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陳立面對段梅的感激,他覺得有點尷尬,他做這事,只是順手為之,他並不覺得自己付出了多少。相對來說,段梅天天為了兒童福利院付出,她才是貢獻最大的人。

陳立笑道:「梅姐,我這是舉手之勞。你不用太客氣,以後我再去福利院,可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段梅聽陳立一說,立刻不多說了,她連聲道:「那好,以後你有時間,一定去福利院多看看,孩子們很喜歡你,時常跟我說起你。」

「一定。」陳立點點頭。

天家別墅門口,陳立目送段梅離開,李婧拉著朱泉凌也離開了。

陳立看出來了,今天李婧說話有些少,這有些反常,現在她拉著朱泉凌離開,陳立大致能猜出李婧要說什麼。不過,這是她們姐妹間的事,陳立也不想過問。

「怎麼啦,還在盯著泉凌,眼睛捨不得收回了?」唐夢雲忽然說道。

陳立反應過來,他覺得踩中了陷阱,然而唐夢雲笑得很隨和,他有些弄不清楚狀況。

「那個……那個……」陳立有些發怔,一時不知怎麼解釋。

唐夢雲話鋒一轉,說道:「走了,我們回家,今天外公他們會來。」她有些擔心,孫家的人要過來,事先也沒有打電話,直接就來了。唐夢雲知道這事也沒有多久,直到晚宴結束,她才有時間跟陳立說。

「這樣啊,我們回去吧。」陳立虛驚一場,聽到是這麼回事,他放心了。孫家的人之前已經得到了教訓,現在看到唐家公司發展壯大,跑過來恐怕是蹭吃蹭喝,順便討幾個職位。除此之外,陳立想不到他們還有什麼目的。

唐夢雲也鬆了一口氣,她原以為陳立會生氣,現在看來,陳立表情得很平淡。

此時,李婧拉著朱泉凌,兩人坐進一輛計程車。

她們剛從慈善晚宴出來,衣服也沒換,容光煥發的兩女,把計程車司機嚇了一跳。他這輩子從沒見過這樣級別的美女,尤其是朱泉凌,他一看到朱泉凌,連車也不會開了,光是盯著朱泉凌出神。

「師傅,城北步行街。」李婧看到司機在發怔,不由提醒道。

當計程車停在城北步行街時候,李婧拉著朱泉凌走進一間咖啡店。

咖啡店在二樓,門面很小,兩女坐在靠窗戶的位置,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對面的服裝店,還有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以學生和小情侶居多。

「泉凌,還記得以前嗎?」李婧問。

朱泉凌微微一笑:「永生不忘。有話你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

「你喜歡陳立?」李婧單刀直入。

「難道你沒有?又不是什麼稀罕事。」朱泉凌無所謂地說道。

李婧一怔,她鄭重道:「我跟你不同,我知道取捨,我絕不會破壞他跟夢雲的感情。」她能感覺到朱泉凌的變化,朱泉凌跟以前不同了,現在的她,變得侵略十足。李婧很擔心,朱泉凌要是再鬧下去,她們的姐妹之情恐怕不復存在。

李婧覺得,她有必要敲打一下朱泉凌。

朱泉凌悠悠道:「選擇權在他手上,怎麼選擇,是他的事,你不用替我考慮了。」

李婧怒了,朱泉凌簡直不可理喻,她已經說得很明白,朱泉凌還是半點情面都不講。

「朱泉凌,你真的那麼絕情嗎,難道你忘了,每次有人為難你,都是夢雲替你出頭嗎?」李婧呵斥道。

朱泉凌面無表情地說道:「那是她的事,我從來沒有要求她做過什麼。」

朱泉凌說完這話,她站了起來,自顧自地走下樓去。

李婧怔在當場,她萬沒有想到,她會聽到這樣一個答案。她看得極重的姐妹情,在朱泉凌看來,竟然如同笑話,半點也不在乎。

塑料姐妹情。

李婧氣得說不出話。

可惜她看不到,轉身離去的朱泉凌,已是滿臉淚痕。 雲頂山莊別墅。

孫家的親戚全都到了,別墅裡面熱鬧非凡,孫家親戚面對這樣豪華的大別墅,驚嘆與羨慕都寫在他們臉上。

孫妙坐在真皮沙發上,她心跳得厲害,差不多一個億的別墅,她這一輩子是別想了。之前她因為劉寬的關係,在唐夢雲面前刻意表現,她覺得優越感滿滿,現在回想起來,實在可笑。劉寬所有的身家都拿出來,也不見得能買到這別墅的一個房間。

