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錦澤:「慕容澤拜見太后。」(抱拳)

夏太后:「慕容國主之前的話是何意?」

慕容澤:「珊珊就是我辰國的小公主。」

夏太后:「那就這麼定了。」

玉龍:「多謝母后。」

夏太后:「龍兒,你的兩個妹妹的婚事,你要記得。」

玉龍:「母后,龍兒打算把影兒許給小羽。」

夏太后:「說起小羽,怎麼不見他。」

玉龍(轉頭喚人)「小羽」

趙羽(走過去,行禮)「趙羽拜見太后。」

夏太后:「你就是小羽啊。」 玉龍:「母后,明日我們就回宮吧。」

太后:「也好。」

玉龍:「把朝政扔給王叔有些不太好。」

太后:「你知道就好,明日啊,心慈和智升也一起回京吧。」

智升:「這不太好吧。」

太后:「沒什麼不好,就這麼定了。」

【次日一早】

趙羽(在馬車旁等著)

玉龍(和珊珊一起扶著母後上了馬車)「母后就讓影兒還有珊珊她們陪你坐馬車吧。」

太后:「好」

玉龍(翻身上馬)「啟程吧」

【幾日後,京城王宮門口】

玉龍:「母后,我們到了。」

太后:「到了就好。」

玉龍:「小羽,五味,你們先回府休息。」

趙羽:「是,公子。」

珊珊:「天佑哥,我和我哥就不進宮了,我想回白府祭拜我父母,然後留幾日就跟著我哥回辰國。」

玉龍:「好,那你先回白府休息吧,白府每日都有人打掃,晚些時候再來找你。」

珊珊:「好,天佑哥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玉龍:「好。」

太后:「智升和欣慈就跟哀家一道入宮吧。」

智升:「是」

【王宮】

玉影(跟著到了宮裡)「王兄你先送母后回寢宮,我去找大姐,告訴她母后回來了」(不等答應,立刻跑走)

玉龍(無奈的搖頭)「母后,綺蘿也回來了,我讓她來陪您。」

太后:「好,也苦了那孩子了,有適合的也給綺蘿留意著。」

玉龍:「兒臣記下了。」

【壽康宮】

玉龍:「母后,讓宮女服侍您洗漱吧,兒臣安排智升他們的落腳處」

太后:「好」

玉龍:「來人!」

宮女:「參見國主,國主萬福。」

玉龍:「免了,你去找幾個手腳勤快的,在壽康宮伺候太后。」

宮女:「是」

玉龍:「智升,走吧,我帶你們去壽康宮的偏殿,等明日封賞后也就有府邸了。」

智升:「不太好吧,國主。」

玉龍:「沒什麼不好(帶他們到了偏殿安排好)好了,你們先休息吧,我先去忙了。

智升:「恭送國主。」

玉龍(離開壽康宮回了自己的寢宮,換了衣服去御書房)

【次日一早】

玉龍(坐在最上面)

大臣:「臣等參見國主,國主萬福」(跪下行禮)

玉龍:「眾卿平身。」

大臣:「謝國主。」

玉龍:「本王巡訪母后三年有餘,期間朝政多虧湯丞相,賞銀一千兩。」

湯丞相:「謝國主隆恩。」

玉龍:「忠義侯趙羽在此期間保護本王安危,特封為忠義王,趙羽與玉影王妹青梅竹馬,將玉影公主賜婚忠義侯趙羽,擇日完婚。」

趙羽:「謝國主隆恩。」

玉龍:「丁五味多次救本王性命,封為太醫令,統領太醫院。」

丁五味:「臣,叩謝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玉龍:「都起來吧」(把剩下的人一一封賞。)

【壽康宮】

玉影(和自家大姐,還有綺蘿姐一起陪著母后)

玉鳳:「母后,你趕緊給王兄選秀吧,後宮里的事他都推給我了。」

太后:「好,回頭等你王兄來了,母后就和他說。」

【御書房】

浩毓:「龍兒,你一會過去王嫂那邊,幫忙說一聲,我晚些時候帶你王嬸她們前來拜見。」

玉龍:「王叔,我會和母后說的。」

浩毓:「那就好,你先忙,我先出宮回府。」

玉龍:「是,王叔慢走。」

浩毓(點頭,離開御書房出宮)

玉龍(放下奏摺離開御書房前去壽康宮)

玉影:「綺蘿姐,一會陪我出宮去玩好不好啊」

綺蘿:「好,陪你出去逛逛。」

玉龍:「你呀,你就不能找鳳兒嗎?偏要找綺蘿,你就是看她身子好些了是吧。」

綺蘿:「王兄,不怪影兒的。」

玉龍:「兒臣給母后請安。」

邪魅冷王:帶球醫妃哪裏逃 太后:「龍兒快坐吧,來人,上茶。」

玉龍(坐在一旁)「對了,母后,王叔說他晚會帶王嬸前來拜見您。」

太后:「好,那就吩咐人準備飯菜吧,咱們一家人一起吃頓飯。」

玉鳳:「母后,交給兒臣吧。」

太后:「好。」

玉影(拉了綺蘿姐)「母后,那我和綺蘿姐出去玩了啊」

太后:「去吧去吧」

玉龍:「你可慢點綺蘿的身子可禁不住你鬧騰。」

玉影:「知道了」(吐舌,拉著綺蘿姐離開壽康宮回寢宮)

