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到他的話,對視上他熾熱的目光后,唐婉婉僵硬的搖了搖頭,開什麼國際玩笑,自己又不傻,這個時候過去?瘋了才過去!起身小跑衝出他辦公室。

看著她慌張落荒而逃的樣子,顧靖修忍不住笑了出來,渾厚有力笑聲十分有穿透力。

哐當一聲,唐婉婉關上門口,站在門口,筆直僵硬的發獃站在那裡,剛才一定是錯覺,不然怎麼可能聽到顧靖修的笑聲?握草,剛都經歷了什麼?簡直不敢相信!顧靖修這貨難道說是受了什麼刺激?剛才他那種種行為,說出去恐怕都沒人會相信自己說的!

整天一副面癱臉的顧靖修竟然調戲自己,還語不羞,面不紅心不跳的說出那樣的話,真是叫人不敢相信!

秦風一臉茫然的看著衝出來的唐婉婉,然後目光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剛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為什麼好像聽到了boss的笑聲,不確定的問道。

「剛。你有沒有聽到什麼?」

唐婉婉目光看向秦風,聽到他問的,點了點頭,一臉木訥的看著他說道。

「你應該沒有聽錯,因為我也聽見了、」

「他竟然還會笑。」說道這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聽到她說的,確定剛那笑聲是boss發出來的,一時間反應不過來,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了,別說笑了,一年四季他就那副冷冰冰的面癱臉,加上與生俱來的那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嚇的人,迴避三舍!

不由的好奇,她們兩個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能讓boss放聲大笑,真是讓人發毛。

唐婉婉緩過來后,雙手交叉的撫摸了一下兩邊手臂,看著秦風丟下一句,「保重。」說完加快腳步離開了、 秦風朝她點了一下頭,看著她匆匆離開的背影,然後瞥眼又看了一眼緊閉的辦公室房門,剛才boss那笑聲,確實有點讓人匪夷所思!低頭看了一眼那些準備要送去審批的文件,直接諾到了一邊。

廖俊言坐在自己辦公室內,跟人講著電話,看了一眼走進來的歐陽菲菲,聽到那邊放話,說銀行貸款已經審批下來后,臉上的表情才有所鬆動。

掛了電話,身體靠在座椅上,抬起雙腿翹在桌子上,神色中多了一份輕鬆,雙手放在後腦勺枕著,看著歐陽菲菲問道。

「怎麼樣?」

歐陽菲菲繞過他辦公桌,面對面的站在他旁邊,腰間依著他辦公桌,看著他此刻帶著一絲愉悅的心情,開口說道。

「已經全部買入了。」

「這件事真的不打算讓爸那邊知道嗎?」說著眼神中透著一絲擔心。

動用了這麼大一筆錢。全部都用在這裡,萬一,假如萬一賠了,那簡直是血本無歸,可如果賺了,也會盆滿缽盈,這要沒有準確無誤的內部信息,誰也不敢這麼瘋狂買入。

總覺得他受傷恢復后,整個人的性情大變,做事變得更加偏激了起來,如果稍有說錯了話,他眼神中便會漏出陰狠,看的是極為不安。

聽到她的話,廖俊言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悅,開口敷衍的說道。

「這件事我會處理。」

「你最近似乎很閑?唐氏那邊你都全部搞定了?唐婉婉也消停了?」語氣之中透著不確定。

對於她如果今後能掌握唐氏大權,這對於自己今後事業上更加有幫助,即便是現在沒辦法跟顧靖修抗衡,那只是現在,不代表以後,自己所遭受到的屈辱,今後要加倍奉還給他,至於他喜歡唐婉婉的事情,哼,那就給你來點新鮮刺激的。

留意到他剛眼神中的不悅以及夾帶的某種不明陰狠情緒,歐陽菲菲看的是一陣心慌慌,更加沒想到他會把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清淡風雲的笑了一下,開口說道。

「你放心吧!」

「那邊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廖俊言視乎很不滿意她的回答,但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把話題轉到了她憑空冒出來的家人身上。

「我聽說,你把那些人接到了你名下的別墅了?」

離婚前妻太搶手 聽到他問的,歐陽菲菲身體緊繃了起來,這件事已經很小心謹慎的在處理了,他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心裡隱隱不安了起來,上次在他朋友面前,他被折了面子的事情,還有他當時對自己那種冷漠的態度,不答反問到。

