子,想要抱怨,可在看到溫如意好端端的站在門口,不由得驚喜的上前,一把抱住溫如意,「綿綿姐,你沒死啊!你待在裡面那麼久,我都以為你自殺了!」

溫如意渾身無力,被她這麼一撞,差點栽倒。

唐南適提溜著唐南楓衣服的后領,把她從溫如意的身上扯下來,冷著臉說:「你去隔壁老老實實呆著。」

「四哥……」

唐南楓不樂意,她還要看沈綿綿呢,可想到剛才自己告訴自家老哥,沈綿綿出事的時候,他驟變的臉色,頓時覺得,自己把四哥嚇到了,又害怕唐南適把自己給宰了,瑟縮了下脖子。

唐南適冷冷的看著她。

唐南楓敗下陣來,撇了撇嘴,「好吧。」

走就走……

真是有了心上人,忘了自家親妹妹!

把唐南楓趕走,唐南適緩下臉色,看著溫如意:「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好多了,謝謝你們。」

溫如意的臉頰被熱水泡的恢復了一些紅潤,看起來的確好了一些,但整個人依舊是頹廢的,眉眼裡沒有半分的身材,肩膀是耷拉下來的……和她平日里實在相差太大。

唐南適的眼裡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嘆息,「沈小姐,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家?不用了……我暫時不想回去,南楓的衣服我先穿走,等過兩天會還回來的,還有,今天的事情,謝謝你們了。」

溫如意一再的感謝,說著往房間外走。

可走到玄關,唐南適的身體堵著通道,她一時過不去。

溫如意垂眸盯著地面好一會兒,緩緩地抬眸望著他。

對上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唐南適喉嚨有些干,稍稍避開了溫如意的視線,說:「沈小姐,如果你實在沒地方去,可以留在這裡,等你想離開的時候再離開。」

「不麻煩你們了。」

溫如意婉言拒絕,挪開步子向前走。

唐南適見她一再的拒絕自己,便知道溫如意在心裡還是拿他跟南楓當陌生人看,心頭莫名的有些失望,哪怕是普通朋友,在她難過的時候伸手幫助一把,也是再正常不過。

她一再的拒絕,不過是……沒有把他劃到朋友的範圍罷了。

唐南適有些失望,稍稍的讓開了路。

擦肩而過的剎那,時間似乎被無限的拉長,他連溫如意走錯空氣時,落在她肩頭的光塵都書的清楚。

終是在她離開的最後時刻,他失神的說:「沈小姐,我以為我們是朋友了。」

溫如意的腳步便再次停了下來,她回過身,就那麼望著唐南適。

她瞳孔里的視線根本無法聚焦,散成一片,明明沒有哭,卻讓人感覺比悲傷哭泣還要讓人心疼、心驚!

唐南適看著這樣的她,更加不能讓她就這麼走了。

他認真的說,「朋友之間相助,都是應該的,沈小姐。你一再的拒絕,是沒把我當朋友嗎?」

溫如意靜默了很久,才遲鈍的開口說,「留在這裡會不方便,我不喜歡麻煩別人。」

「怎麼會不方便,這裡是套間,你在裡面休息,南楓在外面休息就好了。這點小事,還算不得麻煩。」唐南適克制著心裡的激動的情緒,輕聲回答。

那模樣生怕自己聲音大一些,就把她嚇跑了似的。

若是唐南楓看到,定會笑話他了。

溫如意微微的歪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又像是什麼都沒想。

像一具空殼似的,直愣愣的站在那裡。

過了許久,唐南適以為她快要凝固成雕像時,才聽到她開口說——

「那就麻煩你們了。」

她實在累了,而且……

她不想讓容子澈找到自己,不回公寓,不去簡汐那邊,都是在躲著容子澈。

現在在唐南楓房間里躲著,容子澈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她。

唐南適聽到她這句話,緩緩地鬆了口氣。

出去把唐南楓叫進來,他為了避嫌,沒有再留在房間里。

溫如意沒和唐南楓說兩句話,走到裡間的床上,緩緩地躺在上面,閉上眼前,視野里一片漆黑。

終於安靜了……

慕家——

慕洛琛跑到院子里,看到葉簡汐沒有任何動靜的躺在車子的座椅上,臉色呈現頹敗的灰色。

他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

有那麼一兩秒的時候,他失去了反應,四肢僵硬,周身隱隱的發愣。

周圍的世界都是沉寂的。

就連旁邊,郭嫂在叫他,他也聽不到。

等裴娜用力推了他一下,他才反應過來,沙啞著聲音,沉聲命令:「都還愣著幹什麼!去醫院!」

尾音里夾雜著一絲微微的顫抖。

卻是外人輕易不可察覺的。

等所有人快速的上了車,司機發動了車子。

車子快速的往醫院的方向駛去。

半個多小時后,車子停在醫院外面。

慕洛琛沒等郭嫂跟裴娜,抱著葉簡汐快步往醫院的診室里跑。

羅醫生接到電話,把手頭上的病人,分到其他醫生那裡,特意等著葉簡汐。

葉簡汐被送進來的那一刻,羅醫生和護士立刻開始給葉簡汐檢查。

慕洛琛一動不動的杵在旁邊,渾身不停地釋放著冷氣,配合羅醫生工作的護士,都因為他而屏住呼吸,生怕自己有一丁點的差錯,就被慕洛琛訓斥。

羅醫生輕輕的皺了皺眉頭,「慕先生,你請先出去。」他在這裡,她不方便檢查。

葉簡汐出狀況,早在她的預料內。

慕洛琛若是在這裡,葉簡汐的病情就露餡了。

慕洛琛墨一般濃郁的雙眸,盯著羅醫生,眼底的深處透著一股別樣的深邃。

他許久沒說話。

只是那樣盯著。

那雙眸子,像是透過人的皮囊,看到了內心。

羅醫生被盯得頭皮發麻,就在她心虛的以為,慕洛琛看出了什麼的時候,慕洛琛移開了視線。

「好好的治療,她若是出了什麼事,我饒不了你們!」

這還威脅上了!

