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此時陳天感覺自己已經摸到了合天境的門檻,距離突破到合天境應該僅僅就差一步了。

陳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套金色的光芒從陳天的眼睛當中爆發開來,直接射向了對面的山峰。

「轟……」

一聲巨響,僅僅就是一個眼神陳天便將立白山的一個山峰轟碎。

眾人聽到了響聲之後,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而清姬則表情激動地沖著陳天喊道:「主人,你已經醒了啊?」

「嗯……」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目光平靜的看向了紫依雪柳生宗嚴兩人。

在經歷了這場大戰之後,活下來的僅僅有陳天清姬紫依雪柳生宗嚴四人。

而藤間大和因為偷襲過陳天,所以直接被陳天一拳打死了。

紫依雪這個女人非常的聰明,當所有人都圍攻陳天的時候,她並沒有選擇出手,相反還保護了清姬,所以陳天才沒有殺死紫依雪。

但是柳生宗嚴也曾對陳天出過手,而且柳生宗嚴是般若神社除了般若神之外最頂級的存在,陳天現在都已經將般若神伍左虛殺死了,自然也不會放過柳生宗嚴。

所以陳天直接扭頭淡淡地看向了柳生宗嚴。

柳生宗嚴在看見陳天看向自己之後,嚇得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然後聲音顫抖地沖著陳天喊道:「陳公子,我求您了,放我一馬吧,我也只不過就是般若神手底下的一個小人物而已,如果你要是能夠放過我,我可以將般若神社這麼多年積累的財富全部都交給你,還有我個人的公司股份,所有的東西只要您想要我都可以交給你……」

這麼多年柳生宗嚴一直都在幫助般若神管理般若神社的資產,這筆資產數量還是非常驚人的。

但是陳天在聽到了柳生宗嚴的這些話以後並沒有任何的反應。

「陳公子,如果您要是不殺我的話,我可以像侍奉般若神那一般侍奉您,到了那個時候Y國所有的般若神社就全部都是你一個人的了,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夠統治這些般若神社……」

柳生宗嚴跪在陳天的面前結結巴巴的喊道。

誰能夠想得到在Y國鼎鼎有名的靈魂大師,般若神社當中除了般若神之外最有權力的一個人,此時竟然就像一條狗一樣跪在陳天的面前祈求著陳天放過他一馬。

紫依雪在看見這一幕以後心中也是感慨萬千,暗暗慶倖幸好當初她選擇幫助了清姬,如果當初她要是跟柳生宗嚴等人一樣都選擇對陳天出手的話,那自己此時也會死在陳天的手中。

而清姬在聽到了柳生宗嚴的這些話以後,猶豫了一下,隨即直接走到了陳天的身邊,輕聲沖著陳天說道:「主人,般若神社在Y國確實非常出名,而且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財富也非常的恐怖,如果你要是能夠拿到這些錢的話,那簡直就是富可敵國一般的存在了……」

畢竟在Y國還是有很多人都是信奉般若神的,所以般若神社擁有的財富十分的龐大,根本就不是一個數字能夠體現出來的了。

還有就是般若神社這些年投資的公司也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即便是Y國最大的財團般若神社也有他們的股份,毫不誇張的說,般若神社最少也控制著Y國將近一大半的資產。

所以陳天如果要是能夠得到這些錢的話,那陳天可以說是真正富國敵國一般的存在了!

藥香卿王妃 沒有人能夠抵擋住這樣的條件,柳生宗嚴此時也是這樣想的,他覺得陳天在聽到了自己說的這些話以後肯定會動心,所以他忍不住抬頭打量了陳天一眼,但是讓柳生宗嚴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陳天此時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平靜,彷彿根本就不在乎這些東西。

現在陳天擁有的資產已經非常的恐怖了,他自然並不會在乎這些東西。

「你確定你控制著般若神社的所有資產?」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沖著柳生宗嚴問道。

「……」

柳生宗嚴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驚訝。

「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柳生宗嚴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問道。

