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檢舉揭發?有這個必要嗎?紀委一到還有什麼查不出來!」郝建明冷聲道,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混官場的哪個敢說屁股底下都是乾淨的,只要上面下定決心要查,就一定能夠查出來。

「林先生求求您,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

「砰砰砰!」

聽到郝建明不屑的話語,嚇的劉奎全身顫抖,忽然他猛的向林洛磕頭,每一次都發出一聲沉重的聲音,幾聲下來,他的額頭已經模糊一片。

不遠處的陽波看到低聲求饒的劉奎嘴角閃過一絲不屑的冷笑,同時還有一絲陰冷的怨毒之色。

「夠了!」

林洛冷喝道,一個三十多歲的大男人毫無尊嚴的對著他磕頭,他感覺十分的不舒服,如果對方是那種對他喊打喊殺的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但是此時,對方一臉的哀求和絕望之色卻讓他心中一軟。

「林先生,求求你饒了我吧!我真的願意檢舉陽波!」

感受著來自劉奎那種乞求的目光,林洛冷聲道「好,我就給你一個機會,現在你就將陽波的事情都說出來吧!起來說吧!」

「謝謝林先生,謝謝林先生!」

劉奎感激的又磕了兩個頭,才站起,然後忘也不忘陽波開始說道「陽波這人為了達到目的誓不罷休!簡直可以說是不擇手段,在三年前,修渠道的時候!」

聽著劉奎的敘述,林洛淡然的表情漸漸變得憤怒起來,而坐在旁邊的郝建明與劉棟升也十分的不好受,因為陽波是一個政府官員,但是他的所作所為完全超出了一個官員良心。

草菅人命!威逼利誘,甚至強取豪奪,這樣的事情從劉奎口中道出,卻是那麼的觸目驚心,相比之下,發生在林洛父親身上的事情只能算十分輕微的。

「在一年前,一名從外地來的商人,買下了齊天村的一片地,要做石場,因為給陽波的好處費太少了,他就找人將對方的腿打斷了!並且還暗中威脅對方進行了財產轉移,最後還將對方給殺了!」

「咔嚓!」

林洛的雙手骨節清脆作響,他緩緩抬起目光看向陽波,眼中的殺意卻是快速上升,從來,從來沒有他想如此急切的殺死一個人。

陽波在做鄉長的七八年間做下的壞事可謂是罄竹難書啊,如果不知情的看到這些事,絕對會以為對方是一個窮凶極惡的黑幫頭子,不是政府官員。

當劉奎說完后,會議室內都是一片寂靜,氣氛顯得格外的沉重。

「唰!」

劉棟升從椅子上站起,然後快步走到了陽波的身前,並且猛的一腳踹出「畜生,你他媽的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畜生!」

「砰砰砰砰!」

劉棟升臉上寫滿了憤怒,他是一個退伍軍人,這些年在官場上的打磨,早就磨去了他的血性,但是在聽到這些事情后,隱藏在他心底的那股血性有被激發了出來。

連連幾腳陽波就被踹到在地,他沒有求饒,也沒有喊疼,而是在笑,不錯,他在笑,他的眼中充滿了一種瘋狂的神色。

「畜生,有你這種活在世上,簡直就是一種錯誤!老子就槍斃你!」見到對方那死不悔改的表情,劉棟升猛的拔出了手中的配槍。

「劉棟升你給老子住手!」郝建明拍案而起,大聲喝道。

處於震怒的劉棟升豁然醒悟,悻悻收回了手槍,沉聲說道「郝書記,對不起,我魯莽了!」

郝建明幾步走出,拍著劉棟升的肩膀說道「棟升同志啊,你沒錯,這樣的畜生的確不配活在世上,就連我都想要一槍殺了他,不過我們是政府官員,不能知法犯法,會有法律來制裁他的!」

