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過你能夠很快就領悟無堅不摧的境界,也確實是天賦非凡,讓人羨慕不已,整個基地市上萬武者,領悟無堅不摧境界的人也沒多少。」

餘慶全點點頭,也不知道是同意王影的話呢,還是覺得王影不錯,又或者其它什麼,接著他就將話題轉移到重點上。

「今天把王影兄弟你叫過來是因我們幾個準備去荒野一趟,還缺一個幫手。」

「這一次去荒野非常的危險,因為我們要遠離基地市,還要在荒野之中過夜,當然,我們這一次是要去做大買賣的,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大收穫,足以讓你獲得修鍊到先天境的資源。」

「不知道王影兄弟有沒有興趣陪我們去荒野之中走一趟?」

餘慶全簡單的將事情說了一下,行動非常危險,但是風險與收益成正比,誘惑足夠大。

「獲得修鍊到先天境的資源?」

王影一聽,眉毛一揚,不過卻是沒有立刻答應,因為餘慶全說的很模糊,很多東西都沒有說清楚。

「非常危險?不知道有多危險?」

王影想了想問道。

「遇到的怪獸最起碼都是B級怪獸,甚至還需要和先天怪獸搏鬥,另外還有可能會遇到其它的武者小隊。」

餘慶全想了想沒有隱瞞的說出來,這一次要不是有大機遇,他也不會邀請施玉成、大力熊幾人了,這幾個都是他的老兄弟了,實力夠強,關鍵是非常可靠。

邀請王影也是因為牛漢的推薦,另外就是王影實力比較一般,他不怕王影見利忘義,比較放心。

「最起碼都是B級怪獸,還有先天怪獸,其它武者小隊。」

王影一聽,立刻就皺起了眉頭,仔細的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頓時覺得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似乎還是不要參合進入的好,但是想一想對方所說的足夠自己修鍊到先天境的資源,心中也是熱熱的。

「不知道讓我修鍊到先天境的資源是指什麼?」

王影想了想還是決定先看看對方所說的資源再說。

「紫血果~數量很多,足夠你修鍊到先天境。」

餘慶全對於王影的謹慎還是很滿意的,只有謹慎、小心的人才能夠獲得久,這次帶出去也才能夠更放心一些。

「紫血果~」

王影聽完,微微沉吟,仔細的權衡了許久說道:「這紫血果確實是我現在急需的東西,我無法拒絕,不過到時候有危險的話,還請各位兄弟幫忙照顧一二。」

「爽快~武者就是要敢拼,要敢爭,只有這樣才能夠迅速強大起來。」

餘慶全見王影答應下來,臉上露出了笑容。

「明天早上10點鐘,我們在南城門口集合,你帶好武器裝備之類的,另外這次我們需要在荒野之中過夜,所以最好帶足食物和水來,另外去看看荒野之中過夜的相關知識。」

「好的~」

王影鄭重的點頭答應下來,在荒野之中過夜,他還真的從來沒有過,不過王影也是知道,基地市當中真正的高手都是會深入到荒野之中去尋找更有價值的獵物、寶物之類的,所以很多時候都不會急著趕回基地市,往往會選擇在荒野之中過夜,有時候甚至一連好幾天都在荒野之中。

荒野之中的白天和黑夜是完全兩個世界,末世前的動物有很多都是喜歡在黑夜之中行動,末世之後,很多怪獸也是如此,而人類對於黑夜天生就有種不適應,所以在荒野之中過夜絕對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

「來,大家一起干一杯,祝我們此行一切順利~」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第二天,距離江南基地市足足有幾十公里的一處國道公路上,餘慶全、王影、施玉成、大力熊兄弟五人急速的行進,末世前華夏大力發展基礎設施簡直,被全球成為基建狂魔,幾乎每一個鄉鎮都有國道公路連接,每一個縣都有高速公路相連。

末世之後,雖然怪獸橫行,但是武者進行遠距離的行進,基本上依然還是按照末世前華夏修建的道路來行進,因為那樣道路平整又不會迷失方向。

五人都一流武者,即便是正常的行走速度也非常快,一個個全副武裝,身穿作戰服、作戰靴,手持兵器,背著黑色的大包,全部沉默不語,一邊疾走,一邊時刻留意周圍的環境。

儒道至聖 「前面有一群B級怪獸鐵頭狼,大家跟我衝過去~」

餘慶全是隊長,他雙目猶如鷹隼一般犀利,遠遠的就看到了一群在國道公路上悠閑漫步的鐵頭狼,為首的一頭鐵頭狼足足有水牛一般龐大,神態高傲的帶著十多頭鐵頭狼在自己的地盤巡視。

