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控制不住,已經聯想到了一些事情。

再加上,葉紫涵走出來,更是坐實了她的想法。

葉紫涵和楚蕭是男女朋友,他們之間其實發生什麼,她早就能猜到的。

可是,猜到是一回事,親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看到自己喜歡的人,跟別得女人如此親密,心裡那種刺痛和嫉妒,根本沒有人能知道。

可是,儘管這樣,她還是得忍著。

因為她知道,自己如果忍不住,他肯定會想辦法,把自己弄走的。

她真的想待在他身邊,哪怕受著這種折磨也可以。

看到殷初夏身上散發出來的憤怒,楚蕭忍不住冷了臉:"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沒有事情的話,大晚上的,你還是回去把,不要打擾我們休息!"

殷初夏看到楚蕭說完,就要關門。

她趕緊伸出手,阻止楚蕭關門:"不要!"

楚蕭冷哼了一聲:"不要,你到底想幹什麼,殷初夏,我告訴你,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楚蕭說完,給了葉紫涵一個安慰的眼神,證明自己真的很無辜,壓根不知道這個女人來幹嘛。

殷初夏趕緊開口:"下午你是不是關機了!"

"這跟你沒有關係!"楚蕭回答的毫不客氣。

殷初夏深吸了一口氣:"是,這的確是跟我沒有關係,但是,爺爺給你打電話了,他讓我轉告你一些事情,你確定你不要聽嗎?"

楚蕭本想說,自己想知道,可以去問爺爺。

可是,米國現在的時間,恐怕是深夜,爺爺這會睡得正香,他也沒有必要打擾爺爺的好夢。

想到這裡,他開口道:"如果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明天再說吧!"

楚蕭說完,又要伸手關門。

殷初夏趕緊伸手擋住:"你別關門,聽我說完!是要緊事,不然的話,爺爺打不通你的電話,怎麼會來找我呢!"

楚蕭皺了皺眉:"好,你既然說是要緊事,那你為什麼不在接到爺爺電話就來告訴我!"

殷初夏一臉難過的樣子:"你掛了電話,我根本不知道你去了哪裡,我一直在樓下等你,等不到了,我這才上樓來找你的,我沒想到,你出來旅遊,會在房間里待一下午!"

楚蕭無語的開口道:"我在房間里待不待,跟你沒有關係吧,我現在就問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

"你確定,爺爺說的話,可以讓葉紫涵聽到嗎?如果可以的話,那我就直接說了!"殷初夏裝出一副忐忑為難的模樣,看了一眼楚蕭身後的葉紫涵。

葉紫涵聽到她這話,臉色立馬就變了。

雖然知道殷初夏是在挑撥離間,但是,她還是很不開心,而且,她很想知道,楚蕭會怎麼說。

楚蕭聽到殷初夏的話之後,表情也很難看。

他沒想到,殷初夏會當著葉紫涵的面這樣說,這是擺明了為難他。

爺爺說了什麼,他不知道,可是,他的確隱瞞了葉紫涵很多事情。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肯定不會讓葉紫涵聽自己和殷初夏的對話,可是,如果自己真的這樣做了,葉紫涵會是什麼反應。

她肯定非常生氣吧。

楚蕭猶豫了,他為難的站在原地,不說話。

葉紫涵突然自嘲的笑了一聲:"你們聊吧,我先回房間了!"

說實話,楚蕭的反應,讓她有點失望。

明知道他不說話,就是不想讓自己知道,他們要說什麼。

儘管他沒有開口說,可是,自己已經猜出來了,別人沒有給她留面子,她自己總得給自己留點面子吧。

自己高傲的走開,總比別人開口讓自己走開,來的好點。

葉紫涵走了,楚蕭的心情卻更加差勁了。

一開始臉色難看的殷初夏,這會卻笑顏如花的。

看見葉紫涵已經走到了主卧門口,她笑著說,故意說給葉紫涵聽:"楚蕭,你總不能讓我一直站在門口跟你說話吧!"

楚蕭冷冷的看了殷初夏一眼,表情冰冷的讓人發寒。

他說:"我們出去說!"

他的話,落入正在關門的葉紫涵耳中,葉紫涵的手,不由的抖了一下。

果然,是不能讓自己聽得話,呵呵,她覺得自己真的是蠢透了。

居然會相信楚蕭的鬼話,他的樣子,分明隱瞞了自己什麼,她再也不要相信他了。

葉紫涵狠狠地關上門,躺在床上,對著頭頂的燈,默默的流淚。

楚蕭和殷初夏在樓道里,都聽見了葉紫涵關門的聲音。

殷初夏笑著說:"你要不要去解釋關心一番,我感覺,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生氣呢!"

