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是。」



T市醫院這邊。

秦爺爺逐漸失去耐心,沖著秦致發火,「你一天天的杵在我這裡做什麼?滾滾滾,老子看到你就煩!」

秦致被罵得灰頭土臉的,也只能忍氣吞聲,「爸,您現在的身體狀況,身邊離不得的人。」

「驚鴻呢?把驚鴻叫過來,老子不想看見你。」

「驚鴻去軍營封閉式拍戲了,暫時回不來。」

「那暖暖呢?你就不能把暖暖丫頭找來看看我?」這才是秦爺爺的真正目的。

秦致無語了,「暖暖那丫頭也進組拍戲了。」

他不好說的是,他根本沒立場去找沐暖暖,就怕看到那丫頭厭惡的眼神。

「爸,您不知道,其實在您昏迷這段時間,暖暖曾經來醫院看望過您。」

「真的?」秦爺爺的眼睛瞬間亮起,精神頭再次亢奮起來,「我就知道暖暖丫頭肯定會來看我的!可惜我當時沒意識,沒能好好和暖暖丫頭說上話。」

秦致不敢說,是秦遠跑去威脅了沐暖暖,小姑娘才不情不願的過來的。

「您放心吧,小遠的人已經查到了重要線索,小遠親自去雲安市了,這回一定會有進展的。您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保重身體,會見到您親孫女的。」

「我能不著急嘛!」秦爺爺語氣有些低沉地說道:「我昨晚做夢夢到你母親了,她那麼溫柔賢淑的一個人竟然會在夢裡罵我。她罵我弄丟了親孫女,害得秦家血脈流落在外。要是不能把孫女找回來,就算我去了地下,她也不肯見我。」

秦致沉默下來。

秦爺爺嘆氣:「你們四兄弟雖然在事業上干出了點成績,但生孩子的本事半點趕不上老子我。你大哥二哥結婚早,盡生兒子,生不出女兒來。老四就不說了,現在也沒結婚,我都懷疑他喜歡男人了!」