隨著餘慶全的話落下,五人頓時化作五道疾風一般朝著鐵頭狼群沖了過去,手中的兵器蓄勢待發,猶如滿弓之箭。

「碰~碰~」

一道道沉默的聲音響起,餘慶全手持兩把大圓錘,揮舞出一道道錘影,猶如一道旋風衝擊鐵頭狼群之中,所過之處,一頭頭鐵頭狼被紛紛錘飛,引以為傲的鐵頭,在餘慶全可怕的鐵鎚之下猶如豆腐渣一般,被錘的粉碎。

為首的鐵頭狼已經進化到了A級怪獸的程度,可是面對金剛錘餘慶全,也不過是多扛了幾鎚子,一樣被錘的腦漿迸裂。

斷魂鞭施玉成手中的鞭子在空中甩動,伴隨著一道道音爆聲,鞭子猶如長了眼睛一般專門盯著鐵頭狼的腦袋抽打,一頭頭鐵頭狼的腦袋堅硬無比,可是卻如同成熟的西瓜一般,輕輕一抽就四分五裂、鮮血紛飛。

大力熊兄弟熊文和熊傑,一個手持一根長棍,一個手拿一把雙頭大斧,猶如兩輛人形坦克一般,熊文手中的長棍輕輕的一點,一頭鐵頭狼的腦袋上就出現一個洞,長棍一掃,一頭鐵頭狼就高高飛去,筋骨齊斷。

熊傑就手中的雙頭大斧揮舞,非常的乾脆利落,每一斧頭下去必定有一頭鐵頭狼的身首分離,宛如一瞬浴血而戰的戰神一般。

五人當中或許只有王影表示的最不起眼,速度最慢不說,手中的點光長槍猶如蒼龍出海,一刺一回,一頭鐵頭狼的大腦就被從眼睛的地方給貫穿,等到王影還想再殺第二頭的時候,竟然發現周圍的鐵頭狼已經被殺的乾乾淨淨,也只將手中的點光長槍耍出一道槍花。

僅僅只是不到幾秒鐘的事情,十多隻鐵頭狼組成的狼群就屍橫遍野,一轉眼,王影五人的蹤跡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像這樣的一幕,王影都已經經歷了好幾次,並且隨著離基地市越遠,遇到的怪獸群就越多,只要數量不是太多,怪獸又不是很厲害的話,五人都會這樣簡單直接的殺過去,沒有絲毫浪費時間的意思。

因為這一次五人要去的地方真的很遠,離江南基地市直線距離足足有100多公里,如此遠的距離,末世前即便是開車走高速也差不多要1個小時。

儘管幾人都是一流武者,速度很快,可是這是末世,到處都是怪獸,離基地市越遠,強大的怪獸就越多,很多地方都是先天怪獸,甚至王境怪獸的地盤,這樣的地方就必須要饒走。

繞來繞去,100多公里,在末世前根本不算什麼的距離,在這末世之中就非常的遙遠,即便五人都是高手,也是準備走好幾個小時,來回更是準備花費一天一夜的時間。

「前方是先天怪獸麟貓的地盤,我們繞開~」

餘慶全對於前往目的地的道路非常的熟悉,似乎不止一次往返過,道路上有強大怪獸盤踞的地方,他都一清二楚,能夠提前帶著眾人繞開,當然也因此眾人走了很多的彎路。

太陽漸漸的落下,夜色開始慢慢的籠罩大地,各種各樣怪獸的叫聲此起彼伏。

五人並沒有急著趕路,在一個已經完全荒廢,沒有任何人煙,淪落成為怪獸樂觀的村莊當中,非常幸運的找到了幾棟在大地震之中依然保存完好的農村小別墅,並且決定在這裡留宿一晚。

「夜晚的星空真美~」

第一次在荒野之中過夜,王影沒有絲毫的睡意,總是擔心在自己睡著的時候,會不會有怪獸過來突然襲擊自己,而且荒野之中,一道道或是高亢、或是低沉、或是尖銳的怪獸叫聲根本就讓人無法入眠,當然王影也怕自己睡夢呼吸法暴露在其他幾人的面前,所以根本睡不著。