「但是根據我從伍左虛的靈魂中得到的消息,伍左虛只不過就是般若神的一個分身而已,而在整個Y國般若神一共擁有五個分身,這些分身分別控制著不同的時代,所以我現在殺死了伍左虛,那麼應該還有四個般若神的分身存在才對!」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柳生宗嚴說道。

柳生宗嚴在聽到這句話再次愣了一下。

而清姬紫依雪兩人也閃過了一絲不解,似乎是不明白陳天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柳生宗嚴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非常的簡單,其實你們Y國不僅僅有一個般若神存在,還有另外四個般若神,這些人可能換了名字,所以你們可能不知道他們之間的聯繫,但是我剛才已經在伍左虛的腦海當中找到了這些消息……」

陳天看著柳生宗嚴語氣平靜的解釋了一句。

柳生宗嚴呆愣愣的看著陳天,臉上的表情非常疑惑。

畢竟柳生宗嚴這個層次的人是沒有辦法接觸到這些消息的。

…… 趙瑾四仰八叉地躺在病房外的地面上,只剩一雙眼珠子不停地轉動著——

為什麼最後被扔出來的會是他?

想著,他突然一個激靈,猛地爬起來,拍門:「季顧,季顧,你沒事吧?」

「尤他,你放開季顧,有本事你沖我來!」

「季顧……」

「尤他……」

也虧得這裡是高級病房去,單間隔離,隔音效果極好……以至於,屋內根本聽不到他的聲音。

拍了一會門,沒反應,他想了想,往外跑——搬救兵去!

病房內,季零白中泛青:「尤他,你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風玫無辜臉,「不想被扔出去,是本能,扔你……你太不經摔了,所以只能扔他了,有什麼問題嗎?」

季零:「……」這是重點嗎?

【宿主,你是要氣死他嗎?】系統提醒,【他胸口傷口都沁血了,你沒看見嗎?!】

「我眼沒瞎。」

【剛剛還說自己眼瞎呢,善變的女人啊!】

風玫:「……」

「你是如何知道的。」季零突然平靜下來,目光沉沉地看著風玫,似乎絲毫察覺不到傷口的痛意。

風玫冷嗤:「這麼快就承認了?我以為你會死撐下去呢。」

大唐地主爺 「再撐下去我就真的要死了。」季零放鬆了身體靠在床上,「能先幫我止下血嗎?」懶人聽書

「我不是醫生。」

季零嘴角一抽,自己打算去按床邊的呼叫鈴。

風玫卻眼疾手快地攔住他。

季零:「……」真當他是好欺負的是吧?

「所以我沒義務去免費幫你。」

這話季零聽明白了,無語地看著她:「條件。」

風玫眉眼彎彎,十八歲花樣年華的模樣,璀璨的勝過窗外的日光,那聲音也是染了暖意般的好聽:「你的傷在胸口,我給你止血,就必然要看到你的身體,所以……你得對我負責。」

「好。」沒有片刻的停頓,季零直接抬手解開自己的病服上衣,露出胸口纏著的沁血的繃帶。

這般的乾脆果斷,倒是出乎了風玫的意外,但是她只是愣了一下,便動作麻利地給他換藥止血,順帶吃了不少豆腐——誰讓他的身材太好了呢,自家男人都裸在面前了,還不摸,當她是傻的啊。

期間季零倒是神色平靜,就如毫無察覺一般,只是看著她熟稔的上藥包紮的動作,眸底的情緒如湖水一般蕩漾開來。

等到風玫將傷口重新包紮好,甚至還體貼地幫他穿上衣服,季零這才開口:「現在可以說說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了嗎?」

「我猜的啊。」風玫說的輕巧極了。

季零眸光深邃:「那你是如何知道這個名字的?」

「季南嗎?」風玫舌尖劃過唇瓣,笑的眉眼彎成好看的模樣,「我見過他啊。」

季零呼吸急促了一瞬,他猛地伸手抓住風玫的手腕,臉上是毫不掩飾的急切:「你見過他? 豪門奪愛:冷梟總裁替代妻 他在哪裡?他現在怎麼樣?」

感受著手腕因為他過於用力傳來的疼痛,風玫微眯了眸子,舌尖抵了腮幫子,輕笑道——

「這麼著急,喜歡他?」 其實在R國真的有般若神的存在,只不過般若神沒有辦法跟人類正常的溝通,他也接觸不到普通人,所以般若神在五百年前找到了五個人,這五個人其中便包括伍左虛。

