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道有如境碎的脆響聲,此刻傳遍八方。

此時,視線可見,前方天幕屏障那原本裂痕之處,被生生撕開了一道入口,那位老族長此刻面色慘白,同時噴出一口鮮血。

「葉家主,趁現在。」老族長顧不得體內的傷勢,隨即低喝一聲。

這天族儘管是當年天洪傳承下來的部落,但哪怕族中族長,都是沒有資格,違背天洪當年留下的意志的,這道天幕本身是此界之本,任何人都不可窺探。

「多謝,此事,葉某銘記。」葉飛此刻連忙抬手抱拳,隨即體內靈力涌動。

話音落下,他的身形隨之化作一道流光,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攻婚掠情:早安,韓先生 如此同時,天幕屏障前,老族長此刻,已然無法在繼續堅持,他身形被一股極強的反震之力,直接彈飛了數章之遠。

砸在了後方了一顆古樹之上,隨之再度噴出一口鮮血。

而前方的天幕屏障,在沒有的老族長的力量,隨之迅速恢復如常,那道裂縫更是早已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但此刻,天幕屏障前,已然是少了葉飛的身影。

「總算是,送進去了。」後方不遠處,老族長穩定了一下體內的傷勢,他抬頭望向前方,那雙深邃的雙目內,此刻滿是疲憊之色。

沉吟少許之後,老族長收回目光,只見他緩緩抬起了手臂,掌中出現了一塊方形玉符,其上有白茫微閃,給人一種縹緲之感。

此刻若是葉飛在場,定人一眼認出。

那白玉之上涌動白光,他並不陌生,那是用來運算推衍之道的力量,北海白龍,靈御門老祖胡金,都曾在他面前施展過那股奇異之力。

「無論他如何去選,此子欠老夫一個人情,我族一脈可保不滅。」老族長此刻儘管面色蒼白,但其臉上卻是露出笑容。

……

而此時,葉飛已然踏入了天幕屏障之內,對於外界之事,他此刻一無所知。

穿過天幕,只感覺眼前一陣眩暈,視線恢復之時,他已然身處一處海面半空之中,腳下是一片深海,前方地平線一眼望不到邊。

天空是藍色,海面有人平靜,四周安靜的有些可怕。

「這裡是……」葉飛低喃一聲,不禁四下打量了一番。

他的靈識橫掃,卻是除了大海與藍天之外,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沉默片刻,葉飛隨之目光一凝,他的身形向著上方不斷上升,體內的靈力隨之涌動,通神境初期的氣勢,此刻橫掃四周。

「天洪,出來見我!」海面半空,葉飛目光一凝,隨之發出一聲低喝。

即是進入那天幕之中,天洪的本體之靈,定能夠感應到他已經來臨,此時的他無法感知到異常,無疑是此人刻意躲著自己。

那一聲低喝,夾雜著靈識之力,此刻回蕩在海面半空。

不多時,只見遠處的天邊,視線可見的地平線之上,陡然出現了一道盤膝而坐的虛影,如似矗立在天海的盡頭一般。

「出來了么。」葉飛低喃一聲,他的嘴角隨之泛起了一絲淡笑。

沒有遲疑,只見海面半空,葉飛的身形隨之劃出長虹,向著前方地平線上閃身而去。

只是不等他飛出多遠,只見天空之中,一縷黑雲隨之而至,同時一股極強的威壓之力,彷彿化作無形屏障,擋住了葉飛的去路。

「第二道考驗,你通過了。」

「獎勵,洗靈之力,可讓你的實力瞬間踏入通神中期。」半空之中,那片黑衣之內,此刻忽然傳來一道略顯熟悉的聲音。

下方海面,葉飛身形一頓,隨之抬頭望向半空。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那黑雲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虛影,同時慢慢的凝聚成型,竟是之前在外界之人,葉飛所遇的那道守考分靈。

