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池白高瘦,長得很英俊,但是就是讓人看著身上有股子邪氣,十分的不舒服,而且他的周圍聚攏著不少的陰氣,一看就很不正常。

他和商雯走上台,兩個人外貌倒是很般配,說了幾句海誓山盟的話,惹得眾人一頓的鼓掌,紛紛議論一個浪子回頭了。

我細看看了看商雯,這才發現,她身上有著和池白一樣的邪氣。

入席之後,商雯和池白過來敬酒,我們這一桌都是些商家人,商雯是什麼身份大家都知道,這些人其實都有點看不上商雯,但是人家現在嫁了個好人家,再看不上,都要裝裝面子的。於是都說了些祝福的話,場面一時間倒是很和諧。

輪到我的時候,我笑了下:「商雯,祝你和池白能夠白頭偕老!|」

「多謝二嫂!」商雯臉上掛著笑,就像是真的找到了真愛的小姑娘。

池白端了一杯酒給我,我接酒的時候,他的手指有意無意的碰了一下我的掌心,他的手很涼,就跟蛇的皮膚一樣,讓我十分的不舒服,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但是我也不好發作,正要喝酒,就聞到酒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抬頭髮現池白和商雯都看著我,商雯笑道:「怎麼了二嫂?怎麼不喝?是二嫂還在為我以前的不懂事生氣嗎?」

她這麼一說,其他人也都看著我,對於我,這些商家人也不承認,畢竟我和商璟煜沒有辦婚禮,在他們眼裡我也是個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女人,最關鍵的還是未婚先孕,雖然他們都不敢說出來,但是不少人眼神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沒有,就是有點辣!」我說完一口氣將酒喝了。

商雯看到我喝了酒,這才笑道:「二嫂真是大度!」

「她算什麼二嫂,婚禮都沒有辦,不清不楚的!」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出現,我看過去發現是商家旁支的一個女人,大家都叫她四嬸,她一說話,其他人都看了他一眼,顯然是覺得這人瘋了,她這麼說我,就是和商璟煜杠上了。畢竟大家平時也會說些閑話,但是說歸說,都是背後說的,沒有敢當面說觸霉頭。

四嬸說完更加的得意:「我又沒有說錯,本來就是,別說是她了,就是商璟煜站在這裡我也敢說,當年他都已經死了,後來又莫名其妙的活了過來誰知道是不是什麼妖怪變的,或者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也說不定!」

四嬸得意洋洋的說完,中間連個卡頓都沒有,就像是早就準備好的說辭一般。

我看了一眼四周,大家臉上也都露出意味深長的神色,顯然是想到了當年的那些事。

我心一沉,難怪呢,原來是在這等著我呢,這個四嬸只是在替別人說話,結合今天商雲天的出現,恐怕還有后招。

果然……

「四嬸,您別胡說,我二哥怎麼會是妖怪?」商雯看似生氣的說。

四嬸不依不饒:「如果他不是,那怎麼解釋那件事,而且雲天不是在他活過來就離家出走了,難道不是發現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了?」 四嬸說完看了一眼遠處坐著的商雲天說:「正好雲天在,不如跟大家說說,省的我們好奇!」

四嬸說完,大家的目光紛紛落在商雲天身上。

狂妻歸來:爹地跪下唱征服 商雲天起身,很抱歉的沖大家一笑:「今天是雯雯的訂婚宴,這些事情實在不應該說,不如改天?」

商雲天的眼睛掃過眾人道:「這個周末我在商家老宅舉辦宴會,希望各位能來參加!」

說完看著我:「凌安也一起來吧,你和璟煜在一起我們還沒有正式見過面呢!」

我冷笑:「好!」

蜜愛染婚:軟萌迷妹太難纏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我坐下后明顯感覺剛剛客氣的人,都用審視的眼神打量著我,而那位四嬸不停的小聲說著商璟煜當年的事情!

