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孟晨橙在旁給他出主意:「那個好看,磊磊會喜歡小兔子小豬這些。」

「你以為你是他嗎?他是男孩子不是女孩子。」孟晨峻駁妹妹的嘴。

對此,孟晨橙鼻孔里哼氣:「你不相信我的話算了。你買回去磊磊不穿我看你怎麼辦。」

呸!他的目光能比她這個毛丫頭差?他往最貴的買能差?孟晨峻胸有成竹地拿著最貴的那件童裝到櫃檯結賬。

孟晨橙看到他從口袋裡掏出的大團結,兩眼一懵:「四哥,大嫂給你塞了大團結嗎?」

「是。」孟晨峻強作鎮定地回答著,眼角瞟了瞟妹妹臉上。

孟晨橙好像沒有任何懷疑,說:「大嫂給四哥塞大團結了,是四哥上了高中要買書了嗎?」

這個毛丫頭,完全懷疑他不到點子上。孟晨峻笑了起來,眉梢飛揚著很是得意:「是。等你上高中就知道了。」

孟晨橙看著自己四哥那張臉,感覺到的只是,四哥此刻的笑容有點兒狡猾。

「你不要騙我,四哥。」孟晨橙皺皺鼻子說。

「沒有騙你。你現在小學生,不懂。等你上了高中能懂了。」孟晨峻其實心裡是挺希望毛丫頭快點長大起來的,懂事了也不用他整天為一個啥都不懂的毛丫頭心累了。

提著童裝的袋子,孟晨峻帶著妹妹小五準備回去。

孟晨橙跟在他後面突然想起:「四哥,你拿大嫂給你買課本的錢去給磊磊買了新衣服,你要買書怎麼辦?」

「我還有錢,夠的。」

「你不會是騙了大嫂買書要很多錢其實不用?」

「沒有。我不騙大嫂!」孟晨峻急急忙忙給自己圓謊,「我是其它零花錢省省,省下來給磊磊買衣服。」

「你居然對磊磊這麼好?」

「我怎麼對磊磊不好了?我是磊磊的四叔!」這個毛丫頭,竟然敢質疑他對小侄子不好?

孟晨橙悻悻然地撅起嘴角:「你總是罵我和磊磊是小笨蛋。」

「那是——」孟晨峻的眼角對著妹妹小五那張鬱悶的表情眯了眯,「你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做罵是愛嗎?」

「你罵我和磊磊是愛我和磊磊嗎?」孟晨橙震驚地沖他張大了嘴巴。

「當然了。因為愛之切。」孟晨峻邊說邊在心裡再來一句:小笨蛋。

孟晨橙滿眼狐疑的眼神在他臉上打著轉兒。

兩人坐車回到樓下。遠遠看見洋洋媽媽她們幾個人居然還沒有走。

孟晨峻的火氣一下子又衝上頭頂了。直奔過去,拿起手裡的童裝袋子向洋洋媽媽她們幾個家長劇烈地晃了晃:看見沒有?百貨大樓里的最貴的童裝!

洋洋媽媽她們一時並沒有注意到童裝上面去,而是一直在天上那架飛起來的玩具直升機上看著。

孟晨橙也看見了飛起來的直升機,尖叫著沖小侄子跑過去:「磊磊,你的飛機飛了!」

剛好,小四小五這兩個搗蛋鬼回來了。孟晨逸沖回來的弟弟妹妹眯起了眸子。 磊磊聽到小姑姑的喊聲,著急地向小姑姑暗暗擺擺小手:小心,小姑姑!