楚蕭的眸子閃了閃,他的表情有點陰沉:"不勞你操心,你就在這裡說吧,究竟什麼事情,你今天要是說不出究竟,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離開這裡,別拿爺爺來壓我,這次,就算是爺爺也沒有辦法保你!"

殷初夏看著楚蕭冷厲的樣子,心下有點恐懼。

可是,她還是抬頭看著楚蕭:"我當然是有事,不然的話,我怎麼可能平白無故來找你,你是覺得我吃飽了撐的嗎!"

"不要跟我廢話,說重點!"楚蕭想到葉紫涵剛才的反應,心裡就止不住的焦躁。

殷初夏看到平日里冷靜自然的楚蕭,為了一個葉紫涵,就變得不淡定了,她心裡很是吃味。

可是,就算是吃味,她也沒有表現出來。

她看著楚蕭,平靜的開口道:"是這樣的,爺爺今天給我打電話說,他本來打算給你三個月的時間,讓你去跟葉紫涵培養感情,只要你能說服也嫁人,帶著葉紫涵回楚家莊園,他就願意給你機會,讓你說服他,答應你跟葉紫涵在一起的事情,可是,這兩天,CE集團內部出現了一些人事變動,爺爺說,這是雲家不安分了,他需要你早點回去幫助他,所以,他現在只能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不然的話,他就會安排人,直接告訴葉紫涵十年前的事情!"

楚蕭本來心情就很糟糕,聽到殷初夏的話,他的心情就更加糟糕了。

三個月的時間,他就覺得太短了,卻沒想到,爺爺還把時間縮短成一個月了。

嬌寵傲嬌小男人 楚蕭臉色鐵青的看著殷初夏:"你確定這是爺爺說的?"

殷初夏非常認真的點點頭:"我非常確定,我沒有亂說一個字,這些全都是爺爺的本意,至於你怎麼做,全都看你的!"

楚蕭冷聲道:"這根本就不是跟我談協議,分明是霸王條款,我不同意,就拿告訴紫涵十年前的事情來威脅我,這不是在逼我答應嗎?"

殷初夏點了點頭:"對啊,爺爺就是在逼你答應,楚蕭,你不要告訴我,你聽不懂爺爺的意思,還要我跟你解釋!"

楚蕭諷刺的看了她一眼:"是嘛,一個月那就一個月,你告訴爺爺,我應下了,但是,他也不許再插手我在國內的事情,不然的話,我會直接放棄繼承權,最後,殷初夏,你說雲家有問題,我覺得,你應該好好捫心自問一下,到底是雲家有問題,還是殷家有問題,你告訴爺爺,我相信雲家,也相信雲軒和雲朵朵!"

殷初夏的笑容有點憤怒,有些悲涼:"楚蕭,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相信他們,不信我嗎?而且楚蕭,你不要忘記了,是誰陪著你走過最低谷的時期,就算是你相信雲軒和雲朵朵,那又如何,他們左右不了雲家的事情,除非雲家由他們接管,當家做主了之後,他們才有說話的權利!"

看著殷初夏隱隱壓抑的憤怒,楚蕭突然笑了。

楚蕭的笑容有些諷刺:"可是,我也願意去相信雲家,我覺得雲家沒有爺爺所說的野心,請他儘管放心!" 墨容麟原本打算把史芃芃娶進宮后,便與她井水不犯河水,他在承德殿,她在鳳鳴宮,各過各的,他們彼此討厭,所以最好眼不見心不煩,可大婚第二天,她就讓月桂姑姑昏倒了,這讓他不能容忍,必須給她一點顏色看看,讓她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可是怎麼懲治她呢?墨容麟負著手在屋裡踱著步子,他知道怎麼玩弄權術,怎麼收買人心,怎麼治理天下,可要對付一個小女子,腦子裡卻是一片空白。

踱了兩個圈停下來,他吩咐四喜,「去叫皇後過來。」

四喜應了是,退出去直奔鳳鳴宮。

聽說皇帝有請,金釧兒心裡直打鼓,「娘娘,怕是沒什麼好事。」

史芃芃理了理衣裳,「無妨,他是皇帝,便是要揪我的短處也得有個名目,我昨日才進宮,他能抓著我什麼把柄?」

話是這麼說,金釧兒心裡還是很擔心,陪著一起過去。

到了承德殿,四喜先行進去通報,過了一會出來,請史芃芃進去,金釧兒想跟著,被他攔住,金釧兒眼晴一瞪要凶他,被史芃芃用眼神制止,在皇帝的地盤上跟他硬碰硬,吃虧的是她們。史芃芃是個有骨氣的人,但也不喜歡憑一時意氣吃眼前虧。