「是你!」葉飛目光微閃,臉上神情沉靜。

第二考通過,踏入通神境中期,從而進入天墓真正的傳承之地,倒也並非不可,只是前方天洪的殘靈,就在眼前,古符文之源觸手可及,他不甘心就這樣離開。

「葉某想知道,距離我進入夢界,外界過去了多久的時間。」葉飛臉上露出嚴肅之色,隨即低聲開口問道。

時間,無疑是他如今最為在意的。

夢界之內,這裡與外界的時間,應該存在著某種差異。

葉飛深知,就算得到了古符文源頭印訣,他也需要一段時間的煉化,這樣一來無疑會浪費不少的時間,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耗費精力來此。

天空之中,那朵黑雲之上,天洪分靈沉吟少許,隨之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

「過去,不到半息。」半空之中,那平淡的聲音,此刻緩緩傳來。

此言一出,海面之上,葉飛面色不禁微變。

仙武都市 根據他的推算,從踏入練氣宗,再到進入這天鳴山脈,夢界內的時間,已經接近過去了半個月之久,而外界僅僅過去半息。

「如此推算,百年時間,不過也就幾分鐘。」葉飛頓時眼前一亮,心中不由地有些激動。

他若留在此地,花費時間推衍古符文之力,定能夠如他之前所想那邊,領悟出屬於自己的第四道界脈之力古符文界脈。

並非力量至極,而是符文之源,領悟之後界脈真身可瞬間凝聚。

「我想在此地,多逗留一段時間。」葉飛沉吟少許,隨即抬起頭來,望向半空之中的那道身影。

他這句話一出,半空黑雲之中,那天洪的分靈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異光。

「不行,第二道考驗你已通過。」

「此刻你必須離開。」半空之中,分靈的聲音,此刻多了幾分低沉之感,隱約帶著一股讓人無法反駁之勢。

海面之上,葉飛聞言不禁眉頭微皺。

他留在此地,對於外界而言,並沒有任何的影響,那分靈的反應未免也太過了一些吧。

沉吟少許,葉飛眼中寒芒一閃,身上的氣勢隨之凝聚。

「若是葉某,執意要留下,你可是要擋我?」葉飛低喝一聲,眼中爆出殺機,在這夢界之內,他古符文之力,可以發揮出極大的威勢。

若是能夠在此地,領悟古符文之源,他甚至可以掌控那一道被奪去的規則之力。

一時間,四周的氣氛,隨即降到冰點,黑雲之中那位天洪分靈,眼中露出了久違的憤怒之色,天空之中隱藏在這一界的至極戾氣,此刻開始慢慢凝聚成型。 半空之中,天墓的守關者,雖說是天洪的分靈,但這片夢界,卻不是他所能干涉的,那一縷天地規則之力,已然將原本的幻境之地與現實鏈接起來。