窗戶已經用一塊黑布遮住,防止房間內的情況被怪獸看到,王影掀開黑布的一角看向夜晚的星空。

短短2年的時間,末世的到來,人類的文明被摧殘一空,沒有工業排放廢氣、製造懸浮顆粒之類的,荒野之中的夜空異常的美麗。

群星閃爍著光芒、圓月揮灑著清冷的月光,偶爾竟然還能夠看到一道流星從天空之中朝著大地墜落。

「難道天上掉下之物就是這樣來的?可是,這些天上掉下之物的來源又是那裡?」

看到天上的流星,王影摸了摸自己的左手的一顆手指,那顆自己用十斤牛兔肉換來的戒指已經完全融入到自己的血肉之中,根本就摸不出來。

要不是自己的腦海中多了水衍真經的修鍊法門,王影甚至於都不會去相信有天上掉下寶物的事情。

可是這一切都是真的,末世之後,從地球的太空之中,時不時都會有東西掉落到地球上,一些幸運兒獲得之後,往往能夠迅速的實現鹹魚翻身。

王影毫無睡意,思緒翻飛。

房間內,其他四人一個個雖然看起來好像都睡了,可是手中的兵器始終沒有離手,以他們的警覺性,稍微有點風吹草動也是可以迅速的反應過來。

一夜未眠,時間過的很慢、很慢,以至於王影不得不在腦海中仔細的研究水衍真經,研究睡夢呼吸法,研究一遍又一遍之後,腦海中又想起了末世前的生活。

「那個時候,像這種在野外過夜的活動應該叫露營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人類才能夠再回到曾經的日子。」

人在無聊的時候總是會胡思亂想,想著、想著,王影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2年多的時間,王影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和自己的父母、家人取得聯繫,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過的怎麼樣,一個個基地市彷彿是孤懸在怪獸海洋之中的荒島一樣。

彼此之間的聯繫很少、很少,即便是有聯繫,以王影以前的在末世之中掙扎的身份來說,他也無法知道其它基地市的情況。

即便是王影能夠在一個基地市當中擁有一定的話語權,可是想要其它的基地市幫你查一下自己父母的情況,那也是妄想,誰會有空理會另外一個基地市的人?

當太陽的光芒再次撒向大地,萬物彷彿復甦了一般,飛禽類的怪獸翱翔天空,發出一聲聲鳴叫聲,王影、餘慶全等五人也是早早的就已經守舍好,匆匆吃了一些乾糧就再次趕路。

「到了這裡,我就不在對大家有所隱瞞了。」

又走了1個多小時之後,餘慶全似乎見時機差不多了,也是終於開始向幾人透露這一次的目標和目的地。

「這一次我們的目標是猴山,這猴山距離我們現在的位置還有大概半小時左右的路程,很快我們就能夠抵達。」

「另外我要說一下這一次的目標。」

餘慶全說道這裡,微微停頓一下,看向王影、施玉成、熊文、熊傑幾人。

「這猴山是一群金剛猿的地盤,這成年的金剛猿是A級怪獸,這群金剛猿的頭領是一頭先天境金剛猿。」

「當然,我們不需要和這頭先天怪獸硬拼,我們的目標不是殺掉它,我們這一次的目標是這群金剛猿守衛的一處果林。」

「在猴山的中間這裡,也就是這座山中間的區域,這裡有一個凹陷的地方,有點類似於火山口的區域,在這個火山口盆地之中,有一片很大的果林。」

「這片果然當中有各種各樣變異的天地靈果,其中數量最多的是朱果,處在外圍,中間有幾十棵紫血果樹,全部都長滿了紫血果,而且大家可以放心,這紫血果很多都是成熟的。」

「在這片果林的最中間有一棵最寶貴的先天果樹,上面接了很多先天果,是這群金剛猿首領增進實力最重要的寶物,而我們的目標就是這顆先天果樹上的先天果!」

餘慶全打開一張手繪的猴山地圖,開始給幾人講起猴山上的一些基本情況,隨著他的講解,眾人也算是明白這一次行動為何會如此的隱秘,這餘慶全到了這個時候才肯跟大家說一下這次行動的目標和目的地。

「紫血果、先天果~竟然是涉及到這樣的寶物,難怪了!」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紫血果、先天果~竟然是涉及到這樣的寶物,難怪了!」

紫血果是一流武者增加實力的寶物,需求非常的旺盛,15萬積分一顆,價值也算是非常的昂貴,至於先天果這是先天武者增加實力的寶物,價值就更大了,在基地市的積分商城當中甚至都沒有兌換,可見這先天果的珍貴了。

「先天怪獸可不是我們現在能夠對付的,你是不是已經有什麼計劃了?」

施玉成依然還帶著他那副眼鏡,看起來非常斯文,他想了想對著餘慶全問道。

「和先天怪獸硬杠肯定是不行的,不過這頭先天怪獸事先就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實力降低了很多,否則的話我也不敢過來。」

