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蘇鐵軍,接下來集團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今後用人還需慎重,以免金陵被外人架空,這一次的教訓你還需謹記。」葉飛臉上的神情認真,望向蘇鐵軍低聲開口道。

金陵的高層,大部分是蘇家之人安排,藍菲慢慢的也很少在打理公司的事情,今後集團的發展,還是需要依靠蘇家人支撐。

「葉大師,放心今後金陵的高層,絕對不會讓外人滲入。」蘇鐵軍面色一震,便是連忙開口回應道。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目光掃向後方的金陵集團高層,這些人中除了那三位隱藏的異人之外,確實都為集團出過不少力。

也正因如此,方才那周順這般放肆,葉飛都沒有直接下殺手。

「諸位都是金陵的頂樑柱,葉某在此謝過,今後還需勞煩諸位了,只要你們盡心儘力為了集團的發展,金陵自然不會虧待大家。」

「倘若……」葉飛最後這句話沒有說完,眼中便是明顯閃過一道寒芒。

他此時的目光,凝聚在了前方人群中,那三位隱藏的異人身上,靈識隨即橫掃而出,向著三人封鎖而去。

前方的三人,反應也會極快,身上的氣息茫然爆發,卻是並沒有對葉飛出手,而是抬手抓向身旁的那些金陵高層。

這三人深知,他們的身份暴露,如今想要活命,唯有將這些普通人擒獲,一番威脅珍之下或許能夠保住性命。

「你們找死。」葉飛面寒如霜,身上的氣勢猛然凝聚。

會議室大廳的牆角,不等那三人出手,身形便是被直接定在了原地,在金丹大道強者的威壓面前,這三人宛如螻蟻一般。

葉飛手臂緩緩抬起,將三人輕易地從牆角抓出,掌中靈光閃動猛然握掌成拳。

大廳半空之中,那三位異人強者,幾乎都是沒有過多的反應,胸膛都是多了一個大窟窿,體內的能量核同時碎裂,身上的氣息盡散。

「接下來,輪到那幾位了。」葉飛面露冷漠之色,隨即緩緩轉身,便是準備離開金陵總部。

方才逃走的那幾人,根本無法逃過他的靈識,實際上也是葉飛故意放那幾人離開,這些人的背後,應該還有不少強者,此事需要斬草除根。

「菲兒,你先回葉家吧,那些人我會處理好的。」葉飛臨走之時,同時轉頭望向一旁的藍菲。

藍菲聽到話,搖了搖頭輕聲道:「我要和你一起去,這一次你不能把菲兒丟下。」

她在踏入武道界后,在修鍊上一直很是勤奮,如今也有了先天之境的實力,這一次說什麼也一定要陪在葉飛的身邊。

葉飛面色一怔,深深地看了藍菲一眼后,臉上露出溫和的神情。

沒有過多的話語,葉飛全身靈力涌動,將身旁之人湧入懷中,二人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會議大廳之內。

待二人離開之後,金陵總部大廈頂層,會議大廳之內,金陵的高層這才慢慢回過神來,但眼中的驚嘆之色,依舊是難以消散。

「蘇經理,方才那位到底是……」金陵高層中,此時站出一人,望向一旁的蘇鐵軍,忍不住小聲地問道。

會議室內的其他人,幾乎是同時將目光,凝聚在了蘇鐵軍的身上,牆角的那位周經理,同時艱難地站起身來,眼中此刻也滿是驚駭之色。

「周順,從今天起,你被開除了。」蘇鐵軍並沒有回應眾人的話語,而是目光落在了那位周經理身上。

這個人對葉大師如此不敬,能夠保住性命已經是奇迹了,他自然不會在將其留下金陵集團內。

「我,蘇經理,此事我周順認了。」

「不過方才那個人,他究竟是誰,還請蘇經理如實告知。」周順此時臉上的神情暗淡,此時腦中也是有些混亂不已。

方才那個年輕人的身影,此刻不斷在他的腦海中回蕩。

顯然這樣的人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但若是連此人的身份都不知曉,他怕是會有些寢食難安,就算是死也得死個明白不是。

