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身上的璀璨金光頓時奔涌出十幾道金光匹練,比之剛纔更加兇猛,好似怒龍,沖天而起,封困向皮皮龍和秦司音。

“嗷吼!主人,救命!”

情急之下,皮皮龍驚恐大叫了起來。

轟!

白小鳳渾身陰力狂卷:“老混蛋,你的對手,是爸爸我!”

砰嚨!

沒能白小鳳沖天而起呢,遠處的明月大長老突然一腳踩碎了腳下的高臺,如同離弦之箭一般,衝了過來:“哈哈哈……殺吾兒,那爾等,都該死,都該死,一個不留,全都不留!”

糟了!

眼見着明月大長老衝來,白小鳳心臟猛地一抽。

這種速度,根本騰不出手救援皮皮龍和小妖女了!

“啊!”

千鈞一髮。

突然,廣場上一聲淒厲的慘叫,越來越近。

白小鳳循聲一看,一道人影已經騰空越起,以一種無法想象的速度朝他這邊飛了過來。

歌吟上海灘 砰嚨!

人影落在白小鳳面前,正是周擎蒼。

“我特麼,就是看戲而已啊!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周擎蒼一臉懵比地扭頭看向廣場上負手而立的風長卿,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而同時,風長卿蘊含陰力的聲音響徹起來:“明月大長老,這個大漢說是要把你,切片呢,你說,該不該打?”

周擎蒼虎軀一震,狠罵道:“mmp!大坑比!”

本章完 “擋我者,死!”

明月大長老是真的瘋魔了,披頭散髮,全力爆發着陰力,速度沒有絲毫減慢。

他渾身金光爆發着,右手成爪探出,金光籠罩,抓得空氣爆鳴,徑直朝周擎蒼抓了過來。

“我……”周擎蒼臉色大變。

話沒說完。

“掌印人,事關人命,當個擋箭牌吧!”

白小鳳一掌拍在了周擎蒼的腰桿。

“當你&妹啊!”

周擎蒼一個踉蹌,朝着明月大長老衝了過去。

雖然嘴裏大罵,可下一秒。

轟!

周擎蒼渾身爆發出血色陰力,宛若巨浪拍岸,朝着明月大長老碾壓過去。

同時,他雙手舉起了手鬼頭大刀,一刀斬出。

剎那間,血芒衝出。

伴隨着無數鬼影哭嚎慘叫,羣鬼齊出,淹沒向了明月大長老。

“嗷吼!主人,救命,要死龍啊!”

幾乎同時,頭頂的皮皮淒厲哀嚎了起來。

白小鳳眉頭一擰,快速掐訣唸咒,施展出了“三清飛身咒”。

腳下金光爆發,他雙腳一跺地面,沖天而起。

至於周擎蒼,他倒是不擔心。

能在這麼關鍵的時刻,被風長卿推臺當擋箭牌的,要是沒這實力,連當擋箭牌的資格都沒有呢!

轟,轟,轟……

蒼穹之。

明月大長老釋放出的十幾道金光匹練,宛若金龍,呼嘯着朝着皮皮和秦司音碾壓而去,完全將四面八方所有的退路封死。

如山如獄的陰力威壓籠罩在了皮皮和秦司音身。

即便以皮皮的青瞳蛟龍鬼的實力,也完全反抗不了。

而秦司音,更是在這股恐怖威壓下,動彈不得。

嚴先生是個鋼鐵直男 她目光閃爍,恐懼地看着封禁而來的十幾道金光。

毫不懷疑。

若是被金光封禁了,她和皮皮定然也會像剛纔白小鳳的劍芒一樣,被封禁崩潰。

轟!

一道金光掀起狂暴勁風,沖天而起。

秦司音嬌軀一顫,視線,多出了一個人影。

這人,正是白小鳳。

白小鳳腳下金光閃爍,渾身金光逆流而,取代了黑色陰力颶風。

這一刻,他衣袍獵獵作響,手持血紅的赤梟劍,好似蓋世戰神。

身影,在秦司音的眼,更是巍峨如嶽。

“破!”

白小鳳揮動赤梟劍,對着面前的十幾道金光一劍斬出。

砰砰砰……

一道道金光在劍芒的碾壓下,當空炸碎,消散。

眨眼間,那股如山如獄的恐怖威壓,便憑空消失。

走過那春天 “主人,威武霸氣啊!”

皮皮龍軀一鬆,激動狂喜道。

而秦司音隱藏在紅紗下的絕世容顏,更是泛起了濃濃的紅暈。

這一幕,和至尊寶,真的好像!

“拍馬屁幹嘛?還不快跑?”

白小鳳回頭看了一眼皮皮龍,大喊道。

隨即,他目光凝重地看向下方和周擎蒼大戰在一起的明月大長老。

這老傢伙的實力還真是夠強的!

幾次交手,便將周擎蒼壓制。

完全是壓着周擎蒼在打。

不過,周擎蒼的實力也是讓他一陣大驚。

一個金陵分部的掌印人而已,實力竟然能達到和荒教長老過招的地步。

要知道,以明月大長老的地位,甚至風長卿,更高!

“至尊寶!”

忽然,身後響起秦司音的喊聲。

白小鳳一腦門黑線,回頭看向秦司音:“小妖女,這是什麼糟糕的臺詞?”

“……”秦司音嬌軀一顫。

我這是怎麼了?