餘慶全點點頭,他前幾天來過一次,知道這猴山猴王實力大減,所以這才匆忙召集了幾個兄弟過來奪寶。

「到時候我會負責去對付著先天境的猴王,將它給引開,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四個,施玉成還有大力熊兄弟,你們三個負責對付金剛猿,至於王影你負責採摘紫血果和先天果。」

「事先說好,這一次得到的先天果我要先得到2顆,剩下的我們再平分,我想這個要求應該並不過分吧?」

餘慶全說完這話看了看其他幾人。

「沒有問題,沒有老余你提供的信息和情報,我們可是什麼都得不到,更何況你還要對付最強大的先天境怪獸。」

施玉成笑著點點頭說道,王影和大力熊兄弟想了想也都點點頭。

「那好,等下我們行動的時候就一個字,快,我們幾個以最快的速度衝進去,然後牽制著所有的怪獸,王影則是以最快的速度去摘果子,我們不必和猴群硬拼,這A級怪獸的金剛猿,成年的金剛猿全部都是A級怪獸,有些金剛猿甚至離先天境都已經非常接近,我們可不能傻乎乎的硬拼。」

餘慶全滿意的點點頭,接著開始布置起作戰計劃來。

在距離五人20多公里之外的一處草叢之中,同樣有五人朝著猴山這邊前進。

「羅浩,這頭先天境的金剛猿到底還有多少實力?這先天境的怪獸和A級的怪獸實力相差可是非常遠,搞不好,我們五個人都要載在這裡。」

出身武道世家王家的王遠威背著一把長劍,一邊走一邊對著前面領頭的羅浩問道。

這一次,羅家的羅浩說是有大買賣,叫上了自己,還有謝家的謝凌雲,再加上極道武館的蘇裕,羅家自身又帶來一個一流武者高手方人奎,總共五人來到了這猴山附近。

五個人,每一個都是一流武者當中的高手,其中方人奎、蘇裕、羅浩更是一流武者上段的高手,力量超過7萬斤,王遠威和謝凌雲雖然實力更弱一些,但也是一流武者中段的高手。

如此強大的陣容足以隨意的在荒野之中闖蕩,可是真要說面對先天怪獸,幾人的心裡依然沒有一絲的底氣。

「放心吧,前幾天我大哥羅童就已經重傷了這頭先天境的猴王,要不然我們羅家也不會僅僅讓我們幾個出手。」

羅浩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羅家實力極為強大,羅、謝、王三個武道世家,唯有羅家擁有兩個先天武者,實力極為強大的羅堯,還有就是初入先天沒有太久的羅童。

「即便是受傷了,那也是先天怪獸,等下誰來牽制?」

「等下我們羅家的方長老會負責牽制住先天境的猴王,我們幾個對付其它的金剛猿,也不要殺掉它們,我們的目標是紫血果和先天果。」

「這樣話倒也沒有問題,不過我和謝凌雲力量弱一些,等下可不會沖在前面。」

「你們兩個負責採摘果子,對付金剛猿的事情主要是我們三個。」

五人一邊走一邊說,其實也就是羅浩和王遠威說個不停,其它幾個人,一個個都默不作聲,警惕的注意著四周的環境。

……

猴山很大,和周圍相比足足有上百米高,不過並不陡峭,整座猴山岩石嶙峋,岩石之中又長出了一棵棵頑強的大松樹,很多松樹都長的很大,以至於一些大石都被撐裂。

王影、餘慶全、施玉成等五人猶如靈活的猿猴一般,在岩石之間跳躍,速度極快,迅速的朝著猴山山頂走去。

100多米高的猴山,幾人很快就上來,趴在一處草叢之中看向猴山的火山盆口。

火山盆口之中一顆顆結滿了朱果的果樹異常醒目,朱果樹並不算高大,但是朱果鮮紅,散發著陣陣的果香,一頭頭有著灰色毛髮,體型足有成人大小的金剛猿非常愜意的棲息在朱果林之中。

繼續往盆地的中間看去,一顆顆紫血果樹同樣散發著讓人眼紅的光芒,沒有成熟的紫血果是青色的,隨著漸漸的成熟,紫血果會慢慢的變成紫紅色,蘋果大小,一顆顆紫血果上結滿了各個階段的紫血果。

在整片果林的最中央,先天果樹最是顯眼,足足有十多米高,在朱果樹和紫血果樹之中顯得鶴立雞群,樹葉青翠欲滴,彷彿是青玉石一般,散發出迷人的光澤,樹上,幾十顆白色的先天果若隱若現。

