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兩人所持的銅鏡,便是專門用來探查靈力痕迹的寶物。

銅鏡散發出的黑光,會使靈力痕迹暫時顯現,兩人再各自拿出一根細香,緩緩靠近姜辰和黃大仙所留下的靈力痕迹。

當細香靠近靈力痕迹以後,靈力痕迹直接縮小變成一縷白色的煙霧纏繞上細香的頂端。

看起來就像是細香被點燃,發出的青煙一般。

兩人再次相視一眼,便把銅鏡拆分,各自收下一半,隨即拿著細香便朝著煙霧所朝的方向追去。

……

姜辰自然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他此時方才趕回湖邊。

「嘰嘰嘰嘰嘰嘰……」

姜辰剛一回來,小火猴便跑了過來,躍上姜辰的肩膀。

看著一旁燃盡的木材,以及半點蹤跡都看不到的烤魚,姜辰不由得輕笑著搖了搖頭。

「你小子也不知道給我留一點兒,我每次都給你留,你個白眼猴。」

姜辰輕輕彈了下小火猴的腦袋,引得其又是發出一陣不滿叫喚。

姜辰無意跟小火猴嬉鬧,輕輕彈了它一下,便把其趕到一邊。

他現在,要把這座高峰,也就是仙府歸回本來面目,收回體內了。

這高峰雖然就是仙府,但是卻並不是仙府的本來面貌,那山頂的山石樹木,都是後來堆積在仙府上面的。

不然那天雷就算是威力巨大,又怎能破壞仙府分毫。說到底,這還是因為山頂都是普通山石樹木的緣故。

而姜辰在煉化了仙府令牌以後,他便有了把仙府收入體內的能力。當然,與其說是把仙府收入體內,不如說把仙府收進手上的那個山形印記更為靠譜。

這個山形印記,就是令牌所在的位置。

看著眼前的高峰以及山下的大湖,姜辰不免有些感慨。

他在這裡呆了半年時間,對這裡也算是有了感情,他不知道把仙府收走以後,這裡又會變成什麼模樣。

「或許以後都不會回來了,這裡變成什麼樣,跟我又有多大的關係呢。」

姜辰暗暗沉吟,然後直接掐起手訣。

「轟……轟轟……」

一陣陣悶響傳出,高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矮。當一座手掌大小的奇異小山從高峰里鑽出來以後,整座高峰直接塌陷,從千米高度,變成了兩百來米的土堆。同時山底的大湖也直接消失。

看著垮塌的高峰,在看著懸浮在身前散發著朦朧白光的小山,姜辰不禁皺了皺眉。

認真端詳了仙府片刻,姜辰直接把仙府收入手臂上的印記中。

也就在這個時候,姜辰突然感到背後傳來一股勁風。 楊柏就站在門口,越來越多的村民已經聚集在門口,而村長羅德才也趕緊跑了過來。同時人群當中再次走出幾名男子。

「楊柏,你知道我們塘子村窮,我們能夠進入紅日鋼廠,那是廢了多少力氣。如今鋼廠一句話就開除我們,你知道為什麼?」

楊柏再次看著李三哥等人,這些都是村中勞力壯漢,上有老下,往日都在鋼廠工作平時根本就不在村中。

「三哥,到底怎麼了?」楊柏的話剛說完,就聽到人群當中一些嫉妒楊柏的混混,不屑笑道:「還問怎麼了,還不是因為你,得罪了葉家,葉家已經下文,塘子村的村民永不錄用。」

「什麼?因為我?」楊柏就是一愣,而這時候李三哥等人再次憤怒說著:「楊柏,就是因為你,你有錢,你再有錢能夠有南霸天有錢嗎?我們只想有個工作,你知道這個工作對我們有多重要嗎?」

「是,楊柏,你現在有錢了,還請全村吃飯,可我們以後連吃飯都沒有了,你請的起嗎?」

「瑪德,有錢人就沒一個好東西。你也不看看你是誰,你得罪南霸天,以後我們塘子村還能好起來嗎?」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罵起來,楊柏就怎麼看著,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明明是為了請村民吃飯,結果卻被人指著鼻子罵。

