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簡汐點了點頭,目光卻落在柏原崇身上,意味深長的說:「我隨時都可以談,不過這要問問柏先生,肯不肯答應。」

蘇子夜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看向柏原崇,「原崇,你和簡汐……」

「她在開玩笑,我怎麼可能不答應?你們去吧,不過時間不要太久,西西還等著我們回去。」柏原崇打斷了蘇子夜的話,低聲說道。

蘇子夜聽到『西西』,注意力頓時被岔開,「Jane,原崇已經同意了。」

葉簡汐涼涼的笑了一聲,說:「既然柏先生沒意見,那我們就去旁邊聊吧。」說罷,挽著蘇子夜的胳膊,往僻靜的地方走。

走的遠了,葉簡汐依舊能感覺到柏原崇迫人的目光,她知道柏原崇在擔心,但心她把他做的事情告訴了蘇子夜。

葉簡汐心底冷笑,既然他那麼害怕,當初為什麼要那麼做?

當初他要是,直接把她送走,她絕對不會怪他半分,也不會對自己的母親說他半句不是。

可柏原崇偏偏騙了她,把她送到人販子手上,如果不是查理,她現在能不能活著都不一定。

葉簡汐想到那段時間的事情,眼前一片血紅。

……

大廳。

看著葉簡汐和蘇子夜走了之後,柏原崇的臉色再次冷了下來,踱步到查理的跟前,面無表情的說:「查理,你真的要為了她,跟我為敵?」

「我沒有想過和王叔為敵。」查理抬眸,藍色的眸子里,倒影著柏原崇的身影。

如果可以選擇,他最不願意為敵的人就是王叔。

可越是接觸簡汐,他就越來越發現,王叔並不像他認識的那樣乾淨,他行事作風比殺人狂魔都毫不遜色。

這樣的人……

他不會承認。

「你跟她在一起,就是和我為敵!」柏原崇氣急敗壞,差點在大廳里怒吼起來。

查理盯著他,聲音平靜的說,「是因為簡汐要把王叔做的事,告訴王嬸嗎?王叔害怕王嬸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害怕王嬸知道你要害她的女兒……」

「Shutup!」柏原崇低吼。

周圍三三兩兩的人看過來,柏原崇冷冷的掃了一眼那些人,再次壓低了聲音,「查理,既然你要跟我為敵,那就別怪我狠心,我會讓你後悔的。」

「王叔儘管放手去做,我查理生來就一條命,早就不放在眼裡了,王叔想要這條命,就拿去吧。至於Jane……我絕不會,讓王叔再動她分毫。」

查理淡淡地說完,從侍應生那裡端了一杯紅酒,遠離了柏原崇。

道不同,不相與謀。

從他知道柏原崇真實面目的那天,他們就註定不是一條路上的人。

柏原崇望著查理的背影,下頜緊繃。

「柏先生,看來你這個侄子,一點也不受你的控制啊。」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柏原崇轉身看向身側,見到來人的剎那,眼底露出冷意和戒備,「裴老先生,我的家務事,不用你插手。」 「哦?是嗎?」裴老爺子呵呵笑了一聲,「過了這麼多年,柏先生你的脾氣還是沒有改變。」

柏原崇睨了他一眼,抬步準備走。

「柏先生,你不聽完我的話,就走人,一定會後悔的。」裴老爺子朝著柏原崇喊了一句。

柏原崇沒有理會他。

裴老爺子毫不在意,摸著自己的鬍子,不經意的說,「四年前,葉書成跳樓,那天晚上……」

他話剛說了一半,柏原崇停下了腳步,回頭定定的望著他。

「柏先生,現在有興趣跟我談一下了嗎?我要的時間不多,五分鐘就好。」裴老爺子話說完,篤定的看著柏原崇。

他知道柏原崇,一定會答應他的。

因為柏原崇那麼在乎蘇子夜,他怕蘇子夜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當年的事情,柏原崇做的再怎麼天衣無縫,始終會被人知道。

而現在,蘇子夜回來,葉簡汐和柏原崇的侄子勾搭在一起。

正是他拉攏柏原崇的機會。

只要柏原崇站在他這邊,無論是慕洛琛,還是葉簡汐,都只有一條路:死!

他一定會讓慕洛琛,付出代價!

柏原崇沉默了許久,說:「去上面二樓談。」

裴老爺子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好,柏先生,請。」

裴老爺子說完,做了個請的姿勢。

柏原崇率先走在了前面,裴老爺子緊跟著走在了後面。

……

另一邊。

葉簡汐和蘇子夜走到一處隔斷里,停了下腳步。

蘇子夜四處看了一下,確定沒有人,焦急的開口問:「汐汐,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當初會一聲不吭的就離開?還有,你和查理是怎麼認識的?又怎麼會和他訂婚?」

一連串的問題砸下來,葉簡汐有些頭暈,但還是鎮定的說,「媽,這些事情,一時半會解釋不清楚,等有時間了,我跟你好好說一下。」頓了一下,又問,「媽,你為什麼會忽然回國?」

