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看到葉晨恢復了過來,藍雪瑤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次差不多,要是你真的被這麼一個小小的幻境給打到的話,那我就不得不懷疑你師傅他當初是什麼眼光,居然會看上你。不過現在看來,證明你師父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葉晨這裡事情剛結束,頓時現場又發出了一陣陣的驚呼之聲:「這是怎麼回事,這才距離開始進入幻境試煉僅僅十分鐘而已,怎麼又是一個醒來了的啊?」

「天吶,真的是不敢相信,難不成真的是幻境試煉場出問題了?不然的話為什麼會這麼快就醒過來?」

「胡說什麼呢?幻境試煉場用了這麼多年了,每日都有著專門的人員前來維護,所以怎麼可能會出現情況。再說了,剛剛禮部的那些大人不是去檢測過了嗎?幻境試煉之地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可是你們不覺得太怪了嗎?根據以往我所得知的消息,進入幻境試煉場之中參與試煉的人,最早醒來的最多也都是三個時辰左右。而我聽說在這屆帝國州府書院大比之中,其中幻術方面天賦最好的人,最起碼也是要三個時辰,但現在你看看,一個是五分鐘,還有一個是十分鐘。這簡直是比所謂的破紀錄還要變態,這應該說是創造了奇迹……」

「只能說,他們這些人,可能是凡界之中,天賦最好的人了吧?雖說以前的那些天賦好的,但那也僅限於帝國裡面。但他們這兩個人,應該可以直接放到凡界天驕的這個層面來說了。」

「是啊,是啊,我大漢帝國能同時擁有這兩個天驕,是何等的幸運。也幸虧是在我大漢帝國,這要是在周邊其他國家的話,那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國家應該要對他們兩個人大力培養了吧?」其中一人突然這樣說道。

「你這不是廢話嗎?放著這兩個絕世天才不去培養,當國家是什麼呢!」 萌寶帥爸 另一個人嫌棄的看著剛剛說話的那人道。

……

「看來,不光是我們書院,就是我們宗門的運氣也是真的還不錯,居然能同時擁有你們這兩個天才。」

沒錯,這第二個醒來的人,正是林穎。

在經過一系列的檢測,確定了沒有任何問題之後,林穎便走出了幻境試煉場,看著早早等在外面的葉晨和藍雪瑤二人。

林穎先是眼神複雜的看了葉晨一眼,但隨即很快便又恢復正常,對著二人露出了一個絕美的笑容道:「藍姨,小師弟……」

……

再一次經過了青城書院黃澤山的位置時,藍雪瑤又是老樣子的,唉聲嘆氣,很是苦惱:「這些弟子啊,真的是不讓人省心,一天天的,這一個個的,這麼鋒芒畢露,真的是十分的苦惱啊。好煩吶。」

看著小人得勢的藍雪瑤,黃澤山整個人感覺都快要吐血了,狠狠地盯著藍雪瑤遠離的背影,黃澤山牙都差點咬碎了……

於是便又忍不住,再一次向藍雪瑤的背影呸了一聲。 看著老對頭吃癟,藍雪瑤十分的爽,甚至已經有點忍不住想要大聲的發笑?

看著藍雪瑤一次又一次的這樣,葉晨和林穎也是感覺很奇怪,所以向藍雪瑤詢問個中的原因。

看著十分疑惑的葉晨二人,藍雪瑤開口解釋道:「其實吧,我也不想這樣的,但是跟這個黃澤山的恩怨呢,已經由來已久了。」

「在早先的時候,有一段時間,連續很多年吧,我們潁川書院發展得不是很好,所以我們潁川府裡面的很多天才都被青城書院給挖了過去。」

「但這也就算了,畢竟人家是靠本事挖過去的,我們也沒有什麼怨言。但是在後來,有一年舉行帝國州府書院大比的時候,青城書院派出來參加比試的人,基本上全都是從我們潁川府出去的人,甚至有一半還是從我們這潁川書院出去的。」

「而那一年,恰好我們書院是對手,在進行最後決戰的時候,那些從潁川出去的人居然同時犯規嗑藥,然後一舉將我們書院的學員重傷。甚至還有幾個學員修為被廢,也還有幾個學員身體甚至從此落下了殘疾,現場的狀況十分的慘烈。雖然事後他們的成績取消了,但是我們書院的學員受重傷卻是事實。」

