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隨著他們的閃身而出,東西方武道界的眾人,心中的壓力,頓時減少了不少,多數人的目光,在望向葉飛之時,都是露出複雜之色。

「他,能否抗住五位劫境?」

「我等實力被壓制,此刻自身難保,無法出手相助。」

「若是……此子死在此地,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此刻武道界的眾人,心中若有所思,竟是沒有一人,貿然衝上前來相助葉飛。

這場大戰,看似極為激烈,但武道界的這些人都清晰,一旦法王殿殿主,破開了那道壓制之力,此戰的勝負可在瞬間分曉。

此地劫境老祖,其中與葉飛有過節之人,並不再少數那些人此刻自然會選擇旁觀。

「法澤,還需要多久?」此時的藍蒼,臉上的表情,不免有些變幻不定。

他豈能看不出四周眾人,此刻心中所想。

縱觀武道界傳承數千年,若非是這些人內鬥不斷,當年的蓬萊仙域,多半也不會被毀滅,三百年前武道界那些前輩,也不會全部慘死。

「半分鐘。」

「但願那小輩能夠撐住。」半空之中,法王殿殿主,此刻目光一閃,體內的力量,隨之再度暴增了幾分,一道無形的金光,瞬間籠罩了整片空間。

霎時間,下方九層荒塔前,武道界的眾人體內的靈力,已然有了恢復了跡象。

「嘶……這是,一界之力!」

「不可能的,你的實力最多劫境五重天,根本無法觸碰到這種級別的力量。」前方那長袍道人,在感受到那股金光之後,頓時臉上露出吃驚之色。

在方才,當他聽到那些下界之人,揚言半刻時間,就能破開他的壓制之時,這位劉師叔的心中,無疑是不以為然的。

高層世界的壓制,那幾乎堪比規則之力,豈是尋常的力量能夠破解的。

而他此刻卻是能夠感覺到,虛界對於產生了排斥。

這種排斥,相當於這一界之力,不甘受到高層面的壓制,此刻做出的最後反抗。

「你根本不懂,什麼叫做可能。」

「在本殿看來,你一個源界西洲小宗,也敢大言不慚蕩平我武道界,簡直可笑至極。」上方半空之中,法王殿殿主,目光掃向前方源界眾人,他的眼中露出輕蔑之色。

蔑視源界武修,整個東西方武道界,怕是也唯有此人。

「你……你。」

「該死的,那個小輩,必須死!」長袍道人此刻心中已然大驚,此刻的情況,已然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眼前這些下界武修,對於源界的了解,顯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且這其內,竟有不被壓制之力限制之人,此刻無論如何那個人必須留下。

說罷,長袍道人低喝一聲,掌中靈劍脫手而出,隨之向著前方的藍蒼猛然斬去,這一劍之下,蘊含他三重的劫境的全力一擊。

藍蒼的實力,本身也是出於被壓制的轉態,此刻面對這一劍之力他不得不得全力出手抵擋。

就在這時,長袍道人尋到了空隙,他的眼中暴起了寒芒,身形隨之閃動,目光同時鎖定了前方遠處的葉飛,周身殺意爆發。

「小輩,拿命來。」長袍道人,掌中術法凝聚。

下一刻,他已然出現在了葉飛的身後不遠處。

如此同時,源界的五位劫境強者,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出手,磅礴的靈壓之力,讓四周的空氣,此刻都變得有些凝固。