「哼,你能活著,就該慶幸了。」

「實話告訴你們,方才那個年輕人,就是金陵集團的創始人,同時是江東第一豪門葉家之主,也同樣是菲兒小姐的未婚夫。」

蘇鐵軍掃了前方的周順一眼,此時冷聲開口回應道。

此言一出,會議大廳之內,眾人的身形都是不禁微顫,臉上的驚嘆之色,再度變得濃郁了幾分。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金陵的創始人,居然是個年輕人!」

「江東葉家,就算還是放眼整個淮江,那也是頂級的豪門,家主怎麼可能這般年輕。」會議室內眾人臉上的表情,此刻都是有些變化不定。

他們也是萬萬沒想到,自己的老闆居然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一旁的周順,此時臉上不禁露出苦笑,以蘇鐵軍的身份,自然不可能欺騙他們,想想方才董事長對那人的態度,此刻他的心中也是已然明了。

「確實也只有他,才配的上董事長。」

「唉,蘇經理,是我周順有眼無珠,還請您帶我向總裁表示歉意,在下感激不盡。」周順此時也是徹底服了,與那人相比,他幾乎是算不了什麼。

正如方才的蘇鐵軍所說,他能夠保住性命,已經是直的慶幸的事情了。

蘇鐵軍聽到這話,望向周順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欣賞之色,這個人也是算是個人才,若是葉大師不與其一般見識,或許能夠將其留下金陵。

金陵總部的事情,隨著葉飛的離開,在蘇鐵軍的打理下,很快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而此時的葉飛與藍菲,自離開金陵總部后,便是一路向著西北方向踏空而行,此刻早已經離開了淮江省境內。

華夏華東境內邊緣,此時的半空之中,隱約有有道流光閃動,隨之兩道身影憑空而現,腳踏虛空抬眼向著槍法凝望而去。

「果然是西北之地,西北高家的賬,今天就一併清算了吧。」葉飛眼中閃過一抹肅殺之意,他此時的靈識,能夠清晰地感應到那逃亡的五人。

在離開華東之後,這五人可謂徑直向著華夏西北一路狂奔而去。

「一會,你站在我身後,注意安全。」葉飛收回目光之後,轉頭望向身旁的藍菲低聲開口道。

紅顏錯 那五人逃亡之地,估計有著超越的返祖級別的強者,很有能是上一次,他布達宮遇到那位救走高家父子的神秘人。

「你呀,放心吧,菲兒會照顧好自己的。」

「別忘了,我可是先天之境的強者。」藍菲抿嘴一笑,此時顯得很是開心。

她終於可以站在葉飛的身旁,可以為了他而拔劍,這個機會藍菲已經等待了許久,她相信自己的實力,今後也一定不會落下,不管身旁之人走到哪裡,她都可以陪在其左右。

葉飛微微一笑,隨即輕輕點了點頭,便是不再多說什麼,身形閃動之下,再度化作流光,踏入了西北地區境內。

原本以他的速度,可以很輕易地追上前方五人,但葉飛並沒有那麼做,同時隱匿了身形,讓前方之人無法察覺。

華夏西北之地,隨著時間的推移,以那位米莉為首的異人小隊,那五人幾乎都是向著一個方向逃竄,此刻已然聚集在了一起。 「米莉小姐,那人應該沒有追來吧?」半空之中,此時這五人同時停頓了下來,一直保持高速的前行,他此刻都有些疲憊。