「後來經過調查之後,得出的結論是那個從潁川出去的青城書院的學員對我們潁川書院的學員有著私怨,所以才橫下心來報復。但這個結論,我們潁川書院的人誰都不信!」

「後來,經過我們暗中的調查之後,得知,其實那件事的最後真正的主使者就是那個叫黃澤山的人,他以前不知為什麼,跟我們潁川書院的一個前輩結了怨,心中暗恨,於是便策劃了這一起事件。」

「儘管我們最後知道罪魁禍首是黃澤山,但是因為我們苦於沒有證據,所以最後這件事卻不了了之,但也從哪以後,我們兩個書院之間的恩怨,便就此結下。」

「所以我要告訴你們的一件事就是,等你們遇到了青城書院的人以後,千萬不要留手,除了不要傷及性命以外,該怎麼下死手就下死手,一切有我,他們做初一,我們就做十五。」

聽到藍雪瑤的話,葉晨和林穎二人齊齊點頭,將藍雪瑤的話給記在心裡。然後看向幻境試煉場之中的青城書院的學員,眼神十分的不善。

既然是師娘親自吩咐的,那麼自己自當遵從。

且雖然藍雪瑤表面上看似說得十分的輕鬆,但其眼神中那不時閃過的火焰,證明當初的事情並沒有藍雪瑤說得這麼輕鬆,甚至可能還要更加的慘烈。

雖說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而且對於現在的這批青城書院的學員來說,他們也都是無辜的,只不過是被之前的人殃及池魚了而已,很不公平。

但是,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的不公平。他們無辜,那麼之前的潁川書院的那些學員就不無辜嗎?僅僅因為黃澤山一人的私怨,就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所以總的來說,只要是他們是身為青城書院的人,那麼這個就是他們最大的原罪……

與此同時,在幻境試煉場之中,深深沉陷入幻境的所有的青城書院的學員,身體不由得同時打了寒顫,心裡有一種發毛的感覺。

時間無情流逝,並不會因為什麼事,或者誰而有所停留。距離幻境試煉比試開始的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分鐘了。

但也就在這是,幻境試煉場上的觀眾們再一次發出了驚呼。

「靠,這是什麼鬼,怎麼這又是一個?」

「老劉,你掐掐我,是不是我今天還沒睡醒,還在做夢呢?怎麼又是一個這樣的。」

「啊。老劉你掐我幹嘛?」一聲慘叫突然響起。

那個叫老劉的一臉無辜的看著慘叫的那人道:「不是你叫我掐你的嗎?」

那人揉著自己那腫的老高,從正常膚色變得青紅紫綠的手臂,不滿道:「我讓你掐我,但是你也不用這麼用力啊,我去,這都被掐成什麼樣了?」

「嗯,是的,肯定是我還沒睡醒,是的,絕對是,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呢?這根本不可能的,呵呵,我想我應該很快就醒了,是的,沒錯。」另一個人突然傻傻的笑道。

「這是要變天了嗎?怎麼和往年這麼的不一樣,是這個世界變化得太快了以至於我跟不上這個時代還是說現在的妖孽這麼多了嗎?」

……

……

從眾人的反應之中,就可以看出,這是又有一個人從幻境試煉之中醒了過來。

短短二十分鐘的時間內,就有三個人先後陸續從幻境之中醒來,這讓眾人不由得有些開始懷疑這幻境試煉之地到底是不是出現了問題了。

就算是經過了禮部官員幾次三番的檢查,但是眾人還是產生了各種各樣的懷疑,一時間,陰謀論大行其道。

而甚至就連負責檢測幻境試煉之地的禮部的官員,看到這樣的情況也不禁開始有些懷疑人生,回憶到底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但是再一次經過仔細的檢查一番之後,還是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無奈,只得把這一次醒來的人給接出了試煉之地。

和之前一樣,藍雪瑤等人又一次早早的等在了外面,接到了這次醒過來的人,李嫣然。和林穎的表情一模一樣,李嫣然先是眼神十分複雜的看了葉晨一眼,隨後便同樣很快恢復正常。

對著藍雪瑤和林穎甜甜的笑了一下道:「藍導師,林姐姐,你們怎麼來了?」

藍雪瑤笑道:「這不是看你從幻境之中剛醒過來,會有一點不適應,所以過來看看。」

「不適應?有嗎?怎麼我沒什麼感覺?」李嫣然有點懵的問道。

「有啊,你看葉晨,直到現在都還沒緩過來呢!」藍雪瑤一本正經的說道。

……

看著趾高氣昂越走越遠的藍雪瑤,黃澤山心裡暗恨:「看來十多年前的教訓對於你們來說還不夠,等著吧,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好戲上演。」