「你聽誰說的?」說著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僵硬。

鬼醫媽咪好V5 廖俊言挑一下眉頭,目光直逼著她問道,「難道不是?」

辦公室內一度安靜了下來,兩人四目相對,歐陽菲菲最先別開目光,身體向前,蹲下來,仰著臉看著,伸手握著廖俊言的手,一臉認真的說道。

「不管誰跟你說了什麼,我都希望你能相信我,因為我愛你,我們是一體的。」 她的一番話沒有明著回答廖俊言的問題,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而是直接把話題轉移了。

這件事是自己親自處理的,所以沒有人知道,他又是怎麼知道這件事?又是誰跟他說的?總覺得彷彿整件事有人在背後操縱,打從他們無緣無故的冒出來,接二連三發生的一切,都是沖著自己來的。

廖俊言帶著疏離的目光,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后,抽回被她握著的手,目光看向別處,開口不冷不熱的說道。

「這些東西你應該自己有分寸。」

「什麼人該來往,什麼人不該來往,我想用不著我再跟你說明。」

「唐家才是你的家,他們才是你的父母,其他的你都不需要。」

聽著他說的那番話,歐陽菲菲看了看自己空落落的手,收回手,站了起來,總感覺到他在一點點的疏遠自己,之前那個溫柔體貼的人已經不見了!現在的他是一個野心勃勃的男人。

他現在想要的恐怕不再是自己,他現在想要的是一個擁著可以在事業上對他有幫助的女人,而自己正在離他想要的日間越遠,不敢想象,假如他知道自己被唐氏替出來后,會跟他走到哪一步!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房門被推開,兩人默契的順著目光看了過去,見走進來的人後,歐陽菲菲的臉上有點不是很好看,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隨著她的到來,漸漸擴大,一直都知道朱迪對俊言抱有別樣的情感。

她性格高傲內斂,從未主動對俊言表露出來過,但眼下情況根本不利於自己,她有個好出身,這個時候俊言一心只想在事業上搏出一番天地,而她家裡卻能給到俊言想要的。

然而這個時候的廖俊言看到進來的人後,眼神中漏出欣喜,放下翹在桌子上的雙腿,隨即起身臉上掛著笑意說道。

「來了,坐。」說著直接迎著那個叫朱迪的女人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歐陽菲菲看到這裡,收起臉上的不悅,隨後換上一副淡淡的笑意,走了過去,在廖俊言身邊坐了下來,然後胳膊挽住了廖俊言的胳膊,沖著對面的朱迪笑著問道。

「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提前說一下,我跟俊言好一起去接你。」

朱迪漏出一絲無害的笑容,目光看著歐陽菲菲說道,「回來幾天了,俊言去機場接的我。」說完目光看向廖俊言,然後對他說道。

「有空嗎?」

「晚上我爸約了個飯局,想要你一起去。」

廖俊言不著痕迹的把自己的胳膊抽了出來,毫不猶豫的回到,「好啊!」

聽到他應下,朱迪臉上的笑容加深了積分,眼神中帶著滿滿的愛意對廖俊言說道。

「那我陪你一起換套衣服吧!」

「你身上那件不適合今晚的場合。」說著便站了起來,然後目光看向一旁坐在哪裡的歐陽菲菲說道,「改天有空再聚,我請客。」

廖俊言隨著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扣上一顆西裝外套的扣子,看也沒看歐陽菲菲一眼,丟下一句,「你先回去吧!」 歐陽菲菲愣是坐在哪裡久久沒反應,俊言就這麼跟著朱迪離開了?他們兩個什麼時候私下聯繫的?為什麼透過他們的聊天,自己彷彿成為了局外人,他們兩個才是一對兒,而自己成了多餘的那個人。

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俊言已經跟著她離開了,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這段時間因為太多瑣事,才發現兩個人的關係日行漸遠,跟他有一段時間沒有親熱過了!他卻絲毫也沒有哪方面的意思。

不行!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跟他的關係走到盡頭是遲早的事情,再加上現在朱迪回來了,她虎視眈眈的盯著俊言,而自己能為他做的卻又不多!只能從生活中儘快找回跟他之前那種恩愛關係,想到這裡,再也沒有心思做其他的事情。