「你們幹什麼呢,都給我躲開,楊柏是好人,咱們村有了楊柏才能好起來。難道你們忘記楊柏還給我們建小學了嗎?」

羅德才終於跑了過來,而羅宏鵬卻跟村中的混混狂笑起來,尤其其中一個混混直接喊道:「拉倒吧,村長,人家建立小學是為了什麼,我看不是為了我們塘子村,而是為了周老師吧。」

「那是,人家楊柏有錢了,那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可人家周老師可是京城來的,怎麼能夠看上楊柏。」

楊柏聽到這些人的話,雙眸突然凝固了,朝著羅宏鵬的方向看去,身後羅彩終於,憤怒的站出來:「哥,你在這麼說話,有你什麼事?楊柏好心好意,請你們吃飯,你們就這樣,你們是狗嗎?」

「妹子,你的心思誰不知道,老爸的心思我們也知道。怎麼?楊柏給你工作,你就幫著楊柏說話,現在說我們是狗,對,我們就是狗。楊柏請我們吃飯的,怎麼滴?」

羅宏鵬不要臉的話,讓羅德才拿起鞋底就追著打了起來。羅德才也是氣的,今天明明是農場的好事,結果卻遇到這樣難纏的問題。村中的幾十戶鋼廠工人紛紛被辭退,將來可怎麼辦。

「楊柏,你說話,如果不是你,我們工作能夠沒有嗎?葉總已經徹底發話,塘子村將會被整個鄉隔離出去,只要是葉家的產業不允許塘子村的人做工,你知道這意味什麼?」

李三哥再次憤怒的咆哮著,而身後跟著鋼廠被辭退的工人,都冷冷的看著楊柏。

「意味著什麼?李三哥,我跟葉家的事情,連累了你們,可這並不是我想的。」楊柏搖了搖頭,在這個時候楊柏突然冷靜起來。

「好,不是你想的,你到底想什麼?你以為憑藉一個農場,你就能夠跟葉家斗。你以為你有幾個錢,你就能夠比上葉總,你要知道整個紅日鋼廠價值百億,我們葉善葉總那是全國的富豪,你憑什麼跟人家比。」

「是啊,你憑什麼?你有什麼?你除了農場你還有什麼?楊柏,今天我們都來這裡,都是因為你,你必須補償我們。請全村的人吃飯,有什麼用?我們要工作,我們要錢?」

「對,補償我們,你不是有錢嗎?剛才聽說你們農場工人發獎金都好幾萬,給錢,給我們錢,我們在鋼廠一個月工資好幾千,你一戶賠十萬,我們就不追究你。」

這些人的話,越來越多,甚至還讓楊柏養著家中的老人跟孩子,而這時候羅德次在人群當中再次喊道:「都給我閉嘴,你們知道楊柏為了全村致富,都想做什麼嗎?」

羅德次扯著嗓子喊著,而這時候楊柏卻抬了抬手,剛要說話,而此時身後的趙艷紅和林嬌卻不幹了。

「大家都怎麼想的,我們農場好心好意請村子吃飯,難道還有錯了?你們被鋼廠辭退,跟楊柏有什麼關係。南霸天怎麼了?楊柏,不用搭理他們,他們這算什麼。」趙艷紅滿臉都是寒霜,頭一次這麼生氣。

「趙艷紅,你現在跟著楊柏有什麼臉跟我們這麼說話。你一個寡婦,有臉站在我們面前,給我們滾蛋,我們問楊柏要賠償,問你了,你個賤人。」

李三哥的娘們沖著趙艷紅就罵去,他們今天就是來問楊柏要錢的。

「你們罵我可以,但你們罵艷紅姐,你們可以試試?」楊柏突然冷酷的朝著前方走去,這些人就是一愣,要知道楊柏的戰力在那,前方的人猛的後退幾步,完全被楊柏的氣勢所逼。

「楊柏,你敢打人?塘子村怎麼出來你這麼吃裡扒外的,你真以為自己是小河神呢?來,動我,反正我男人也沒工作了,我家也沒錢,婆婆不是我不養你,都怪楊柏這個傻子得罪了葉家,我不活啦!」