而林洛呢,看向劉棟升的眼神中多了一絲讚賞,在對方衝出去的時候,他對劉棟升的看法已悄然發生了改變。

大約過了十分鐘,縣紀委書記姜正國就帶著紀委的幹事來到了會議室,宣布了將陽波雙規的命令,然後由公安押上了車,劉奎雖然檢舉有功,但也需要回去配合調查。

最後,郝建明與林洛寒暄后,劉棟升親自開車回村。

當車停在村口,林洛嘴角閃過一絲微笑「劉局長謝謝你!」

「林先生客氣了,這都是應該的!」劉棟升已經恢復了正常。

「劉局長,你叫我林洛吧,叫林先生我有點不習慣!」

「哈哈,那我就高攀了!如果林洛你不嫌棄也可以叫我一聲劉大哥。」劉棟升爽朗的笑了起來。

「沒有什麼高攀不高攀的,我就一個農民的兒子,劉大哥,是不是每到下雨天,你的小腹上三寸的位置都會疼痛難忍,而且一疼就是幾個小時,當疼痛消失后,還會全身無力!很久才會恢復?」

劉棟升笑容一滯,臉上閃過驚奇的表情「林洛老弟,你是怎麼知道的?」

林洛微微一笑,答非所附「劉大哥,如果你相信我,那你明天就到我家裡來,我可以為你治療!」

說著,林洛就推開了車門消失在了黑暗中,許久后,劉棟升才回過神來,臉上卻是一片驚異之色。

劉棟升的傷勢是在當兵的那會兒留下的暗傷,不過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多,而且因為這個暗傷他也找過不少醫生,都沒有多大的效果,如今林洛卻點出了他暗傷的位置,以及發病時的狀況「有人向他透露過這件事?」 隨即他就搖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他是什麼人?值得林洛這樣的人來調查他?那麼就只剩下一個可能,林洛是一個醫生,而且還是一名醫術高明的醫生。

想到這裡,他的心中忍不住湧出一股驚喜之情,想到林洛先前所說的話,恨不得馬上就去林洛家讓他幫他治療,不過對方說了讓他明天來,所以他只好戀戀不捨的開車而去,等明天再去。

林洛的家在村尾,從村口到村尾也不過幾分鐘的路程,很快,他就回到了家門外,不過院門中傳出好幾道聲音。

他推門走了進去,卻看到院落中坐了好幾人,目光掃過,發現這些人中,都是村裡的人,其中一人正是村裡的村長林佑宗。

「哥哥回來了!」

林艷看到推門而入的林洛,就小跑著撲入了林洛的懷中。

「兒子!你沒事了!」

「媽,我沒事!」感受到母親話語中的那種關切之意,林洛輕聲回答道。

本來一臉悲傷的周冬梅看到平安無事的林洛,緊糾的心也豁然放開了,原來卻是林洛被抓走後,雖然林洛表現得很有信心,但是林國兵和周冬梅依然十分的擔心,所以就連夜將村裡一些德高望重的人請了過來,然後讓他們一起想辦法。

幾十分鐘過去了,辦法沒有想到,林洛卻是自己回來了,這讓周冬梅喜出望外啊。

「好了,丫頭,都這麼大了還往哥哥懷裡鑽,羞不羞啊!」林洛臉上帶著溺愛的笑容。

「哥,人家是擔心你嘛!」

撒嬌是女孩子的天性,林艷總是感覺,上了大學過後的哥哥似乎變得不同了,讓她更加的崇拜,更加的有安全感,靠在他的身上就能得到一種勇氣的加持。

「丫頭,快請來,那麼多人看著呢?」林洛悄聲在林艷耳邊說道。

「嗯!」

林艷從林洛懷中鑽出,看到周圍不少眼睛看著他們,不由一陣嬌羞,連忙跑到了林洛的身後站住。

「四叔,七爺爺,三叔公為我的事情讓你們操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暗帝的禁寵 林洛笑著向坐在院落中的幾人打著招呼,林家村大部分都是本家,所以算起來都是沾請帶故的,四叔林喜良正是林家村的村長。

「林洛你沒事就好,剛剛你的媽可是擔心的要命!」

「是啊,林洛聽說你被派出所的抓了,沒有吃虧吧!」

聽到幾人七嘴八舌的問候,林洛微笑著回應道「嗯,謝謝大家的關心,我沒事,也沒有挨打,也沒有吃虧!」說著林洛還特意的活動了一下身子。

「哈哈,沒事就好!冬梅嫂子,既然孩子都沒事,我們就該告辭了!」 緋聞前妻,老公離婚吧 四叔起身向母親周冬梅說道,其餘人也紛紛起身。

「今天真是麻煩大家了!」母親將大家送到了院落外,林洛則是妹妹林艷一起收拾起來,這些人在這裡待的時間,抽了不少煙,還有一些花生殼。

「兒子,他們怎麼會放了你的!」一起進屋后,一家人都坐在了一起,當然父親還是躺在床上的。

「媽,這件事說來有點巧,我不是給你說過嗎?我為人治過病,那病人的身份有點特殊,是蓉城市的市委書記,同時還兼任西南省的省委副書記,這次算是他的幫忙吧!」林洛知道,郝建明劉棟升等人對他如此殷勤,都是沾了賀為民的光。