米莉眉頭緊鎖,此時臉上的神情有些難看,轉身望向後方遠處的天空。

「暗島殺星。」

「這個人不是已經已經被華夏隱門圍殺了嗎?」米莉那雙眸內閃過一道異光,顯然他們進入華夏時間不短,對於葉飛也有著一定的了解。

若不是上面出來消息,說此人如今在華夏武道界自身難保,她們又怎麼敢打金陵集團的注意。

一旁的另外四人,此時不禁對視一眼,均是輕輕搖頭,眼中同時露出疑惑之色。

「先回到蘭臨市,這件事情需要儘快稟報白衣主教。」米莉沉默了片刻之後,隨即望向身旁的四人,沉聲開口說道。

「是!」 豪門重生之悍妻養成 四人同時彎身一拜,連忙開口回應道。

說罷五人的身形再度閃動,同時消失在了半空之中,在過去半響之後,他們方才所站的位置,隨即出現了兩道人影。

這二人正是葉飛與藍菲無疑,輕笑一聲之後,二人的身形隨即閃動悄然跟了上去。

西北地區,蘭臨市處於中心地帶,除去武道隱門不說,整個西北高家的勢力,無疑是最為龐大的。

超級武道世家,又是在西北之力盤踞多年,儘管老祖身亡,可高家的底蘊任就極為豐厚。

西北蘭臨市,城市南郊之外,有著一處佔地面積不小的大院,其內聚集著不少的海外異人,而且強者居多,能夠隱藏在此,想必是通過某種方法躲過了隱龍的追蹤。

這麼多的異人強者,是絕對不允許輕易踏入華夏境內的。

「米莉小姐,您回來了。」大院門前此時一位相貌英俊,身穿長衫的異人強者,此時從院中走出,一臉笑容地迎上前去。

前方不遠處,米莉帶著另外那四位異人強者,此刻已然出現在了大院門外。

「嗯,帶我去見主教大人,米莉有重要的事情稟報。」米莉掃了此人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她的臉上露出嚴肅之色,直接開口說道。

前方之人見此情景,臉上的神情頓時認真了幾分,那深邃的雙眸聚焦在了米莉身上。

「你們受傷了?」

「既然保住了性命,為什麼還有回來,這裡可是華夏。」長衫青年眼中閃過一道異光,緊盯著前方之沉聲開口道。

這一次他們潛入華夏,可謂是極其隱秘,一旦被華夏武道中人發現,後果可謂不言而喻。

光是隱龍那邊,估計都會直接派出先天級別的強者,而且同時會聯合整個華夏武道界,他們在沒有任何的支援的情況下,幾乎毫無反抗之力。

「我知道,你放心,沒有人跟著我們,立刻帶我去見主教,這件事情很重要。」米莉臉上的神情不變,盯著前方之人不甘示弱道。

前方的長衫青年,沉默了半響后隨即沉聲道:「進來吧。」

說話一行人進入了大院,在那長衫男子的帶領之下,米莉等人穿過前院后,直接向著中心的廳堂方向走去。

仙子請自重 大院中心廳堂內,此時正盤坐著一位白衣老者,此人一身純白色長袍,頭髮幾乎全白,看上去略顯得有些蒼老。

老者緩緩睜開雙眼,有那雙深邃的雙目內,閃動著讓人不敢直視的微光,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無言之勢。