半空之中,葉飛面色沉靜,體內的靈力隨之遠轉到了極致。

「璇兒幫你,擋住他們。」此刻葉飛的衣領處,有金光閃動。

上古玄蛇的聲音,隨即緩緩傳來。

「不用。」

「這些人,還傷不我。」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臉上露出了自信之色。

五位劫境強者,在加上一位三重劫境,陣容儘管恐怖,但葉飛的手段眾多,除去上古玄蛇不論,他的紅仙竹笛之內還有兩位仙兵。

靈力不受壓制之下,完全可以輕易擋住前方的眾人。

「那,好吧。」璇兒輕聲回應,衣領處的金光消失,她的氣息隨之收斂。

此刻,前方五人,在加上那位長袍道人的攻勢已然臨近。

四周半空之中,藍蒼,胡金等人,此刻臉上的表情,都是不免露出焦急之色,六位劫境強者的圍攻,爆發出來的威勢可想而知。

「葉小子,快退!」

「不可硬拼……」

靈御門老祖胡金的聲音,此刻隨之傳來。

如今之際,他們只需在拖延一小會,一旦壓制之力退去,那麼東西方武道界的強者,便是可以輕易接管戰場。

「那幾位源界強者,都是帶著必殺之心。」

「此子,恐怕要夭折於此。」

「……」

四周武道界眾人,此刻臉上的表情,均是各有不同,但幾乎都是不約而同地沒有選擇出手相助。

而那些與葉飛相熟之人,儘管有心相助,但此時卻是無法脫身。

眼看,源界六位強者的攻勢臨近,在眾人驚嘆的目光之下,可見前方半空之中,葉飛竟是沒有後退半步,他的眼中閃過一道血芒,那是戰神訣的濃郁戰意。

這股無畏之勢,讓四周的眾人此刻內心,都是不免有些動容。

「此子,生猛!」

惹火天價妻 「今日若是不死,今後武道界巔峰之列,定有那葉飛之名……」

武道界的眾人,在感受到葉飛的那股戰意之後,臉上的表情不免有些複雜。

而此時,葉飛隨之不退反進,他的身形向前移出一步。

周身靈光閃動,通神中期的靈力爆發到了極致,其掌中有印凝聚成型。 「想殺葉某,你們還差了一些。」葉飛目光一閃,可見他身上氣勢,幾乎是瞬間陡變。

一股奇異之力,再其之間縈繞,泛著淡淡的青光。

而此刻前方,那源界六位強者,眼中均是露出不屑之色,他們聯手之下,別說一個通神境小輩,就是此地最強的那兩人都不敢硬抗。

「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

「你等不可留情,一擊必殺此子……」長袍道人此刻冷聲開口,他不知為何,心中有種預感,若是今日不殺這小輩,後果會極為嚴重。

「是!」那五人異口同聲。

說罷,劫境之力,此刻遠轉到了極致,隨之將前方之人牢牢鎖定。

靈器,法寶,帶出破空之聲,恐怖的靈壓之勢,已然瞬間臨近。

「哈哈,哈哈,你死定了。」長袍道人此刻忍不住哈哈大笑,他能夠感覺到,此刻四周其他人,已然來不及出手營救。

如此同時,後方九層荒塔前,拜魂門那位丁引,在一番沉悶過後,此刻見到這等情景,同時臉上露出了笑容。

「我丁引,今日多半難逃一死,但有此子陪葬倒也無妨。」丁引此刻面容有些扭曲,目光死死地盯著前方,他要親眼看到葉飛死在他的面前。

四周半空之中,武道界一些劫境強者,此刻多說也是露出惋惜之色,一代武道天驕,夭折乃是常態,此事已然不可逆轉。

而就在這時,葉飛的嘴角,卻是泛起一絲淡笑。

原先生,寵我! 「源界修士。」

「爾等,可識得此術?」葉飛緩緩開口,隨之慢慢抬起了手臂。

可見他的指尖中,那一縷奇異的青光,頓時光芒萬丈,此刻顯得極為的耀眼,那光芒之內,蘊含的是一股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毀滅之力。