出來后,就直接去了美容院做全身護理,隨後做了一個精美的妝容和髮型,老早的回了廖家,待回去后,見他們兩夫婦已經在用餐了,走上前打招呼到。

「爸,媽,我回來了。」

廖氏兩夫婦都極為冷淡的點了一下頭,繼續吃著晚飯,歐陽菲菲看到這裡,帶著淺笑轉過身,隨後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邁著步伐超卧室走去。

關上房門后,深呼吸了一口氣,強壓著內心那種委曲求全的怒意,以後結婚後堅決不能跟他們住一起,實在是受不了他們兩個人的這種冷暴力,這樣下去,早晚會被他們逼瘋,此刻一閃而過,想到在唐家自己過著有人噓寒問暖的日子。

然而很快她就收拾好心情,進了於是好一番梳洗,穿上那件剛買的性感撩人的睡衣,房間里噴上了柔和的香水,躺在床上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看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已經接近凌晨2點,內心抱著僅有的一絲幻想,覺得他肯定還有其他事情耽擱了,絕不願相信他跟朱迪在一起,即便已經是凌晨,她此刻仍然沒有絲毫任何困意,直到天蒙蒙亮,先開被子下了床,筆直的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

唐家,此刻溫美芳,臉上掛著喜極而泣的笑意,雙手緊緊握著唐建國的手,眼睛里泛著開心的淚光,帶著一絲梗咽埋怨到。

「你嚇死我了!」說著彎腰趴在他胸口上。

聽到她說的,躺在床上這段時間,雖然沒辦法說話,但知覺還是有的,自然知道這些天為了自己,她受了多少的委屈,更是天天親手幫自己擦身體,幫自己做腿部按摩,自己里裡外外她全部包攬,帶著沙啞不成聲的說道。

「委屈你了。」

「婉婉呢?」

溫美芳直起來身體,抬手抹掉眼淚,坐在床邊上說到。「婉婉在唐家,她懷孕了,我正籌備著給她結婚用的東西呢。」

唐建國因為面部肌肉的問題,笑的有些僵硬,但他此刻是打心底的開心,隨後臉上笑容消失,隨之換上一副嚴肅的冷漠,開口緩慢的說道。

「去,把,跟歐陽菲菲領養的關係給解除了。」 聽到他說的,溫美芳不以為意的幫他整理著被褥,想到之前老唐剛倒下時,她肆無忌憚的樣子,還有前段時間過來鬧事的情形,臉上漏出一絲不悅,開口說道。

「不來往便是了!畢竟養了那麼多年。」

「算了,沒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

「你剛緩過來,別想那麼多,好好休息。」說著抹去掛在臉頰的眼淚,心裡既開心,又是激動。

見自己老婆如此,唐建國停頓了大約十幾二秒左右,沙啞的聲音中透著心寒說道。

「我是被她推下去的。」說道這裡停了下來,當時摔下樓梯那一刻,腦海中閃過太多,太多,以至於失去意識后,內心深處還是不願相信,她會對自己痛下狠手。

溫美芳以為自己聽錯了,一臉錯愕,眼神中透著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老公問道。

「你說什麼?」說著聲音禁不住的拉高了幾個音調。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老唐變成這樣,全部都是歐陽菲菲造成的?這麼些年把她當成親手女兒一起撫養,問心無愧,對於她可以說對著天發誓,絕沒有一絲半毫的苛待。

老唐更是有心栽培她,想讓她今後管理唐氏,更是為她準備了一大筆豐厚的嫁妝,可謂是不是親生,勝過親生!完全搞不懂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讓她變成了這樣!

看著自己老婆一臉難以接受的樣子,自己心裡何嘗又不是,可躺在床上不能動的這段時間,彷彿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很多事都看淡了,眼神中透著決絕說道。

「解除了跟她領養的關係,今後她是什麼樣,都跟我唐家沒有任何關係。」

溫美芳氣的渾身發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腦門子氣的發矇,緩了好一會後,聲音中透著一絲無力說道。

「你放心吧!我這就聯繫王婧讓他過來處理這件事。」說著輕輕的拍了拍他胸口說道。

唐婉婉接到家裡那邊電話說,爸醒了,掛完電話,高興的站在床上歡快的蹦了起來,顧靖修洗澡出來后,推開浴室門便看到她在床上跟個竄天猴一樣,蹦躂著,生怕她摔了下來,兩步並成一步,來到床前,一把攔腰抱起她。