「外圍朱果林之中的這些金剛猿都是實力一般的A級怪獸,守在紫血果周圍的這些金剛猿一個個力量都是超過8萬斤的精英,在先天果樹下曬太陽的就是那頭受傷的先天境猴王。」

餘慶全指著盆地裡面的金剛猿說道,這些金剛猿的數量並不算太多,總的加起來也就是幾十隻,等級分明,實力弱的金剛猿處在外圍,實力強的金剛猿則是出於果林的中間。

王影拿出自己的望遠鏡,仔細的看了起來,精英金剛猿的數量不算多,僅僅只有11隻,每一隻都守在一顆紫血果樹之下,看來應該是內部分配好的,剛剛好有11顆紫血果樹。

中間的先天境猴王,它的一直手臂不翼而飛,此時正時不時的舔一舔自己的傷口,痛的時候齜牙咧嘴,手下的其它金剛猿根本就不敢靠近,似乎它的心情相當糟糕。

「看這個傷口的樣子,應該就是這幾天傷到的。」

「看來這餘慶全前面幾天應該是來過一次猴山,但是卻無功而返。」

王影很快就推斷出一些信息,這餘慶全知道這猴王受傷,很清楚這猴山的金剛猿猴群的情況,肯定是前面來過這裡。

「咻~」

就在幾人準備動手的時候,一道黑色的影子從另外一邊急速的朝著果林中間的先天果樹激射過去,速度快到了極致,可是偏偏卻沒有發出一絲的聲音,彷彿幽靈一般。

「嗷~」

正在舔傷口的猴王一聲暴怒,頓時原本安靜的金剛猿猴群就沸騰起來,一頭頭體型龐大的金剛猿非常靈活的朝著黑色的影子衝過去。

「碰~碰~」

只是這些金剛猿還沒有來得及有什麼動作,一個個卻是不斷又快速飛了回來,胸前出現了一道道深可見骨的抓痕,有幾頭實力不強的金剛猿甚至直接被黑影的爪子一分為二。

「先天怪獸麟貓~」

餘慶全一下子讓幾人暫停行動,同時雙眼閃爍著光芒,一下子就認出了那道黑影。

麟貓速度很快,金剛猿根本就沒有阻攔它絲毫,它猶如一道影子直奔著先天果樹撲去,顯然它是過來搶奪先天果的。

「碰~」

僅剩下一隻手臂的猴王速度也是非常快,手臂上面冒出陣陣的白光,雙腿一蹬,猶如泰山壓頂一般重重的擊打在麟貓的身上。

「呼~」

麟貓被打的接連翻滾了好幾圈,將幾顆果樹給撞斷,但它長長的尾巴一撬動,又如同一道黑影激射過去,同時爪子對著猴王揮舞,頓時一道道爪影猶如疾風一般攻擊向猴王。

重生空間:天才醫女 「噗~」

猴王根本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任由爪影落到自己強壯無比的身軀上面,伴隨著泛起的陣陣白光,麟貓的攻擊僅僅只是在猴王的身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傷口。

「嗷~」

猴王得意的擊打自己的胸脯,氣勢兇悍無比,似乎在有意的對麟貓示威。

然而麟貓可不傻,雖然打不破猴王的防禦,但是它速度極快,一個轉身又沖了上去,同時它長長的尾巴猶如一隻靈活無比的觸手,在衝上去的時候,竟然以極快的速度卷向一顆先天果。

「嗷~」

猴王一下子就齜牙咧嘴起來,這麟貓也不是一次兩次來搶自己的果子了,每次都是仗著自己的速度快,尾巴長,用同樣的招式,一次次成功的搶走自己的先天果。

如果不是這隻麟貓搶走了自己一半的先天果,猴王的實力還會更強,前幾天也就不會被人給傷掉一條手臂了。

想到這裡,猴王就變的更加的憤怒,嘴巴張開,發出滔天的咆哮聲,吹的周圍的樹木都獵獵作響。

同時粗大的手臂上湧出陣陣白光,狠狠的朝著麟貓的身上錘了過去,巨大的嘴巴也是拚命的咬上去。

麟貓卻是老油條了,身子扭動,根本就不和猴王硬拼,長長的尾巴一卷,一顆先天果到手之後就開始急速的朝著外面逃走。

「嗷~」

猴王徹底的怒了,此時也不管其它的,徑直追了上去,一副不宰了麟貓就誓不罷休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