「孫瑩,你現在真闊了,住這樣大的別墅。」

「要是我有夢雲這樣的女兒做夢也會笑醒。」

「夢雲現在是大公司的董事長,簡直太厲害了。」

孫家親戚不住地稱讚著。

孫瑩聽著這些話,她樂得合不攏嘴,她就喜歡聽好聽的話,孫家親戚正對她的胃口。

「周雁,水果呢,怎麼還沒拿上來,磨磨蹭蹭什麼呢。」孫瑩沖著廚房大吼一聲,展示著女主人的威風。

周雁只有嘆氣,孫家的親戚可太能吃了,不管她端上什麼水果,總會在兩分鐘內被消滅乾淨。不到半個小時,一個存放水果的冰箱都空了。

「小姨,這保姆笨手笨腳的,要她有什麼用,趁早開除吧。」王安砸吧著嘴,他之前已經吞下五個梨了,還有些意猶未盡。

「就是,在這種好地方工作,也不知道珍惜,這種人不配當保姆。」孫妙也接了一句。

孫妙見到孫瑩吼得威風,她也想要體驗一下使喚人的感覺,現在她發現,這種感覺真令人著迷。

周雁端出第五份水果,她額上冒汗,對孫瑩說道:「這是家裡全部的水果了,如果不夠,只有讓人送過來了。」

孫瑩怒道:「沒貨了,讓人送就是了,又不要你出錢,你嘰歪什麼呢。」

周雁有些無奈,現在時間不早了,再讓人送水果來,肯定要額外多付一些錢,到時候,孫瑩又有話說了。

周雁在說話的時候,她腳步不停,在經過王安身邊時候,王安忽然伸腳一絆,周雁一個不留神,直接被絆倒在地,盤中的水果也灑了一地,周雁也跌坐在地。

王安怒道:「你怎麼走路的?故意絆我一下,是看我多吃了幾個水果,你不服氣是不是?」

他絆了人之後又後悔了,滿地的水果只能看不能吃,他的怒氣更大,當下沖著周雁就發火,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孫瑩也罵道:「周雁,你真是沒用,叫你拿個水果,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好,要你有什麼用?」

周雁莫名被一幫人針對,她不明白怎麼就招這些人恨了,這幫人一來別墅,就對她呼來喝去,還不斷找她麻煩。

事實上,王安因為孫霞的事,心裡懷恨,現在看到陳立家裡的傭人,他更是來氣,不罵幾句出氣,他心裡不痛快。

最主要的,現在陳立不在家,王安以為,只要討好孫瑩,沒有人敢為難他。罵罵保姆什麼的,根本不算事。事實上,孫瑩在罵周雁,他王安只是個跟班的。

孫瑩罵得,他罵不得?

「對不起,我沒有看清路。」周雁忍著痛,一時間爬起來,當下低頭道歉。

「沒有看清路?」王安冷笑一聲,「你說得輕巧,把我摔壞了,你賠得起嗎?你看,我被你絆了這麼重的一下,你給我道個歉,不過分吧?」

周雁沒有辦法,在這幫人面前,她勢單力孤,儘管她非常委屈,還是低頭說道:「對不起,我不該絆你。」

王安笑得咧開了嘴,他得意極了,明明是他絆的人,現在人家還要給他道歉。

我不是你心頭好 王安有些感慨,錢真是個寶,如果他也有錢,也買這樣一幢大別墅,請幾個保姆,有人伺候著,平常也有樂子,實在太美妙了。

「還賴在地上做什麼?等酒等菜嗎?」孫妙坐在沙發上,不懷好意地說道。

周雁沒有辦法,她剛才被磕到了腳踝,一動就劇痛,根本站不起來。

別墅的門忽然打開,陳立和唐夢雲出現在門口。

王安看到陳立,他縮了縮脖子,本能地後退兩步,對於陳立,他怕到了骨子裡。

孫妙也是默不作聲,她不由得向鄭潔所在的地方靠了靠,似乎想要尋求安全感。之前在白沙縣,孫妙已經嘗夠了苦頭,她清楚地知道,她跟唐夢雲的差遣有多大。現在她看到唐夢雲,幾乎沒有面對的勇氣。