「你有什麼問題?」說著抱著她坐了下來,抬手摸著她額頭。

撥開他放在自己額頭上的手,唐婉婉伸手勾住他脖子,一臉笑眯眯的看著他說道。

「我爸能說話了。」說著湊到顧靖修臉上吧唧親了一大口,然後從他懷裡要下來。

顧靖修看出她用意,放開她說道,「我跟你一起回去。」說著起身超衣櫥間走去。

然而廖家,歐陽菲菲畫好精緻的妝容后,出了卧室,來到客廳,見他們兩夫妻已經在吃早餐了,一如既往跟往常一樣,朝他們點頭問候到。

「爸,媽,早、」

「今天公司有些事情,我需要早點過去,就不吃早產了。」說完便朝他們點了一下頭,邁步拎著包包就朝外面走去。

還沒等她走出幾步,廖氏用著不大不小的音量跟自己老公說道。

「俊言跟朱迪兩個感情現在挺好。」 「晚點,你約朱勇章,咱們兩家聚一下。」說著眼睛瞟向歐陽菲菲離開的那個方向,見她腳步頓住了一下,然後就挺著筆直的後背離開了!看到這裡,最近處扯出一絲譏諷。

「你說唐建國是不是挺倒霉的?」

「領養了這麼一個東西回來,辛虧還沒娶進門!」說這話時,語氣中帶著尖酸刻薄。

而此刻走到外面的歐陽菲菲,感覺到頭一陣眩暈,身體也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她剛才那麼說,就是故意說給自己聽,抬手捂著發悶的胸口,錘了兩下,邁步加快了腳步上了車,然後駛出廖家。

唐婉婉跟顧靖修到達的時候,溫美芳正跟律師王婧在商討接觸跟歐陽菲菲的領養關係的事情,確定在解除領養關係時,不會出現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唐婉婉一進門便叫了一聲「媽,」然後目光看向王婧問道。

「王律師怎麼一大早就來了?」語氣中帶著困惑,王律師是爸的御用律師,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幫把辦理!

溫美芳見他們兩個都來了,起身看著唐婉婉說道,「王律師來是過來商討解除歐陽菲菲領養關係的事情、」

「你跟靖修兩個人,進去看看你爸吧!」說著看了一眼顧靖修,然後又從新坐了下來,看著王婧說道,「那你再研究看看,這件事要抓緊時間辦,老唐不想再拖下去。」

聽到她的話,唐婉婉心裡也知道了是怎麼回事,爸現在醒了,歐陽菲菲推他下樓的事情看來是真的,否者媽也不會著急著解除跟歐陽菲菲的領養關係。

來到卧室,看著躺在床上的人,唐婉婉眼眶瞬間一熱,上前撲了過去,抱著唐建國的膩歪的喊了聲。

「爸。」

唐建國現在肢體還沒辦法自如的運用,艱難的抬起一隻胳膊,輕輕的拍了拍她後背,剛硬線條的臉上透著一絲開心,眼眶也跟著微微一紅,什麼話也沒說。

目光斜著瞟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顧靖修,開口說道。「婉婉,幫爸倒杯水過來。」

唐婉婉直起身體,點了一下頭,離開時,路過顧靖修身邊,湊過去,踮起腳跟,壓低音量小聲對顧靖修丟下一句,「不準跟我爸隨便亂告狀。」說著伸手指了指他,示意他小心說話。

這邊的歐陽菲菲開著車,一路來到廖俊言的公司樓下,解開安全帶,正準備推門下車時,看到廖俊言的車子停在了大門口,見廖俊言下了車后,繞過車身,來到副駕駛門口前,打開車門,緊接著看到朱迪從他車上的副駕駛位下了車。

看到這裡時,歐陽菲菲感覺到自己宛如被雷劈了一般,目光直勾勾的看著他們兩個膩歪的互吻了一下對方后,然後朱迪坐上駕駛位,駕車離開了。

此刻有種衝上去跟廖俊言當面質問的衝動,可奈何雙腳不聽使喚,內心深處害怕的太多,即便是當場親眼目睹這一切,也沒有勇氣上前質問。

假如沒有了俊言,自己還剩下什麼?唐家嗎?……對,還有唐家,只要跟他們道個歉認個錯,他們一定會原諒自己的。 唐家這張牌不能棄掉,棄了唐家,自己將會失去太多,頓時懊惱當初行徑太過鋒芒,不該跟他們鬧翻,收回思緒,推開車門下了車,拎著包,邁著不急不躁的步伐超廖俊言走去。

