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也許是天有點早,谷雪沒有想到林洛會這麼早就過來,她開門的時候穿著一套紫色的睡衣。

看到林洛,谷雪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今天怎麼這麼早呀?」在把林洛讓進客廳裡面坐下后,谷雪給他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然後坐到了他的身邊笑著問道。

谷雪身上的香氣一個勁的往林洛的鼻子裡面鑽,同時透過她睡衣的衣領,她的一對聖女峰若隱若現的出現在林洛的眼前。

林洛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升起了一股原始的慾望,他急忙站了起來,對著谷雪說道:「我去看看曾珍,今天的時間比較緊張。」

說完話,林洛逃一樣的離開了客廳,來到了曾珍的卧室門前,敲了敲房間門。

「小林老師嗎,進來吧。」曾珍清脆的聲音坐到了林洛的耳朵裡面。

林洛推開了卧室門,看見曾珍坐在床上看著書,看到林洛進來了,她放下了手裡面的書,對著林洛甜甜的笑了笑。

「今天我有點事情,我們現在就開始吧。」林洛看著曾珍笑著說道。

曾珍聽到林洛的話,點了點頭。

谷雪看到林洛進到了女兒的房間裡面,聽著林洛給自己的女兒補習功課,她的心裏面既是甜蜜又是失落,不過很快的,她站了起來,換了一件衣服,下了樓,到菜市場買菜去了。

林洛給曾珍講完了功課,出了房間,這才發現谷雪已經炒好了幾個菜放在餐桌上了。

「媽媽,今天怎麼會這麼早就吃午飯了?」跟在林洛身後出來的曾珍看到桌子上的菜笑著問道。

「今天小林老師有事情,我們早點吃飯。」谷雪看著自己的女兒笑著說道,說完后看了一眼林洛。

本來林洛現在感覺自己還不是特別的餓,但是看到谷雪的眼神,他點了點頭。

三個人開始吃這有點早的午飯了。

吃完了飯,林洛就離開了谷雪家。

谷雪和曾珍堅持要送林洛。林洛沒有辦法,只好答應了,三人說笑著下了樓。

在谷雪家樓下面,有兩個農村打扮的中年婦女提著兩筐土雞蛋在叫賣,現在這個帶有土的東西很是吃香,一會兒的時間,兩人的雞蛋有買的剩餘的不多了。

看到買的人多,谷雪也湊了過去,買了兩斤雞蛋。

送走了林洛,谷雪提著雞蛋和曾珍說笑著上到了樓上,她到了自家的門口的時候,發現那兩個賣雞蛋的婦女竟然站在自家門口。

谷雪剛要說什麼,那兩個婦女手裡拿著什麼東西朝著谷雪和曾珍的臉上噴了一下,谷雪和曾珍就失去了知覺。

從谷雪家出來,林洛拿出了手機,給劉揚打了個電話,今天他說好了要去劉揚的家裡。

劉揚在家裡等著林洛,接到林洛的電話,她進到了自己的卧室,換上了上一次見林洛的時候的那套衣服。

劉揚的父親坐在院子裡面的一張椅子上看著一本泛著黃的書,看到女兒的樣子,他不由得搖了搖頭,從小到大,他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女兒穿的這麼漂亮,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女兒長大了,一股淡淡的失落感湧上了他的心頭。

劉揚可是沒有顧及到自己的父親的想法,換好了衣服,她就走到了院子的大門口,朝著遠處看著,此時她的心裏面感覺慌慌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林洛的車子終於出現在了劉揚的眼睛裡面,等到車子停在了她的面前,林洛下了車,劉揚才感覺到自己有點口乾舌燥了。

「劉學姐,你父親在家嗎?」林洛從車上提下了兩瓶茅台酒,看著劉揚問道。

「在呀,一直在等著你。」劉揚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看著林洛說道。

「那好,我們進去吧,不知道伯父找我有什麼事情?」林洛看著劉揚笑了笑說道。

進到了院子裡面,劉揚的父親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著林洛說道:「小林,你來了。」

林洛走到了劉陽父親的身邊,把手裡面的兩瓶茅台酒放在了地上,看著他問道:「伯父,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劉揚的父親沒有說話,而是仔細的看著林洛,他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臉上的神色變得珍重了起來。