這一次,孫家人都來到海州,要不是孫洪意志堅決,孫妙是不想來海州的。

陳立看到周雁坐在地上,他沉下了臉,他已經有心理準備,孫家人來到海州,必然不會安分,讓他沒想到的是,孫家人來的第一天,就已經如此過分。

陳立走到周雁身邊,問道:「周阿姨,是誰?」

「是她自己不看路,和我沒有關係。」王安急了,連忙撇清關係。

陳立看向王安:「我沒問你,你急什麼?心虛嗎?」

至尊追美系統 王安嚇得臉色變了,他連忙辯解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陳立沒有再理會王安,他看向周雁,問道:「周阿姨,具體怎麼回事?」

不等周雁回答,孫瑩忽然說道:「她自己走路不小心,把水果撒了一地。你信不過王安,難道也信不過我?」

現在當著孫家親戚的面,孫瑩知道她必須站出來。要知道,她可是女主人,要是這麼點小麻煩也解決不了,那她的面子還往哪裡擱?

陳立恍如未聞,他看向周雁,說道:「周阿姨,你不要有心理壓力,實話實說就是。」

「陳立,你在做什麼?我的話也不信?」孫瑩火了,陳立根本不理會她,這讓她覺得受到了極大的蔑視。當著孫家親戚的面,她再也坐不住了。

周雁的心裡在打鼓,看陳立的態度,顯然是要嚴肅處理這事。如果她說出實情,王安一定會受到懲罰。這樣一來,陳立也會跟孫瑩鬧翻,那樣的後果,是周雁不想面對的。

周雁全靠陳立的幫忙,才能有這份工作,她對於陳立的感激是發自內心的。現在陳立替她出頭,她也不願意讓陳立為難。她很清楚,她只是個保姆,挨點罵,也不算什麼。 周雁想明白了,她說道:「是我沒看清路,所以摔倒了。」

王安聽到這話,他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他就怕陳立追究責任。現在周雁自己都這樣說,這事就跟他王安沒有關係了。

王安看向周雁,眼中滿滿的都是鄙夷,根本沒有半分感激,在他看來,下人就是下人,連句真話也不敢說,這樣懦弱的人,活該被欺負。

陳立看到周雁的神情,他什麼都明白了,如果事情真的那麼簡單就好了。他本來打算,要好好修理一下孫家親戚,現在周雁自己都不說什麼了,他也沒有發作的理由。

陳立掃視了孫家人一圈,淡淡道:「大家來海州玩,我表示歡迎。如果故意找事,別怪我翻臉。」

孫家人一到就開始搞事,陳立不得不把醜話說在前頭,以此來敲打一下孫家人。

孫洪身為孫家之主,他沒有說話,他看著陳立的氣勢,心裡不由有些發毛。現在的陳立,已經不是以前眾人說的窩囊廢了。

孫洪很不解,這樣的人物,為什麼會甘願留在唐家,三年多來一直被人唾罵,也不見他出來辯解幾句。

「陳立,你什麼意思?你這麼跟我的娘家人說話,不給我面子嗎?」

孫瑩不樂意了,陳立說得這樣不客氣,也就是不給她面子。

陳立沒有再說什麼,孫瑩是個死要面子的人,現在當著她的娘家人,的確不適合多說什麼。於是陳立轉身就走。

孫瑩下巴一抬,得意極了:「別管他,家裡我說了算,大家開心玩,盡興玩,都算我的。」

孫洪看得不住點頭,孫瑩還是有本事的,那麼厲害的陳立,在孫瑩面前也不敢吱聲,他孫家的女兒,就是了不起。

唐夢雲走近孫瑩,低聲道:「媽,差不多得了,不要太過分,不然,我也沒辦法。」說完這幾句話,唐夢雲轉身就走向房間。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孫瑩心裡一個咯噔,當著眾人的面,她自然不能示弱。現在女兒都這樣說,也算給她敲了一次警鐘。孫瑩很清楚,如果惹毛了陳立,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房間里。