「磊磊,你幹嘛對我擺手?」孟晨橙跑到了小侄子面前嘻嘻嘻地問。

磊磊拿小手撓撓自己的小腦袋:沒有辦法了,小姑姑有點兒慢半拍。

「你去哪了?」

二哥的聲音傳過來,孟晨橙身體一僵:「我和四哥——」

「對,你們兩個剛剛跑去哪裡了?」

「去買——」

孟晨逸和趙陽趙晴等人都看見了,看到了孟晨峻跑到洋洋媽媽她們面前炫耀的童裝袋子。

洋洋媽媽那幾個家長正回神過來,望著孟晨峻手舉的童裝一塊兒眼珠又要突出來了:「這是?」

「我們家磊磊,想穿什麼衣服都有!不寒酸!」孟晨峻大聲說。

在樓上看到了異狀的孟晨熙和林尚賢急忙跟著跑到了樓下。

眼見自己家小四這個愚蠢的動作,孟晨熙衝過去拍下弟弟那隻手:「你傻的嗎!」

「三姐,你根本不知道剛才那些人都說了什麼話?說我們家磊磊穿的寒酸——」

「寒酸怎麼了?人穿什麼衣服很重要嗎?最重要的是,你腦袋不要像別人變成稻草!」孟晨熙沖弟弟吼。

洋洋媽媽她們幾個聽著老三的話:穿的好,腦袋卻像稻草……不由自主的,這幾個家長的臉都黑了起來:這個孟家人欺人太甚了吧,穿的寒酸竟然也能秀優越感了?!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吵架了。」林尚賢攔住孟晨熙和孟晨峻姐弟倆兩個嘆氣。

孟晨熙猛想起自己在他面前失態,低下頭。

可洋洋媽媽她們幾個已經在孟家人說了,因為老三的話引起了她們的怒火:「你們找誰讓你們家孩子上的北海幼兒園?孫老師說了,說你們家孩子根本沒有天賦!」

現場所有人都聽見這個話。

不用說,孟晨逸和林尚賢等人都臉色一黑。

這些家長居然不顧孩子在這裡,說的話這麼難聽。

好在磊磊這個娃也聽不太懂,小手抱著二叔學著洋洋媽媽咬著字問:「天、賦?」

「磊磊。二叔帶你把飛機遙控到其它地方。」孟晨逸此刻只想帶著單純的娃子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三歲的小孩子能懂什麼東西?那些家長竟然惡意中傷一個孩子。不想純潔無辜的小侄子被這些人牽扯上。

洋洋媽媽看見了他的動作,喊:「你們跑什麼跑?」

「他們沒有跑。是你們說話太過分!」林尚賢說。

「對,你們說話也太過分了!」趙陽走了上來。

趙晴跟在哥哥後面。

傅玉已經對著洋洋媽媽她們跳腳:「磊磊有天賦,你們這些蠢貨也看不出來!」

一個兩個的。原以為孟家人孤家寡人,突然來這麼多人一個個都幫孟家人說話。

洋洋媽媽指著他們:「你們是誰?和孟家什麼關係?用得著為他們這麼說話嗎?」

「看不慣的事情,為非作歹的事情,不正義的事情,我們當然要說話。」林尚賢道。

孟晨熙此時看著他站在她和弟弟面前維護她家人的高大身影,感覺自己呼吸都跟隨著緊促了起來,心頭很熱很熱。 「這些人好像是寧老師的學生。」

有個家長嘰嘰咕咕。洋洋媽媽底氣又來了:「原來是寧老師的學生,和寧老師一夥的。」

大院門口呼的穿過一輛吉普車,車急停在了吵架的一幫人面前。

寧雲夕打開車門跳了下來,遠遠看見自己家人和自己學生像是和人家在吵架,不由讓她擔心。

「大嫂。」

「寧老師。」

「你們都冷靜一下。」寧雲夕對家裡幾個小鬼和學生們說。

「大嫂你不知道,他們說話——」孟晨峻又很激動了。

寧雲夕掃過小四手裡的童裝袋子,只說了句:「等會兒磊磊說不要,你要把它退回去,知道不?」

孟晨峻錯愕地張大了嘴巴:這……

孟晨橙沖他翻白眼:看吧,我說過磊磊不會要的!