「咳咳!」秦致不自在的咳嗽一聲,老爺子的思想還挺潮的。

「你咳個屁!感冒了莫挨老子!」秦爺爺瞪眼過去,「你雖然生了個女兒,卻把我孫女給弄丟了,那可是我們秦家唯一的小公主!」

「爸,我沒感冒。」秦致忍氣吞聲,「我一定會把女兒找回來的,您放心。」

秦爺爺氣焰囂張,「把手機節目給我調好,我要看暖暖的節目。」

秦致剛剛追星成功,在花了重金應援之後,終於取得了暖寶寶的入會資格。

他現在還是飯圈小萌新,剛剛刷完沐暖暖錄製的兩個綜藝節目。

秦致急忙把田園屋沐暖暖的那一期調出來,「爸,您看這個,有驚鴻和暖暖。」

可以看到孫子孫女,暴躁的秦爺爺總算是安靜下來,戴著老花鏡開始認真看節目。

秦致鬆了口氣。

希望秦遠那邊給力點,儘快查明真相。



沐暖暖進組拍戲,進度條非常順利。

她是女二號,戲份不算多。

李沅芷是女四號,戲份比她還少。

沒戲拍的時候,配角們都得候場。

有時候一等就是幾個小時,才能輪到自己的戲份,可能就只是一個鏡頭而已。

正好隔壁劇組拍的是一部武打戲,有大量的武戲。

李沅芷是個坐不住的多動症少女,每每被隔壁打來打去的哼哼哈嘿聲音給勾得東張西望。

拜託沐暖暖幫她打掩護,她偷偷跑去隔壁圍觀。

她大大咧咧,又是個自來熟的性格,很快就和隔壁劇組的武替們打成一片。

李沅芷在隔壁劇組頗受歡迎,吃香的喝辣的,簡直驚呆了仙俠劇組這邊的人。

沐暖暖沒有閑著,沒有她戲份的時候,她也會在旁邊看別人表演。

學習別人的演技長處,分析別人的演技短板。

總結心得,積累經驗,刷經驗值。

陳導演見她每場戲必到,頓時起了愛才之心,對她招招手,「沐暖暖,你過來。」

沐暖暖微微愣了一下,走了過去,「陳導演,你叫我?」

「沒有你的戲份,你怎麼還在這裡看?也不去休息?」

「我第一次演戲,很多東西都不懂,想要抓緊時間學習。」

「那你坐在監視器旁邊看吧,從鏡頭裡面看,你能看得更全面。」

「謝謝陳導演。」沐暖暖感激地說。

「沒事,年輕人好學是好事。」陳導演和藹地說。

現在肯努力學習,下功夫研究演技的年輕演員真的太少太少了。

陳導演惜才愛才,讓沐暖暖坐在監視器旁邊,時不時的還會出言講解幾句。

沐暖暖抓住機會,提出了一些自己不懂的問題。

見她問的都在點上,陳導演教學的興緻很高。

一個願意學,一個願意教,相當的合拍。

姜琴看著陳導演對著沐暖暖慈眉善目,對著自己就板著一張沒有靈魂的臉。

她認定沐暖暖就是在走捷徑,在拍導演的馬屁。

姜琴心裡頗為不屑,更看不起沐暖暖。



沐暖暖粉絲後援會捐款的事情,在網路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原本大家看待追星女孩,都是「不務正業」、「花痴」、「只會花父母的錢」這些貶義詞。

在得知暖寶寶們做慈善,給山區貧困女孩們寄去了過冬的裝備,還寫了暖心的信件之後,網友們紛紛開始誇追星女孩的行動能力和做慈善的義舉。

#追星女孩做慈善#的話題,很快衝上熱搜榜。

網友們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追星女孩並不是不務正業,只會花父母錢的花痴。

追星女孩有組織,有紀律,還有很強的行動能力。

關鍵時刻她們拎得清,積極做慈善,幫沐暖暖拉了不少的路人緣。

沐暖暖在網上又火了一把,吸粉速度驚人。

沐暖暖火了,自然就有人想要蹭她的熱度了。

劇組這天有個採訪,記者先是採訪了男女主,然後迫不及待的去採訪沐暖暖。

記者還特別提到了暖寶寶做慈善的事情,問沐暖暖的看法。

沐暖暖微笑著說:「我很開心我的粉絲所做的一切,她們都是最好的暖寶寶,我也會繼續努力營業,不辜負大家對我的期望。」

採訪結束,沐暖暖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有個男生走過來。

這個男生是劇組的男N號,名字叫田勝。

影視學院畢業幾年了,一直不溫不火的。

田勝走到了沐暖暖的身邊,忽然開口搭話:「沐暖暖,你在採訪呀?」

雖然平時不熟,但同一個劇組的,沐暖暖也不可能不理人,她微微點了點頭,「是啊。」

「那挺好的,我看你常常在導演旁邊學習,你還挺認真的啊!」

沐暖暖感覺他在沒話找話的尬聊,「是啊,我是新人應該多學習。」

她沖著田勝點點頭,打算結束這場尬聊。

在沐暖暖打算從田勝身邊走過去的時候,田勝卻忽然毫無徵兆的伸出了手,「咦,你頭髮上有個髒東西。」

他抬起手的瞬間,沐暖暖下意識的偏頭想躲。

所以田勝的手並沒有落到沐暖暖的頭上,而是擦著她的頭髮過去了。

沐暖暖裝作理了理頭髮,有意識的擋開田勝的手,「哦,是嗎?沒事,我自己弄一下就行了。」

說著,她就旁邊走過去了。

沐暖暖回到了化妝室,對著鏡子看自己的頭髮,卻發現頭上並沒有什麼髒東西。

咚咚咚!

