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似乎,徐掌柜討好的人,就是他們倆似的。

「徐掌柜,不必麻煩了!今日我來,主要是給我家小弟,還有爹娘訂做幾身衣裳。」

宋靜書微笑著說道。

這時,徐掌柜才看向劉氏與宋大平,恍然大悟,「哦!原來這二位是宋老闆的爹娘啊,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慾望森林 宋大平一臉倨傲,也學著宋靜書微笑的樣子,緩緩說道,「徐掌柜不必客氣。」

瞧著宋大平這拿喬的模樣,宋靜書忍不住在心底狂笑。

真當人家徐掌柜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徐掌柜客氣的笑了笑,繼續對宋靜書問道,「不知道宋老闆有什麼想法?是要訂做什麼樣的衣裳、用什麼樣的布料,我這裡新到了一批……」

話還沒說完,就被宋靜書給打斷了,「徐掌柜,不必這樣麻煩。」

「有什麼樣合適的成衣,先給他們一人試穿一下吧。至於布料,訂做三套上好的面料,然後再訂做幾套普通料子的便是。」

沉醉不知愛歡涼 宋靜書利索的說道。

上好的面料?

還一人好幾套衣裳?!

不只是宋大平與劉氏震驚了,就連徐掌柜也是一喜,連忙應下,「哎,好好好,沒問題!」

「這裡有做好的成衣,幾位這邊請,來試一試吧!」

這可是一筆大買賣啊!

徐掌柜心下激動,忙請了宋大平幾人過去挑選成衣,「挑選了上好的成衣后,咱再順便將尺寸量一下。」

劉氏與宋大平手腳都有些顫抖,忙激動地跟著過去挑選成衣。

宋靜書親自給宋小文挑選了一套合適的,看起來總算是從先前的「山裡小子」,有幾分城裡小少爺的模樣了。

宋小文對於穿著打扮的什麼都不在意,到底是個孩子家,更喜歡的吃和玩兒。

宋大平與劉氏也挑選好了衣裳,來到宋靜書面前卻是將她給嚇了一跳。

面前站著的這兩位胡里花哨的……人物,是誰?

只見宋大平挑選了一套藍色的袍子,配合他那滄桑的鬍子拉碴的臉、以及有些亂糟糟的頭髮,看起來就像是穿了與自己完全不合身的衣裳似的。

總之怎麼看怎麼彆扭。

劉氏也是一樣。

穿著一身粉色的長裙,一臉羞怯的站在宋靜書面前。

徐掌柜跟在一旁,臉色有些尷尬,還要昧著良心誇獎道,「二位的氣質,與這成衣……咳咳,很符合,很是符合啊!」

宋靜書滿頭黑線。

「趕緊去換下,我給你們挑。」

宋靜書一臉彆扭的揮了揮手,就像是在揮打蒼蠅似的,皺著眉頭率先往成衣區走去。

宋大平與劉氏面面相覷,他們這衣裳怎麼了?

他們自個兒覺得,挺好看的呀! 從裁縫鋪出來,宋大平與劉氏已經換上了,方才宋靜書給他們挑選好的成衣。

宋大平一身灰色的袍子、劉氏一身粉色碎花的衣裙。

宋靜書到底是滿足了劉氏想要穿粉色的衣裙的夢想,儘管方才劉氏自己挑選的那粉色與她的氣質完全不符合,沒想到眼下這身粉色小碎花的衣裙倒是挺好看的!

至少,劉氏穿上沒有那麼強烈的違和感。

宋大平這一身灰色的袍子,也比方才那藍色的好看多了,至少貼近他的膚色,看起來反差沒有那麼大。

瞧著天色也還早,宋靜書便難得的帶著他們在城裡轉悠了一圈。

從前,都是宋大平與劉氏帶著宋靜書進城來。

只是,進城的時候很少。

幾乎只有每年年底的時候,宋靜書會跟著宋大平他們進城來……之所以帶著宋靜書進城,也不是為了帶她開闊眼界、給她做新衣買點心什麼的。

主要是因為,過年的時候採購的東西比平日里要多得多。

因此,劉氏要抱著宋小文,宋靜書便與宋大平一人背著一隻背簍,用來背東西。

從前宋大平家窮得響叮噹,在宋家村當真是墊底一般的存在。

即便是過年需要背著背簍買東西,但是比村裡其他人,還是買的要少得多。宋靜書進城來,除了東張西望、眼饞羨慕城裡小孩之外,也就只有垂頭喪氣了。

畢竟,進城來宋小文都能吃糖葫蘆,她卻只能在宋小文吃完糖葫蘆后,舔一舔光溜溜的竹籤。

沒想到,有朝一日她宋靜書也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小時候,是她亦步亦趨的跟在宋大平他們身後;

如今,是宋大平與劉氏亦步亦趨的跟在她的身後。

這樣的轉變,除了讓宋靜書感慨世事無常之外,還感慨當真是歲月催人老。

宋靜書帶著宋大平與劉氏,又去買了一些生活用品,一家人這才回了靜香樓。

一進門,瞧著幾人煥然一新的裝扮,翠荷瞬間瞪大了眼,「哇!劉嬸換了一身衣裳,這氣質都比從前變得不一樣了!看起來,就像是年輕了十幾歲呢!」

劉氏被誇得老臉一紅,但是心花怒放。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聲,「翠荷丫頭這嘴真甜。」

宋靜書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沒有出聲,倒是青玉接過話頭,「還年輕十幾歲呢!劉嬸如今至少也有四十多了吧?」

「再便宜十幾歲的話,不就三十來歲了?」

「咱宋姐姐今年也十八九歲了,這娘倆歲數對不上呀!你這麼一說,倒像是姐妹倆了呢。」

青玉這個臭小子,說話永遠都這麼不中聽!