……

至此,帝國書院州府大比第一場幻境試煉的比試中,第一二三名以一種讓人震驚到不行掉下巴的姿態全部確定。

由此,有葉晨三人的前三名在這裡,儘管潁川書院的人數少,且就算後面其他潁川書院的人排名很后,分數不高,但這第一場試煉的最後綜合分數評比,潁川書院還是會領先很多。可以說葉晨三人的驚艷表現,直接奠定了潁川書院在第一場大比中的勝局。 「你在幻境之中看到了什麼?」看著走在前面的藍雪瑤和葉晨二人,李嫣然用只能二人之間聽到的聲音,輕聲的向林穎問道。

「你呢?你又看到了什麼?」林穎沒有直接回答李嫣然的話,反問道。

李嫣然嘆了一口氣,眼神十分的惆悵,沉默了好一會才慢慢道:「我啊,我看到了許多本想忘掉,但卻又始終忘不掉的且又不想看的東西。」

「其實吧,你的過去,我並不是怎麼了解,因為當初我跟你的接觸實在不深,對於你的信息,我所聽到的,所看到的,也只是當初表面上的那些,可以給我說說當初你的過去嗎?」林穎一邊走一邊道。

李嫣然看了林穎一眼道:「是嗎?不過對於你的事,我反倒知道得很多,因為關注他,在意他,所以不由得的,連他身邊的那個她,也就是你,我也經過了多方面的調查,對於你我也了解了一點。」

「說實話,比起我來說,你前面的生活幸福快樂很多了!」李嫣然有了一些感嘆。

林穎繼續沉默……

「不得不說,雖說是在凡界,但是這個所謂的幻境試煉之地,確實不像是凡界裡面能有的東西。就算是在上界,能做到讓我們能回憶起一點東西的,不說沒有,但也很少,想不到在區區的凡界這裡,居然能有這麼一個奇異的地方。」

穿越之養兒不易 ……

隨即,李嫣然便向林穎聊起了剛剛自己陷入幻境中所看到的事,當然,也不是所有的,肯定也有所保留。

聽話李嫣然述說的故事,林穎也向李嫣然說起了自己幻境中所回憶起的一些事。

相互交流了一會之後,二人又齊齊的用複雜的眼神看著走在前面的葉晨一眼,李嫣然也嘆了口氣道:「連我們都有了一部分前世的記憶,就是不知道葉晨他在幻境之中,到底有沒有觸發他前世的回憶。如果他觸發了前世的回憶的話,那麼怎麼看他的樣子,還是一副不記得我們的模樣。」

林穎搖了搖頭道:「我比你早醒來,所以我觀察了很久,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葉晨雖然比我們早,但是卻並沒有觸發他前世的回憶,或者說,的確觸發了他前世的回憶,但並不是我們所在的那一世,因為我看他的眼神,發現他對於我們和之前,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改變。反倒是他的眼神中,好似對誰多了那麼一絲絲的執念。」

「誒,我們思念著他,但他又思念著誰呢?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走一步算一步吧,且不管怎樣,反正目前現在的他,還是屬於我們的。至於以後的事情,那就等以後再說吧。」

……

「父皇,兒臣心不在此,所以你還是不要逼迫兒臣了,皇兄他挺好的,不管哪方面,皇兄都是我們兄弟姐妹們之間最好的那個。」

「皇兄,恭喜你,終於得償所願了……」

「二弟,多謝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大漢帝國的大漢親王,除我之外,你最大。」

……

「師傅,多年的苦修,你終於突破了,徒兒恭喜師傅突破,終登仙界。」

……

「二弟,恭喜你,從此之後,你就飛升仙界了,可惜朕我被世俗所困擾……」

……

然後的然後,劉羽便醒來過來,而此時,距離比試開始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時辰之久。

除了剛開始的葉晨這三個變態之外,幻境試煉之地終於恢復了正常,眾人高高吊起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終於,變態還是不是那麼多,終歸還是正常人比較多一點……

……

「哈哈哈,小師妹,怎麼樣,師兄帥吧!師兄厲害吧。」一個年輕的男子甩了一個劍花,然後對旁邊的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笑道。

那個年輕貌美的女子雙手握在胸前,滿眼的小星星道:「師兄好帥,師兄好厲害,師妹要給師兄你生猴子。」

……

「爹,娘,孩兒回來了,孩兒修鍊有成,今天帶爹爹和娘親去城裡享福了。」一個一臉憨厚老實模樣的青年男子,推開了一個破破爛爛的茅草屋的房門,對裡面的一男一女兩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高興的說道。

