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輕輕攬著周穎,不斷的撫摸著她的秀髮,聞著她身上的芬芳,也能感覺到她偶然間的一絲顫抖,眉毛不是跳動一下,顯示著她內心的不平靜。

一直到凌晨一兩點鐘,這種癥狀才算是消除,徹底熟睡了過去,但依舊緊緊抱著林楠不肯鬆手。

「不管你們特么的是誰,都必須承受我的怒火!」林楠寒聲,充滿了無窮怒火。

先前那年輕男子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不僅威脅自己的命,也在那周穎作威脅!

這是逆鱗,戳中林楠最心底的東西,也在周穎腦海中留下了害怕的陰影,到現在都難以消除。

這一次,林楠有著強大的手段而避了過去,但之後呢?

這或許是一個趨勢!

所以,林楠怒!

重生南非當警察 哪怕是那三個死者所在的勢力不找林楠的麻煩,林楠也不會退縮!

而且以這三人的強勢態度來說,再看看陳聽雨緊皺的眉頭,林楠也能看出一二來。

這些人,只怕不會善罷甘休。

與其讓他們主動找麻煩,倒不如林楠殺雞儆猴!

而與此同時,林楠家小別墅樓頂,陳聽雨頗為無奈的盤坐著,這一夜也一直不曾休息,在親自為林楠一家守護,同時也在密切關注這件事的動態。

很不利!

燕京那邊已然傳來了消息,被林楠擊殺的這三位修士高手都不是一般人,而是出自華國內一處底蘊極其身後的隱世門派中!

更麻煩的是,為首的年輕男子,還是這個隱世門派的少主。

而今他們死在這裡,那個隱世門派已然得到了消息,頓時掀起了一股巨怒。

若非國安局的兩位前輩聯袂趕了過去周旋,只怕當晚就可能直接殺到這裡來。

「麻煩啊!」陳聽雨忍不住揉揉腦袋,這件事根本無法善了,他很清楚。

即便是暫時壓制下來,但肯定還會有各種麻煩出來。 三更半夜的,眼看著周穎徹底熟睡之後,林楠來到房頂。

先前陳聽雨上來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只不過不曾理會,明白他的好意。

「對方是什麼人?」

沒有周穎在身邊,林楠沒有那麼多的顧忌,直接寒聲開口問道,帶著一股煞氣。

陳聽雨眉頭緊皺,但還是無奈嘆息了一聲。

「西山隱門之人,你殺的還是他們的少主。」

林楠對此視若無睹,他不管是什麼人,但卻觸怒了他,死的不冤,他眼下在意的是他們實力如何。

「具體介紹下!」林楠沉聲,對於修士的事情雖然了解一些,但並不多。

至於所謂的隱藏宗派之類的,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年輕人,更是不知道。

當然,少林峨眉這種的林楠倒是知道一些,但並不是陳聽雨口中的那種修士宗派的那種。

沉吟少卿,陳聽雨還是將修士的世界徹底介紹一遍,這是屬於修士間的隱秘消息,正常而言哪怕是最普通的修士都不一定知道。

修士,數量在整個華國極少,甚至全世界也沒有多少,屬於現實中實力最強的那一種人。

既有活躍在都市內的那一群人,同時也有著一群真正隱居在名山大川內的一群人。

都市內的,大都是以各大家族為代表。

比如徐家夏家,都屬於實力頗為不弱的強大豪門,哪怕是隱退在雙流鄉這種小地方,但依舊無法讓人忽視。

最根本的原因,其實還是它的實力強大,是一個修士豪門。

這和那種純商業豪門帝國完全是兩碼事!

實力,才是根本,這是一個亘古不變的道理,哪怕眼下這個社會主義的二十一世紀也不例外。

當然,這些人畢竟只是少數,整個都市社會中,修士數量及其稀少,很是罕見。

甚至,絕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修士的存在,在普通人眼中,那種特種兵出身的就已然極為厲害了。

但實際上,生活在都市內的修士,大都是最普通的修士,真正的修士高手,乃至修士世界,都隱藏在另外一處。

名山大川,便是這些修士的藏身之地!

而一些強大的修士勢力,往往是以家族和宗門作為聚集點。

隱門,便是其中個極為不弱的修士宗門實力,位於西山省石膏山。

前身可追溯至盛唐時期,可見底蘊之深厚,是當下幾個不受燕京管轄的強大宗門。

正常而言,只要隱門不觸及什麼,燕京也不會去過問,但顯然這次它動了林楠,甚至被林楠連隱門少主都給幹掉了。

對於這個隱門,林楠不清楚,但聽到數千年的歷史,還是忍不住神色微變。

提到這些,陳聽雨也是滿臉的凝重,對於這種不曾掌握的力量,燕京也是心存忌憚,在這麼一個法治社會,它們的存在,也是一種危險。

更讓林楠色變的,還是這個隱門具體的實力!