「市委書記,省委書記? 御用太子妃 那是多大的官?」

林洛發現一家三口都不由張大的嘴巴,驚異的盯著自己,就不由苦笑,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在他們的眼中縣長縣委書記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所以在聽到林洛為市委書記治療,心中的震驚都可想而知。

林洛不想在這件事情多過糾纏,而是主動講起了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聽到陽波和劉奎都被帶走了,小妹林艷和母親都忍不住叫好。

從晚上折騰到現在已經快十一點了,所以,講完之後,就準備睡覺了。

第二日清晨,六點多,林洛就醒了,看了眼房間,心中卻感覺,還在在家裡睡的比較香。

穿好衣服來到了院子中,他就開始了往常的修鍊,隨著他的動作,丹田中的內息在經脈中快速的流走著。

忽然,林洛驚喜的發現,六絲清涼的氣息鑽入了他的體內。

「這是天地元氣!」

有了一次引氣入體的經驗,林洛迅速沉下心來,引導著這几絲天地元氣融入到他的內息中,最後歸於丹田。

當內息重歸丹田的時候,林洛明顯得感覺到了丹田一脹,隨即他就發現了自己的丹田中的內息似乎有壯大精純了不少。

「呼呼!」

他的動作攬動空氣,發出急速車輛時才發出的聲音,顯然,林洛的速度達到了一種很快的境界。

又將《星武九式》中的「地球」演練了一番,林洛才停了下來,他發覺,這次天地元氣入體后,他的視力,聽力,還有感觸力,以及速度力量又一次的增長了不少。

想不到回到家裡的第一次修鍊,都達到了這麼大的效果,一時,他的心情不由格外的高興起來,推開院門,就看到了在朦朧霧氣下的一座座山峰。

西南省地處華夏國西南,氣候相對來說比較暖和,雖然在冬天,也有十多度的溫度,感受那略帶冰冷的清新空氣,林洛不由深深的呼吸兩口。

在外面站了一會兒了,林洛就回到了院落,發現母親周冬梅已經起床開始準備早餐了。

「兒子,你怎麼不多睡一會兒了?」母親周冬梅看到林洛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我養成了早起的習慣了!我來燒火!」農村裡沒有天燃氣,也沒有煤氣,使用的都是天然的柴火。

早餐是稀飯,配合著母親自己做的泡菜,林洛吃的很香,一夜過去,父親的傷勢又好了不少,已經可以下床自己走動了。

臨近過年就要準備年貨了,在林洛沒有回來前,家裡的人可沒有想到準備年貨,並且整個家都是一貧如洗,而且林國兵還處於重病的狀態。

現在林洛拿出來八萬多,解決了家裡的財政問題,而且的病也在林洛的治療下,迅速好轉,一切都向著好的發展,所以,母親也動了置辦年貨的心思。

看著正在商量著該買哪些東西的父母小妹,林洛嘴角卻漸漸浮現出一絲微笑,這才是家的感覺。

「砰砰砰!」

院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聽力再次增強的林洛憑藉對方的腳步聲都知道來人是誰,他起身走了出去,打開了院門,看到穿著便裝的劉棟升正在站在外面。

「劉大哥進來吧!」林洛將劉棟升迎進了屋中。

「冒昧來訪,打擾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走進了屋子,劉棟升將一袋子東西放在了桌子上,裡面裝的都是水果之類的,為了到底帶什麼禮物,劉棟升還思索了很久,最後決定還是送一些水果最好。

