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話狂妄無邊,要知道,此時外面可足足有五六十名的金甲衛啊!

這話更是囂張到了沒有邊際,這可等於是要跟崑崙虛的執法者正面抗衡了啊?

「林逸,你真的想死不成?」

趙三咬著槽牙,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你只管來嘛!不要只是叫囂,對了,殺你這樣的廢物,我可能只需要一招!」

林逸盯著面容扭曲猙獰的趙三,咧嘴玩味的冷笑道。

「什麼?廢物?」

趙三的槽牙咬的嘎吱嘎吱響,他在趙家年輕一輩中,可是最有資格繼承趙家大統的人,平時不管什麼級別的高手見到了,都是畢恭畢敬,可林逸竟然敢當著眾人的面兒叫他廢物?

周圍的金甲衛也同樣驚呆了,他們什麼時候見過如此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傢伙呢?

便是妖里妖氣的姚若天此時也同樣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他算是發現了,自己這個朋友,似乎比他都要妖孽啊!

竟然敢直接罵趙三是廢物,直接忽視金甲衛,最少,他姚若天在天命之境的時候,不敢這麼囂張。

「給我拿下!」

趙三再也安奈不住心中的憤怒,扯著嗓子怒吼道。

「混賬東西,我看誰敢!」

一聲怒吼,宛如驚雷一般驟然響起,隨後趙四便帶著一群人急匆匆的從遠處沖了過來。

「四公子!」

金甲衛眾人一看,全部都是一臉恭敬的行禮,以前,趙四在趙家的地位不怎麼樣,可現在卻不然了,自從認識了林逸之後,他在趙家的地位可是大幅度的提升,而且,他個人的戰鬥力,現在也恐怖到了極點,幾乎是趙三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

在事情沒有塵埃落定之前,現在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小覷趙四。

「老四,你的鼻子還挺靈的嘛!不過這次林逸打了金甲衛,這意味著什麼,你應該比我更急清楚吧!」

趙三盯著趙四,陰測測的獰笑道。

「哼,三哥,根據我得知的情況,這次可是金甲衛率先挑釁林少的。」

趙四盯著趙三,一臉陰鷙的怒吼道。

「挑釁?呵呵,金甲衛的職責就是保護整個第一關的秩序,他們搜查一下有什麼問題呢?」

趙三不惜的冷笑道。

「呵呵,如果是搜查一般人自然不算什麼,可他搜查的卻是有我趙家龍佩的人,那這件事兒就嚴重了,這是對我趙家的大不敬!」

趙四瞪著眼睛,一臉憤怒的呵斥道。

「什麼?龍佩?」

趙三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濃濃的震驚之色,看著趙四哆嗦道:「你,你竟然把龍佩送給了他?」

「呵呵,林少乃是我的朋友,送他龍佩有何不可?剛剛是誰冒犯了林少,自己給我滾出來!」

趙四瞪著眼睛,憤怒的呵斥道。

阮成剛等人一聽,頓時面色大變,龍佩,那可是代表著趙家人的東西,在這第一關,有著至高無上的榮譽,但凡是帶有龍佩的人便是他們金甲衛也絕對不能冒犯,否則,後果他們同樣承受不起,可現在,他們竟然跟帶著龍佩的林逸起了衝突。

這件事兒足以讓他們丟了腦袋。

趙三一聽,面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阮成剛等人可是他的親信,如果就這麼被拿下的話,對他的聲望可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當即淡淡的冷笑道:「四弟,這件事兒的確是他們莽撞了,既然林少身上帶有龍佩,那這件事兒就這麼算了吧!畢竟都是誤會!」

「算了?我到不這麼認為呢。」

林逸玩味的冷笑道,

趙三一聽,頓時怒火中燒就像是被激怒的猛虎,猛的抬頭盯著林逸憤怒而瘋狂的質問道:「那你想要怎麼樣?」

林逸沒有理會趙三,而是把趙三之前送給他的玉佩拿了出來,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淡淡的冷笑道:「我想知道,冒犯擁有龍佩的人,應該怎麼處置?」

「轟!」

阮成剛等人頓時面色驟變,龍佩代表的可是趙家的威嚴,敢冒犯趙家的威嚴,自然只有死路一條。

「三公子!」

阮成剛慌了神兒,一臉緊張的看著趙三叫道。

其他的金甲衛也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跋扈,一個個同樣是一臉的緊張,今天,弄不好他們可是會真的死在這裡的。