蘇子夜眼裡泛著淚光,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你還問我為什麼會突然回國,還不是因為你,你一聲不響的離開,我和南晟幾乎把瑞典翻遍了。前段時間,國王親自宣布了,你和查理的婚事,我們這才知道的。」

「對不起。」葉簡汐滿懷愧疚。

「這句話,你別跟我說,等南晟回來了,你自己跟他說,他為了你……」蘇子夜話說了一半,又咽了回去,嘆息了一聲說,「算了,等他回來,讓他親自跟你說吧。」

葉簡汐聽她欲言又止,還以為凌南晟發生了什麼不幸的事情,心頭咯噔沉了下來。

當初她離開,就是不想讓柏原崇為難凌南晟。

「凌南晟他……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葉簡汐猶豫的問。

蘇子夜搖了搖頭,「等他回來,你自己看吧。」

葉簡汐點了點頭,不知道說什麼好。

蘇子夜看著她心情不好的樣子,抬手抱住她,「汐汐,別難過,無論發生什麼事,媽媽都會站在你這邊。」

葉簡汐趴在她的肩頭,心頭湧起複雜的情緒。

她很想告訴母親,關於柏原崇的事情,可告訴了之後呢……

母親該怎麼辦?

和柏原崇離婚,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還有西西,她今年四歲了,已經開始記事了,如果等她長大以後,知道是她這個做姐姐的,拆散了她的父母,西西會怎麼想,會不會恨她……

葉簡汐不知道答案。

她不想傷害到母親和西西,可她又不想輕易地放過柏原崇。

所以只能暫且把這些事情,都埋在心底。

過了一會兒,葉簡汐聽到外面曲子換了,換成了出場的曲子,知道是要出席了,提醒蘇子夜說,「媽,你說的,我都記得,你先回去吧,柏先生不是說,西西還在等著你們嗎?」

「嗯,好。」

蘇子夜擦乾了眼角,跟著她一起出去。

走到大廳外面,蘇子夜和葉簡汐分開,去找柏原崇。

而葉簡汐則去找查理。

找了一圈,沒看到查理的身影,葉簡汐拉住旁邊一個侍應生,問他有沒有見到查理。

侍應生給她指了個方向。

葉簡汐不疑有他,向著那個方向走過去。

因為宴會已經開始,所以走廊里很少有人,葉簡汐走到走廊口,看著空蕩蕩的走廊,心頭浮起一抹不安的感覺,正準備轉身回大廳,身後卻驀地閃出一道身影,將她往走廊里一推。

身體往前傾的同時,葉簡汐高聲叫了一聲,「文清!」

但下一刻,身後那個人就伸手,將她死死地壓制在了牆上。

抬眸看到來人,葉簡汐眼底露出一抹詫異,但很快鎮定了下來,「柏原崇,你想做什麼?在這裡殺了我?還是想把我再次賣給人販子?我告訴你,你最好還是別動手,查理什麼事情都知道,一旦你敢對我動手,他會第一時間,把你所有的罪證,都公諸於天下!」

「葉簡汐!」柏原崇低喝了一聲,眼裡動了殺意,「你敢威脅我?」

「你當我是威脅,那就是威脅!不過,你自己沒做過虧心事,又何必怕被別人這麼說出來!」葉簡汐眼底沒有半分怯意,直直的望著柏原崇。

她話音剛落,柏原崇壓在她脖子上的手,往前送了一些。

葉簡汐瞬間呼吸不過來,臉色慢慢的漲紅。

柏原崇目光冰冷,像是在看著一隻隨時可以捏死的螞蟻一般,「我警告你,別把那些事,告訴子夜,否則,別說你,就是你們全家,我都不會留一個活口。」

葉簡汐呵了一聲,猶豫被他壓制著,這聲冷呵變了樣,透著一絲絲的痛苦,「你儘管殺,你殺的越多,手上沾染的血也就越多,露出的馬腳也就越多,早晚有一天,你所作所為會被暴露。」