般若神親手毀掉了這些人的肉身,並且將這些人的靈魂抽離出來,這樣的話這些人便能夠長生不死,代替般若神在R國做事。

所以想要得到陳天肉身的人根本就不是伍左虛,而是真正的般若神。

而此時陳天殺死的伍左虛只不過就是般若神的一個分身而已,現在應該還有四個分身是陳天沒有殺死的。

還有就是歐陽玖並不在伍左虛的手中,那也就是說明歐陽玖其實在其他分身的手中。

剛才陳天僅僅就是吞噬了一個伍左虛便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提升,如果要是能夠將其他的分身也全部都吞噬掉的話,那自己絕對能夠突破到合天境。

「陳公子,您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我現在有些聽不懂你在這裡說什麼……」

紫依雪猶豫了一下,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問道。

其實紫依雪加入般若神社的時間並不是很長,所以對於般若神社這邊的情況也並不是特別的了解。

陳天並沒有搭理紫依雪,而是淡淡的看著柳生宗嚴說道:「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我明白……」

柳生宗嚴清楚自己如果繼續說謊的話,陳天一生氣可能真的會殺了自己所以他也只能無奈的承認了這件事。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紫依雪皺著眉頭高聲喊道。

「其實陳公子說的沒錯,咱們R國不僅僅有一個般若神,而是一共有五個般若神存在,這五個般若神分管著不同的地方,但是對外面宣稱只有一個般若神……」

柳生宗嚴低聲解釋道。

紫依雪在聽到了柳生宗嚴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想到R國竟然有五個般若神存在。

「其實你們能夠看見的般若神根本就不是般若神,而是般若神的分身,般若神本就是神明,他是沒有辦法跟普通人接觸的……」

陳天淡淡說道。

反派就很無敵 「般若神的分身?」

柳生宗嚴聽到了這句話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問道:「陳公子,不知道你打聽其他般若神分身的下落所謂何事啊?」

「首先我的朋友應該還在這四個分身的手中,其次就是反正我已經殺死了般若神的一個分身,那還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其他的分身也全部都吞噬掉……」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柳生宗嚴一句。

而柳生宗嚴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瞬間便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即便是清姬跟紫依雪兩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也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臉上的表情非常的難以置信。

誰能夠想得到陳天的野心竟然會這麼大,竟然打算將其他的四個分身也全部都殺死!

陳天這是打算將R國的般若神社全部毀滅掉啊!

但是陳天剛剛僅僅就是殺死了一個伍左虛,便已經造成了將近數千人的死亡,這其中還包括很多的頂級武者,如果陳天要是想要殺死其他的分身的話,那估計整個R國都要地震,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都喪命在這場大戰當中。

「你跟在伍左虛的身邊時間最長,你心裏面應該清楚其他的分身在什麼地方吧?」

陳天淡淡的看了柳生宗嚴一眼,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柳生宗嚴問道。

而柳生宗嚴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的愣了一下,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你不說我也有辦法知道……」

陳天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柳生宗嚴看見情況不對之後,連忙抬頭看向了陳天,高聲沖著陳天喊道:「陳公子,我說……」

「說吧……」

陳天淡淡的回了柳生宗嚴一句。

柳生宗嚴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在我們R國確實存在五個最重要的般若神社,而這五個般若神社都有般若神坐鎮,其中包括立白山的般若神社,還包括黑遠山般若神社,池園山般若神社……」

柳生宗嚴此時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隱瞞,一口氣把般若神在R國的所有分身所在的位置都說了出來。

