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就在大伙兒忙著挑選貨物的時候,一聲驚呼突然響了起來——

「啊啊啊,我找到真品啦!」

「二十萬啊,沒想到這個小東西竟然能賣二十萬,我賺大發了!」

嘖嘖。

這段時間,總有人臆想自己淘到了真品,大伙兒都對這樣的叫聲免疫了,甚至連個眼神都不想給他。

誰成想,這一次竟然有了意外。

伴隨著這聲狂喜的尖叫之後,又是一陣熟悉的敲鑼打鼓聲響起。

幾個捕快擁護著一個男人從街上走過,順便傳達出消息,「現在古董珍寶已經被這位壯士給找到了一件,現在還餘49件,希望大家繼續努力。」

確保鎮上大多數人都知道了這個消息后,幾個捕快這才離開。

於是這個幸運兒,迅速被大伙兒給圍住了,眾人七嘴八舌地問開了:

「你真的找到古董了?」

「是什麼樣的,器具還是裝飾物啊?」

「多少錢買的,真賣了二十萬嗎?」

「還有還有,你是到哪兒驗證的真假啊?」

這哥們興奮得臉通紅,也沒瞞著這些消息,直接就吐露給大家了。 「我那是一個攢枝鎏金的釵,看起來就挺漂亮的,花了我五百塊錢呢!對對對,就是在這條古董街上找到的。」

「本來我是想帶回去給我女朋友當禮物的,」說到這兒,小伙兒臉上還禁不住透出幾分甜蜜,撓了撓頭才繼續說道,「不過後來順路經過衙門時,看到捕快在衙門外貼告示,說可以去他們那驗證真偽。」

「我想著還有時間,乾脆就去驗證一下,碰次運氣,沒成想人家一看,就說我這東西是真品,可以選擇自己留下,也可以以市麵價賣出,然後我就以二十萬的價格賣出去了,真金白銀啊!」

說到後頭,連小伙兒自己都忍不住激動起來了。

可不是。

一場旅遊,他只隨手花了五百塊,結果一轉手就成了二十萬!

這翻手覆手間,簡直來得不要太刺激!

其他人聽完他這傳奇經歷,一個個也變得目光如炬,精神奕奕。

恨不得練就了孫悟空的火眼金睛,立刻就從這滿地的古董中發現出真品來!

腦子靈活的人直接就向這哥們討教起了經驗:

「對了,兄弟,你之前那個釵子是在哪個攤子上買的,指點一下唄?」

「就是,有什麼經驗,也給我們傳授傳授啊。」

……

「瞧見了嗎?」熱鬧漸漸消散,賣鼻煙壺的老闆也把視線轉了回來,看向安暖他們的模樣頗有幾分驕矜自得,「咱們這塊兒可是出了名的福地,瞅瞅,這才第一天,就有人找到真品了!」

說著,老闆將鼻煙壺裝進紙盒裡,遞給了小吞暘,「等會兒你們就拿著這個去衙門驗證,指不定又是一個二十萬!」

當然,這話也就是商人推銷的常用手段,聽聽而已,用不著當真,否則他們幹嘛不拿著這真品去賣錢呢?

用支付寶給老闆轉了八百,小吞暘就捧著它的寶貝鼻煙壺興沖沖地走在了前頭,不過才剛走出幾步,他的腳步就慢慢放緩了,臉上的笑意也微微收斂了起來……不行!他可是吞暘一族的大妖,聲名遠赫,怎麼能這麼不成熟穩重呢?

「快走,前面有熱鬧,咱們瞧瞧去!」

小吞暘的心理建設還沒做好,後面的安暖就突然衝上來,抓住他的小爪子帶著他向前跑去。

小吞暘猝不及防,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整隻妖已經被安暖給帶跑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群越來越多,看向牽著自己的手,小吞暘嘴角的笑意再度綻開,也主動撲騰著小腿往前跑。

獨留下後面的晉雲凜面色微黑……這小傢伙不是要繼承傳承了嗎,怎麼這麼慢?

難不成吞暘一族就是因為辦事效率太低才會被逐漸淘汰,導致現在世上僅存了最後這一隻吞暘?

就在晉雲凜暗自猜測的時候,前面的安暖已經佔據了一個視野上佳的位置,這會兒正笑著朝他揮手示意,「這邊!晉雲凜,快過來。」

沒功夫再多想,晉雲凜眉目溫柔地走了過來,才剛剛走到安暖身邊,從天降下一顆紅色藤球,啪地一下就落到了他的懷裡。

艾瑪……這是個啥?

安暖和晉雲凜大眼瞪小眼,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倒是旁邊的人群在安靜了幾秒后,殊地發出一陣哄鬧聲,「砸中了,砸中了!繡球在這裡!」

……

繡球?

這兩個詞一傳入到兩人耳朵里,安暖和晉雲凜立刻就明白他們這是碰上什麼事了——

拋繡球招親!

傲嬌總裁何棄療 而他……這是被招婿了?