「米莉,你不該回來。」白袍老者面色平靜,聲音透著些許低沉。

只見在他的前方不遠處,廳堂的門外,那位名叫米莉的返租級異人,已然走進了廳堂,在聽到那老者的話語后,她不禁微微一愣。

「主教大人,屬下之前在江東,碰到了那位暗島殺星。」

「此人並沒有遭到華夏隱門的追殺,我們的消息一定是有誤。」米莉沉吟少許后,隨即向著前方之人彎身一拜,緩緩開口說道。

廳堂之內,那白衣老者聽完后,似乎陷入了沉默,過去半響他才抬頭看了前的米莉一眼。

「愚蠢,你要是真的碰上了他,不可能活著出現在本教面前。」白衣老者說著從堂上,緩緩站著身來,抬頭向著廳堂外凝望而去。

前方的米莉眉頭微皺,似乎有些不太明白,眼前主教大人的意思。

只是不等她開口說些什麼,只覺得四周的空氣之中,一股恐怖的壓迫之力陡現,這股氣息她並不陌生。

「他,他怎麼可能!」米莉心神一顫,直到此刻才回過神來。

廳堂之內,白衣老者輕輕搖頭,似乎早有所料一般,他的體內陡然爆出一道白芒,身上的氣勢凝聚之下,明顯超過了返祖異人級別。

「你之所以還活著,是因為他並沒有想要殺你。」白衣老者眼中白芒微閃,聲音中多了幾分陰沉之感。

說罷他不在理會身旁的米莉,而是移步向著廳堂之外走去,每一步落下這白衣老者身上的氣勢,便是要上升幾分。

此時的南郊大院之內,那些海外異人,也是差距到了不對勁,泛泛抬頭向著半空之中望去。

惡魔總裁別找茬 隨著這些人的目光可見,此時大院的半空中,不知何處出現了兩個華夏人,一男一女,相貌不凡,氣勢驚人,踏空而立,一股無形的壓迫之感,同時湧向眾人的心頭。

「兩位返祖級別,還有一位白衣主教。」

「這麼多強者潛入華夏,隱龍那邊居然沒有任何察覺,此事著實有些詭異。」半空之中葉飛目光微閃,此時靈識已然將整個大院籠罩。

那兩位返祖級別的異人,葉飛並沒有放在眼中,但那位白衣教主,卻是讓他的腦海中,不覺地多出一道熟悉的身影。

下方的大院之中,廳堂之內那位白衣老者,此刻也是同時從堂內走出。

「參見主教大人!」大院之類,那些海外異人,此時都是同時轉身,向著那白衣老者彎身一拜。

白衣老者面色平靜,掃了眾人一眼之後,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抬頭望向半空之中的葉飛。

二人的目光,在空氣中碰撞,如似要碰撞出火花一般,四周的氣氛同時變得有些緊張,那白髮老者身上的氣勢,更是不曾減弱分毫。

「你就是葉飛。」白衣主教面色不變,盯著半空之中聲音略顯低沉。

隨著這老者的開口,大院之中的異人強者,紛紛爆發出不俗的氣息,目光鎖定了前方的葉飛。

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深深地看了那白衣老者一眼,此人與之前在暗島算計他的那位白袍人,看上去有著幾分神似。

但如今眼前的這位,可謂一位實打實的強者,絕不是當初那個靈識體可比。

「西方教廷,三大白衣主教之一,你的實力遠超返祖,不知來我華夏有何貴幹?」葉飛目光沉靜,望向下方之人低聲道。

當初暗島一戰後,他對於西方武道界的頂級勢力,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西方教廷,曾有三位實力極強,聲名顯赫的白衣主教,暗島之上死在他手中的靈識體是其一,而如今這位應該三強中的一位。