從無變成有,由虛化為實。

除去當年的天洪不談,此刻能夠強行將葉飛帶出夢界之人,哪怕是放眼源界大地,怕也是屈指可數。

「葉飛,你應該明白,今日若不是離開夢界,我不會在出現第二次。」天洪分靈儘管有些憤怒,但卻是沒有貿然出手。

離開夢界,只有兩個選擇。

一是接受分靈的迎接,而第二個選擇,則是極為困難,除非有人能夠看透這個世界,領悟天洪曾留下的所有遠古符文印訣。

還得煉化那一絲規則之力,否則想要出去,完全是不可能的。

第二考,一般的劫境強者,都會選擇前者,哪怕法王殿的那位,怕是也不敢揚言能夠輕易看透此界,更別談煉化規則了。

「你若擋我,唯有一戰!」

「否則,就請離開吧……」葉飛目光微閃,臉上露出堅決之色。

他此刻周身,氣勢還在不斷上升,此界的古符文之力,他可謂是志在必得,絕不能就這麼輕易放棄。

「你。」半空黑雲之上,天洪分靈面色微變。

自天墓開啟以來,還從未有人,像下方之人這般,選擇留在夢界之內,而不是去往天洪真正的傳承之地,這違反了他意識內,曾經的那位天洪前輩留下的指令。

可若是在外界,他或許與葉飛有一戰之力。

但這夢界之內,古符文之力,以及天洪前輩的本體殘靈,對他都有著極大的壓制。

「你會後悔的!」

「通神境初期,想要領悟這一界之力,是絕不可能事情,你會死在這裡。」天洪分靈聲音低沉,此刻目光凝聚在葉飛身上。

海面之上,葉飛聽聞,只是淡笑一聲。

若是他人或許不太可能,但本身掌握了古符文之力,以及擁有傳承記憶的他,只需給他一點時間,是絕對可以做到的。

「多謝提醒。」葉飛目光沉靜,同時向著半空之中抬手抱拳。

他能夠感受到,黑雲之上天洪分靈身上的氣息,正在慢慢消退,原本僵持的氣氛,同時逐漸的緩和下來。

天空之中,天洪分靈遲疑許久,最終暗嘆一聲,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身形隨之開口變得模糊,眼看就要消散與天地之間。

「你,好自為之。」最後的聲音傳來,天空之中黑雲隨之退去。

他……最終還是沒有貿然出手。

下方,海面之上,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身上的氣勢同時收斂。

沉吟少許之後,他緩緩抬起頭來,望向遠處的海天之邊,身形隨之閃動,在海面之上,劃出一道長虹,向著前方臨近。

不多時,視線中的那道身影,此刻逐漸清晰。

這一刻,葉飛彷彿來都了這一界的盡頭,他的身形頓住,順著視線向前望去,可見一道衝天而起的符文光柱,其內正盤膝著一道身影。

那是一位年過半百的武修,平頭,方臉,暗灰色的長袍,雙目緊閉,此刻手中掐訣。

「真身殘靈。」葉飛低喃一聲,此刻眼中閃過一道微光。

讓他之前所見的天洪分靈,那都是此人意念所化,並非是從本體之內,分離出來的化身之體,而眼前這具,無疑是來自本體。

若有意識尚存,那便是那位天洪前輩真正的化身。

而這具化身,顯然是這夢界的源頭支柱,其內不光有古符文源頭之力,更有當年天洪前輩,耗費大神通之術,奪去了那一縷規則之力蘊含其中。

「一旦煉化,我的實力定會暴漲!」葉飛眼中有靈光閃動,心跳有些加速。

規則之力有多強,他可謂是深有體會。

說罷,此時葉飛不在多想,隨即向著前方的光柱內走去。

「砰,轟隆。」不等他臨近,一股極強的反震之力,隨之瞬間橫掃而出。

彷彿是光柱,瞬間炸裂了一般。

葉飛的身形,還沒來得及穩住,便是被直接震飛了數丈之遠,瞬間一口鮮血噴出。

「這威勢……」

「好強!」

海面之上,待他穩住身形之後,隨之抬頭凝望而去。

可見這股反震之量,似乎僅僅只是光柱散發的餘威而已,通過剛才的碰撞,葉飛能夠感受到,其內部的力量,要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當年,那位天洪前輩的實力,怕是遠比他想象中的要強許多。

人生的轉角處 「難道是,真仙之力?」葉飛眉頭微皺,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在沒有接觸實界之前,在他的認知中,那傳說中的真仙,無疑是不存在的,哪怕是在這片源界大地,至少這位鍊氣期的天洪記憶中,也沒有半點關於真仙的記載。

葉飛一直認為,源界大地應該也沒有真仙的存在。

而此刻,在接觸到前方光柱的那一刻,葉飛臉上表情,不禁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這股力量,不輸靈御門禁地的仙獸白吾。」葉飛低喃一聲,此刻腦中開始不斷地思索,臉上的表情,隨之越發的嚴肅起來。