「這……這是,神域仙境!」

「不可能,你到底是誰?」長袍道人在感受到這股力量之後,頓時忍不住瞳孔微縮,他手中的攻勢,隨之瞬間頓住。

放眼源界大地,三大古宗聲名遠赫,幾乎代表著源界的巔峰之力。

而源界修士清楚,他們所生存的實界,真正的巔峰之地,那無疑是傳聞中的神域仙境,那地方位於何處無人知曉。

但從其內走出的神使,每一位都足以都影響到源界的武道的格局,更有傳聞整個源界,都是在神域仙境的掌控之下。

「封地,禁空,鎖神,斷覺,滅魂,奪魄,轉輪,滅生。」

「神使一指,滅生靈。」葉飛身上的氣勢,此刻彷彿壓制全場,他的臉上滿是冷漠之色。

這一式術法,無疑是實打實的仙術級別,而且在仙術中,那也是屬於極品仙訣的存在,其威勢之強,此刻有些超出了葉飛的想象。

而正如他所料,神域仙境位於源界。

「該死的,真的是此術!」前方半空之中,那長袍道人可謂反應極快。

他在暗罵一聲后,便是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形向著後方急速退去,方才的氣勢,早已經蕩然無存,如今之際無疑是保命要緊。

前方,那一指之力隨之落下。

此刻已經衝上前來的那五位源界強者,根本來不及反應,身形便是已然被青光吞沒,竟是連一聲慘叫到來不及發出。

「撤,撤退!」長袍道人此刻忍不住大吼,他已然是此刻顧不得什麼顏面。

在那神使一指的餘威下,這位三重劫的強者,更是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他不顧體內的傷勢,身形化作流光,此刻瘋狂逃遁而起。

一界之力,神域之術,這些完全刷新這位源界強者,對於虛界的認知,若是在不離開此地,今日他們多半是全部都要交代在此。

「秒殺,五位劫境。」

「此子……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強上太多。」

「嗯?我靈力恢復了!」

此刻九層荒塔前,東西方武道界的強者們,在稍有一愣之後,臉上神情驚訝之餘,方才一直被壓制的靈力,隨之瞬間恢復。

一道道劫境之力,此刻衝天而起。

前方不遠處,可見一位身穿皮衣,身形極為精壯的平頭男子,掌中黑芒一閃,一把巨大的暗黑色斧子,落入他的手中。

「小輩,方才是你揚言要廢了本座?」這平頭大漢,目光一瞪此刻盯著前方一位源界之人。

那人觀其氣息,實力僅僅只是勉強達到通神境後期,此刻身形被劫境之力籠罩,臉上頓時露出了驚恐之色。

「誤,誤會……」

「這位前輩,您看。」那源界小輩,此刻也是反映過來。

失去了那股壓制之力,他無疑不是眼前之人的預售。

「誤會?」

「嗯,確實是個誤會。」那平頭男子,此刻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隨之手持巨斧,向著前方之人走去。

在劫境之力的限制之下,前方那位源界武修,此刻身形武道動彈半分,他的臉上不禁露出慘笑。

這樣的情景,並非只有一列,隨著東西方武道界強者實力的恢復,戰局幾乎是瞬間逆轉,那些源界小輩,根本扛不住他們的一擊之力。

更是在藍蒼與法澤的聯手下,源界不少劫境強者,在情況之間損落如此。

「快逃,進入過界冥門內,那些下界之人無法闖入。」源界的武修,此刻已然無心再戰,實力的差距著實太過明顯。

後方眾人,紛紛向著那座黑門之內退去。

這場大戰,源界入侵的這些人,幾乎是損失了大半,僅僅有著極少僥倖退回,心中那都是一陣后怕不已。

原本,這樣的情況不該發生,源界宗門踏入虛界,定然是早有準備,派出的強者可謂不少,但這一次這赤雲門的運氣不太好,碰到了東西方劫境強者的聚會。

要是過界冥門,大可的位置在別地方,事情絕對不會演變成這樣。

「葉小子,你沒事吧?」前方不遠處,此刻胡金閃身前來。

他的掌中有靈光閃動,將葉飛此刻有些搖搖欲墜的身形托住。

「沒事,只是有些脫力。」葉飛輕輕搖頭,不禁面露苦笑。

那神使一指,是他在領悟之後,第一次全力施展,威力沒有讓葉飛失望,但這一指之力,所消耗的靈力,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此刻的葉飛,只感覺體內一陣空虛。