讓孩子們都稍安勿躁后,寧雲夕回頭問洋洋媽媽她們:「你們聽的消息是從哪裡來的?」

為了顯示自己的消息來源可靠,洋洋媽媽她們強調:「北海幼兒園裡的孫老師。」

「孫老師?」

哪個孫老師?

「孫七妹。」一個家長說漏嘴了嘴。

孫七妹?這麼熟悉的名字?孟晨熙第一個反應了過來,驚道:「不是一零八軍團家屬里的那個孫七妹吧?她不是學都沒有上過嗎?她當老師了?」

洋洋媽媽她們大吃一驚:「孫老師怎麼可能沒有上過學?」

「她是沒有上過學。我們以前和她一個大院的,很清楚。她姐姐是廖幹事的媳婦,孫七妹是洪幹事的媳婦。」孟晨熙一一說道。

「不可能。孫老師說她沒有結婚。」洋洋媽媽說。

啪的一聲車門響,苗正清從車上走了下來,正色道:「她說她沒有結婚?」

孫七妹竟然敢對外宣稱自己沒有結婚,想幹嘛?軍婚是不容玷污的,受到法律嚴格保護的。

看著部隊領導下車來了,洋洋媽媽她們開始緊張:「不,我們說的肯定不是同一個人。對了,孫老師說她大名是叫做孫琦,小名才叫做孫七妹。肯定不是同一個人。」

是不是同一個人?出來露臉不就知道了?寧雲夕正想看看是誰這麼喜歡散布謠言誣賴孩子們,說:「既然孫老師對我們家孩子有那麼多看法,不當面說清楚怎麼行?我們家孩子疑問也會多多的。當老師不可以讓孩子有疑問。讓她出來吧,解答清楚所有人的問題。」

洋洋媽媽她們只看寧雲夕如此淡定的口氣,一下子心頭都慌了起來:莫非孫七妹在撒謊?

「可她,確實是北海幼兒園的老師——」

「她在那裡當多少年老師了?」

「剛入職,據說是九月份——」

「一個九月份才開始去幼兒園上課的老師,能了解幼兒園全部學生的情況?」苗正清都不得不質疑這些家長的腦子是到了哪裡去了。人家說什麼信什麼的。

「磊磊。」寧雲夕向兒子招招手。剛好,早就擔心兒子早晚會遇到這樣的情形了,早點遇上不是什麼壞事。

磊磊被二叔放到地上後向媽媽跑過去:小爺一樣很納悶發生什麼情況了呢。

寧雲夕牽住兒子的小手。

「幾位同志。」苗正清這時看向洋洋媽媽她們幾個家長。 「你們不是質疑人家孩子怎麼入學的嗎?是認為你們家孩子比這娃子更優秀卻不能入學覺得委屈是不是?這樣,你們都帶孩子到北海幼兒園去,看看幼兒園怎麼給你們解釋怎樣?」

洋洋媽媽幾個家長愣愣地看了看苗正清。平心而論,有這麼一個機會可能可以讓自己的孩子進入北海幼兒園上學,誰都巴望不得呢?這個部隊領導不是寧老師家的朋友嗎?怎麼為她們說起話來了?

「是。」洋洋媽媽率先第一個點頭,「我們是這麼想的。」

磊磊和小谷不是幼兒園就近招生範圍里的孩子,北海幼兒園破格錄取他們兩個需要有非常正當的理由吧。說磊磊和小谷是因為天賦超人所以被好幼兒園優先錄取,行,證明給他們這些家長看讓他們這些家長心服口服。