足足三十名以上的修士高手,至於其他非修士的內功高手,只怕也有著著五六十人,可見這麼一股力量是何其強大。

「那麼多高手?」林楠忍不住驚呼一聲。

據林楠得到的消息,整個國安局也就十幾位好像,這還是加上一些隱世不出的那種。

像他口中的修士豪門的夏家和徐家,也不過都只有五六位修鍊者而已!

「數量多點不算什麼,更重要是實力!」陳聽雨沉聲。

「普通修士,我們也不少,但他們的高手之中,有著更強的存在!」

「具體說說!」林楠神色凝重,想要報仇,想要殺雞儆猴,這個敵人的情況肯定是要了解的。

雖然知道修士的存在,但修士間的真正等級,林楠不清楚。

修士之間,也是有著強弱的!

就好比賴美雲和陳聽雨,完全不在一個級別。

「我現在是高品修士境界,美雲江龍他們都屬於低品修士,這中間還有一個中品修士,而在修士之上,便是一個大修士境界,再往上便是傳說中的尊者境。」

陳聽雨神色凝重介紹,讓林楠第一次了解了這些。

這些,都是他不曾了解過的。

這次一介紹,頓時讓林楠有了一個最直觀的的認識。

高品修士與低品修士,更高層次的大修士!

這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隱門,有兩位大修士坐鎮,高高品修士也有四人!」陳聽雨最後沉聲說道!

此言一出,陳凡臉色猛然間一變,雙拳忍不住緊握。

他不在怕,而是突然間感到一股無力感!

真若是一般地方修士,他不懼,完全能夠直接殺上門,哪怕是廢個十幾二十萬靈氣值也在所不惜,但陳聽雨口中的大修士提醒著林楠。

這種人,極為可怕。

「林楠,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必須要明白,這個世界終究還是實力說話,你的這種手段我也大致能猜到,應該是一些古老符咒之類的,殺這些普通修士不難,但想要殺大修士,有難度!」陳聽雨語重心長的開口。

大修士,雖然和普通修士之間看起來只差了一個大字,但這其中的差距實際上極大。

普通修士,都市之中還偶然出現,但大修士,舉世罕見。

以陳聽雨這種高品修士的實力,哪怕是三五個他,都不夠大修士殺的,足見恐怖之處。

普通修士,或許還在世俗之間,但大修士,卻是完全凌駕於普通人之上。

最可怕的一點是,他們甚至能夠做到傳說中的御空飛行!

哪怕只是短暫的,也極為恐怖!

越聽之下,林楠越發的覺得這裡深不可測。

以前的他還沒有將地球上想的那麼複雜,天國終究是天國,那裡的長生不老,不是地球。

但眼下事實證明,地球的水,也很深!

天國追求的東西,地球也一樣存在。

只不過,按照林楠的理解,一個更專業化,一個更業餘化。

但,都真切的存在。

深呼一口氣,林楠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今天所得知的東西,有些超乎想象。

地球上修士的強大,是以前未曾預料到。

而這個仇家隱門的力量,更是深不可測。

兩位大修士,林楠還真有些難以對付。

但這個仇,林楠是記下了。

而且他相信,即便是他暫時不去理會,強勢的隱門,會放下這個仇恨?

自己殺的可是他們的少主!

「只要他們敢出手,大修士我也能殺!」 房頂上,陳聽雨聽到林楠這句話,突然間愣住了。

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

「你?」這一刻,陳聽雨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表達內心的那份震撼。

若是其他人這麼說,他肯定會嗤之以鼻!

但這話從林楠口中發出,他還真有點相信!

這麼一個神秘年輕人,何曾說過大話?

雖然彼此間交流算不得太多,但陳聽雨掌握著太多的資料,林楠的為人性格,辦事方式等等,他都查看過,組織需要這些。

綜合這一切的一切,對林楠的評價只有兩個字。

靠譜!

林楠所言所做之事,基本上沒有失敗的!

完全是在一次次的創造奇迹!

當然,這是指的這一年內的情況,但這也足以說明很多內容了。

林楠真的掌握鎮殺大修士的手段!