「柏原崇,我一點都不怕你,在我眼裡,你不過是一條可憐蟲,之所以現在沒告訴我母親,不是因為你,是因為我不想看著我母親還有西西,為了你傷心。」

葉簡汐艱難的說完,目光里充斥著厭惡的望著柏原崇。

柏原崇惱怒到了極點,手準備再次往前,只要他稍微一用力,就足以扭斷她的脖子。 葉簡汐感覺肺腔里的空氣被一點點的榨乾,可她的眼底沒有一絲退縮。

柏原崇壓著她的脖子,僵持了一會兒,見她始終不肯服軟,猛地將她往牆上重重的一推。

葉簡汐腦袋撞在了牆上有些疼,忍著疼痛站穩了身體,冷笑了一聲,嘲諷的意味不言而明。

柏原崇不敢在大庭廣眾下對她怎麼樣,能做的也不過時是威脅她罷了。

這個男人也有害怕的時候,可真是諷刺。

柏原崇站在離她五、六步的地方,目光像是毒蛇身上的毒液一般,纏繞著葉簡汐,如果目光能化為實質,他怕是早就把她殺了,「沒人能威脅得了我,葉簡汐。」

「是嗎?」葉簡汐淡淡地反問,眉目清明。

這模樣根本沒把柏原崇的話放在眼裡。

柏原崇的臉色更冷,他生來就地位尊崇,哪裡被人看不起過,葉簡汐這個女人,竟然一次又一次,把不把她放在眼裡。

早晚有一天,他會讓她知道,輕視他的代價。

葉簡汐不知道柏原崇心裡是怎麼想的,但她現在確定,自己對柏原崇這個人充滿了厭惡,和他站在一起多一秒,都會讓她噁心的胃抽搐。

葉簡汐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呼吸,抬步往大廳里人多的方向走。

柏原崇的目光始終緊緊地跟隨著她的身影,但是沒有再追上來。

到走廊口的時候,查理剛好過來找她。

見她黯然無恙,查理鬆了口氣,說:「你到哪裡去了?我剛才在到處找你。」

葉簡汐想到剛才那個給她指路的侍應生,又看了一眼身後的走廊,那裡柏原崇早就不在了。

不用想也知道,剛才指路的人是柏原崇故意安排的。

他把她引誘過去威脅,應該是按耐不住了。

葉簡汐嘴角挑起一抹譏諷的笑容說,「剛才我跟我媽說完話,就去找你了,一個侍應生跟我說,你在這邊,可沒想到,我最後見到的是你王叔……之後,你王叔找我說了一番話。」

葉簡汐沒打算把柏原崇的事情隱瞞查理,因為柏原崇真的有動靜的話,能應對他的只有查理。

查理聽她說的,臉色一變,視線落在她被掐出紅痕的脖子上,臉色變得很難堪。

「王叔找你麻煩了?這是他弄得?」

葉簡汐摸了摸脖子,點了點頭,沒有再說其他的。

其實她大可以把柏原崇說的那些威脅的話,都告訴查理,但想到柏原崇在查理心裡的地位還是作罷。

有些事情,她不說出來,查理也早晚會知道。

說出來,只會顯得她『小人』罷了。

查理站在原地,靜默了片刻,抬手握住她的手,藍眸里充滿了決絕:「簡汐,你放心,我不會讓王叔,做任何傷害你……們慕家的事情的。」

葉簡汐對上他誠摯的眸子,有些不自在,「查理,謝謝你。」

話說著,她想抽回自己的手。

但沒等她抽回,查理又說:「到我們發言的時候了,先過去吧。」說吧,他牽著她的手,往大廳中央的發言台走了過去。

……

發言的稿子都是事先寫好的,寫的都很官方。

查理正式介紹過她的身份后,發表了兩國友好的話題,之後輪到葉簡汐發言。

葉簡汐按照稿子,把自己該說的話,照本宣科說了一遍后。

大廳里響起熱烈的掌聲。

葉簡汐臉上維持著禮節性的笑容,目光掠過人群,不經意的落在某個人身上時,頓時停滯了幾秒……裴錦德!

葉簡汐嘴角的笑容變得僵硬,渾身的血液都在瞬間,湧上了腦袋,腦子裡不停地嗡嗡的響。

若是此刻,大廳里只剩下了她和裴錦德,她會毫不猶豫,拿刀子狠狠地戳在裴錦德的心口!

葉簡汐定定的望著裴錦德的同時,裴錦德也在望著葉簡汐。

當初他把葉簡汐逼迫的逃亡,現在這個女人竟然又回來了,還這麼光鮮亮麗的站在所有人跟前,這讓他怎能不恨?

他恨不得,立刻衝上前,把這個不入流的賤女人,拉下來就地亂槍打死!

兩個人的目光里,都充斥著恨意。

查理微微的扭過頭,見到葉簡汐一瞬不瞬的望著一個方向,不由得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

見到站在那裡的是裴錦德,眉心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

現在,他已經知道裴家和慕家的恩怨了,對裴錦德自然沒有任何好感。

事實上,這次宴請的名單里,根本沒有裴錦德,他出現在會場里幹什麼?

「簡汐,我們先下去。」

查理壓低了聲音說。

葉簡汐聽到他的聲音,收回視線,點了點頭。

跟著查理走到台下的那一刻,葉簡汐附在他耳邊,小聲說:「陪著我去那邊一下。」

查理看向她指的方向,發現是裴錦德的站的地方,眉頭一擰,「你要去見裴錦德?」

「嗯。」

葉簡汐應了一聲,沒有任何遲疑的,往裴錦德所在的地方走。

她要把找到鑰匙的事情,透露給裴錦德。

昨天她還在想,怎麼自然而然的把這個消息傳達出去,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他,這是老天都在幫著她。

查理不知道她打的什麼算盤,但看她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意思,再加上有自己在,絕不會讓她受傷,所以帶著她一起,往裴錦德的方向走。

裴老爺子沒想到,葉簡汐會主動的跑到自己跟前,這個賤人,難道就不怕他把她弄死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