邁進門裡,看到墨容麟坐在桌前批奏摺,她緩步走過去,蹲了個福,「臣妾給皇上請安。」

墨容麟就跟沒聽見似的,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史芃芃等了半天,沒聽到叫起,抬頭看了一眼,墨容麟面色冷沉,專註的盯著面前的摺子,她以為他沒聽到,又重複了一句,「臣妾恭請皇上金安。」

她看到墨容麟幾不可察的蹙了一下眉,依舊沒有反應,史芃芃知道,墨容麟是裝作沒聽到,他故意晾著她。

她又看王長良,大總管面無表情的杵在那裡,眼觀鼻,鼻觀心,雖然心裡不落忍,但他是皇帝的人,必須堅定的站在皇帝這邊,除了精神上的安慰,他什麼都做不了。

史芃芃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只好繼續保持著蹲福的姿式,她打小沒練過這些,蹲了一會子腳便麻了,腰也扭得不舒服,可墨容麟存心要讓她出醜,哪裡會輕易叫起。

史芃芃垂下眼帘,在心裡暗自嘆了一口氣,罷了,好漢不吃眼前虧。 用我的青春照亮你的愛情 她腿一軟,整個人栽倒在地上,墨容麟果然抬起眼,饒有興緻的打量她,「皇后這是怎麼了?」

「腳麻了。」她撐著地想站起來,四喜趕緊上前攙扶,聽到墨容麟不輕不重的咳了一聲,伸出去的手便滯住了,沒敢再往下。

史芃芃自己爬了起來,若無其事的問,「不知皇上叫臣妾來,有何吩咐?」

墨容麟看著她,很佩服她的勇氣,當眾摔了個大馬趴,居然還能面不改色,果然是商家女,臉皮也忒厚了。

他說,「皇后御前失儀,上石獅子那裡站著自省去吧。」

史芃芃也不反駁,轉身就出去了,對著石獅子可比對著他輕鬆多了。蹲福不行,若論站功,她沒輸過誰,做買賣的,整天都站著,還怕這個?

史芃芃罰站的時侯,月桂慢悠悠的醒過來,緩緩打開眼睛,看到一個身著醫正服飾的男人背對著她,正彎腰寫著什麼。

黑色的襆頭,青色的袍子,寫字時手腕帶動寬大的袖子輕輕晃動……她一時之間有些錯覺,彷彿又看到了那個人……

魯樂源寫完方子一回頭,看到月桂愣愣的看著他,他有些奇怪,叫她,「月桂姑姑。」

月桂回過神來,撐著坐了起來,「是曹醫正啊,我怎麼了?」

「姑姑操勞過度,傷了元氣,先前昏倒了,本官給姑姑開了些益氣補脾的葯,這個,」他把剛寫的紙箋送到她面前,「這些都是補元氣的食膳,讓廚房做給姑姑吃,是葯三分毒,等病好了,改為吃食膳,對姑姑有益處。」

月桂接過來,「有勞醫正了。」

曹樂源擺擺手,「姑姑客氣了,您這一倒下,可把皇上愁壞了,為了皇上,姑姑也得快些好起來啊。」

一提皇帝,月桂的臉上有了笑意,「一點小事也驚動皇上,底下這些人真是該打。」

曹樂源笑了笑,目光在她盤起的辮子上停留了一下,隨即挪開了。他入太醫院的時侯,魏仲清已經離開了,但太醫院一直有魏太醫的傳說,說他出身杏林世家,醫術了得,當年太后差一點滑胎,幾十個大夫束手無策,最後關頭是魏醫正保住了胎兒,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魏仲清,就沒有當今的皇帝墨容麟。又說魏仲清對醫術痴迷,辭去醫正,遠赴萬里之外的南原,研究人口減少之謎,至今未歸。而月桂為他自梳,終身不嫁的故事也讓眾人很是唏噓。

總而言之,這二位的大名在太醫院如雷貫耳,所以曹樂源對月桂一直有些好奇,這次借著看病,才有機會近距離接觸。

懶漢得以重生 雖然她臉上有些病容,年紀也不小了,但依舊是個漂亮的女人,只是方才她為何那樣盯著他看,莫不是把他當成了魏醫正?