林洛站在原地面帶著微笑的看著劉揚父親。

好一會兒,劉陽父親看著林洛用很尊敬的語氣說道:「小林,你現在是什麼境界了?」

林洛看著劉揚的父親,笑了笑說道:「伯父,我現在應該是化勁初期的吧。」

聽到林洛的話,劉揚父親和劉揚的臉色都變了,化勁期的高手,他們這一輩子都沒有碰上一個,沒有想到林洛這麼年輕,就達到了這個境界。

劉陽父親張開了嘴巴還想要說什麼,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林洛對著劉陽父親歉意的笑了笑,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谷雪打來的。

剛從谷雪家出來,不知道她找自己還有什麼事情。

接通了電話,一個女人的聲音傳到了林洛的耳朵裡面:「林洛嗎?」

聽著這個陌生的聲音,林洛的語氣變得很冷的問道:「你是誰?」

林洛身上散發出來的的冷氣,讓站在他身邊的劉揚和劉揚父親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我是誰你不必要知道,但是我告訴你一件事情,谷雪和她的女兒就在我們的手裡面,你把那個箱子拿來交換她們。」那個女人的聲音也沒有任何感情的說道。 那個女人說完話,就掛了電話。

林洛的臉上的殺氣慢慢的浮現了出來,他看著劉揚和劉陽父親冷靜的說道:「伯父,劉學姐,很是抱歉,今天突然有點事情需要我去做,你們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聽到林洛的話,劉揚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但是她還是看著林洛說道:「沒有事情,我父親就是想和你聊一聊,你要是有急事,你就先走吧。」

林洛對著劉陽父親點了點頭,轉身大步的走出了劉揚的家。

看著林洛離開了,劉揚父親嘴裡面自言自語的說道:「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聽到父親的自言自語,劉揚奇怪的看了一眼他,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面,坐在了自己的床上發起了愣。

在趕往谷雪的家的路上,林洛的心情一直平靜不下來,他現在就想找人好好的發泄下,但是現在還真的找不到這樣一個人。

到了谷雪家的樓上,看著門口掉在地上的兩斤雞蛋,林洛蹲下了身體,把好的一個個撿了起來,然後伸手推了推谷雪家的房門。

谷雪家的房門一推就被推開了,林洛走了進去。

在房間客廳的茶几上,放著一張紙條。

林洛走了過去,拿起了紙條。

紙條上只寫著一個手機號碼。

林洛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那個手機號碼。

手機被接通了,一個冷冰冰的女人的聲音傳到了林洛的耳朵裡面:「你是林洛嗎?你把箱子拿來交換這一對母女,還有,我現在想要見見你。」

聽到這話,林洛冷笑了一聲,說道:「好呀,你不是要我用箱子交換人嗎?你在哪裡?我去見你。」

「那好,你現在到你搶了我的箱子的地方,我在那裡等著你。」女人說完話,就掛了電話。

林洛開著車來到了那天他搶了天一長老箱子的地方,那裡果然站著一個女人,但是她蒙著面,看不清楚她的面孔。

林洛施展了透視神瞳,看向了女子。頓時,一個美妙的軀體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雖然知道她是丹王宗的人,但是林洛的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那個女人彷彿感覺到了林洛的動作,臉上露出了一絲怒火,但是她強壓住怒火,身上突然散發出來一股霧氣,把她的身軀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接著她冷哼了一聲。

林洛感覺到一根針突然刺到了自己的腦海裡面,讓他的腦海一陣劇痛,他的心裏面一驚,急忙收回了自己的透視神瞳。

「你就是林洛?」那個女子這才看著林洛冷冷的問道。

「是的。」林洛的神色這時候恢復了正常,他也冷冷的回答道。

「你的膽子也太大了,靠著那個老鬼,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睛裡面了。」女子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冷冷的。

「你約我來不是為了教訓我的吧?」林洛聽完女子的話,冷笑了一聲說道。

「我就是想要教訓你,讓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話音一落,一隻芊芊玉手就翻轉出現,向著林洛的前胸拍了過來。