父母看到略帶威嚴之色的劉棟升,連忙站起,母親更是忙不迭的倒茶「哎呀,兒子,來了客人,你快讓人家坐下啊,我倒茶去!」

「伯母,伯父好!」劉棟升微笑著向林國兵和周冬梅打過招呼后,才坐下。

「你好!兒子他是?」 豪門長 林國兵臉上露出看疑惑的神色。

「爸,我來給你介紹下,這位是縣公安局的局長劉棟升劉大哥!」林洛隨意的說道。

「什麼?縣公安局的局長?」林國兵差點從床上跳起,而倒水的母親手也是一顫,不少茶水灑落了出來。

「哎呀,真是失禮啊!劉局長大駕光臨!」

「爸,你就別著急了,劉大哥是來找我的,你的病還沒有好,還是先躺在床上吧!」林洛笑著將要起身父親按了回去。

「是啊,伯父您不必客氣,我今天是來找林洛治病的!」劉棟升笑吟吟的說道。

父親臉色一沉「兒子,劉局長是大領導,你一定要好好治聽見沒有!」

看到父親的模樣,林洛不由暗自好笑「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治的!對了,爸,你該吃藥了,小艷,幫爸倒葯去,劉大哥你跟我來吧!」

顧盼生姿 看著隨著林洛到另外一間屋子中的劉棟升,林國兵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和開心的笑容,縣裡的大領導也叫他伯父了,這一切都是兒子靠本事掙來的「我真是生了一個好兒子啊!」

林洛將門關上,拉開了電燈,指了指一根長條凳,示意劉棟升坐下,見對方坐好了,但是神色間卻有一絲緊張,林洛不由笑道「劉大哥你不用緊張,你的病不是什麼大病,只不過是舊傷感染,破壞到了你體內的經脈,把上衣脫掉吧!」

聽到林洛輕鬆的語氣,劉棟升心中不由有些不安,不過既然都來了,就算林洛治不好,對他也沒有什麼損失,所以他爽快的脫去了所有外衣,露出了精壯的身體來。

退伍之後,他一直都沒有放棄鍛煉,所以一直能夠保持一副完好的體魄和身形。

林洛抽出了銀針,並且以氣消毒后,就一針扎入了劉棟升胸口的烏葯穴,一針紮下,劉棟升就感覺那受傷的位置,居然出現一絲酥麻的感覺,一時,對林洛的信心倍增。

隨著林洛銀針的落下,那種酥麻的感覺越來越甚,如果不是處於治病的狀態,劉棟升都想張嘴叫喊上兩聲。

不過這種酥麻的感覺,在兩三分鐘后就消失不見,在他的暗傷的位置升騰起了一股熱流,熱流不斷的盤旋旋轉,很快那種暗傷帶來的隱疼居然就消失不見了。

過了五六分鐘的樣子,林洛拔出了劉棟升身體中的銀針,說道「劉大哥,穿上衣服吧!」

「好了嗎?」劉棟升疑惑的問道。

「好了!」

你的暗傷以後也不會再犯,本來林洛打算先針灸后,在配合中藥的,不過今天早上修鍊之際,內息又有突破,那麼他乾脆輔以內息,直接將對方的病根治了。

看到劉棟升那還帶著疑惑的眼神,林洛說道「劉大哥不用懷疑,你的病已經痊癒,等下雨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如果是別人,劉棟升還會認為他在信口雌黃,畢竟他這個暗傷看了不少的醫生都沒有多大的效果,但是他感覺林洛絕對不是一個信口雌黃的人,所以他連忙收起不相信的神色,鄭重的說道「謝謝你了林洛!」 「劉大哥,你是做官的,我為你治病並不是因為你的官位,只希望在以後中,你能多為人民辦一些實事好事!」

聽到林洛真摯誠懇的語言,劉棟升心中感覺一陣愧疚,從部隊轉業后,他的心中還帶著滿腔熱血,希望在工作崗位上做出一些成績來,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見的多了,吃虧的多了,他才明白,光有做事的心的是不夠的,所以他也開始慢慢轉變,到了現在他與別的官員已經沒有什麼不同了。

「林洛,你放心,以後我一定會做出一番實事來,對得起整個城陽縣的人民!對得起你。」

林洛點點頭就不再說什麼,接下來,劉棟升在這裡停留了半個多小時,他的態度十分的熱情,讓林國兵周冬梅夫婦頗為受寵若驚,還以為那些大領導都是這麼客氣。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林洛的日子都過的相對平靜,在他回來第三天的時候,父親的病也就正式痊癒,於是他也加入了購買年貨的隊伍之中。

