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想讓慧娘和灰鎮天幫着求情的。

可目光一掃過去。

灰鎮天卻雙手背在身後,腦袋緩緩地看向一旁,打量着旁邊的柱子,根本不和他對視。

而慧娘,更是咧嘴一個微笑,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胡三太爺右手哆嗦了一下。

他,好氣哦。

也就在這時。

一道冷冷地聲音忽然在大廳中響起。

“哎呀……慧娘,你們堂堂灰家,怎麼連個茶杯都這麼不圓潤呢?麻麻咧咧的,得盤啊!”

轟隆!

這話,恍若驚雷在三位家主耳邊炸響。

三位家主同時虎軀一震,臉色大變。

“主人說得對,回頭慧娘就讓家裏人好好盤盤。”慧娘彷彿聽不懂似的,恭敬地對白小鳳說道。

“嗯。”

白小鳳點點頭,左手捧着茶杯,右手摩擦着茶杯邊緣:“這世道啊,就是得盤呢。”

轟隆!

三位家主感覺耳邊再次一聲炸雷響起。

緊跟着。

三位家主對視一眼。

胡三太爺狠狠一咬牙,道:“那就依白先生所言,十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盡歸白先生。”

“嗯。”

白小鳳點點頭,放下茶杯,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笑着看向胡三太爺:“還是你們圓潤,不用盤呢。”

說着,他看了一眼慧娘和灰鎮天:“本大爺有些累了,先回屋休息了,等殘片到手,便帶着皮皮離開。”

然後,他便走進了臥室。

大廳裏。

一片死靜。

胡三太爺白家家主和常仙太爺絕望地看了一眼白小鳳進屋的門口,然後,彷彿被掏空力氣似的,同時癱坐在椅子上。

“老耗子,你咋就不幫我們勸勸白先生喲?”

胡三太爺捶胸頓足,一副肉痛的樣子。

灰鎮天平靜的看了一眼胡三太爺:“我能回來,都是白先生的功勞,這事,咋勸?你們要是不想給,大可再和白先生商量一番的。”

“商量個屁。”

胡三太爺一瞪眼,右手攥在心口的位置:“老夫,怕白先生盤啊!”

一旁的白家家主和常仙太爺也露出心有餘悸的神情。

“白先生那話,不給就得盤啊,誰還敢商量啊?”白家家主說。

常仙太爺無奈地擡手揉着腦殼:“白先生那戰力,要是把昨晚的連招祕術打出來,我們三個現在這狀態,加一起都盤不過呢,不給,不給能行麼?”

灰鎮天聳了聳肩:“既然心裏都這麼有數了,那還說什麼?”

……

回到臥室,白小鳳在牀上躺了沒多久。

慧娘就將所有殘片全都給送到白小鳳的手中。

白小鳳心滿意足的將十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收入囊中。

這次妖界之行,可真是賺大發了!

血賺啊!

十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啊!

鬼盟吭哧吭哧的連挑人類陰陽界的幾大門派,估摸着還沒他這一次得到的多呢。

這次鬼盟費這麼大功夫,也是想把妖界一鍋端了,收走全部《黃泉寶藏圖》殘片。

可忙活了這麼久,花了那麼大的功夫,倒是給他作了嫁衣。

講道理。

要是現在尊主在面前的話。

白小鳳真得給尊主來一個熊抱,好好感激一番。

這麼偉大的奉獻精神,也只有尊主有了!

他剛纔的話說的那麼明白了,又有昨晚屠龍之威在,一點都不擔心胡三太爺不給《黃泉寶藏圖》殘片。

就算胡三太爺他們硬咬着牙不給殘片,他也不介意。

大不了,把三位家主盤一次就行了。

畢竟,胡黃白柳灰五家家主都已經殺了兩個了,也不在乎再殺三個。

和妖界,白小鳳是真沒什麼情面講的。

中國靈異協會檔 不服就幹,勝者爲王!

這纔是對妖怪們的王道!

收好《黃泉寶藏圖》殘片後,白小鳳笑着對慧娘說:“好了,既然東西到了,那我也該帶着皮皮離開了。”

慧娘目光閃爍了一下:“主人,不多待幾天?”

“妖怪窩裏,有啥待的?”

白小鳳聳了聳肩。

慧娘猶豫了一下,道:“那慧娘這就去安排,然後和主人一起回濱海。”

沒等她走呢,白小鳳就叫住了慧娘。

他笑着摸了摸慧孃的腦袋:“傻丫頭,你現在是灰家家主了,得待在灰家呢。”

“主人的意思是,不要慧娘了?”慧娘神情黯然,眼中一下子泛起了淚光:“可是慧娘,都已經是主人的人了,不跟着主人,留在灰家,慧娘也覺得沒意思呢。” 哈爾濱機場。

白小鳳和灰鎮天打了個招呼,便走進了機場。

慧娘,他沒有打算帶回濱海。

如今慧娘是灰家家主,理應坐鎮灰家,若是還跟着他跑回濱海,那他之前幫慧娘爭取到的家主之位,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且。

現在慧娘回到了自己的家,雖然父母已經不在,但好歹還有個爺爺。

一個家,還是存在的。

光是這一點,他就沒想再帶着慧娘回到濱海。

買好機票,白小鳳正準備登機呢。

忽然,身後一道聲音響起。

“白小鳳,等等。”

白小鳳轉身一看,是諸葛青兒。

他一陣疑惑:“你也走這麼早?”