「本教正是為你而來。」

「華夏隱門想要置你與死地,不知道葉先生沒有想過,加入我西方教廷,只要你同意就算是崑崙雪域,也不敢找我教廷要人。」

白衣老者一臉正色,聲音也很誠懇,開口的同時向著上方的葉飛一抬手。

半空之中,葉飛心神不免動容,並非是他想要加入這個什麼教廷,而是他有些沒有想到,這個所謂的教廷竟然有與崑崙雪域抗衡的力量。

華夏隱門之強,葉飛可謂是知之頗深,海外的異人在葉飛眼中,一直都成不了什麼氣候,而如今看來他似乎是小看了西方武道界。

「菲兒,小心些,這些海外異人戰力不俗。」葉飛在一番思索之後,臉上露出關切之色,望向身旁的藍菲低聲開口說道。

此時的藍菲,周身已然泛起了幽暗之芒,那雙動人的雙眸內冰冷之色盡顯。

「放心,我能照顧好自己。」藍菲臉上的表情,沒有太多的變化,向著葉飛點頭開口回應道。

她所修的功法,是葉飛精心挑選的,可謂是極為不俗,煉化天地靈氣,淬體玄陰之體,本身的身體強度極佳,再配合那把黑色短刀,戰力遠超本身的境界。

葉飛微微一笑,稍微放下心來,他在說完之後,便是轉眼望向下方,嘴角泛起了一絲淡笑。

「要葉某加入你們教廷,你們可有什麼條件?」葉飛面露輕笑,望著下方的白衣老者緩緩開口問道。

若是真如此人所說,西方教廷有對抗崑崙雪域之力,顯然不是什麼人想加入,就能夠隨便加入的。

下方的大院之內,那位白衣老者聽到這話,臉上隨即露出了笑容。

「葉先生,你只需將你手中的天宮玉牌奉上,教廷可保你葉家一脈長存。」白衣老者臉上的笑容不變,望向葉飛開口回應道。

天宮玉牌,無論是在華夏武道界,還是西方武道界,那都是天賜的至寶。

可以說越是實力強大的異人,此寶就對其誘惑越大。 大院半空之中,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看來天宮玉牌在自己手中的消息,已經傳到西方武道界。

「天宮玉牌么。」

「若是葉某拒絕,你又當如何?」葉飛臉上的神情平靜,望向那白衣老者低聲道。

身為華夏人,他不可能加入什麼海外教廷,不過如今的情況,隱門中人怕是不會善罷甘休,西方武道界有虎視眈眈,自己的實力還需儘快提升才行。

葉飛這話一出,下方的大院之內,那白衣老者的面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身上的氣勢同時凝聚。

「葉先生,你最好想清楚,與我教廷作對,那就是與整個西方武道界為敵,後果不是你一個小小的家主能夠承受的。」白衣老者聲音低沉,帶著濃郁的威脅之意。

下方大院之內,米莉與那位長衫男子,此刻也是同時站到了老者身邊,這二人都是返祖級別的異人,此時氣息爆發,同時鎖定了葉飛。

這座大型宅院內,海外異人多達幾十人,隨著那白衣老者的開口,均是體內的力量涌動,看其模樣是隨時準備出手。

「西方武道界,可比得上華夏隱門?」葉飛眼中寒芒閃動,周身靈光洶湧,抬手之下殘劍已然握入掌中。

他連忙隱門中人的圍攻都無懼,又豈會畏懼這些海外之人。

暗金色的斷劍,此時被葉飛握著手中,隨著他的開口,屬於金丹大道強者的氣息,在這刻轟然爆發,一股磅礴的無形威勢,將整個大院籠罩。

「哼,你這是在找死!」白衣老者冷喝一聲,周身白茫同時暴漲。

只見此人身形踏空而起,身上的氣勢比起葉飛,可謂是不敢示弱,耀眼的靈光在老者的掌中凝聚,最終化作一把奇異的寶石匕首。

半空之中的葉飛,此時不禁淡笑一聲,那正是他之前在暗島之上,用得極為順手的時之刃無疑。

自從得到殘劍之後,這時之刃葉飛就很少使用的。

「飛,那個老者你對付,其他的人交給菲兒就好。」一旁的藍菲此時轉過頭來,那把黑色短刀,早已被她握著了掌中。

「小心些,我會儘快解決那個老東西。」葉飛微微點頭,低聲開口回應道。

以藍菲的實力,雖說不至於輾軋返祖級別的異人,但立於不敗之地,並沒有多大問題,而那位白衣主教,葉飛則是有信心輾軋。

「嗯,我知道的。」藍菲抿嘴一笑,隨即輕嗯一聲。

此時前方不遠處,隨著那白衣老者的出手,下方的米莉與那位長衫男子,也是同時踏空而起,身形帶出一道流光,向著葉飛猛然衝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