我心裡發沉,真是沒想到商雲天會來這麼一出,而且看商雯的樣子應該是和商雲天合作了,或者說他們本來就是一夥,周末的宴會還有今天訂婚宴都是一個局,目的就是為了讓商璟煜不被商家承認,然後將他趕出商家甚至還會給他檢查身體,到時候,商璟煜就會被冠上邪物的名頭,商雲天就能掌握申城的勢力……

這一切看似簡單,但是個死命題,無論怎麼樣,只要商雲天說要檢查身體,就會露餡。

我心裡著急,一頓飯吃的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吃過飯我很想和商赫聊一聊,想聽聽他的意思,可是我還沒有靠近,就被商雲天的人攔了下來,商赫也和商雲天一起走了。

回到家裡我趕緊給商璟煜打電話卻是不在服務區。

我找來劉管家,劉管家聽后也是十分吃驚。

「商家老宅有沒有我們的人?」我問。

劉管家搖搖頭:「以前是有不少,但是最近接二連三的都不做了!」

我懷疑的看著劉管家,心裡在想他會不會也是商雲天的人了。

劉管家見我看他,正色道:「少夫人,我跟著少爺三十年了,他像我的兒子一樣!」

我點頭,但是心裡卻是還是存著疑惑,畢竟曾經朱嬸也說把商璟煜當成親生兒子,可是最後還是背叛了商璟煜,如今我不敢輕易相信任何人。

劉管家知道我還有疑惑,就說:「我們現在在商家老宅里就只剩下一個廚師了,可廚師探聽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的!」

「我再想想辦法!」說完劉管家就出了門,到了外面,他發了條短消息,很快簡訊就回復了,劉管家看完,刪除了簡訊。

我坐在房間里,心裡把今天的事情盤算了一番,之前商雲天一直擠不進申城,如今他終於坐不住了,尤其可見這件事情並不是一時興起,而是早就計劃好了,瞅准了時機,我甚至懷疑,商璟煜去齊市也是被故意支走了,畢竟無論是米建國還是高木天都和商雲天有關係。

我沉了沉眼睛,若是周末宴會,被商雲天搶佔了先機,那麼商雲天會藉此機會進入申城,商璟煜之前的努力會大打折扣,一直固若金湯申城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我嘆了口氣。

周末很快就到了,我本想裝病不去,但是又覺得這樣會讓商雲天佔盡便宜,到時候若是他詆毀商璟煜什麼的,我也不知道。

我換了衣服,還是決定的去,反正商璟煜不在,說破天,我只要不承認,或者推說我不知道他們也拿我沒有辦法。

我精心挑選了衣服,化了妝,就讓劉管家送我去了商家老宅。

老宅那邊已經來了不少人,除了商家人外還有一些申城的政要名流,其中就有嚴家的嚴坤,以及其他家族的人。

商雲天一副男主人的裝扮,讓我意外的是他身邊還跟著一個漂亮的女人,看到那個女人我差點認不出來,仔細看了看才發現居然是姚靜!

我心一沉,姚靜知道商璟煜的好多事情,當初我就是姚靜找來的,若是當時她留下什麼證據說商璟煜早已經死了,如今站在他們面前的是只殭屍,恐怕,商璟煜就沒有辦法在申城立足。

我後背起了一層冷汗,這時候,姚靜和商雲天也看到了我,他們名義上還是商璟煜的父母,我根本不能和他們翻臉。

姚靜走過來,沖我笑了一下:「好久沒去看你了!」

「應該是我去看您才對!」我說。

姚靜優雅的笑笑,看得出她的笑是發自內心的,而且從她的神色來看,她比幾年前更加有氣色更加的漂亮。

我這時候才明白,姚靜之所以嫁給商雲天獨守空房那麼對年,或許根本的原因是姚靜愛商雲天。

若是利益關係,或許還可以瓦解,眼下,是不可能瓦解的了,除非商雲天做了對不起姚靜的事情。

不過看姚靜那個樣子即使商雲天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她也會原諒他,畢竟她都等了商雲天那麼多年了。

