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但,現在白小鳳的眼神,讓她好方哦。

原本有五家庇護,估計在妖界誰都不敢打《神鬼八陣圖》的主意。

可面前這位,是個bug啊!

仔細想想,諸葛青兒更方了,貌似面前這傢伙,真的沒什麼不敢幹的事呢。

白小鳳一陣詫異:“你該不會以爲本大爺想搶你的《神鬼八陣圖》吧?”

“不然呢?”

諸葛青兒微微仰頭,一臉倔強,眼珠子一轉,忽然反應過來:“你,是不打算搶?”

白小鳳點點頭:“開玩笑,真當本大爺是流氓呢?”

“……”諸葛青兒。

原來這傢伙心裏一點逼數都沒有呢。

不過,這話她沒傻到直接說出來。

想了想,諸葛青兒問道:“那你說的大膽的想法,是什麼?”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我,可不可以借閱一下《神鬼八陣圖》?”

“借閱?”

諸葛青兒神情緩和了下來,笑了笑:“你是想參悟《神鬼八陣圖》上的陣法麼?真是這樣的話,我勸你還是死了心吧,武侯遺著,這陣圖上的陣法,陰陽界根本就沒幾人能參悟通透,即便是我諸葛世家的家主,耗盡半生心血,也只是堪堪入門而已。”

這一點,諸葛青兒很瞭解。

且不說她出世以前,就說她出世以後,記事以來。

每年都有無數大能登門諸葛世家,企圖借閱參悟《神鬼八陣圖》上的陣法。

無限之神話時代

但,結果卻是。

家主只將他自己山寨出來的《神鬼八陣圖》借閱給大能們參悟,那些大能也看得晦澀難明,撓頭搔耳的,最後只能無奈放棄。

她身爲諸葛世家當世第一天才,也有資格參悟《神鬼八陣圖》,但,哪怕她鑽研陣法,每次一看到《神鬼八陣圖》也感覺腦子發脹,根本看不透,看不明白。

諸葛武侯名留青史,恍若流星劃空,其天賦,哪怕諸葛世家在時光長河中延續千年,他也依舊是第一人。

即便是整個陰陽界歷史上,也絕對是翹楚之一了。

冠絕古今的大能,傾盡心血著作出來的《神鬼八陣圖》,也足以冠絕古今。

然而。

“哦。”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淡淡地說:“你們家主笨蛋,難不成本大爺也是笨蛋了?”

“……”諸葛青兒。

混蛋啊!

這傢伙,還能再不要點臉麼?

當世陰陽界,有幾人敢如此詆譭我家主?

他,真以爲自己能比肩諸葛武侯老祖宗麼?

深吸了一口氣。

諸葛青兒努力壓下怒火,緊咬着銀牙:“我勸你還是別白費心機了,若是《神鬼八陣圖》能輕易參透,那它,也就不會成爲我諸葛世家傳世重寶了。”

在她看來,白小鳳借閱參悟《神鬼八陣圖》無非是興之所起,抱着獵奇的心態而已。

這種心理,和那些登門拜訪諸葛世家,祈求參悟《神鬼八陣圖》的大能們一般無二。

“你只管借給本大爺,本大爺能不能參悟是本大爺的事。”

白小鳳收斂起臉上的笑容,神情肅然,目光深邃起來:“本大爺的天賦,絕不是你想象的那般不堪,本大爺的無良師父一生百多年的積蓄,不也讓本大爺十幾年全都學了個遍麼?”

對於自己的天賦,白小鳳有絕強的自信。

這一點,也不是他說的,而是無良師父說過的!

從小到大,無良師父積攢的那些存貨,其中一些祕術,即便是無良師父都無法參透。

結果,卻被他參悟通透了,反倒是要轉頭給無良師父講解,幫助其參透。

最後的巫族守衛

饒是無良師父百多年的閱歷,也從未見過白小鳳如此恐怖的天賦。

當然,還有另一點,白小鳳沒對諸葛青兒說出來。

這一點,也是他目前爲止最大的依仗。

不過,他沒必要跟諸葛青兒解釋。

“你,怎麼就聽不懂呢?”

諸葛青兒緊咬着銀牙,狠狠地一跺腳:“罷了,借給你參悟一次,讓你死了心也好,說個時間吧?”

白小鳳想了想,道:“七天。”

“七天?!”

諸葛青兒頓時大驚:“你想七天參透《神鬼八陣圖》,做夢呢?那些陰陽界大能耗費半年一載,也窺不到《神鬼八陣圖》半點奧祕。”

說這話的時候,諸葛青兒心裏更鄙視白小鳳了。

這傢伙,真的是心裏一點逼數都沒有呢!

他真以爲自己天下無敵了麼?

真以爲這一路走來,他順風順水,就真的冠絕古今了麼?

他是飄了,還是諸葛武侯拿不動刀了?

“都說了,本大爺不是笨蛋,七天時間足夠了。”

白小鳳傲然一笑:“再說了,本大爺借閱個半年一載的,你能放心了?”

諸葛青兒一怔。

的確,《神鬼八陣圖》乃是諸葛世家祖傳重寶,輕易不外借的,那些登門拜訪的大能們,也是耗費了巨大的代價,纔有資格在諸葛世家內參閱領悟。

咬了咬牙,諸葛青兒懶得和白小鳳爭辯,從懷裏拿出《神鬼八陣圖》卷軸,遞給白小鳳。

“七天時間,本大爺讓你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天才和笨蛋的差距!”