「陳立,肯定是王安在搞事,如果你要修理他,我完全支持。」唐夢雲直白地說道。

陳立苦笑道:「我們都知道是王安,問題是,有媽攔著,我要教訓王安,恐怕也不行。」

唐夢雲坐到陳立身邊,抓起陳立的手,嘆道:「媽就是這樣,她喜歡護短。要不,這回就算了吧。」

陳立笑道:「老婆大人發話了,我自然要聽。」

唐夢雲聽到這話,心裡一甜,不由低下頭去:「誰要你聽話了?你愛聽不聽。」

陳立覺得奇怪,他都這樣聽話了,怎麼唐夢雲還是不樂意的樣子。

面對這樣的情形,陳立覺得不知怎麼辦才好,一時間,他怔在當場。

重生之影帝大叔的小嬌妻 唐夢雲等了很久,也沒有見陳立有什麼動作,她忽然站了起來,氣呼呼地說道:「我累了,先休息。」

陳立聽到唐夢雲這樣說,他不由鬆了一口氣,還好唐夢雲開口,化解了這份尷尬,要不然,他不知要怎麼應對。

唐夢雲心情複雜,她覺得陳立實是在是棵榆木腦袋,她都暗示了,怎麼陳立就是領悟不到,這讓她非常苦惱。另一方面,她又有些暗喜,在男女之事方面,陳立表現得這樣木訥,顯然,他是個非常保守的人,這方面,跟她又是何其相似。

此時,在孫洪和鄭潔夫婦的房間里,異常熱鬧。由孫洪坐鎮,孫妙一家和王安父子都在。

「爺爺,你說小姨真的會留下我們么?」王安開口問道。

王安是孫洪的外孫,但他稱呼孫洪不是叫外公,而是直接叫爺爺。

孫家人全體出動,來到海州不止是遊玩這麼簡單,他們是有目的的,孫洪希望兒女有好的發展條件。現在,唐家公司在海州名聲大震,唐夢雲是董事長,他們想著,讓唐夢雲安排個工作,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孫洪點點頭:「這是小事,不會有問題。陳立再強硬,但你們也看到了,他在你們小姨面前是什麼表現。只要你們的小姨發話,別人還能有什麼意見?」

孫洪之前還有些忐忑,陳立在白沙縣非常強勢,要是他不同意,還真的有點麻煩。現在看來,這並不足為慮,陳立再厲害,也有孫瑩治他。孫洪看明白了這點,他心中的石頭落了地。

王安一聽,不由咧開嘴笑了。他非常怕陳立,當著眾人的面,他表現得非常不屑。陳立不在,他就覺得沒人能管他,他可以無法無天了。

他沒有真正被打痛,所以一直在危險的邊緣瘋狂試探。哪怕孫霞已經死了,但是王安這個健忘的人,並沒有長什麼記性。

「陳立的事不算什麼,我擔心的是,小姨可能不會收我們。」孫妙忽然說道,她已經得罪了唐夢雲,在這事上面,孫瑩一定會幫唐夢雲,所以孫妙覺得心裡發虛。

孫洪擺擺手,滿不在乎地說道:「沒事,我的女兒,我還不清楚么?她好面子,我說幾句場面話,要她沒有拒絕的理由。」

「謝謝爺爺。」

孫妙和王安異口同聲地說道。他們來到海州,自以為是見了世面的人,再讓他們回到白沙縣那樣的小地方,實在太憋屈了,他們覺得那是浪費生命。現在唐家公司如日中天,只要攀上這棵大樹,必將一生受益。

王安已經想象著,他在公司中憑著關係,一路高歌猛進,到時候,他的工作既輕鬆,福利又好,他在有空的時候,跟漂亮女同事玩一玩,簡直是神仙般的日子。

孫妙跟王安想的不同,她不甘心一輩子替唐夢雲打工,她只是想留在海州,只要嫁給有錢人,她的人生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想法,跟唐明蘭差不多,如果她們認識,可能會成為很好的姐妹,畢竟,物以類聚。