兩個老人很是欣慰,拍了拍青年男子的肩膀道:「不錯,不錯,孩子你有出息了……」

……

「小蘭,小蘭,你在哪?我回來了。」一個身穿藍衫,容貌平平的男子在一個看似應該有些錢的小庭院裡面四處的尋找。

此時一個姿色還不錯,但是打扮卻是花枝招展的女子走了出來,懷裡抱著一個小孩,神色悲戚的看著男子道:「強哥,對不起,我有了他的孩子。」

藍衫男子頓時心碎了一地。

……

「朱耀扉,你現在靈脈被毀,修為盡失,你已經配不上我了,所以我是來退婚的。」一個粉色蘿莉臉的女子對著一個很是英俊的男子說道。

英俊男子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悲憤,手顫抖的指著女子怒道:「好,好,好的很,當初是你家苦苦哀求我父親,讓我和你定親,現在你家卻主動出爾反爾。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等著吧,不用三十年,最多三年,我蕭良辰就會把今天你給我的恥辱千倍百倍的給你還回去。」

……

「徒兒,你天資聰穎,修為極高,所以從今天開始,就由你來接任宗門掌門一職,同時,我將我愛女雪兒,許配給你。」

「師兄。」一個美麗漂亮的少女愛慕的看著一個青年,嬌羞道。

……

「哈哈哈,今天我要大殺四方,我買大……」

「哈哈哈,又贏了,我就想問,還有誰……」一個有些微胖的青年抱著自己桌子前面的一大堆錢,十分痛快的說道。

……

「誒,你們不要這樣,不要再打了,我會傷心的,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選誰,但是我是真的愛你們的,只是這愛有些分散了。」一個姿色平平的女子對著前面那一群為自己打了起來的英俊且背景深厚的男子哭泣道。

……

……

「陛下,這時第一場幻境試煉之中,率先醒來的人的名單,包括他們醒來所耗費的時間也記錄在上面了。」

看著名單上的前四個名字,皇帝面無表情,一點也沒有感覺到震驚的樣子,好似本就應該如此的模樣。

…… 有了葉晨這三個變態的榜樣在這裡,以至於就算劉羽突破了前人的三個時辰的記錄,也沒引起什麼太大的轟動。因為眾人都已經被前面的葉晨三人給搞得麻木了,所以劉羽的僅僅一個半時辰的時間,在他們看來,還算是正常的了。

婚來婚去,冷戰首席上司 劉羽也沒太過關注這些,因為在此前他也不知道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醒來之後,等禮部的官員記錄好了分數之後,尋找到了藍雪瑤,葉晨他們坐的位置之後,便直接過去。

途中經過青城書院的黃澤山黃殿主身邊的時候,看著劉羽離開的背影,黃澤山忍不住開口道:「二皇子殿下,我青城書院不論是教學的環境還是各方面的資源氛圍,都要比潁川書院強得多,在帝國內排名也是數一數二的,不如殿下您來我們書院學習修鍊,我保證全書院會給你所有最好的條件資源。」

聽到黃澤山的話,劉羽停了下來,轉身笑著對黃澤山道:「黃殿主,你說笑了!」

黃澤山有點懵:「什麼意思?」

劉羽笑道:「貌似黃殿主搞錯了一個問題。你忘了我的身份,以我的身份,不要說是你青城書院,就是最好的帝國皇家書院,那也是我劉家自己家的後院一樣,且你覺得和青城書院比起來,我皇室的資源難不成會比你青城書院的少了嗎?」

黃澤山頓時有點臊得臉紅,確實哈,剛剛自己下意識的就想做起自己的老本行,但失算了一點,那就是忘了劉羽他的身份。

劉羽作為二皇子,又怎麼會缺了所謂的修鍊資源和好的學習氛圍呢?自己用修鍊資源和學習的環境氛圍來誘惑劉羽,不正是顯得有些搞笑嗎?