怎麼會喊這話出來?

“嗷吼!”

也在這時,皮皮龍一聲龍嘯,捲起漫天陰氣,直貫雲霄。

它明白,這次的目的是救走秦司音,只要帶走了秦司音,那後邊主人他們的去留容易了。

之前,白小鳳攻勢迅猛如雷,打蒙了明月大長老,然後藉着他猛衝明月大長老時,突然掉頭反殺新郎。

其實,主僕二人早通過魂血溝通清楚了。

且,白小鳳也交代了他,不管如何,帶走秦司音是他唯一的任務!

“臥槽!白小子,下來幫忙,老子,扛不住了!”

下方,周擎蒼一刀劈退了明月大長老,仰天嚎叫了起來。

短暫的交手讓周擎蒼狼狽無,一身衣服已經被明月大長老的陰力震得破破爛爛,臉還被明月大長老抓出了幾道血痕,血水沾染着鬍渣,變得極其猙獰。

“來了!”

白小鳳應了一聲,捲起漫天金光,如同大嶽壓頂,俯衝向了明月大長老。

赤梟劍發出刺耳的劍吟之聲,血芒染紅了天空,當頭朝着明月大長老斬落。

“給老夫,滾!”

明月大長老披頭散髮,右手成爪虛空一抓。

轟!

一道五米直徑的金光巨爪沖天而起,硬生生的抓滅了白小鳳的劍芒。

恐怖的力道更是震得白小鳳凌空倒翻了兩下,怦然落在高臺之。

有白小鳳撐着,周擎蒼總算喘了一口氣,他踉蹌着往後退了兩步,抹了一把臉的血口子,罵道:“媽個雞!娘炮打架才抓人臉,堂堂天師聯盟大長老,臭不要臉的死娘炮啊!”

說着,他扭頭看向廣場天師聯盟之前站立的地方。

這一看,周擎蒼頓時感覺喉嚨裏有一口老血涌了來。

風長卿依舊站在原地,眉頭緊鎖着四處張望着,像是在尋找着什麼。

而其餘天師聯盟成員,也全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混蛋啊!

這特麼,敢情老子一個人出手了啊?

掌教這個死沒良心的啊!

吃雞的時候,老子每次都給他sān jí套,他特麼說賣隊友賣隊友啊?

也在周擎蒼氣到吐血的時候。

對面,一抓逼退白小鳳的明月大長老忽然不動了。

他渾身依舊金光涌動,腳下生風,吹動的長袍獵獵作響,白髮亂舞。

隨即,他眯着眼睛,獰笑了起來:“真以爲,跑的了麼?”

什麼?!

白小鳳眉頭一擰。

“嗷嗚……”

蒼穹,一聲淒厲到變了味的龍嘯之音傳來。

好像,哈士fā qíng時發出的哀嚎聲似的。

“主人,救龍啊……”

白小鳳猛地大驚,仰頭一看。

看到帶着小妖女逃跑的皮皮龍正極速俯衝下來。

而在他邊,則是三道術法光芒匹練,每道光芒匹練都有十米長,如同猛龍墜空。

砰嚨!

下一秒,三道術法光芒匹練同時轟在了皮皮龍的身。

皮皮龍發出一聲淒厲的哀嚎,十米長的身軀筆筆直直的砸落在高臺,而秦司音也從龍軀摔落下來,滾落到一旁。

好在皮皮龍釋放了所有的陰氣護着秦司音,所以秦司音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白小鳳心裏掀起巨浪,猛地扭頭看向高臺角落的方向。

那裏,是之前剩餘的荒教長老和那些侍女、奴隸站立的地方。

此時,有三個老頭越衆而出,站在人羣前方,紛紛掐着印訣,渾身爆發着恐怖的陰力威壓。

甚至,因爲陰力太強,讓他們三人頭頂的天空,都變得金光璀璨,卻營造出了一種極其壓抑的感覺。

“哼哼哼……當老夫手下無人麼?”明月大長老陰測測的獰笑聲響起:“若不是讓所有長老臣服,老夫,安敢舉行這場大婚,奪掌教之位?白小鳳,你太年輕了,算計,你連給老夫提鞋都不配!” 嗡!

白小鳳一揮赤梟劍,發出一聲劍吟之聲。

他神情冰冷地看着對面的明月大長老,冷冷開口,卻是對身後的皮皮龍說的:“皮皮,站起來!”

身後,一片死靜。

白小鳳再次厲喝:“皮皮,給我,站起來!”

身後,依舊死靜。

他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而對面的明月大長老臉上的獰笑更盛:“哼哼哼……區區青瞳小蛟龍而已,承受三大長老一擊,還想站起來,你太看得起他了!”

說着,他自顧自地抹了一把眼角,冷聲開口:“兒啊,你且走好,這些人,全都得死!一羣螻蟻,老夫會親自將他們一一碾死!”

“放屁!”

白小鳳皺着眉,冷聲道:“螻蟻吞天,見過沒?”

明月大長老眉頭擰起,眼中閃爍狠戾光芒。

白小鳳緩緩地舉起手中赤梟劍:“年輕?以前這話,很多人說過,但他們,全都死在了本大爺手中,今日,你也是其中之一!”

轟!

陰力,爆發。

化作龍捲颶風瞬間掩蓋了他身上的金光,搖曳着,直衝夜空。

轟隆隆……

高臺震顫,越發的不堪重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