而林洛呢,除了感受家庭的溫暖之外,就是努力修鍊,因為他發現農村中的天地元氣比蓉城中的充裕太多,不抓住這個機會,等回到蓉城想要吸收一點天地元氣就難了。

第一天他吸收了六絲,第二天吸收了三絲,第三天他吸收了五絲,使得他丹田中內息再次增長,有趨於飽滿的趨勢。

更值得一提的是,陽波被撤去鄉長職務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很多鄉民都爭相叫好,真正成為黑山鄉的徐偉可謂是意氣風發,同時,他還專門來到了林洛家拜訪林洛,用的當然是下鄉訪查的。

而且因為挖掘烏木有功,縣裡特別獎勵林國兵同志十萬元,這十萬元是由縣委書記郝建明親自帶人來頒發的。

這讓那些原本還有點同情可憐林洛一家的村民們羨慕嫉妒起來,而且鄉黨委書記來了,縣委書記又來,讓他們隱隱猜測起來,林家是不是有什麼當官的親戚。

同時,在林洛為劉棟升治療后第五天,天下下起了小雨,而他也接到了劉棟升的激動的電話,電話中他對林洛的感激不用言喻,並且親自送來兩萬元,給林洛做治療費。

兩萬治療費,林洛只收取了一萬,因為他為賀為民治療獲得十萬,給了林陽一萬,為父母小妹買了衣服后,其餘的都交給了母親,所以,他身上的錢並不多,而且治病收錢也是天經地義,他也收得心安理得。

還有,已經不再撒血尿的劉三兒劉勇劉飛三人也兢兢戰戰的來到了林洛夾表示感謝,對於這樣的小人物林洛也懶得計較,而且打他爸的罪魁禍首都已經伏誅。

據郝建明說,陽波這次不但被撤職,開除黨籍,同時還被判處了終生監禁,一輩子將會在監牢中懺悔。

至於陽剛,那些非法財產也被沒收了,而且他被林洛打斷了雙手和大腿,現在還躺在醫院裡,恐怕連過年也只能在醫院裡渡過了。

十多天後,林陽也放假了,從縣城中了回來,一時,家裡更加的熱鬧了。

轉眼間就到了二月末,按照農曆算,也就是大年三十,今晚林洛家的年夜飯比往年豐盛了很多,父母額頭上的皺紋在這十多天下來也少了不少。

主要是林洛特意去買了一些藥材,做了一些補湯,來幫助父母調理身體,父親林國兵就四十三歲,母親周冬梅四十一歲,但是他們看起來卻好似五十多歲的人,在林洛的調理下,他們一下子好像年輕了好幾歲。

隨著一陣「霹靂啪啦!」的鞭炮聲后,一家人開始了吃年飯,飯桌上擺滿了菜肴,同時還有飲料和啤酒。

林陽舉起了杯子「爸媽你們辛苦了,我敬你們一杯!」

「好!好!」

林國兵周冬梅眼中都充斥喜悅的笑意,拿起了杯酒和飲料喝乾了,然後林陽又敬林洛和林艷,總之這一頓飯是吃的其樂融融。

農村裡沒有多少娛樂節目,不過以林洛性子,也不會去玩樂,翻看著手機里的信息,裡面有一個寢室的幾個兄弟發來的。

還有谷雪曾珍發來的,他都依依回復了信息,忽然手機微微一震,卻是一條新的信息,看來發信息的人,林洛的心中微微一熱。

「林洛,新年快樂!」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個字祝福,林洛的臉上卻漸漸浮現出了開心的笑容,想了半晌后,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所以也回到「方萌萌,也祝你新年快樂!」

很快,方萌萌的簡訊就再次回了過來「一點都不快樂,真是苦惱,林洛你在幹嘛呢?」

見到這條信息,林洛心中不由一緊「難道她遇上什麼麻煩事了嗎?」

「怎麼了?我現在在鄉下!」

「鄉下好玩嗎?」方萌萌再次回來的信息並沒有說她到底遇上了什麼事。

「還行吧,空氣比蓉城要新鮮很多!」

「真的嗎?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去鄉下試試!」

林洛想了想決定回「嗯,支持你的想法!」

忽然,一隻手從他的身後伸了出來,搶走了他的手機,他扭頭一看,正是滿臉笑意的林艷,今天的林艷已經換上了一套嶄新的衣褲,看起來更加的嬌俏可愛。

「啊,方萌萌,哥,是你的女朋友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