儘管想通了這一點,但黃澤山心中還是有了一個疑問,於是便下意識的問出了口道:「那既然如此,為何殿下不呆在皇家書院,放著好的資源好的環境不在,為何偏偏要去潁川書院這麼個小地方呢?」

劉羽盯著黃澤山看了一眼,沉默不言,氣氛漸漸有些凝重起來。

過了好一會,劉羽才冷言沉聲道:「怎麼,黃大殿主,連我皇室的事都想插一手嗎?」

聽到劉羽的話,黃澤山頓時驚出一身冷汗,才發現自己剛剛到底幹了什麼,於是連連彎腰道歉道:「微臣知錯(因為書院體系也屬於國家政府的一部分,所以稱微臣),是微臣失言了,還望殿下恕罪。」

「我希望以後不要在出現這樣的事了!」說完,劉羽頭也不回,直接離開。

看著劉羽離開的背影,黃澤山剛剛的驚慌失措已然消失不見,反倒是眼神裡面多了一分陰沉。

……

來到潁川書院的休息區,看著坐在那裡閑聊的葉晨等人,劉羽隨意的找了個位置坐下,然後便也跟著插入其中。

經過一番簡單的了解之後,劉羽知道了葉晨三人醒來的時間,也不禁感覺到咂舌,直呼葉晨三人變態。

……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但是,在劉羽醒來了過後,一切的一切彷彿都已經全部回歸了正常,轉眼便過去了三個時辰。

但三個時辰過去了,除了率先醒來的葉晨劉羽四人外,就再也沒有多的其他人醒來。就彷彿四個人用完了所有人的天賦及運氣一樣。

在之前誇下海口的兩個同伴面前,而黃澤山一時間更是感覺到有了一些臉紅,畢竟自己此前說了,自己書院的那個學員,天賦絕佳,所以會打破記錄,在三個時辰之內醒來。

但現在,三個時辰過去了,那個天賦絕佳的學員不但沒有醒來,更是還一直處於沉睡之中。而一直不被看好的潁川書院的學員,卻是一個接一個的醒過來,黃澤山心裡的落差頓時有些大了。

但三個時辰過去了,總算開始已經陸陸續續的有人從幻境之中醒過來,但同樣,卻同樣都沒有青城書院的人,反倒是一些資質以及名氣都沒有青城書院好的書院的學員率先醒來過來。看到此景,黃澤山也是感覺到有了一些臉紅。心裡暗罵自己裝B裝太早了的同時,也是十分的埋怨那些青城書院的學員,讓自己丟了這麼大的臉。

……

從早上太陽升起,但現在太陽落山,六個時辰已經過去了,禮部尚書也正式叫停了幻境試煉的比試,將幻境試煉之地關閉,讓那些還一直處於幻境之中的學員醒過來。

記錄好所有參與試煉的學員的醒來的時間情況之後,禮部的成員們便開始統計起分數起來。

也因為多年舉行帝國州府書院大比的原因,所以對於統計分數這方面,禮部的官員們經驗還是十分豐富的。

這不,沒多大一會,禮部的官員們就統計好了分數,然後將所有參與試煉的學員們集合在觀眾席下的一個空地之上,禮部尚書便走了出來,準備宣布本次試煉的綜合分數結果。

綜漫 公主,請你自由 和以前的那些高層人物的開場白一樣,禮部尚書王玄中先是咳了兩聲,然後道:「在這裡,說明一下統計分數的規則。六個時辰之內醒來的人為及格,三個時辰醒來的人為優秀。六到五個時辰及格分以上醒來的人,每人得分一分,五個時辰之內以上的人,每人10分,四個時辰之內醒來的人,每人30分。以此類推……」

「但這只是常規分數的統計,至於潁川書院的葉晨,林穎,李嫣然三位同學的分數,因為三位同學的極為優秀的表現,所以經過大比委員會的委員們一致商量,最後決定葉晨同學個人得分三千分,林穎同學個人得分兩千分,李嫣然同學個人得分一千分,最後統計得出潁川書院總分數6456分。」

「第二名為洛陽書院,其中洛陽書院六個時辰以內醒來的為五十六人,五個時辰以內醒來的為*人,四個時辰以內醒來的……,最後統計得出,洛陽書院的第一場幻境試煉比試總得分為4358分。」

「第三名為許昌書院,其中六個時辰以內醒來的…………最後統計許昌書院得分為4213分。」

「第四名,第五名……」

……

一直到第十一名,才慢慢聽到了青城書院的名字,而這一個結果,也是讓先前就裝B的黃澤山感覺顏面大失,雖然臉上強顏歡笑,但內地的眼神里卻是十分的陰沉。

而原本不被看好的潁川書院,在這次比試之中,則是大方異彩,一時間,各個書院恭維的話絡繹不絕,也是差點讓藍雪瑤高興的笑掉了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