其中幾個婦女猛的跳了出來,這些都是塘子村難纏的老娘們,坐在地上就哇哇嚎起來,甚至就希望楊柏動手打人,這樣才能夠訛人。

「你們還是人嗎?你們沒工作就找楊柏要錢,都什麼東西,還請你們吃飯,你們都是白眼狼。」林嬌也站了出來,指著這幾人就罵了起來。

場面徹底混亂起來,楊柏回頭掃向後方,周芷燕輕蹙眉心,沖著楊柏搖了搖頭,而楊芹卻只關心楊柏,柔柔的看著楊柏,趙艷紅已經氣的滿臉通紅,跟林嬌站在一起,跟這些老娘們已經罵了起來。羅彩也追著自己的哥哥來打,而劉飛和劉四叔等人也都憤怒的看著下方。

「夠了!」 先歡不寵:錯上他的牀 楊柏突然咆哮起來,這樣的聲音,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楊柏雙眸有些血紅,望著前方。

「葉家辭退你們,的確是我沒有想到的事情。我楊柏做事一向問心無愧,我生在塘子村,長在塘子村,有些人看著我長大,有些人看著一步步起來。我只想我們塘子村都富起來,我沒有想到會有今天的事情。」

承歡天下:鬼精公主惹不起 「你們無非是想要錢,那麼好,今天是我們農場大會,我想請全村子人吃飯,也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訴大家。都誰想要錢,都誰想跟我楊柏劃清界限?」

楊柏的話,讓李三哥等人眼前一亮,而一些人背後有混混支撐,頓時喊道:「楊柏,你給我們多錢,告訴你,只要你給錢了,我們以後就不找你。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對,我們就來吃飯,以後你們農場可跟我們塘子村沒有關係,是不是?」一些人已經開始起鬨,而楊柏的目光越來越冷。

「好,四叔,左面的座椅留給他們,凡是跟楊柏劃清界限的,我們農場決策出來的重大事情,就別參與。」

「還有你們,不是要錢嗎?艷紅姐,把錢都拿出來!」楊柏的話,讓趙艷紅怒聲說道:「楊柏,憑什麼給他們錢,他們沒有工作,我們憑什麼給他們。」

「對啊,楊柏,他們要錢,你就給?」林嬌也反對,而這時候楊柏卻再次沉聲說道:「一戶三萬,這是我的底線,你們樂意要就要,不樂意要也沒有。」

楊柏的話,讓場面再次混亂起來,這些人可都是要十萬的,不過看到楊柏冷然的模樣,能要三萬,那就拿著三萬。

「我相信義父,義父是好人!」就在這時候人群當中於小雅跑了出來,拉著母親王惠的手,委屈的看著四周。

「對,楊柏是好人,我也相信楊柏,你們好意思拿著楊柏的錢?」人群當中一些老人也走了出來,這些人也都看不慣李三哥等人的做飯。

「哈哈,楊柏,我們就是來吃飯的,以後你的事情可跟我們無關,是不是?」羅宏鵬陰鬱的說著,十分嫉妒看著趙艷紅拿出一摞摞錢。

羅宏鵬背後一些村中混混也是相當貪婪,不過楊柏在前方,誰也打不過人家,只能夠背後說著話。

「楊柏,我們也是來吃飯的,你什麼大事,跟我們沒有關係。」這些混混都朝著左面而去,裡頭當然有楊柏熟悉的李大鼻子等人。

「好,給錢!」楊柏依舊很冷,而趙艷紅拿著錢氣鼓鼓放在桌子上,雙眸都是淚水,完全被這些人給氣著。

「劉飛幫著艷紅姐給錢,四叔,開席!」楊柏也不多說什麼,就站在前方。劉飛低著頭,拿著錢遞給這些人。

「楊柏拿了你的錢,我還是要說,你這點錢根本不如葉總的,以後遇到葉家還是繞道走。別自以為是,你算什麼東西。」

一些人拿到錢后,臨走還說出這些話,有的拿著錢,還有臉領著一大家子人,等著開席,這樣的畫面,讓楊柏深吸一口氣。

「不憑什麼,就憑我的心,我只要告訴你們,我會讓塘子村的人都富起來,而不包括你們,左面的任何人,都不會得到我們農場的幫助。」

楊柏的話,惹得左面的人無所謂的大笑起來,羅宏鵬幾人都在那吼著:「上菜吧,吃完我們就滾蛋,哈哈,楊柏別以為你有錢就了不起,這可是你請我們村子吃飯,哈哈哈哈,大家好好吃,多吃點。」