綺蘿(跟著她)「要去哪裡?」

玉影:「唔~綺蘿姐,你先陪我去一趟白府,我去找去珊珊姐和澤哥哥。」

綺蘿:「好」(回了寢宮換了衣服)

玉影(拉著她出了皇宮,直接去白府)

綺蘿(跟著她)「很久沒在京城逛了。」

玉影:「等回去了讓王兄新封的太醫令給你看看,能不能調養好,等你身子調養好我陪你在京城逛,還不夠我就陪你去辰國玩。」

綺蘿:「好啊,說話算數。」

玉影:「當然說話算數,等我們玩回去,我就去找那個新的太醫令給你調養,調養不好就讓王兄貶了他」

綺蘿:「影兒,看路,不然會撞疼的。」

玉影(吐舌)「知道了綺蘿姐」

【白府外】

玉影(正好撞到澤哥哥懷裡)「哎喲,好痛的。」

錦澤:「撞疼了?來讓澤哥哥看看撞疼哪裡了?」(把她從懷裡拉出來,幫她揉撞疼的額頭)

玉影:「澤哥哥。」(開心)

錦澤:「你這丫頭,還是老樣子,走路不看。」

玉影:「澤哥哥,你們是要出去嗎?」

錦澤:「恩,陪雪兒逛逛,過兩日就回去了。」

玉影:「珊珊姐,能不能不走啊。」

珊珊:「我也想回去看看。」

錦澤(看到她身旁的人)「丫頭,不介紹一下?」

玉影(拉過綺蘿姐)「澤哥哥,她是我福王叔的女兒。」

綺蘿(福身行禮)

珊珊(福身行禮)「綺蘿郡主。」

玉影:「綺蘿姐,這位是辰國國主,也是我義兄,十五年前,若不是義父他們救了我和玉鳳姐,我倆早就沒命了。」

錦澤:「都過去了,不是嗎?」

玉影:「是啊。」

錦澤:「司馬兄沒給你賜婚嗎?丫頭。」

玉影:「沒有啊,澤哥哥,你這次回去,把我帶回去唄。」

錦澤:「那可不行。」

契約萌妻掌心寵 玉影:「為什麼?」

錦澤:「因為…有人來找你了。」

趙羽(找到她們)「你認識路嗎?就亂跑。」

玉影:「小羽哥,你忙完了啊。」

趙羽(抱拳)「見過慕容公子,綺蘿郡主。」

錦澤:「趙侯爺不必多禮。」

綺蘿(點頭)

玉影(把他拖到一旁,小聲道)你去找五味,讓他幫忙把綺蘿姐的身子調養好。

趙羽(不解的看著她)

玉影:「晚些時候告訴你。」

趙羽:「好吧,出來有沒有帶銀子。」

玉影(吐舌)「忘了」

趙羽(解下錢袋遞給她)

玉影(接過)「謝謝小羽哥,你快去幫忙找五味。」

趙羽:「好」

玉影(拉著綺蘿姐和珊珊姐一塊逛) “你只需要按系統的指示路線過去,根據系統的提示進行某些操作,就不會被任何監視系統拍攝到,可以安全地把那一千多萬贓款收入系統之中,返還給當初的受害者。”機器人說着幫齊格打開了系統道具欄,把工具一樣一樣展示給了他。

佛系女她只想混吃混喝 “僞裝者面具?”齊格看着道具欄,把面具從裏面取了出來。

這面具黑金打造,看起來很酷。

“嗯,系統最近無聊時鼓搗出來的新玩意兒,使用之後可以讓你的體型、相貌在任務期間和你現在完全不同。”

彼年錯愛 “聽起來很不錯!”

齊格在道具欄裏還找到了用於僞裝的服裝、帽子、手套、鞋子,全部取出來穿戴整齊了。這套衣服很緊身,穿起來就象電影電視裏的夜行俠,感覺很帥很酷。

“僞裝者面具現在可以使用,但服裝、帽子、口罩之類的不是讓你現在穿的,是讓你到了目的地之後再穿的,現在穿成這樣子,是想告訴別人你要去作案?”機器人在齊格準備傳送的時候阻止了他。

“能早些提醒嗎?”齊格不高興地翻了翻眼睛,只好又把衣服換了回來。好在這些系統道具欄裏的衣服,只要說一聲收,就可以全部收回道具欄裏,不然這麼緊身,只脫下來就得好半天時間。

戴上黑金打製的僞裝者面具之後,齊格發現面具居然自動嵌回到了他的臉皮上,和他的臉融爲了一體,站在衛生間的鏡子前,齊格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爲什麼我覺得這小白臉有些眼熟?”齊格瞅着鏡子裏的男人很有些疑惑。

“是泡菜國目前很火的宋中基,你看着當然會眼熟……”

“能不能不要把我弄這麼娘炮?換個陽剛硬派的。”

“湊和一下吧,僞裝者面具戴上之後僞裝成什麼樣子是固定的,改不掉的。”

“那你幹嘛弄這個小白臉?”

“爲了和你本身形成反差,更好地掩護你真實的身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