林洛看著女子拍過來的手掌,身體向後退了一步。

女子的身體沒有動,她的手繼續向著林洛拍了過來。

林洛的身體又退了一步,這時候,他感覺到自己好象還是躲不開這一掌,於是身體又向後退了一步。

女子的嘴角流露出了不屑冷笑,她的身體還是沒有動,但是她的手也沒有收回去。

林洛的臉色變了,他的身體連續後退了幾步,但是女子的手掌卻如影隨形向他拍來,甚至兩人之間的距離都絲毫未變。

林洛咬了咬牙,伸出了自己的雙掌,直接的迎向了女子的手掌。

就在林洛的雙掌和女子的手掌碰在一起的時候,林洛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了,他感覺到一股陰寒的氣息從哪個女子的手掌上傳了過來,很快的就從他的筋脈傳遍了全身。

林洛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的血液在一瞬間就被冷凍了起來,而自己身體裡面的熱量正在快速的離開。

女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酷的表情,她站在原地沒有動,看著林洛,就象是看著動物園的猴子一樣。

林洛努力的想要讓自己身體裡面的真氣運轉,驅趕出自己身體裡面的陰寒之氣,可是這時候他發現,自己身體裡面的真氣竟然不提你自己,沒有了絲毫的動靜。

女子走到了林洛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林洛的肩膀上拍了拍,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就不要枉費心機了。」

林洛感覺到那股陰寒之氣已經佔領了自己全部的筋脈,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能動彈了。

「我現在只是問你幾個問題,然後就會放了你。」女子看著林洛又冷冷的說道。

林洛站在原地沒有說話,他也說不出來話了。

「你把箱子弄到哪裡去了?」女子看著林洛問道。

林洛沒有回答女子的問話,相反,他的牙齒髮出了「咯咯咯」的聲音。

女子看著林洛,好一會兒才說道:「我忘記了,中了我的陰寒掌,就算是化勁巔峰的高手都不能夠說出來話,就不要說你這個剛踏入化勁的人了。」

林洛的身體裡面這時候也散發出來一股股陰寒之氣,他身體周圍的空氣這時候也變成了霜霧,同時,這霜霧的面積還在快速的增加。

女子說完話,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林洛的額頭上點了一下。

林洛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接著他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的陰寒之氣停止了運行,都在原地停了下來。同時他的嘴巴張了張,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聲。

「好了,你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那個箱子你弄到那裡了?」女子走到了林洛的身後,又冷冷的問道。

林洛張開了嘴巴低聲的說道:「黑市。」

「我知道就在老鬼那裡,不過就算是你們得到了箱子也打不開。」女字說著話,又走到了林洛的面前。

林洛的眼睛眨了眨,沒有說話。

「你是怎麼修鍊的,我在知道你的時候,你只是一個暗勁初期的修為,幾個月不到,你竟然成為了化勁期的修為,你的修鍊速度讓人吃驚。」女子的眼睛也盯著林洛的眼睛問道。

豪門冷少的小酷妻 林洛沒有回答女子的問話。

女子也沒有再問什麼,只是靜靜的盯著林洛的眼睛。

突然,林洛感覺到女子的眼睛裡面射出了一道光芒直接的進到了他的腦海裡面,然後他的意識就好像要離開自己的身體了。

「我再問一遍,你是怎麼修鍊的?」女子的語氣突然溫柔了起來。

林洛張開了嘴巴,正準備說什麼,可是他的意識在這時候突然清醒了起來,他清晰的感覺到意識裡面的六獄煉魂鼎裡面散發出了一股股的精神力,很快的就把他身體裡面的陰寒之氣融合了過去,變成了自己身體裡面的真氣。