這些人不要臉的話,讓羅德才羞愧的站在楊柏的面前,剛才一些話都沒有說。

就在這些人說著這些話,還有些人離開農場門口,正要回村的時候,突然農場的門口傳來一股異香。

「什麼味道,這麼香!」眾人都忍不住了,這股香甜的味道,隨著熱氣而來,讓留下的村民都愣住了。 感受到背後的勁風,姜辰的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然後直接微微側過身子。

也就在姜辰的身子剛側過來的時候,一道勾鐮直接擦著姜辰的腰部掠過。

「什麼?」

出手的人見姜辰居然恰到好處的躲過自己的必殺一擊,臉上不由得浮現驚訝之色。

姜辰側過身子后,又往後退了兩步,看了一眼身旁半截插入地面的勾鐮,又看了一眼手捏勾鐮尾部鐵鏈的瘦小男子,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

「你是誰?」

此人的相貌姜辰並沒有見過,他確定自己並沒有得罪過此人。

那麼既然如此,為什麼這人出手就是殺招呢?從這勾鐮的位置,以及力道來看,如果姜辰剛才沒有躲過去的話,這勾鐮會直接落在他的腰部,待到此人收手,他便會被直接腰斬。

試問姜辰見都沒見過此人,更別說得罪了。那麼這人為什麼出手就是殺招,姜辰不免有些不解。

出手的人,正是跟刑六分開的刑五。刑六奔著黃大仙去了,而他刑五直接順著尋靈香的指引找上了姜辰。

「把你剛剛收起來的東西,交出來。」

刑五沒有廢話,開口便表明他的目的。

「嗯?」姜辰聞言一愣,繼而恍然。

原來這人是看到了自己收回仙府的過程,想要強搶。

「你這是想要奪寶咯?」

姜辰的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他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碰到這個世界上的人,結果就遇到了強盜。

「奪寶?不,我這只是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刑五的臉色不變,說出來的話卻讓姜辰差點沒把持住噴出來。

「沒想到這個世界的人,不要臉的程度,比起藍星上的姜天龍他們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姜辰暗暗吐槽,臉上則不由得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

姜辰能夠清晰的感應到,眼前這人的實力,不過只是辟穀中期的程度而已,他實在不知道,這人為什麼有信心放出這話來。

「咳,你說的是這個嗎?」

姜辰召出仙府令牌,此時的仙府令牌變換成仙府的模樣,靜靜的懸浮在姜辰的手心。

看到姜辰手心發著朦朧淡光的小山,刑五的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訝然。

他方才也沒有看清姜辰收進體內的是什麼東西,只是看到這動靜,覺得是什麼了不得的寶物。

這才直接出手,看看能不能偷襲成功。然後搶奪過來。

當姜辰輕易躲過他的攻擊時,他就有些凝然,猜測自己可能碰到了狠角色。但是畢竟剛剛自己已經出手了,再想求饒或者是服軟,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於是他直接放硬語氣,讓姜辰把寶物交出來,同時心裡的警惕提升到了極點,時候準備應對姜辰的突然襲擊。

結果讓他沒想到的是,姜辰居然這麼配合,直接把寶物大大方方的展示給他看。

刑五一方面震驚於這寶物的模樣,因為他從來沒見過這類似的靈寶。另一方面,他心裡的警惕也陡然上升到了極點。

既然姜辰敢這麼大大方方的給他看,那就代表著,姜辰根本不怕他搶。這樣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姜辰的修為境界比自己高。