趙四見狀眉頭微微一皺,思慮了片刻之後,還是走到了林逸面前小聲說道:「林少,要不就算了吧!」

「算了?你說的?」

林逸一聽,頓時不樂意了,抬頭眼神凌厲的盯著趙四質問道,這趙四哪裡都比趙三好,可唯一一點缺很致命,丫的心太軟,他林逸這次來弄不好可是要搶趙小七的,如果現在表現的太過軟弱的話,等待他的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趙四一聽,頓時愣住了,一臉尷尬之色,站在原地倒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別看平日里,他睿智聰明,可在林逸的面前,他始終有種矮人一等的感覺,此時被林逸質問,根本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林少,這次都是個誤會,他們畢竟是趙家的金甲衛,我代他們給你道歉了,希望林少您能夠大人有大量放過他們一次!」趙三深吸了一口氣,無比憋屈的說道,阮成剛等人一死,他的實力最少要減少兩成,這個後果他承受不起。

「呵呵,道歉?嗯,我這個人喜歡和平處理問題,這樣好了,跪下道歉,然後滾蛋吧!」

林逸微微點頭,似乎十分贊同趙三所言,認真的笑道。

「什麼?跪下道歉?」

眾人一聽,全部愣住了。

「林逸,你休要猖狂,我們可是金甲衛!」

「不錯,你以為是誰?也敢讓我們下跪?」

一名名金甲衛一聽,一個個頓時就像是被點燃的炸彈,盯著林逸就呵斥了起來。 「呵呵,既然不想道歉,那就去死吧!」

追捕逃妻:毒寵億萬千金 林逸話落,一把抓住軒轅劍就朝著阮成剛等人沖了過去。

「你敢!」

趙三怒吼,身形一晃一步跨出,皇氣宛如一條無形的神龍驟然在他的體表遊走,同時體內的靈氣在這一刻也沒有絲毫的保留,直接瘋狂的湧入右手臂上朝著林逸砸了過去,這一拳一出,天地間頓時罡風咧咧,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點的視覺衝擊。

「三哥,你竟然也進入了化神期?」

趙四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尖叫了起來,這才過去多長的時間,一個人的修為怎麼可能進步的這麼快?趙四驚呆了。

「哼!你以為只有你能夠進入化神期?老四,論天賦你不如我。」

趙三獰笑,拳頭瞬間就到了林逸的面前。

「呵呵,化神期很了不起嗎啊?」

林逸見狀咧嘴玩味一笑,同樣一拳轟了出去。

兩百萬斤的偉力剛一爆發而出,就給人一種無可抵擋的恐怖感覺。

「這力量……」

上一秒,還一臉猙獰,老神在在的趙三一感受到林逸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尖叫了起來。

可兩人的攻擊卻熟悉而至,兩隻鐵拳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幾乎是在瞬間,趙三便感覺自己的手臂斷了,那種感覺,彷彿他的手臂就是陶瓷做成的一般,而林逸的手臂則像是百鍊精鋼打造而成的,二者之間根本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噗嗤!」

一道血箭噴出,趙三直接倒飛了出去,砰砰! 侯門冷王愛寵妃 房門,走廊上的欄杆都被撞成了粉碎,重重的跌落在了客棧的大廳里。

「什麼?這……竟然連三公子都敢打?」

這下那些超級強者也坐不住了啊!這他嬢的也實在太瘋狂了吧!

如果說金甲衛代表的是趙家的威嚴,那趙三公子代表的可就是崑崙虛第一關,趙家的臉面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直接把趙家的臉面給打了,眾人如何能不震驚不驚悚呢,這可等於是憑藉一己之力在挑釁整個趙家啊!

便是姚若天此時都愣住了,隨後無奈的苦笑道:「我這位酒友倒是挺瘋的啊!竟然連趙三都敢打!」

他姚若天號稱是崑崙虛內年輕一輩的夢魘,可也僅僅只是敢在天諭書院挑戰一下趙三而已,可林逸呢,這傢伙倒好,直接當著眾人的面兒就把趙三公子打的倒飛了出去,這可等同於是跟趙家要成死敵的節奏啊!