若非是在之前夢界之內,他領悟了古印之力,讓自己的實力達到通神中期,多半是無法承受住那一指之力的消耗,最終傷到武道根基。

鑽石蜜婚 「此術,今後萬不可輕易施展。」葉飛腦中思索,內心不禁暗道。

向著的他,一位元嬰境小輩,都能將他輕易斬殺。

「你先恢復一下,老夫為你護法。」胡金身為劫境強者,自然能夠看出葉飛此刻體內的狀態。

如今之際,儘管源界之人退去,但此刻東西方武道界的這些劫境強者,不可謂不防,葉飛方表現出來的戰力,已然讓眾人有所忌憚。

「多謝。」葉飛沒有猶豫,隨即連忙盤膝而坐。

他可謂深知,自己的處境,如今並不算太好。

源界之人儘管不足為慮,但武道界的內鬥,卻是足夠的致命,哪怕是方才與藍蒼聯手的法王殿殿主,此刻都很有可能對他出手。

而此時,隨之前方半空,空氣中氣息的平復。

東西方武道界的強者,此刻都是緩緩轉過頭來,目光同時凝聚在了葉飛的身上。

「傅老頭。」

「此子,本殿要了!」果然就在這時,遠處的法王殿殿主,身上的氣勢隨之一凝,此刻毫無顧忌的大聲開口說道。

他豈能不知,那葉飛身上,有著諸多秘密,而且很多都與源界有關,若是將其帶走,定能夠為今後的大戰,起到決定性的左右。

這一次的入侵,無疑只是一個小小的開端。

源界赤雲門,並不算強,而比起還要強大的宗門,可謂是比比皆是,在下一次過界冥門開啟之前,武道界需要做好準備。

法王殿殿主,並非針對葉飛,他向來如此,只要能夠保住武道界,犧牲一小部分人那絕對是值得的。

「你敢。」藍蒼此刻毫不示弱,身上的氣勢隨之爆發。

而如此同時,半空之中,平山道侶二人,同樣閃身前來,那一青,一藍兩把長劍,此刻閃動著凌厲的劍芒。

西方的胡金,此刻更是目光一瞪,體內的劫境之力爆發。

一時間,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彷彿方才只是熱身一般,真正大戰這一刻才正式開啟。

「踏入葉飛十丈內之人,必死。」前方半空之中,徐夢低喝一聲,掌中的青劍發出劍鳴,她身上的氣勢隨之與身旁之人相交在了一起。

呂清此時臉上,露出稍有的凝重之色,體內的力量遠轉已然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前方不遠處,西方武道界強者,顯然是以法王殿為首,妖風,白龍等人,早早地站在了其身後,氣氛顯得劍拔弩張。

而華夏武道界這邊,那些宗門老祖,此時臉上卻是露出了猶豫之色。

那葉飛儘管只是世家小輩,但方才爆發出來的戰力,已然讓眾人新生忌憚,這等恐怖的戰力,無疑是威脅到了他們在武道界的地位。 九層荒塔前,遠處過界瞑門,此刻已經封印,那位拜魂門的老祖,卻是在胡亂中不知去向。

但事情,顯然還遠遠沒有結束,此地的場面上,再次陷入了僵局,藍蒼等人的戰力不俗,法王殿殿主此刻也是不敢貿然出手。

在一番僵持之中,一直盤膝恢復的葉飛,隨之慢慢睜開雙眸。

「藍老爺子。」

「胡老,二位前輩,葉某在此多謝。」葉飛此時緩緩站起身來,隨即向著跟前幾位劫境強者抬手抱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