這次妖界大戰,諸葛青兒到妖界和他到妖界的性質完全不一樣。

他和妖界,沒有半點交情存在。

到妖界,也是因爲慧孃的關係。

出手屠龍,也是爲了真龍血脈和《黃泉寶藏圖》殘片。

所以,兩樣東西到手後,他也沒想過再留在妖界。

就算他留,胡三太爺他們看他估計心裏也膈應的慌。

諸葛青兒不一樣。

她是被妖怪們邀請去助戰的。

是以諸葛世家第一天才的身份,攜帶着真正的《神鬼八陣圖》去的。

如今,妖界大勝。

妖界慶功宴上,肯定有諸葛青兒的一席之地。

現在,慶功宴還沒開始,諸葛青兒咋就先走了?

諸葛青兒笑臉嫣然的朝着白小鳳跑了過來,停下後,她雙手糾纏在一起,目光有些羞澀地看着白小鳳:“我,早就在這等你了呢。”

“哈?!”

白小鳳一怔,眼珠子一轉,調笑道:“你該不會,喜歡上本大爺了吧?”

諸葛青兒嬌軀一顫,粉嫩白皙的俏臉上一下泛起了紅暈,彷彿要滲出血似的。

該死!

這傢伙,怎麼這麼聰明?

難道本姑娘就表現的這麼明顯麼?

深吸了一口氣,諸葛青兒沒有辯駁,點點頭:“嗯,喜歡你。”

白小鳳虎軀一震,登時目瞪口呆起來。

竊愛不傷婚 啊咧!

玩大了!

本大爺只是嘴花花,隨口調侃一下而已啊!

這姑奶奶幹嘛這麼耿直的就應了下來?

她就不知道,姑娘家家的,要含蓄的麼?

完全不按套路來啊!

“怎麼了?”

諸葛青兒半晌沒等到白小鳳迴應,嬌羞地擡起頭,朝白小鳳看來。

她從小到大,一直被當做諸葛世家的第一天才培養,鑽心修煉,根本不懂男女之事。

所以,白小鳳一問,她才幹脆地承認了下來。

畢竟,這種事情,在諸葛青兒看來,既然都被對方看出來了,也沒有隱瞞的必要。

“你,確定喜歡我?”

白小鳳瞪圓了眼睛,擡起右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嗯。”

諸葛青兒再次點頭,有些嬌羞地將腦袋低了下去。

“……”白小鳳。

臥槽!

掀桌子啊!

劇本不是這樣的。

以前和陳靈兒、宋楠楠她們在一起的時候,雖然都喜歡,但從來沒這麼直接的呀。

他好方哦。

這種感覺,就跟一個老司機興致滿滿地給一個黃花大閨女講了一個帶顏色的笑話,期冀着看到黃花大閨女嬌羞臉紅的樣子。

可誰知道,黃花大閨女擡起頭,紅着眼睛看着老司機,興致滿滿地要求再來一個。

這波反殺,猝不及防吶。

深吸了一口氣,白小鳳強行保持着淡定。

從小到大,他還從來沒經歷過這樣的陣仗呢。

被諸葛青兒反殺的,完全亂了陣腳了。

他認真地看着諸葛青兒:“理由呢?”

“理由?”

諸葛青兒愕然了一下,玉手撓撓頭,茫然道:“喜歡你,需要理由麼?”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不需要麼?”

“需要麼?”

“不需要麼?”

“真的,需要麼?”

白小鳳腦子有些發矇,擡起右手,揉了揉太陽穴,腦殼痛,腦殼突然好痛啊。

諸葛青兒的話,讓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反駁呀。

這一刻,白小鳳甚至有種狠狠地抽自己一嘴巴的衝動。

本大爺怎麼就嘴賤,瞎調侃那一句呢?

要是能重來,我要選李白,啊呸,我要閉嘴不開。

諸葛青兒看着面前沉默的白小鳳,腦袋再次低了下去,雙手糾纏在一起,畫着圈圈。

她感覺心跳嘭嘭加速着,渾身就跟火燒似的,燙的厲害。

迷婚計,御用俏佳人 男女之事,她不懂。

從小到大,甚至連手都沒有被男孩子牽過。

唯獨面前這傢伙,是個例外。

恍惚中,她想到了“真龍天驕令”的那一幕,頓時,覺得身後某一個部位燙的更厲害了。

她鼓起勇氣告白白小鳳,得到的迴應卻是沉默。

這種打擊,無異於是巨大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