「你們幾個既然不想跪下,那我就送你們上路好了!」

林逸淡淡一笑,荒天劍法驟然施展開來,整個人簡直就像是鬼魅一般朝著阮成剛等人沖了過去。

「該死的瘋子,布陣!」

阮成剛一看,頓時扯著嗓子就怒吼了起來。

連趙三都敢打的瘋子,殺他們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嗖嗖!!!」

破空聲響起,一名名氣息強大的金甲衛紛紛在空中翻騰,擺出金甲衛的陣法朝著林逸殺去。

「林少小心,這是金甲衛的合擊陣法,力量驚……」

趙四的提醒還沒有說完,整個人便愣住了。

只見那一群在崑崙虛內威名赫赫,戰鬥力驚人的金甲衛,一個個剛一觸碰到林逸就像是被一輛輛恐怖絕倫的汽車狠狠的撞了一下一樣直接倒飛了出去。

這群金甲衛的實力的確不錯,便是讓楚紅上去,也斷然不可能有如此崔古拉朽的可怕視覺衝擊,可林逸卻不然了,兩百萬斤的偉力,他哪裡需要理會你是什麼陣法呢?自當以力破之,手中的軒轅劍就像是點燃鞭炮的火柴,阮成剛第一個炸成血霧。

其他幾名進入林逸房間內的金甲衛,也緊隨其後,不到三個呼吸的功夫,整個客棧內就變得無比安靜起來。

每個人都被驚呆了,都刻意的壓制著自己的呼吸,不但打了趙家的公子,竟然還殺了趙家的金甲衛,這是何等瘋狂的行為啊!

最要命的是林逸殺人的速度,實在太快,快的眾人根本都無法看清楚林逸的真正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貌似是我姚若天高攀了呢。」

姚若天自嘲一笑道,他算是在場少有的超級高手,到是隱約能夠看到林逸的實力,絕對在他之上,最可怕的是林逸現在才不過是區區天命之境,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就能夠爆發出如此逆天的戰鬥力,若是讓林逸進入天龍之境呢?

在修行天賦上,姚若天第一次見到了比他更加妖孽的存在。

「林逸,我趙家跟你沒完!」

大廳里,跌落在地上的趙三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怨毒的盯著林逸咆哮道。

「呵呵,我等著!」

林逸淡淡的冷笑道,在很多人的眼裡他是一個非常好說話的人,可在有些人,例如趙三這樣的存在眼裡,他卻是一個你怎麼都無法啃爛的硬骨頭。

「林少……」

回過神兒的趙四遍體生寒,神情無比複雜的盯著林逸喊道。

打了趙家的公子,更是殺了代表趙家的金甲衛,這林逸可算徹底跟趙家走到了對立面上。

現在的林逸天賦戰鬥力的確很驚人,可是單憑他目前的實力,想要跟趙家抗衡,那簡直就是以卵擊石,根本沒有半點勝算的可能。

「我們走!」

趙三見林逸竟然沒有把他的威脅放在心上,不禁神情越發的怨毒起來,不過他倒也不傻,現在實在沒有必要跟林逸去死磕了,反正林逸死定了,這些年但凡是敢跟趙家叫囂的人可還沒有一個能夠活下來呢?

「林少,你,你還是趕緊走吧!我先幫你擋一會兒,否則,等我趙家的高手來了,你未必能夠離開,那些都是存在了很多年的老怪物,戰鬥力簡直恐怖到了極點!」

趙四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林逸沉聲說道。

林逸聞言,淡淡一笑,神情悠然,似乎根本沒有把這件事兒放在心上一般,輕鬆的笑道:「你放心,我心裡有數,對了,小七的婚禮日期沒有變化吧?」 「什麼?你,你竟然是為了小七來了?」

趙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詫異的尖叫了起來。

「呵呵,她這次怎麼也算是因我而倒霉的,她如果願意嫁就算了,若是不願意,天王老子也勉強不了她。」

林逸抿嘴邪氣凜然的冷笑道。

趙四看著神情瘋狂的林逸,心情不禁沉入到了谷底,當即無奈的說道:「婚禮改成明天了,到時候,會有第第一關內的青年才俊通過比賽的方式來決定小七的歸屬,不過很大可能是姜家的人贏。」

姜家?」

林逸淡淡一笑,說道:「那好,你先回去吧!明天我會去參加比武大會,至於我的安危你無需考慮,能夠傷到我的人有,但是絕對不多!」

「你,哎,我先回去想辦法幫你拖延一時半刻吧!」

趙四無奈的嘆息道,實在是林逸這次做的事情實在太出格了,挑釁趙家的威嚴,這完全就是死罪啊!