看著他們兩在眾人之間穿梭,我心裡越發沒底,有點後悔今天來這裡了。

「這倒是熱鬧了!」嚴坤忽然走到我身邊說。

「這件事你知道嗎?」我問。

嚴坤搖搖頭:「事先我一點消息都沒得到,還是商雲天的請柬下到家裡我才知道!」

看來真的是早就做好的局。

名門寵婚:老婆別鬧了 這時候,外面商雯和池白也進來了,兩個人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像一對壁人,十分的般配。

嚴坤示意我看池白。

「他是組織的人,他們掩藏的很好,這麼多年我居然沒有發現!」嚴坤說。

我看了他一眼:「你這麼光明正大的跟我在一塊說話,不怕商雲天嗎?」

嚴坤笑了:「我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嗎?」

我很想說是。

嚴坤又說:「以前組織的老闆是鳳沉希,組織被特殊部門端了之後,好多家族都從組織中脫離出來了,其中就包括嚴家。

商雲天後來重新組織了人馬,但是我們並沒有加入!現在我們嚴家是中立的,不僅是我們,現場很多的家族都是中立的,如今商雲天把這些人找來,很明顯是想讓我們站隊!」

說完他看了看,我問:「這麼重要的場合商璟煜哪去了?他今天若是不來,申城恐怕會有異動啊!」 我看了一眼談笑風生溫文爾雅的商雲天,這個人果然不會是外表看起來那麼簡單,這一步簡直是一箭三雕。