「爺爺,明天全看您的了。」王安討好地說道,「今天我們坐了很久的車,都累壞了,正好在這豪華別墅里好好休息。」 雲頂山莊的主卧室內。

唐慶國對於孫家親戚的到來,心裡有些不快,當著孫瑩的面,他不好表現出來。但是,有些話必須要說清楚。

「老家親戚全來了,你想過原因嗎?」唐慶國思考良久,終於開口說道。

「有什麼原因?他們來沾沾我的光,不可以嗎?」孫瑩不屑地說道,「咱現在又不窮,請他們吃幾頓飯,怎麼,你心疼那點錢?」

她是非常好面子的人,她出嫁二十多年,直到唐夢雲長大嫁人,她才得以揚眉吐氣,心裡驕傲萬分。現在娘家人主動上門,正是給她表現的大好機會。對於這樣的機會,孫瑩十分珍惜。她明知孫家人到來,一定會多不少花費,但是她不在乎。

唐慶國嘆道:「他們行李帶得不少,不像是旅遊的樣子。」

孫瑩火了:「住一陣子能多吃你幾碗飯?唐慶國,我告訴你,他們是我孫瑩的娘家人,招待他們一陣,怎麼了?你有意見?」

唐慶國耐心地解釋道:「我看他們的樣子,是打算住下不走了。」

孫瑩問道:「為什麼不走?家都不要了嗎。」

唐慶國道:「你那麼精明一個人,今天有些迷糊了,你想想,他們來我們家,只是玩幾天的事嗎。會不會是因為夢雲成了董事長,他們過來找夢雲安排工作?」

孫瑩怔住了,她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一知道孫家人要來的消息,她整個人都樂壞了,終於可以在親戚面前長長臉,這幾乎是她畢生的願望,現在願望實現,她興奮得有些找不著北了。

聽到唐慶國的提醒,孫瑩陷入了沉思。

這幫親戚是什麼德行,孫瑩很清楚,好吃懶做是出了名的。如果把他們安排進公司,絕對是蛀蟲級別的,對公司有害無益。

孫瑩喃喃道:「不會吧。」

「你心裡已經有數,就不用我多說了吧。」唐慶國嘆道。

孫瑩心情複雜,她本來已經計算好,明天要帶孫家人去哪裡玩,讓孫妙等沒有來過的親戚看看海州的繁華。然而,唐慶國一番話,瞬間把孫瑩的好心情打沒了。

孫瑩知道,她必須想一個合適的方法應對。

「別想了,明天再說吧。」唐慶國勸道。

孫瑩含糊地應了一聲,她幾乎一夜沒有合眼,直到天快要亮了,才沉沉睡去。

大早上的,孫瑩破例起得極早,她走到樓下的客廳時,發現孫洪坐在大廳中。

孫瑩吃驚地說道:「爸,您怎麼起這麼早,是沒有休息好嗎?」

孫洪笑眯眯地說道:「沒有,我休息得非常好,我孫洪一生,從沒有住過這麼好的房子,興奮得有些睡不著,加上年紀大了,睡眠本來也少。」

孫瑩的心裡敲起了鼓,她有些勉強地陪著笑:「爸,您得注意身體,好好保養。」

孫洪向孫瑩招招手,笑道:「來,坐到爸身邊來,爸跟你說幾句話。」

孫瑩本能地覺得有事,她心情複雜地坐在孫洪身邊。

孫洪忽然嘆道:「當年你嫁給唐慶國,我們都以為你的日子好了,可事實上,你過得也不怎麼樣。現在,你終於苦盡甘來,爸也替你高興。」

「爸,都是夢雲有出息,可不關唐慶國的事。」孫瑩解釋道。

孫洪心裡有數,這事自然不會是唐慶國的功勞。自從他知道唐慶國在唐家沒有地位之後,他對唐慶國的態度非常差,曾揚言,這一輩子都瞧不起唐慶國這種軟骨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