一想到這兒,晉雲凜的臉色一下子沉了幾分,不假思索地將手裡紅通通的繡球塞到了安暖的懷裡,堅定搖頭,直接來了一波佛系三不認,「不是我,我沒有,你別胡思亂想。」

說起來怕你不相信……其實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繡球自己主動干下的,跟他沒關係。

「我知道,我看到了的。」瞧見晉雲凜難得緊張的模樣,安暖也忍不住帶上幾分笑意。

……

「咦?繡球呢,人呢?」

另一邊,拋繡球的主家已經下來找人了,不過由於這裡看熱鬧的人太多,他們一時之間還真沒找到晉雲凜他們。

不過旁邊的吃瓜群眾顯然非常熱心,一路指點,熱情洋溢:

「這裡,這裡!繡球在這裡!」

「快過來,人在這兒呢,往右邊走!」

……

於是,在廣大群眾的幫助下,繡球的主人家沒費多大功夫就順利找到了安暖和晉雲凜。

一看繡球在安暖懷裡,繡球的主人一下子就樂開了,嗓子一開,大喊了一聲——

「老三,快來,你這回運氣爆棚了,接繡球的是個大美人!」

……

嗯?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見狀,晉雲凜和安暖都有些懵。

這繡球主人家的反應好像不太對啊。

斗羅之國術 等後面披著紅蓋頭,姍姍來遲的新娘子一出現,蓋頭一掀,他們瞬間就瞭然了其中的緣由——

這個新娘子竟然是個高大威武的男人!

我去!

這完全不按套路走啊。 晉雲凜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現在女裝大佬已經都這麼猖獗了嗎?

「新娘子」根本沒帶搭理旁邊的晉雲凜,這會兒正一臉期待地看向安暖,眼神那叫一個驚喜……哇哇哇!好漂亮靈透的妹子啊,能和她結伴而游簡直是太幸運了!

「拋繡球招親」算是這個小鎮的特色之一。

採用傳統拋繡球的方式隨機選取一位有緣人,由「新娘子」陪同旅遊參觀,換言之,也就是免費得到一位導遊。

導遊男女不限,接到繡球的人也是隨機不定,因此,還鬧出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一位客人的小狗叼住了繡球,於是一個大伙兒看到的場景就變成了這樣——

在特色小鎮的各處風景內,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小心翼翼地抱著一隻圓溜溜的柯基,一邊還聲情並茂地講述著小鎮里的習俗特點。

至於狗的主人,則是在後面憋笑不已。

正是因為這個環節充滿了趣味性,才會備受大伙兒青睞。

不過,對於這會兒的晉雲凜來說,卻是一點兒也不覺得有趣!

……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啊?」 千秋一夙 旁邊的新娘小伙身著一襲紅色長袍,長得倒是眉清目秀的。

這會兒正羞怯而好奇地看向安暖,明顯對這個小姐姐起了幾分好感,連說出的話都帶上了幾分甜度,「我對這一帶都很熟的,你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

「……」安暖還沒來得及張嘴,晉雲凜陰森森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不用了,她有我就足夠了。」

渾身冒冷氣的晉雲凜表示非常不開心,每天總有刁民想要搶朕的媳婦!

晉雲凜這一波強勢插嘴,大伙兒才注意到他。

稍加打量,就從他和安暖眉眼間流轉的神色弄清楚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原來是情侶啊,難怪他剛才的話醋意十足。

小伙兒卻還忍不住想要再爭取一下,目光灼灼地看向安暖,「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有我帶路,你們的行程會豐富很多的,況且你接到我的繡球,也說明了咱們倆有緣……」

「不好意思。」聽到這兒,晉雲凜是真聽不下去了,直接從安暖懷裡取出了繡球,塞回到小伙兒懷裡。

「還有,忘了說了,剛才接到繡球的人是我,不是我女朋友。」所以說,就算有緣,也合該是他們倆有緣,和安暖無關。

……

等等!

一聽這話,小夥子瞬間面色複雜,目露驚恐,「……」你想要幹什麼?他可是個鋼鐵直男,怎麼都不可能掰彎的那種!

偏偏就在這當頭,旁邊的人還嫌熱鬧不夠,也跟著瞎起鬨添亂。

「沒錯沒錯,我也看到了的,最後接到繡球的就是這個帥小伙。」

「所以說要結成同行的伴侶,也應該是你們倆。」

「哎呦喂,兩個帥哥同行,我突然覺得更期待了,腫么破?」

晉雲凜瞬間心累:「……」

……

「那這個權利,我可以拒絕嗎?」幾秒過後,晉雲凜果斷開口。

聞言,大伙兒不由得一愣。

要知道,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拒絕了免費的導遊,畢竟有這些導遊的帶領,就意味著找到珍品古董的幾率又增大了些,一般來說,大伙兒都不會拒絕的。