「我沒有說笑,這個仇不可能如此善了,隱門肯定也不會善罷甘休,既然如此那我還客氣什麼?」林楠明白陳聽雨的意思,直接開口確認道。

觸之逆鱗,必殺之!

陳聽雨也緊跟著林楠深呼一口氣,這個內容有點大,他想靜靜!

「你還是先冷靜下,即便是眼下你有手段擊殺一兩人,但隱門那麼多高手你怎麼辦?」

「即便是他們對付不了你,但你的家人怎麼辦?」

陳聽雨還是在勸阻,不想林楠意氣用事,林楠的手段定然需要消耗點什麼特別的東西,在他看來得不償失,殺一人不值得。

除非林楠能夠保全身邊所有人!

聽到陳聽雨的話,林楠這次也沉默了。

「除非讓他們保證不再騷擾我身邊之人,不再牽連普通人身上,否則說不得隱門會更早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林楠寒聲,選擇了退讓一步。

不是懼怕,而是擔心周圍其他人。

見林楠退了一步,陳聽雨這才稍稍好受一些,哪怕是燕京對待隱門這種都要謹慎態度,可想而知。

除非真的有把握徹底滅掉,否則誰敢真正得罪擁有兩位大修士坐鎮的強大勢力?

接下來的時間,二人聊到地球修士的情況,陳聽雨也給林楠出了一些主意。

蠻幹,這個時候肯定是不行的,但正如林楠所言,他們也不會坐視不理。

林楠逼急是國安局的人,隱門強勢上門搶奪,甚至以威脅普通人為手段,也等若是犯了修士的大忌。

禍不及家人,禍不及普通人!

這是所有真正修士的原則性問題,而隱門的那三人觸碰了。

哪怕是他們死了,國安局也是要討個說法的!

而今,國安局的兩位老頭子正帶領著幾人出現在石膏山隱門內談判著,商量著這件事的處理之事。

第二天一大早,當周穎蘇醒的時候,林楠依舊守護在身邊,總算是讓她心裡好上很多。

久久的躲在林楠懷中不想起來,說不出的甜蜜,整個人看起來也從昨天的陰影中走出了不少,臉上再度有了笑容。

甚至,對於昨天的事情,好似真的忘了一般。

「真希望一直這麼下去,什麼都不要來打擾。」周穎柔聲開口,道不盡的嚮往。

輕撫秀髮,親吻額頭,林楠淺笑一聲。

「會的。」

一起下樓吃早飯,林母目光一直在林楠和周穎身上打量著,昨晚就感覺二人有些不大對勁,竟然光明正大的住在了一起。

這讓林母滿臉的喜色,這般情況,正常而言只說明一件事,那就是好事真的要成了!

心中也暗道著抱孫子的大事了。

昨晚的事情,周穎也沒有多想,只是待在林楠身邊。

但而今看到林母的目光,頓時有些不好受了,那眼神中,盡顯一些莫名的味道,讓周穎顯得有些尷尬和害羞了。

「姑姑,你看啥呢,再看我可就吃不下去了。」周穎無奈開口。

林母聞言,頓時大笑起來,雖然不看了,但卻不停的給周穎夾菜,還順手剝了幾個雞蛋給周穎補補身子,那意思更明顯了,讓周穎臉上一片羞紅。

林楠也不說話,一邊吃著飯,一邊看著這一幕輕笑著,樂意看到這麼一幕。

這對林楠而言,就是幸福!

接下來的時間,林楠和周穎就在家裡待著,一起擺弄院子里的玻璃房,開始種植林楠準備的各種好東西,林母他們則都在地里忙乎著。

中午的時候,陳聽雨電話打了過來,燕京那邊消息傳來了。

燕京幾位老頭子出面,自然不差,昨晚親自隱門興師問罪,也算是硬是把這件事給壓了下來,隱門了解前因後果后,雖然不甘心,但也當場表示不會再找林楠麻煩。

當然,修鍊者沒有一個是真正天真的相信他的話。

儘管說的好聽,但也是迫於壓力,死了兒子是誰能咽的下這口氣。

為此,極大的可能他們會報復,明擺著不敢,但背地裡肯定會下殺手。

陳聽雨這位國安局的領導自然不能在這裡一直坐鎮下去,會派遣高手跟隨在林楠身邊保護著。

原本林楠還想要拒絕,畢竟自己的實力不比普通低品修士弱,但陳聽雨說已經安排來了。

不會再是賴美雲,而是實力強大的中品修士,這才讓林楠稍稍接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