羅醫生心頭一緊,卻是點點頭。

慕洛琛面色凜冽,轉身出了檢查室。

檢查結束,羅醫生的眉頭扭曲成了蚯蚓,葉簡汐的情況和她預計的差不多,她根本無法負荷兩個孩子。之前半個月能平安的度過,不過是在強撐,而這三四天來,她頻頻動怒,徹底的引爆了身體的負面效應。

現在她的身體像是是一張綳到極致的弓,再稍微施壓一點,就會『蹦』的一聲,斷開。

說到底,葉簡汐根本沒辦法,靠著自己一個人的意願,強留住這哥孩子。

羅醫生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讓護士把葉簡汐送到了病房,進行輸液。

「簡汐為什麼會忽然暈倒。」

慕洛琛看著面色慘白的葉簡汐,走到羅醫生身後問。

羅醫生沒注意到慕洛琛什麼時候進來的,被他突然出聲嚇了一跳,但很快鎮定下來說,「懷著雙胞胎的孕婦,比普通的孕婦危險一些。葉女士身體弱,出現暈厥是正常的事情。」

「是嗎?」

慕洛琛淡淡地問,語氣裡帶著明顯的不信任。

當初懷著天佑的時候,簡汐的身體不好。

可那個時候,她的臉色沒那麼差。

也不會……

無緣無故的暈倒。

若不是簡汐一直相信羅素,他早就把羅素醫給換了。

「是這樣的,慕先生。」羅醫生緩了兩口氣,回答慕洛琛的話,心裡卻心緒不已。葉簡汐的真實情況,當然不像她說的那麼簡單,葉簡汐現在的情況很危險而且以後隨著孩子越長越大,這種情況可能會越來越多,也會越來越危險。作為葉簡汐的家屬,慕洛琛自然有權利知道這些。

但她答應了葉簡汐替她保密,在葉簡汐醒來之前,絕不能把這些事告訴慕洛琛。

慕洛琛盯著一言不發的羅醫生,目光越發的幽深莫測。

羅醫生扛不住,扯了扯唇角說,「慕先生,當然是這樣,你不相信我的醫術,可以讓其他醫生過來檢查。」

慕洛琛移開了視線道:「不是我不相信羅醫生,只是事關簡汐,我不希望她出任何問題。若是簡汐身體有問題,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羅醫生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慕洛琛話裡有話。

羅醫生嘴角的笑容掛不住,退出了房間。

慕洛琛看著羅醫生出去,對郭嫂吩咐道:「去請梁醫生過來,順便讓人查查羅醫生,看看有沒有什麼人收買她。」

出於信任,他並沒有懷疑葉簡汐跟羅醫生之間有什麼貓膩。

但懷疑羅醫生被人收買了,故意害簡汐。

現在簡汐正在懷孕的關鍵期,他不允許任何狀況出現。 第840章你還想瞞我到什麼時候!

郭嫂沒多會兒請來了梁醫生。

梁醫生先是問了慕洛琛的身體狀況,知道他身體沒有出現心臟排斥反應,便著手為葉簡汐檢查。

簡單的檢查后,梁醫生皺了眉頭。

他之前曾給葉簡汐檢查過,葉簡汐的身體並不像現在這麼虛弱。

可現在,哪怕只是簡單的檢查,他也能看得出來,葉簡汐不止自己的身體垮了,連腹中胎兒的情況都不怎麼穩定。

不過他不確定具體情況差到了哪一步。

因為要進一步了解,需要利用更精密的儀器進行詳細的診斷。

「梁醫生,你跟我說實話,簡汐的情況到底是怎樣的?」

慕洛琛將梁醫生的神色盡收眼底,神情緊繃到了極點。

「根據我的檢查,葉女士的身體很虛弱,孩子的情況也不是怎麼好。不過,你們說她剛動過氣,可能跟這個有關係,但還可能有另外一種可能,或許葉女士的身體,不適合孕育這兩個胎兒,現在葉女士身體會這麼虛弱,可能是這兩個胎兒影響的。」

頓了下,梁醫生有些不確定的補充:「當然,只是我的猜測,具體的情況我要等她醒過來,做進一步檢查,才能確定。」

慕洛琛聞言,眼裡閃過一抹殺意。

他薄唇緊抿,對梁醫生說道:「麻煩你了,梁醫生。今天過來檢查的事情,請對其他人隱瞞。」

「是。」

送走了梁醫生,慕洛琛陪在葉簡汐身邊,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忽然覺得自己最近太過大意,她的氣色一天比一天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