宋靜書剜了他一眼,「閑的沒事做了嗎?都給我準備進廚房待命,今兒我要將火鍋搞出來!」

青玉幾人無奈嘆了一口氣,認命的進了廚房。

靜香樓許久未曾推出新菜式了,因此一聽這話,儘管想要好好歇一會兒。但是也知道宋靜書只是想讓靜香樓生意更好一些,於是連忙都進了廚房。

劉氏看了一眼自己的新衣裳,上了閣樓換上早上穿得舊衣裳,也進了廚房。

「靜書,有啥我能幫忙的不?」

宋靜書正在準備配料呢,聽到劉氏的聲音,也覺得比之前要自然多了,隨意努了努嘴,「你若是想做,就剝蒜吧。」

牆角堆了一堆又白又大的蒜頭,劉氏應了一聲,坐在小板凳上當真開始剝蒜。

李媽媽準備燒火,翠荷給宋靜書打下手。

青玉劈柴、強子與劉氏一起剝蒜,大山在外面看門。

沒一會兒,宋大平也進來了,看了一眼見自己沒有什麼能做的,就老老實實出去與大山一起看著門兒。

宋小文坐在櫃檯后,擺弄今兒宋靜書給他買的那些個小玩意兒。

廚房裡忙得熱火朝天。

宋靜書看了一眼自己準備的配料,伸出手指頭點著,「已經浸泡了兩個小時的干辣椒,浸泡了一刻鐘的八角、桂皮、香葉、草果、山/奈。」

「這些個大料算是差不多了,其餘配料我瞧瞧……花椒、牛油、菜籽油、鹽巴、豆瓣醬、姜、蒜、冰糖。嗯也差不多了,咱們繼續開始吧。」

說罷,宋靜書就挽起衣袖,將頭髮別到了耳後。

她身上穿著在徐掌柜那裡特意訂做的「靜香樓圍裙」,圍裙上一個碩大的「靜」字,倒像是衙門的人來了似的。

就連翠荷他們,也穿著同樣的圍裙。

宋靜書已經許久未曾炒料了,加之眼下還缺少一些調味料,因此今兒能將火鍋料炒出來的話,就算是成功了。

就連這牛油,也是宋靜書自己做出來的。

耗費了不少原材料,這才成功的做出了牛油。

當時牛油做成功后,翠荷他們幾人都捏著鼻子嫌棄這味兒難聞,宋靜書冷哼一聲,「你們先前總嫌棄我這牛油味道難聞,等會子你們就知道什麼叫做美味了!」

翠荷忙低下頭沒有答話,青玉癟了癟嘴,看向那一碗牛油的表情一言難盡,「光說不練假把式。」

「這麼難聞的東西,你要是能做出美味來,我就跟你姓!」

瞧著青玉這是不服氣的意思呀,宋靜書頓時挑眉,「好的宋青玉,咱們走著瞧!」

「你還沒做出來呢,憑什麼叫我宋青玉!」

青玉一臉憤憤不平。

強子嘿嘿一笑,「宋青玉,這一次我站宋姐姐!畢竟每次宋姐姐都能化腐朽為神奇!」

「你們瞧瞧那魚啊蝦的,宋姐姐做出來可不是比外面那些酒樓,好吃一百倍么?!」

這倒是句大實話,青玉與翠荷相視一眼,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瞧著靜香樓內這和諧的氣氛,劉氏心下有些感慨……她從前竟是不知,宋靜書也能有這樣一群,與她關係和諧如同家人一般的朋友,甚至比與他們的關係更要親近。

這時,劉氏心中才有了明顯的愧疚的感覺。

從前,都是他們對不住宋靜書啊!

為了區區二兩銀子,就被豬油蒙了心,居然要將自己的女兒,送給一個糟老頭子作妾。

劉氏心下十分難受,只覺得眼眶都酸痛起來。

好在,這一切都被及時的制止了,宋靜書反而有了更好的歸宿!