門口有人敲門。

門並沒有關,沐暖暖扭頭看過去,見到是尹維。

尹維是這部戲的男一號。

他身上還穿著古裝戲服,沖著沐暖暖舉了舉手裡的飲料,「剛才我讓助理去給大家買的,這份是你的。」

「謝謝。」沐暖暖接過了飲料。

這是沐暖暖來了劇組之後,才發現的慣例。

劇組男一號、女一號,都會經常請喝飲料。

有時候是粉絲送的,更多時候是自己掏錢買的。

尹維欲言又止的,猶豫著開口:「你剛才是不是和田勝說話了?」

「對啊。」就和田勝尬聊了兩句,沐暖暖沒放在心上。

「你以後還是注意點吧。」

沐暖暖狐疑道:「怎麼了?」

尹維想了想,說:「我不是喜歡背後說人壞話,但剛才他和你說話的時候,他故意對著記者的鏡頭。」

聞言,沐暖暖皺眉。

「也可能是我看錯了,反正你以後多注意點吧。」尹維點到為止。

沐暖暖認真地道謝:「謝謝你的提醒。」

「不客氣,你現在人紅,有人想蹭你熱度很正常。」

沐暖暖認為,自己就和田勝說了兩句話。

也不是背地裡的悄悄話,在劇組大庭廣眾,眾目睽睽的。

田勝就算想蹭熱度,也無從下手吧?

她還是把尹維的建議放在了心上,之後都有意和劇組的男演員保持距離。

然而,沐暖暖還是太年輕了。

這種不要臉的碰瓷,很難避開。



李景行身為李家繼承人,不像一般的社畜每天毫無感情的工作,而是抓住機會就摸魚。

他每天上班,照例先在沐暖暖的超話打卡、簽到、反黑、打榜,各種操作來一波。

有記者去探班劇組了,看看暖暖的近況。

李景行隨意地瞟了一眼那則八卦報道的標題,喝進去的一口水瞬間被嗆到,劇烈的咳嗽起來。

路過的經理急忙上前噓寒問暖,「景行啊,你怎麼了?是不是感冒了?最近天氣降溫了,你可要保重身體啊!」

李景行拿了張紙巾擦了擦嘴,「沒事,我就是不小心嗆到了。」

經理看到他電腦屏幕上,大大咧咧擺著的八卦新聞界面,砸巴了下嘴,「那行吧。」

誰叫人家是太子呢!

李景行看清楚八卦新聞標題,差點自戳雙眼。

那則八卦新聞的標題是:沐暖暖、田勝劇組親密,疑似戀情曝光。

如此具有衝擊力的標題,讓李景行的大腦瞬間空白。

疑似戀情曝光?

還疑似你媽炸了呢!

這個田勝是什麼鬼?

聽都沒有聽過,哪裡來的十八線糊逼,敢蹭暖暖的熱度?

李景行怒氣沖沖地點開了那則八卦新聞。

小編看似有理有據,實則是在胡說八道。

說沐暖暖和田勝在劇組裡面有說有笑的,舉止親密,毫不避諱,田勝還摸頭殺。

拍下幾張照片,作為實錘證據。

照片上沐暖暖和田勝站在一起,看樣子是在交談。

最後一張照片是田勝伸出手,像是要摸沐暖暖的頭,但手在半空,並沒有落下去。

經理欲言又止地看著李景行那副咬牙切齒,又失魂落魄的樣子。

心想,喲呵,太子還追星啊?

經理在心裡琢磨了下措辭,該怎麼說,才能讓太子覺得自己是同仇敵愾的。

「這個……女明星有緋聞很正常吧?不過我看著不太像呢,這旁邊還有這麼多人呢,光天化日的,怎麼就親密了啊?現在的娛樂新聞真是越來越沒底線了!」

李景行像是瞬間被點醒,沒錯啊!

這擺明就是糊逼想蹭暖暖的熱度。

他家暖暖被人算計了!

粉絲管理群開始瘋狂@他。

「會長大人,不好了,粗大事了!」

「會長大人,暖暖戀情上熱搜前三了!大家都蒙圈了,這是不是真的啊?」

「會長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要不要先統一口徑控評?」

李景行鎮定下來,點開熱搜榜。

看到#沐暖暖田勝戀情#這個辣眼睛的話題,果然衝到了熱搜榜第三名。

網友們開始扒沐暖暖和田勝的微博,試圖尋找蛛絲馬跡。

努力匹配情侶同款衣服鞋子帽子飾品,微博配圖秀恩愛細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