白小鳳笑着接過卷軸,眼中精芒閃爍。

諸葛青兒無奈地癟癟嘴,也不多言,轉身就走。

七天時間,想參透《神鬼八陣圖》,這比裝這麼大,到時候看這傢伙怎麼圓回來。

怕是得把臉塞褲襠裏了吧?

望着諸葛青兒離開,白小鳳臉上泛起得意的笑容。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卷軸,然後,擡手,拍了拍丹田,低聲道:“電池,起來上班了。” 白小鳳確實對自己的天賦有絕強的自信。

但。

他還沒狂妄到能藐視一切的地步。

諸葛武侯之名,能如同皓月流星一般,在陰陽界歷史上閃爍兩千年時光,足以證明其實力和天賦。

以他的天賦,參悟《神鬼八陣圖》,他也沒自大能百分之百悟透。

但。

他最大的依仗,還是丹田裏封印着的冥尊。

這位,是一位真的能秒天秒地的存在呢!

且不說冥尊和諸葛武侯的天賦,誰強誰弱。

光是冥尊活了那漫長的歲月,其閱歷,也恐怖無比了。

再加上冥尊這位外掛的存在,他就有了百分之百參悟《神鬼八陣圖》的把握。

甚至,時間還用不到七天。

不過,還是得照顧一下諸葛青兒的感受的呀。

要是跟她說,只需要三天時間,萬一真成功了,不得把諸葛青兒打擊得想死啊?

萬一再一傳出去,那估計整個諸葛世家都得炸了,而那些參悟過《神鬼八陣圖》的大能們,估計也得想不開自我了結了。

這打擊面太廣了,還是得慎重的。

“你想本座,幫你參悟,此陣圖?”

腦海中,冥尊的聲音悠悠響起。

“嗯。”

白小鳳乾脆地應了下來。

半晌。

冥尊鄙夷道:“此陣圖,垃圾爾,本尊,不屑參悟。”

“……”白小鳳。

臥槽!

掀桌子啊!

冥尊,當年怕不是因爲裝比才被封印的吧?

深吸了一口氣,白小鳳眼中精芒閃爍,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

講道理!

冥尊這比裝的,是真的得勁兒啊!

他都說《神鬼八陣圖》是垃圾了,那豈不是能輕易悟透《神鬼八陣圖》?

白小鳳說:“垃圾?怎麼可能?這可是諸葛武侯流傳下來的嘔心之作,你怕不是參悟不透,才故意說不屑參悟的吧?”

“哼哼,你想激本尊?”

腦海中,冥尊冷冷笑道。

白小鳳一陣無語,這傢伙,反應得有些快呢。

但,他也沒放棄,繼續說道:“你要是能參悟透這陣圖,那幹嘛不參悟一下呢?”

“不屑。”

冥尊幽幽說。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呵呵!果然是參悟不透。”

“聽不懂麼,本尊說的是,不屑!”

冥尊的聲音有些怒了。

白小鳳繼續翻着白眼:“懂,都懂的!那些三秒男,不也嚷嚷着自己清心寡慾,所以纔不屑去洗jio的麼?”

“混賬!”

腦海中,冥尊怒罵道:“本尊豈是那些人能夠比擬的?說不屑,那就是不屑!參悟此等陣圖,是在侮辱本尊!”

“呵呵!繼續吹吧,反正也沒人能證明,你隨便咋說都可以。”

白小鳳拍了拍丹田,無奈地說:“唉……實話說吧,你這樣的裝比犯,也得虧有本大爺護着,要是在外邊,早就遭雷劈了呢。”

“白小鳳,你混賬!”

腦海中,冥尊怒罵了起來。

與此同時,白小鳳就感覺丹田內一股股熱流激盪而起,燙的他身體都忍不住抽搐了起來。

嘶~

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味道。

還是很上頭啊。

下一秒。

腦海中,冥尊就怒罵了起來:“好!既然你懷疑本尊能力,那本尊就讓你知道知道,這陣圖,對本尊而言,到底有多垃圾!”

啪!

白小鳳打了一個響指。

瞧瞧,想讓冥尊脫褲子,啊呸,想讓冥尊就範,就是這麼簡單。

他拿着《神鬼八陣圖》回到院子裏。

叮囑了一下皮皮,不讓任何人進臥室,然後就帶着陣圖進了臥室。

關上了房門。

白小鳳盤坐在了牀榻之上,將《神鬼八陣圖》的卷軸展開。

沒有任何動靜。

也沒有預想中的金光璀璨。

隨着卷軸展開,繁雜的陣圖和符紋躍然紙上。

他並沒有着急讓冥尊參悟,而是想試試自己能不能參悟這陣圖。

深吸了一口氣。

白小鳳神情肅然起來,目光落向《神鬼八陣圖》之上。

嗡!

視線剛一落到陣圖上,白小鳳就感覺腦子裏一聲嗡鳴。

虎軀一震。

剎那間,他就感覺陣圖和符紋全都扭曲顫動了起來。

嗡隆隆……

隨即,圖紙上的陣圖和符紋同時飛了起來,宛若大嶽一般,朝着他的眼睛裏轟砸了過來。

“臥槽!”

白小鳳嚇了一大跳,猛然收回心神,合攏了《神鬼八陣圖》。

他坐在牀榻上,大口喘着粗氣,額頭上已經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心跳嘭嘭加速,彷彿要跳出胸腔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