劉氏正想著,就聽到宋靜書中氣十足的說了一句,「燒火!」 一聽到「燒火」,劉氏也忍不住心頭的好奇,忙來到灶台後觀看。

鍋底燒熱后,只見宋靜書將牛肉倒入鍋中燒化,又將浸泡好的干辣椒、花椒與姜蒜倒進去一起炒,炒出香味后宋靜書麻利的拿過一旁的漏勺,將裡面的姜蒜等撈出來。

這時,牛油已經散發出濃烈的香味了,那味道勾得青玉瞪大了眼。

看著他這副模樣,宋靜書輕哼一聲,「宋青玉,你就等著認輸吧!」

邊說,宋靜書又將菜籽油倒了不少進去,將八角、桂皮、山/奈、豆瓣醬等大料倒進去一起炒,再扔進兩塊冰糖。

見炒的快要好了,青玉幾人也被纏得趴在灶台邊,不住的深呼吸,「香,當真是香!」

「我做好的醪糟在哪裡?」

宋靜書問道。

李媽媽忙起身,將牆角處的小缸抱了過來,「在這裡呢!」

宋靜書打開蓋子,被這散發出來的陣陣酒香味給饞的直咽口水,忍不住用小勺舀了一口喝下,這才又舀了兩勺醪糟放進鍋裡面,與方才的的調料放在一起炒。

香味愈發勾人。

宋靜書勾著唇,又撒進鹽巴后將底料盛進了盆子裡面。

等牛油凝固后,就可以直接煮火鍋啦!

原本這火鍋底料是要放一兩日食用更香,但宋靜書已經忍不住,想要涮火鍋了……所以便決定,今晚就涮小火鍋吃!

今兒這火鍋料,宋靜書聞著還不算是太過滿意,至少比在二十一世紀時,炒出來的味道差遠了。

但是,只瞧著青玉幾人那垂涎欲滴的模樣,就知道也算是成功了。

「強子,你去周家將周友安喊來,就說晚上咱就在靜香樓吃了再回去。別告訴他今晚吃什麼,我要給他一個驚喜。」

說罷,宋靜書對強子擠了擠眼睛。

強子心領神會,連忙去請周友安了。

「李媽媽,勞煩你燉一鍋雞湯,等會子我有用。」

宋靜書又對李媽媽說道,「今兒夜裡咱們靜香樓關門歇客,就說要為新菜做準備,明日靜香樓要推出新菜。然後就咱們幾個人,一起在靜香樓涮一鍋香噴噴的火鍋!」

宋靜書舔了舔嘴唇,說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對一個川妹子來說,近一年時間沒有吃火鍋?!

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不過,在這個沒有時代的火鍋,宋靜書能將火鍋做出來,就已經讓人讚歎不絕了。

李媽媽應了一聲,準備開始燉雞。

宋靜書滿頭大汗,手裡捏著一柄團扇,邊走邊扇風,在櫃檯后坐下。

宋小文對這些新玩具愛不釋手,宋靜書瞧著他臉上總算是有了同齡孩子該有的稚氣與可愛,這才笑著轉過頭去,繼續給自己扇風。

劉氏從廚房裡出來,臉色有些不自然的在宋靜書身邊坐下,「靜書啊,我有話跟你說。」

看著劉氏的臉色,不用想她要說的也是什麼話。

宋靜書轉過頭,「說罷。」

她倒是要瞧瞧,劉氏能說出什麼話來。

見宋靜書態度平淡,劉氏神色愈發不自然,磕磕巴巴的說道,「這兩日,我深刻的反省了一下我自己……從前著實是我和你爹對不住你,所以,所以……」

「你別跟我們計較,往後我和你爹,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

喲,還深刻的反省了一下自己呢?

宋靜書有些詫異的看了劉氏一眼,忍不住冷笑了一聲,「難為你能如此深刻的反省自己。」

「不過,我也不是小氣吧啦的人!過去的事兒就算是過去了,還提它做什麼。」

這意思,就是不會與劉氏與宋大平計較。

畢竟是一家人,到底是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只要宋大平與劉氏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往後,能好好對她這個女兒,宋靜書也不會當真就與他們斷絕關係了。

儘管,這是宋靜書一直都很想做到的事情。

可一想到這一點,宋靜書情緒就有些控制不住,腦海中似乎一直有一道聲音在嘶喊:不行!不能與爹娘斷絕關係!

想必,這便是原身原有的感情吧。

即便宋大平與劉氏再如何對她,她也不願當真與他們斷絕來往。

聽到宋靜書這句話,劉氏頓時就鬆了一口氣,就連坐在牆邊偷聽他們談話的宋大平,也忍不住心底一松。

如今宋小文還小。

他們卻一日日的年老,若是指望宋小文給他們養老送終,明顯是不靠譜。

宋靜書如今這麼有本事,他們自然更加指望宋靜書了!

「哎。」

劉氏臉色一喜,連忙點頭應下,「靜書啊,我瞧著你這靜香樓生意火爆。但是翠荷幾人是忙不過來的,與其請人花那銀子,讓我和你爹就在城裡給你幫忙吧!」

說著,劉氏許是怕宋靜書誤會,連忙又補充了一句,「我和你爹一文錢不要的,給你打打下手什麼的也是應該的事情。」

宋靜書挑眉看了她一眼,見她神色認真,這才嘟囔了一句,「請人的確要花銀子,但是你們若是執意要留下的話,我也不會讓你們白白幫忙。」

「我給翠荷他們多少酬勞,自然也會給你們多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