「身著草裙,發不過耳。這莫不是剛化為人形不久的化形期大妖?」

刑五突然想到一個解釋,臉上頓時浮現一抹懼意。再加上他根本看不清姜辰此時的境界,甚至於連姜辰的氣息也感覺不到,這讓他更為惶恐。

妖的戰力本就比同境界的人類修士高,更別說是比他還要高一個大境界的妖了。

想到這裡,刑五的心裡不禁萌生一絲退意。

「我問你呢,是想要我手上的這個東西嗎?」

看著刑五半天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只是定定的站在那裡,臉色瘋狂的變化,姜辰不由得挑了下眉,然後再次追問道。

聽到姜辰再次追問自己,刑五的麵皮不由得微微一抖,頭皮有些發麻。

「沒錯。」

事已至此,刑五隻能硬著頭皮應道。

「你說這寶貝是你的,你可有什麼證據?」

姜辰的臉上露出一抹輕笑,再次追問道。

刑五沒有說話,只是臉皮微微抖了一下。

姜辰看著刑五的神色,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

「你說你,叫它一聲,它會不會理你呢?」

姜辰舉著手中的小山,煞有其事的問道。

「你想要怎樣?」

刑五知道自己可能是難逃一劫了,於是直接沉著臉問道。

「我想要怎樣?」姜辰聞言眉毛不由得微微一挑,「你不是說這寶貝是你的嗎?如果你能夠證明這真是你的話,我就還給你啊,我又不佔人便宜。」

「這寶物的確是我的,不過那是以前,現在它已經是無主之物,你得到了的話,那就歸你了,畢竟寶物是有德者居之。」

刑五沉思片刻,然後硬著頭皮說道。

聽到刑五的話以後,姜辰差點沒笑出聲來。他倒是沒想到此人還挺有意思的。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再磨磨唧唧的,反而有些矯情了。」

姜辰說著直接反手把令牌收進體內。

刑五看到姜辰把令牌收進體內以後,眉頭不由得微微一抖,心裡一陣心疼。

雖說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寶物,但是從姜辰收取時的動靜,再從其的樣式來看,一看就是了不得的寶物。

這種寶物,居然在他的眼前,被一個大妖收下,他怎麼能不心疼。

「要是刑三能趕過來,定然能夠把其拿下,但是這寶物的話,就得上交城主府了……」

刑五暗暗沉吟,越想越覺得有些棘手。

他跟刑六其實暗地裡沒有忠於城主府,所以他如果想把這寶物搶過來獻給自己的主子的話,那麼絕對不能讓刑三和刑四知道。

只能他和刑六齣手,嘗試著從姜辰手裡搶過來。再或者,讓他的主子派金丹強者,來直接從姜辰的手中搶。

但是他現在並沒有直接通知他主子的手段,所以他要想越過刑三和刑四這一環,基本不可能,這不禁讓刑五感到異常棘手。 三十三層的蒸屜升騰熱氣,請來伙夫把這些蒸屜都搬到前方,那是代表的三十三層天,每一個蒸屜都有九個白花花的饅頭。

這些伙夫也有能耐,這麼高的蒸屜一次性的都能夠抬出來,尤其蒸屜的下方一個超級鐵鍋當中,那股特殊的香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伙夫都留著哈喇子,知道鍋里有什麼,可是這味道也太香甜了。

「楊柏,這,這是什麼?」劉四叔也愣住了,這些伙夫煮的東西,都是楊柏臨時安排的。而這時候伙夫已經等不及了,把蒸屜都拿了出來,每個桌子都擺放一盤,同時農場準備的殺豬菜,一個個上了上去,就是沒有打開那個鐵鍋。

紅燒肉,炸肉,溜肉段,溜肥腸,豬肉燉粉條都是一盆盆朝著門口端著,而這些村民看著這些好吃的,都沒有動筷子,所有人都盯著鐵鍋,那裡的味道,徹底吸引這些人。

「義父,好好聞,這裡是什麼?」於小雅猶如小大人一樣,只是吞咽的口水出賣了自己,等不及的盯著鍋里。

「鍋里的東西,是好東西。各位村民,你們都知道農場有翡翠黃瓜,有南果梨,而這次鍋里的東西,都是我特意給大家準備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