話落。

趙四也不在墨跡,便轉身急匆匆的離開,在他看來,現在林逸唯一活下去的希望便是在明天的比武大會上,如果能夠拖延到比武大會之後,到時候林逸若是真的能夠成為趙家的女婿,那麼一切的煩惱自然煙消雲散。

「要不要我明天也去報名?殺人,我也很擅長的。」

姚若天盯著林逸認真的笑問道。

「呵呵,不用,我搞的定!」

林逸自信滿滿的大笑道。

姚若天見狀,微微點頭,手臂一揮,直接把桌子上的茅台都收走,然後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而林逸斬金甲衛的消息,此時也宛如瘟疫一般無比快速的在整個第一關內傳開,每個人在得知這件事兒的時候,都是一臉的驚悚之色,顯然根本沒有人想到林逸一個外來人竟然恐怖如斯,連金甲衛都敢誅殺。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林逸便跟楚紅打開了房門一起走了出去。

而在林逸離開后的五分鐘,整個客棧內的所有人都像是約定好了一般,齊刷刷的打開房門追了上去。

作為崑崙虛內的第一關,這裡的繁華程度,遠超其他幾關,哪怕一大早,也已經很熱鬧。

大大小小的街道上,各種售賣各種東西的小販也已經在賣力的吆喝著。

斬妖台,第一關內最奢華的龐大的建築之一。

傳聞完全是按照上古時期天庭上的斬妖台規格建造而成,佔地面積足足有十幾個足球場大小,在四周分別設立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看台,一便人們觀看,平時一些強者,世家之間的決鬥也幾乎都是在這裡舉行。

而今天這裡則是舉行著整個崑崙虛內讓無數人激動的比武招親,趙小七可是趙家晚輩中唯一的女生,她在趙家的地位不言而喻,絕對是掌上明珠級別的,誰若是能夠把她取走,那以後在第一關內的身份地位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重生之軍閥生涯 所以此時整個斬妖台周圍的座位上幾乎坐滿了人,每個人都是一臉激動的盯著神情冷漠,宛如月宮仙子一般漂亮的趙小七,雖然今天的趙小七失去了往日的活波可愛,可是顯然也是精心打扮過的,整個人看起來比平日多了一份冷漠,可卻更加的明艷動人了。

而在趙小七的旁邊則是坐著趙家的家主,眉宇間跟趙小七有幾份相似,只是他的威嚴卻恐怖到了極點,一身氣息也強橫無匹,在他的周圍,則是坐著一眾在第一關內威名赫赫的家主,超級強者。

「咱們第一關可是許久不曾這麼熱鬧了,比賽就開始吧!」

趙家家主淡淡的笑道。

眾人聞言,急忙陪笑附和,只是還不曾開口,卻有人站了起來。

「諸位,我姜君塵仰慕小七依舊,所以今天她必定是我的女人,至於那些修為低於化神期的你們就不要上來送死了,我今天是鐵定會殺人的。」

姜君塵豁然從姜家的陣營之中走了站了起來,眼神狂傲的獰笑道。

「什麼?姜君塵竟然也要參加?」

原本還一臉興奮的眾人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個個的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絕望之色,姜君塵,姜家年輕一輩中威名赫赫的存在,戰鬥力更是恐怖到了極點,傳聞,他修行的並不是姜家的功法,而是他從域外星空中得到的功法,妖異恐怖到了極點。

整個姜家年輕一輩中根本無人敢招惹他分毫,便是在第一關,也是極為難纏的角色。

「沒想到連這姜君塵都出現了,兄弟,你這次的想要抱得美人歸怕是有點難了啊!」

姚若天隱匿在人群中,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邪魅的嘀咕道。

「姜君塵,我喜歡你!」

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赫然是第一關那些宛如仙子一般的女生在吶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