看著已經走遠的車子,廖俊言轉身超裡面大堂走去時,一掃眼見歐陽菲菲超這邊走了過來,頓住腳步,單手擦在西褲口袋裡,站在那裡,等她走了過來。

「一大早就過來?有事?」聲音中透著冷淡。

見他對自己如此冷淡,想到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兩人公然在樓下如此親密,完全沒有任何顧忌,他們將置於自己何地?想到這裡,歐陽菲菲感覺心裡難受的揪心,但臉上卻沒有露出絲毫,上前親密的挽住他胳膊說道。

「我懷孕了,三個月了。」話音剛落,就感覺到挽著他身體一僵,再留意著他臉上的表情時,心裡徹底涼了一大半。

看著他的沉默不語,心一點點的往下沉,明明前段時間他還小心翼翼的呵護著自己,這才短短的幾個月,當初的柔情蜜意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卻是相隔甚遠的兩顆心。

大約過了一分多鐘后,廖俊言才開口看了一眼她肚子,臉上帶著平靜,沒有任何升為爸爸的那種喜悅,只是平淡如水的說道。

「既然懷孕了,」

「以後就在家裡好好養著吧!」

「沒什麼事就不要亂跑了,我還有個會,你先回去吧!」說著抽回自己的胳膊,超大堂走去。

他的反應,讓歐陽菲菲整個人宛如跌入冰窖,整個人獃獃的看著他背影,身體搖晃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氣,本想試探一下他反應,沒想到他會這樣的反應跟態度。

一聲急促的來電鈴聲打斷了她思緒,拿出手提包里的手機,看著上面的來電名稱,接通了電話。

「找我什麼事?」

朱迪聽著她在電話那頭的聲音,帶著諷刺的勾動了一下嘴角,緩緩開口說道。

「我在老地方等你,見個面吧!」聲音中透著一絲似笑非笑的笑意。

「好。」說完歐陽菲菲直接掛了電話,轉身超自己的座駕走去。

外星蘿莉很傲嬌 朱迪坐在咖啡廳的靠窗位,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看著走過來的歐陽菲菲,沖她笑了一下,見她喧賓奪主的坐了下來,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歐陽菲菲此刻看著朱迪那副嘴臉,覺得自己也不能失了氣度,臉上隨即也露出一抹笑容,率先說道。

「本來我正想打電話給你,卻不成想你快了我一步。」

聽到她說的,朱迪含笑說道,「是啊!之前都是讓你率先一步搶在我前頭。」

歐陽菲菲自然聽出她話里的旋外之音,看著她這幅架勢,她這算是打算把這個小三當到底了?扯動了一唇角說道。

「怎麼辦?我應該又快了你一步,我現在懷孕了,三個月了。」

朱迪瞥眼看了一眼被桌子遮擋住的她的小腹,臉上帶著不明的笑意問道,「你確定這個孩子是俊言的嗎?」 她這句棉里藏針,刺痛了歐陽菲菲的大腦神經,握著面前杯子的手背上泛起青筋,臉上的笑容一點點的消失,消盡,眼神直直的盯著眼前的朱迪。

「你什麼意思?」說這話時,咬牙切齒,眼神中瞪出了血絲。

朱迪卻卻一笑,笑容卻不打眼底,慢悠悠的端起面前的咖啡杯,抿了一小口,底下眼帘,放下咖啡杯,緩緩開口說道。

「我什麼意思,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才對。」

「何必要把話說的如此明?我也是照顧你顏面而已。」

歐陽菲菲整個人再也沒辦法淡定了,不確定她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了一些,強壓著怒意,鐵青著臉,冷聲質問到。

「你知道再胡亂說什麼?」

朱迪直至終止都是那副不急不躁,一副看戲的表情說道,

「那你就好好護著你肚子,等瓜熟落地之時,我們一見分曉。」說到這裡時,頓時大悟,笑容加深的說道。

「對了,晚上我們兩家人要聚一下,恐怕你今天晚上回去也沒有飯吃。」

「不如一起來吧!」說著見她臉色已經難看的厲害了。

今天早上在俊言公司樓下已經看到她車子,知道她當時在,所以故意做出一些親昵的動作,然後找了個很好的角度,遠去看上去像是親吻,實者只是幫俊言整理了一下衣服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