問題是,只恐怕這樣做以後,某個小傢伙和他媽媽應該是怕到要先逃跑了了吧?洋洋媽媽等幾個家長意味深長的目光落到磊磊的小腦袋上和寧雲夕。

寧雲夕接到對面家長們的目光,正好,彎腰對兒子說:「人家如果懷疑你,你明明會做的事情人家說你不會,你要怎麼辦?」

磊磊的小眼珠圓乎乎地看著媽媽。小爺聽明白了,原來是這回事兒。

扁了扁小嘴角,磊磊給出一個酷斃的小爺表情,小嘴巴說:「做!」

這娃子果然像他爸的風格,一個字足以雷厲風行。

誰質疑他,他做給誰看。靠實力讓人信服,這是孟家的信條。從小在孟家裡長大,耳濡目染家裡人的骨氣,磊磊這娃子渾身是孟家的骨氣。

小侄子吐出那個字的時候,孟晨橙孟晨峻和孟晨熙為小娃子齊聲叫好。孟晨逸露出微笑,摸摸小侄子的小腦袋。

洋洋媽媽她們彷彿被磊磊那個字震得一怔:這娃子和他媽媽居然不逃?

最後一顆子彈留給我 真行啊,這對母子不怕丟臉丟死了?洋洋媽媽和幾個家長都挺有自信的。原因與她們的孩子是在上幼兒園沒有錯,但是年紀都比磊磊大。大點的孩子肯定回答問題的能力更強,把三歲的磊磊和沒有在幼兒園上學的小谷打趴應該很是輕鬆。

「咳咳。」洋洋媽媽咳嗽兩聲嗓子,真生怕寧雲夕他們母子倆改變主意了,道,「這樣說好了的。可別到時候臨陣逃脫。」

「要不速戰速決?現在馬上帶孩子們去北海幼兒園。反正北海幼兒園現在放暑假沒有課。」苗正清說。

洋洋媽媽她們再次吃驚地看了看苗正清:這個人應該不是寧雲夕的朋友,是來搞砸寧雲夕母子倆的人吧?

「這樣說定了,你們帶孩子過來,半個小時后我們在這裡集中,我再叫輛車過來送大家過去北海幼兒園。」苗正清看著手腕上的表說。

洋洋媽媽她們趾高氣揚地昂著頭各自回家把自己家的孩子帶過來,一個個胸有成竹的,邊走還邊笑:「這下我們的孩子都可以上北海幼兒園了!瞧瞧他們——」多蠢,兩個字回蕩在空氣里。 孟晨峻沖著對方的背影抹了把鼻子。呸,誰輸誰贏不知道結果呢。他對自己家小侄子是信心萬分!接著,孟晨峻轉身,將買來的新童裝給磊磊:「來,穿上四叔給你買的新衣服,磊磊去征戰,打敗他們!看他們還敢不敢嘲笑我們!」

磊磊沖四叔擺擺小手:「不、要。」小爺不是說過了嗎?小爺只喜歡媽媽給小爺做的衣服。小四叔怎麼總是聽不明白磊磊的話。

看到小侄子真如妹妹小五說的那樣拒絕了他,孟晨峻拉起一張哭喪的臉:「磊磊,你試試,你先看看,很好看的衣服的。四叔給你挑了半天——」

「得了,挑半天?」孟晨熙率先提出質疑,「不是說最貴的嗎?」

孟晨峻白眼自己三姐:最貴的不是最好的嗎?

「你這個稻草腦袋。最貴的就是最好的?」孟晨熙的手指頭戳到弟弟那個讓她恨鐵不成鋼的腦袋上,「你的腦袋都被糖衣炮彈給炸成了稻草了是吧?」

孟晨峻躲著自己三姐的手指頭,目光向某個人求助著:「尚賢哥!」

林尚賢聽見他的求助聲怔了一下,想著這裡現場那麼多人,不乏寧雲夕和孟晨逸這樣的長輩,怎麼孟晨峻光對著他求救了?