組織這個活動的人商量了一陣,最終還是同意了這個意見,笑著開口,「現在提倡戀愛自由、婚姻自由,咱們『拋繡球招親』也應該緊隨潮流,尊重大伙兒的選擇嘛。」

於是,在新娘小伙戀戀不捨的追望下,晉雲凜趕緊拉著安暖往外面走去,生怕晚了就被這些人給追上了。

後面看戲看得高興的小吞暘也蹦蹦躂躂地跟了上來。

不知不覺,夜已深。

月光柔柔地傾瀉下來,倒在湖面上,泛起一陣清波。

放眼望去,如星光般閃耀的蓮花燈點綴滿了大半個湖面,正隨波飄動,搖曳生輝。

原來安暖他們隨意走走,已經走到了鎮里的景觀之一「蓮花湖」。

顧名思義,這個湖和蓮自然有著莫大的關係。

首先,這個湖的形狀就像是片飽滿的荷葉,夏天的時候,裡面種植的荷花荷葉紛紛冒水而出,亭亭玉立,紅綠相雜,美不勝收;等到了秋冬時節,萬物凋敝,荷葉枯萎,大伙兒再在上面放上荷花燈,又繼續另一種美。

「幾位要不要買一個試試,我們這兒的蓮花燈很靈的,絕對心想事成。」瞧見客人來了,旁邊賣蓮花燈的姑娘立刻湊了上來,笑眯眯地開口,還順帶拎上了幾盞做工精美的花燈。

「放心,我這兒的花燈,對姻緣特別靈!」一般來說,女孩兒多半愛浪漫,這不,賣燈的姑娘順理成章地將目標放到了安暖身上,放低了聲音,悄悄在她耳邊輕語道,「寫個花燈,保證你們倆恩愛到白頭!」

……

撒謊!

安暖忍不住搖了搖頭,她和晉雲凜都是妖,哪會有妖會白了頭的?再說了,「小姑娘,告訴你,你這是封建迷信,要不得的,光憑一盞燈,怎麼能……」

安暖教導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晉雲凜給一把捂住了嘴,錢包一掏,乾脆利落地開口,「給我來三個,要最貴最靈的那種。」顯然對於這種套路,晉雲凜已經瞭然於胸了。

「好嘞。」一聽這話,臉色原本還有些發臭的姑娘立刻轉陰為晴。

轉身替他們取花燈的時候,餘光忍不住在安暖身上打量了幾下……哎,這年頭連這麼沒有浪漫細胞的妹子都找到了男朋友,為什麼她還是一隻單身狗?這簡直是天理難容啊! 捏著只筆,安暖頗為為難地撓了撓頭……

她該寫什麼心愿呢?

現在她的妖生已經非常圓滿了。

男朋友、小夥伴、家人都在她身邊,平安健康,她還認識了各種各樣的人,見識到了不同風貌的風景名勝……這會兒突然讓她寫自己的心愿,她一時間還真不知道寫什麼好。

倒是旁邊的晉雲凜、小吞暘,和安暖截然相反,一個個下筆如有神,思索了沒多久,就開始埋頭唰唰唰地寫了起來。

安暖心頭忍不住生出了幾分好奇來。

於是,踮著腳尖悄咪咪地湊了過去,側頭看了一眼,晉雲凜的字和他本人一樣,有力而凜然,迎面撲來一股磅礴的氣勢——

「唯願有生之年……」

……

安暖才剛瞅到了幾個字,結果旁邊的晉雲凜卻唰地一聲將紙條給收了起來,還一臉正色地扭頭看向安暖,明顯一幅「我要隱藏自己的小秘密」的樣子。

「別這麼小氣嘛,讓我看看吧。」這樣她再寫,至少有個借鑒的對象啊。

晉雲凜堅定地搖了搖頭,難得說出了一番比較幼稚的話,「據說這個紙條,被別人看后就不靈了。」

聞言,安暖忍不住瞪大了眼:「……」

這個傢伙真是晉雲凜?

那個每晚都看政治新聞、思想立場無比堅定的男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迷信了?

對上晉雲凜毫不動搖的眼神,安暖終究還是敵不過,只能默默地退了下去,然後……又偷偷摸到了小吞暘的身邊。

嗯。

小吞暘這個小可愛一定不會這麼殘忍地對待她的。

安暖暗自思索道,然後一抬頭就對上小傢伙堅決的模樣,一邊沖她搖頭,一邊還把手裡的紙條悄沒聲地藏到了身後。

安暖:「……」連小吞暘這個小可愛都拋棄自己了嗎?

「噗嗤——」

安暖還沒來得及黯然神傷,一旁目睹了整個畫面的賣燈小姑娘突然忍不住笑出了聲!

沒辦法,實在是安暖這動作神態,她越看越覺得熟悉……

小姑娘起身,走到安暖旁邊,忍不住輕戳了戳她,大有一幅找到同好的感慨,「都是同道中人啊,姐妹兒,想當年,我做數學卷子的時候也是這樣!」

拿到卷子,那是撓心抓肺,怎麼也下不了筆,費盡心思地瞟了瞟學霸的卷子,再一臉茫然地看了看學神的答案,最後忙活了大半天,才發現自己的卷子上還是一片空白……

回想起那段被數學支配的日子,小姑娘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安暖這下子是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完了完了,她現在不僅和妖有代溝了,連人類小姑娘的話都聽不懂了!

考慮到安暖曾經和她有過同樣的學渣經歷,賣燈的小姑娘這會兒顯得格外友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