女子看到林洛好象沒有反應,於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在林洛的眼前晃了晃。

林洛的腦袋隨著女子的手指也晃動了幾下。

「你究竟是怎麼修鍊的?」女子的聲音更加的溫柔了。

林洛看著女子低聲的說道:「我的修鍊都是師傅教的。」

聽完林洛的話,女子的眉頭皺了皺,低聲的說道:「老鬼教的,不可能。「說完話,女子又對著林洛問道:」你身上的神武之技是是誰教給你的?」

林洛的嘴巴張開了。低聲的說了一句。

女子看著林洛問道:「你說什麼?」

林洛沒有再說話。

女子又問了林洛一句。

林洛張開了嘴巴又低聲的說了一句。

女子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林洛的身體突然動了,一掌重重的擊中了女子的肩膀。

女子在林洛擊出那一掌的時候,身體已經急速的向著後放飄了過去。

林洛的這一掌雖然擊中了女子的肩膀,但是他卻是感覺到女子的身體如同泥鰍一樣,自己的那一掌竟然擊空了。

女子的臉上露出了怒色,但是也帶著一絲好奇,她的身體在後退的時候,雙掌已經擊了出來。

林洛感覺到兩股陰寒之氣從女子的手掌散發了出來,向著自己的身體撲了過來。

林洛的身體奇異的扭轉了幾下,兩股陰寒之氣從他的身邊呼嘯著過去了。

林洛感覺自己的身體雖然躲過了兩股陰寒之氣,但是就算是這樣,剛才被六獄煉魂鼎吸收掉陰寒之氣的身體又是顫抖了一下。

林洛的臉色再一次的變了,他的身體急速的向後退了過去。

女子看到林洛的動作,冷笑了一聲,然後身體停了一下,就向著林洛追了過來。

林洛這時候後退的速度幾乎和子彈的速度一樣快了,但是只是在兩三秒,女子就追到了他的身邊,接著她的手掌又向著林洛的身體拍了下來。

林洛的動態神瞳又一次的施展了開來,配合上他的精神力,勉勉強強的看到了女子雙掌的軌跡,他的身體在狂奔中奇異的閃了幾下,躲過了女子的這一掌。

天價寶貝:爹地花樣寵 女子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了驚異的神色。 林洛感覺到自己的速度和女子的速度不能相比,他突然停住了自己的腳步,施展出了星武九式,向著身邊的女子攻了過去。

女子臉上驚異的神色更加的重了,但是對於林洛的攻擊,她還是很輕鬆的抵擋住了。

林洛現在已經把學會的星武九式的前六招全部的施展了一遍,但是卻是連女子的衣角都沒有沾上一下。

林洛的心裏面的驚訝不下於女子臉上的驚奇,這也是他自從遇到六獄煉魂鼎,修鍊功法的第一次,把自己的絕技施展了出來,連人家的衣服都沒有碰上一下。

在把星武九式前六式施展完以後,林洛突然施展出了八卦掌。

這一套平平常常的掌法,在林洛施展出來的時候,竟然平添了很多的霸氣。

女子的臉上露出了慎重的神色,就算是剛才看到林洛的星武九式的時候,她的臉上也沒有露出這樣的神色。

林洛的一套八卦掌施展完了,但是還是沒有粘到女子的衣角。

「好了,你還有什麼本事就都施展出來吧。」女子的身體突然閃到了離林洛有五六米遠的地方,看著他說道。

林洛沒有回答女子的話,他的身體突然高高的跳了起來,他的右手毫無花哨的一拳向著女子的頭頂狠狠的砸了下去。

女子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化掌為拳,迎向了林洛的拳頭。

兩人的拳頭狠狠的碰到了一起。

林洛大叫了一聲,身體快速的向著後面退去。

女子看著林洛後退的身體,只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林洛的身體在落到地上的時候,又向著後面退了十餘步才停住了。

「怎麼,再沒有什麼招數了?」女子看著林洛還是冷冷的說道,不過語氣裡面帶著一絲調侃。

林洛看著女子,冷冷的問道:「你是丹王宗的什麼人?」

「我就是丹王宗的宗主。」女子看著林洛也是冷冷的說道。

林洛的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站在那裡看著女子。

「怎麼,有什麼懷疑的?」 校花之無敵高手 女子看著林洛又問道。

「我和你們丹王宗的事情屬於江湖恩怨,你為什麼綁架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林洛沉聲問道。

聽到林洛的話,女子沒有說話,好一會兒,她才看著林洛說道:「我親自來找你,就是想辦兩件事情,一是想要知道你是怎麼修鍊的?二就是想要找回我們的箱子,綁架那倆個女子是我的屬下乾的。」

「那好,我想問問你貴姓?」林洛的語氣這時候也沒有那麼的冷了。

「我姓冷,叫冷冰冰」不知道為什麼,丹王宗的宗主把自己的姓名說給了林洛。

「冷宗主,關於你問我怎麼修鍊的,我真的沒有辦法回答你,我就有一個師傅,你知道的,還有那個箱子,在黑市的總部,你讓我把它拿出來,很抱歉,我沒有那個能力。」林洛對著冷冰冰說道,臉色也和善了很多。但是他的心裏面卻是暗暗地說道:』這個名字還真的恰如其人,一樣的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