「你不是大夫嗎?!」孟晨峻忍不住吼了起來。

「這裡大夫不止我一個。」林尚賢道。

「對,我也是!」傅玉興沖沖走出來向孟晨峻指著自己。

「你算了吧你!」孟晨峻看到傅玉說自己是大夫拔腿就跑。

傅玉那雙眼睛吃驚到要瞪死他:「你跑什麼跑?我和你說,哪天你生病了來求助我——」

孟晨峻此時轉頭看見了自己三姐放下了手指頭躲一邊去了,不由張開白牙大笑:叫尚賢哥求助果然是對的!

聽見自己弟弟的笑聲,孟晨熙使勁兒用眼睛同傅玉一樣瞪著某人。

孟晨橙的手不知覺中是被自己四哥塞進了童裝的袋子,一愣之後喊:「四哥,你要自己退衣服,大嫂說的,你塞給我做什麼?」

「你幫我退,退的錢我都給你。」這麼丟臉的事情他才不去做。孟晨峻想。

於是,老二孟晨逸都走過來了,對著他:「小五才幾歲,你讓她去退?」

眼看老二要發脾氣了,孟晨峻急急忙忙跑回去拿回妹妹手裡的童裝袋子。

孟晨逸沒有放過他:「今晚大哥回來,你自己和大哥說清楚。」

「二哥!」孟晨峻慌的快給老二跪下來了。

磊磊看著小四叔誇張的表情,小臉蛋不禁笑了起來。

聽到小侄子咯咯咯的笑聲,孟晨峻回頭對著小侄子扮苦瓜臉:「磊磊,你看看,你如果穿上小四叔買的衣服,小四叔不會被人罵了。你行行好,救救小四叔吧。」

磊磊對小四叔搖搖小腦袋。小爺的原則不能變的。

「磊磊,你怎麼和我大哥一個驢性呢。」孟晨峻嘆氣著,「難怪是我大哥的兒子。」

「爸爸!」磊磊為自己是爸爸的兒子深感自豪,大聲答應小四叔自己是爸爸的兒子。 苗正清想了起來:「對了,要打電話告訴這孩子的爸才行。對不對,寧老師?」

寧雲夕告訴他:「你趕緊先打個電話給裘園長。」

「剛我先下車繞了一圈到門房那裡打了一個電話給裘園長了,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再回車上的。」苗正清說出來由。

這樣說,他剛給洋洋媽媽說的那些話是——苗正清實話實說:「是裘園長的建議。說她也不想被外部的人誤會幼兒園招生有問題,而且,裘園長覺得,這樣下去對磊磊和小谷兩個孩子更不公平,讓他們兩個孩子承受莫須有的罪名,怎麼有利於他們倆個的成長。不過,寧老師你也真膽大!」

說的是他提出這個方案之前,按照裘園長說的要和她先暗自溝通一下徵得她同意,畢竟她是孩子的母親。哪裡想到,她根本不需用他的眼神示意,他都從她剛才招孩子過來的動作足以看出她想正面幹上了。

說是寧雲夕對自己兒子的能力很信任,不如說是寧雲夕很明白,哪怕輸了都得讓孩子直面面對問題和挑戰。培養孩子勇於直面的勇氣比什麼都重要。這是寧雲夕作為一個母親教育孩子的理念所在。而極少有家長能真正做到這點,原因是家長怕孩子輸了受打擊接下來自己不知道怎麼應付孩子,同時怕因此自己跟著娃子丟臉。

孩子需要有直面失敗的勇氣,家長要比孩子更有這種勇氣。面子反而不是事兒。

做個好媽媽不容易。

寧雲夕說:「有個媽媽比我更不容易。」說的是小谷的媽媽。

確實是這樣的。洋洋媽媽她們回家去帶自己的孩子時,順帶把消息帶回到笑笑家裡去了。

孫七妹和小谷奶奶在笑笑家裡還沒有走,一聽說這個消息都大為震驚。

「是孫老師你之前認識寧老師嗎?」笑笑媽媽和家長們都問孫七妹。

「哈!」孫七妹乾巴巴笑了兩聲,「哪有。她認錯人了。我大名是叫做孫琦。哪裡是她認識的孫七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