他想要煉化古符文之力,就必須與天洪本體化身接觸。

而如今,前方的那道防禦光柱,僅僅是餘威,就將他直接震傷,那絕不是蠻力所能破之,光柱內的力量之強,那無疑是葉飛前所未見的。

倘若無法突破,他則不能領悟古符文之力,幾乎宣告了會被永久的困在這片夢界之中。

「時間可以忽略,但我壽元畢竟有限。」

「除了煉化這一界之力,此刻已經沒有了別的選擇……」葉飛額頭此刻冒出細小的汗珠,他開始全面搜尋著腦海中的記憶。

無論是醫聖的傳承,還是天洪的意識記憶,此刻都在他的腦海之中重新掠過了一遍。

但在一番思索之後,始終不曾找到破開光柱的辦法。

若真是真仙之力,哪怕是當年的醫聖親臨,怕多半也是無能為力。

……

時間飛逝,在這片海天之上,已然整整過去三天。

前方天邊的盡頭,那道光柱仍舊矗立,其內天洪的本體化身,彷彿一尊雕塑般,永恆地矗立在那裡。

「不對。」

「在這片夢界之內,我就是天洪,那具本體化身,本身也是屬於我的。」光柱前,海面上,葉飛忽然眼前一亮,心中赫然開朗。

每一位劫境強者,在踏入夢界之後,自己本身的意識並不會消散。

儘管身體屬於天洪,但他們的意識卻是始終保持著清醒,而且身為劫境強者,多時心高氣傲之輩,在佔據了這具身軀之後,不經意間就會將原本天洪的意識壓制。

特別是實力恢復后,原本這具身軀的意識,幾乎已經可以忽略不計,完全被徹底封鎖在了識海的角落。

「我現在,需要那縷意識,葉某此刻就將身體還給你。」葉飛淡笑一聲,隨後緩緩抬手了雙臂,古符文印記在他的指尖凝聚。

霎時間,印記凝聚成型。

隨之,抬手一點眉心,葉飛身上的氣息,同時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內斂。

「封識。」

「封靈。」

「封身。」

葉飛臉上的神情決然,一道道古符文封印,從他的手中祭出,迅速融入自己的體內。

他本身的實力,此刻從通神境,以一種視線可見的速度,迅速跌落到了練氣期,不到半刻的時間,隨之穩定在了練氣七層。

隨著最後一道符印打出,葉飛眼中的精光消散,同時緩緩閉上了雙眼。

待他再次睜眼之時,原本眼中的凌厲之感消失,更是不見一絲靈力涌動,觀其雙目內,此刻露出深深的迷惘之色。

「這裡是哪裡?」海面半空,天洪此刻一臉獃滯的模樣。

葉飛的意識徹底封印之後,他也是在同一時刻,恢復成了原本的模樣,此刻轉頭四下打量了一番,眼中竟是露出驚恐之色。

此時在他的腦海之中,隱約響起了一道聲音,告訴他移步向前,進入前方的那道光柱之內。

那聲音若有若無,但卻是讓人無法拒絕。

海面半空,天洪原本獃滯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微光,隨即沒有猶豫,閃身踏海而行,慢慢向著前方那道奇異的光柱靠近。

這一次,當他靠近光柱之時,卻是沒有受到任何攻擊。

此刻,夢界的盡頭,那片海天之上,一個練氣七層的小輩,正在一步步地靠近這一界最深處的秘密之地,他的步伐平穩,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撓。

「我進來了。」光柱屏障,被輕鬆穿過。

天洪抬頭望向前方,此刻不知為何,輕聲低喃了一句。

「很好。」在他的識海中,隨之傳來一聲回應。

這一次,這位練氣七層的天洪,可謂是聽得真切,他的瞳孔忍不住微縮,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恐懼之感,瞬間瀰漫他的全身。

「你,你是誰?」幾乎是下意識地開口,隨之他的意識逐漸開始變得模糊。

光柱之內,天洪的眼中,爆出凌厲之芒,他身上的氣息,隨之開始迅速暴漲,一道道封印破碎的反震之力,向著四面八方橫掃。 「我是你。」光柱內,葉飛的意識,隨之重新佔據主導。

他的臉上,此刻露出微笑,體內的靈力涌動,僅僅是不到十息的時間,他的實力隨之恢復到了全盛時期。

自己設下的封印,想要將其解除,無疑只需抬手之間。 軍婚有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