因為這些分身都是靈魂一般的存在,所以只要知道他們所在的神社便能夠找到他們所在的位置,他們只能是短時間的離開自己的神社,如果一旦時間過長的話,就會魂飛魄散。

而且其實這些分身之間互相還是有很大的競爭的,這也是為什麼伍左虛如此想要得到陳天身體的原因,因為他清楚自己如果要是能夠得到陳天的身體,那他就可以成為這麼多分身之首,整個R國也都會在他的控制之下了。

只可惜伍左虛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的實力竟然如此的恐怖,自己就算是藉助了般若神的力量,但是依舊不是陳天的對手。

「這四個分身當中誰的實力最強?」

陳天輕聲沖著柳生宗嚴問道。

「……」

柳生宗嚴思考了片刻之後,輕聲說道:「其實這五個分身都是我們R國幾百年以前十分出名的武者靈魂師,而其中實力最強的應該就是天神山的般若神了,我聽說天神山的般若神可以離開般若神社很長的時間,但是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天神山的那個般若神,據說那個般若神一直都在閉關修鍊狀態當中……」

陳天聽到了柳生宗嚴的這句話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如果真的像是柳生宗嚴說的這樣,那麼陳天一旦能夠將其餘的四位分身的靈魂都吞噬掉的話,想要突破合天境應該並不是什麼問題,陳天甚至都可以直接突破到合天境大成!

一旦陳天要是真的能夠突破到合天境大成的話,那即便是碰到了地球上面大乘之境的武者,陳天也覺得自己有一戰之力。

柳生宗嚴看見陳天一直都沒有說話以後,猶豫了兩秒鐘的時間,然後戰戰兢兢的沖著陳天問道:「陳公子,您不會是真的打算對其餘的四個分身出手吧?」

「不然呢?我還沒有找到我的朋友……」

陳天淡淡的回了一句。

柳生宗嚴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心中也是震驚不已,誰能夠想得到僅僅就是一個普通的華夏女子,最後竟然引出了這麼大的麻煩。

「陳公子,如果您要是願意的話,我可以跟其餘的四個般若神分身聯繫,爭取讓他們交出您的朋友……」

柳生宗嚴停頓了一下,然後看著陳天繼續說道:「陳公子,這些般若神分身後面可全部都是我們R國的大財團以及政府的高層,如果您要是真的跟他們為敵的話,那就是相當於跟整個R國為敵,到了那個時候,牽一髮動全身,即便是R國的軍隊也不會不管的,您難道真的打算以一人之力對付我們整個R國嗎?」

「沒錯,我就是想要以一人之力對付你們整個R國,你有什麼意見嗎?」

陳天扭頭看了柳生宗嚴一眼,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可是……」

柳生宗嚴看著陳天張嘴似乎還是想要說話。

「你的廢話實在是有些太多了……」

陳天扭頭冷聲呵斥了柳生宗嚴一句,然後右手輕輕一揮,一道金色的光芒直接擊穿了柳生宗嚴的腦袋。

柳生宗嚴甚至都不曾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便轟然倒地了。

清姬跟紫依雪兩人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以為她們兩個人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竟然真的動手殺死了柳生宗嚴。

要知道,雖然柳生宗嚴只不過就是控制著一個分身的資產,但那也是將近上萬億的資產啊,陳天現在殺死柳生宗嚴,那也就意外著陳天已經放棄了這筆錢!

在普通人的眼中這筆錢可能非常的誘人,但是其實在陳天的眼中,這點錢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而且只要陳天除掉了其餘的四個分身,那麼整個R國的般若神社可能就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了,到了那個時候陳天能夠得到的東西遠遠不是現在這個柳生宗嚴能夠相比的。

陳天殺死柳生宗嚴的原因也非常的簡單,因為他知道柳生宗嚴這個人應該跟其餘的四個般若神分身有聯繫,萬一柳生宗嚴走漏了風聲,其餘的四個般若神分身一塊出手對付自己一個人的話,那就算是陳天再怎麼厲害,也絕對不可能是四個分身的對手。

陳天必須逐個擊破。

看見那個曾經在R國也算是風光無限的柳生宗嚴就這樣死在了陳天的手中以後,紫依雪臉上的表情非常的恐懼,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陳天扭頭淡淡的看了紫依雪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