想到這裡,曹太醫的臉有些發燙,跟守在邊上的小宮女囑咐了幾句,便告辭了。

小宮女把人送走,轉身回來,笑著對月桂說,「姑姑,曹醫正真夠用心的,不但開了藥方子,還寫了這麼多食膳,是個細心的人吶。」

月桂說,「當大夫的,不細心哪成。」

小宮女叫小諾,是個小機靈鬼,沖月桂意味深長的一笑,「我看曹醫正可沒對別人這樣細心過,怎麼到了姑姑這裡就不一樣了?」

月桂還在病里,精神不濟,瞪她一眼,「少胡說八道,姑姑也是你能編排的?等我好些了,非拿針扎你的嘴不可。」

她說著狠話,氣勢上卻軟綿綿的,小諾笑著求饒:「姑姑饒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說笑一陣,小諾想起來,「對了姑姑,皇後娘娘在石獅子那裡罰站呢。」

月桂啊了一聲,問:「為什麼呀?」

「聽說是御前失儀,皇後娘娘在皇上跟前摔了一跤。」

月桂嘆了一口氣,真真是兩個冤家,這才剛成親啊……

感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慧4b6o,和書友4029(2張),左師如之(2張),公輸代秋(5張),尾數為4308(2張),1439(2張)的盆友。感謝??大家的月票,感謝對小王妃的支持。

15張月票,猶豫一秒,還是加更吧。 殷初夏感覺到,自己好像被楚蕭嘲諷了。

她的表情有些扭曲:"楚蕭,你不要這麼執迷不悟,你這是在養虎為患,要說雲家沒有野心,你問問CE集團誰相信!"

看著殷初夏猙獰的樣子,楚蕭的目光,宛如一把利刀:"呵……雲家有野心,殷家又能好到哪裡去,殷初夏,說別人的事情,別忘了,先把自己身上的髒水擦乾淨,我給你的時間已經夠多了,我現在要回去了,從明天起,不要讓我看見你再出現在我眼前,否則我會直接讓人把你綁上飛機,送到非洲去!"

殷初夏震驚的看著楚蕭,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說。

她恨的都要把牙齒咬碎了:"好,我自己走,但是,我們兩家的關係,楚蕭,你真的覺得我們能一輩子不見面嗎?"

楚蕭已經轉身,往回房間走了。

他一邊走路,一邊開口道:"所以以後見了我,就躲遠點!"

楚蕭說完,已經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殷初夏站在原地,死死的攥著拳頭,臉上全然是不甘心。

明明是楚雄縮短了給他的時間,他為什麼要把怒火發泄到自己身上。

難道就因為剛才他們出來的時候,她故意刺激葉紫涵的話嗎?

他還真把葉紫涵當成寶貝,就是不知道,葉紫涵真的知道了十年前的事情,是否會完全相信他的真心。

想到這裡,殷初夏冷笑了一聲,轉身離開。

話說,楚蕭回到房間。

客廳里還是自己剛才出去的樣子,就連沙發上的抱枕,位置都沒有改變。

葉紫涵所在的主卧房門,緊緊的關著。

楚蕭有點頭疼的揉了揉額頭。

他想到爺爺給他的時間限制,他心裡是很累的。

可是,又想到葉紫涵還在生氣,她屬於那種,生氣了立馬要哄好的,不然只會越來越生氣,越來越難哄的人。

所以,他現在不去哄,就等著明天讓她生一天的氣吧。

說實在的,楚蕭還真心捨不得。

所以,他只能認命的站起來,卻敲葉紫涵的房門。

其實,楚蕭回來的時候,葉紫涵聽到了,畢竟,開門的聲音那麼大,她又不是聾子。

她就是想看看,他要怎麼跟自己解釋。

說實話,雖然她很生氣,可是,潛意識裡,她還是想著,楚蕭能快點哄她,跟她解釋,不然的話,她的心情只會越來越難受,心結更難打開。

眼下,楚蕭來敲門了,葉紫涵心裡又有點傲嬌。

難不成他進來,他跟自己解釋,自己就原諒他,那豈不是太沒有面子了。

自己的骨氣呢!

想到這些,葉紫涵就更加覺得,自己不能這麼輕易的原諒了楚蕭。

敲門聲再次響起。

聽得出來,楚蕭敲的很是耐心,不徐不疾,聲音不大不小,但是卻能保證裡面的葉紫涵聽見。

葉紫涵聽到他一遍又一遍的敲門。

她知道,楚蕭就是在用這種方式,求自己原諒呢。

自己若是不讓他進來,他這個人,真的能敲一晚上的門。

想到這些,葉紫涵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總覺得自己受了窩囊氣。

她氣呼呼的對著門口喊:"敲什麼敲啊,敲死人了,裡面沒人!"

聽到葉紫涵的話,楚蕭哭笑不得,沒有人說話的人是誰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