我沉了沉眼睛:「商璟煜不在怎麼辦?」

嚴坤看了我一眼道:「不是開玩笑吧?這麼重要的場合他去哪裡了?」

「他…被支走了,現在我也聯繫不上他!」我說。

嚴坤似乎在思索對策,良久他說:「那現在就要看商璟煜這幾年積攢起來的威信了!」

我看著嚴坤問:「那你們嚴家?」

嚴坤端著手裡的紅酒喝了一口,燈光下他的臉十分俊美,配上沾著紅酒的性感的唇,的確是能吸引別人的目光,難怪當初李香那麼迷戀他,都那麼多年過去了,還對他念念不忘。

「誰讓申城安定,我們就站在誰這一邊!」嚴坤說。

我心裡就有底了,說起來申城是安定有誰能比得上商璟煜?要不是商璟煜,申城這麼大的城市,早就亂套了,我聽說,前段時間就連首都都不太平,可是申城卻安定的很。

如此,我有了計較。

我和嚴坤聊天的時候,池白和商雯正站在角落說著話。

「現在是在外面,你最好收斂一點!」商雯有些氣惱的說。

就在剛剛池白已經和一個公子哥帶來的女模特聊的火熱,那個女模特長的很一般,但是身材非常好。

商雯即使不喜歡池白,和他在一起也只是演戲,但是她很注重在眾人面前的面子,她決不允許自己在商家人面前丟了面子。

池白解開了自己襯衫最上面的扣子,露出胸前一片白色的肌膚,感覺呼吸順暢一點后,他端起面前的紅酒一飲而盡。

「我只是逢場作戲而已!」池

白說著看了一眼商雯,商雯最近幾年收拾的不錯,還挺養眼的。但是他不喜歡這樣強勢不溫柔的又嘰嘰歪歪的女人,如果她不是商雲天的然人,池白才懶得看她一眼。

「你要做戲把我不管,今天就給我把不該有的心思收起來,壞了老闆的好事,別怪我沒有提醒過你!」商雯冷冷的說。

池白剛剛的那一點興緻瞬間就沒了,他只覺得眼前這個女人的這張嘴臉簡直只可惡至極。

「好了,我知道了!」池白懶洋洋的說,看著商雯的眼睛里滿是厭惡。

而商雯也看了他一眼,眼中儘是鄙夷。

要不是池白有用,她多看這男人一眼都覺得噁心。

「那個凌安你覺得怎麼樣?」商雯忽然問。

「漂亮,身材好,很有吸引力!」池白眼睛里閃著貪婪的光芒:「尤其是她還是商璟煜的女人!」

商雯眼中閃過一抹嫉恨,她搞不明白男人為什麼都喜歡凌安那樣裝模作樣的賤人。

商雯看著和嚴坤談笑風生的女人,眼睛像淬了毒,她收回視線,從包里掏出一包藥粉:「把這個讓她喝下去,她就是你的了!」

池白回頭看了她一眼,滿是諷刺:「你當我是白痴嗎?那天我們訂婚時你也給她的酒也下了葯,她都沒有事情,可見她已經知道了!」

「那包藥粉有味道她自然知道,可是這包藥粉是無色無味媚葯,她要是吃了,準保會當眾丟進商璟煜的臉,到時候,商璟煜就不要她了,不是正好便宜你了!」商雯說。

池白冷哼,看著商雯的樣子覺得她可惡至極,這樣一個女人難怪商璟煜怎麼都看不上,簡直太噁心了。

而且心思狠毒就算了,腦子還不是一般的不好,再這樣的場合公然給商璟煜的女人下毒,是嫌自己命長了吧?

「我可不是白痴,而且我也不缺女人,你不怕商璟煜找后帳,就自己去做,爺去找女模特了!」池白說完就走了。

商雯氣的發抖,她清楚的從池白的眼中看到了鄙夷。

從前商璟煜看不上她,如今連池白這種人居然也看不上她…

同樣是平民,凌安還不如她,憑什麼他們都喜歡她?

商雯握緊了手裡的紙包,你們不是說她漂亮嗎,今天就讓你們知道她有多放浪。



商雯走到宴會上,找到一個服務生,是商雯培養的人,她將葯悄悄的放進了酒杯了。

我和嚴坤正在聊天,這時候服務生過來,給了我一杯酒,我看了下,沒發現有問題就端起來喝了。

商雯見我喝了酒,眼底閃過一抹得意。

這時候前面的商赫已經出來,商雲天也正式發話主持商家主持大局。

這我倒是不怕,DK是商璟煜創立的,在他名下,如今全部掌控在商璟煜的手裡,而商家其他除了些不動產外,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何況商赫只是承認了商雲天是他的兒子,關於財產的事情沒有說。再有就是,商璟煜曾經說過,商赫在致遠和溶月出生的時候立了遺囑,將他的財產全部留給了兩個重孫。

所以,這些我根本不用擔心,我擔心的是商璟煜不是人這件事被曝光。

商雲天講了幾句話,突然有個記者模樣的人開口道:「聽說當初商總離開是因為小商總的起死回生,這件事情當年鬧得沸沸揚揚,都說小商總不是人,商總有什麼說的嗎?」

記者的點抓得很好,該說的都說了,還做出一副不是特意說出來的樣子。

記者剛說完,之前商家的那個四嬸就站了出來:「沒錯,當年我親眼看見已經死了的璟煜,後來又活了,不僅如此,性格什麼的都大變,簡直就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隨著她的開口,不少商家人也跟著附和。

這件事情當初引起的轟動不小,壓是壓不住的。

「前段時間華夏有鬼物橫行,但是申城卻沒有事,都知道是小商總的功勞,可是那鬼物哪是那麼好防備的,也不知道小商總用了什麼辦法。」

說話的還是之前的那個記者。

他的意思,在場的都聽得出來,意思就是商璟煜和那些鬼物有關。

我不動聲色的看著,記者和商雲天視一眼,然後轉身看著我:「聽說凌安和小商總生了孩子,不知道你有什麼可說的!」

記者的語氣強硬,說還很大聲,若是稍微緊張的人很容易被他問住,即使會說也會說錯話。 「如今記者這麼閑了?還管我們生不生孩子?」我淡淡的說。

記者狡猾的笑了一下:「當然不是,只是…」

他看了我一眼才說:「小商總怎麼不在?自己失蹤了幾十年的父親回來回來了,小商總不激動嗎?還是他們根本不是父子?」

記者咄咄逼人。

言外之意,若是商璟煜不出現,只能證明他心虛。

他的話一說,人們紛紛看著我,一臉的懷疑。

我看向商雲天,發現他正笑眯眯的看著我,眼中頗有幾分得意,顯然是勢在必得。

「商璟煜出差了,所以才沒能趕回來!」我說。

那個記者像是料到我會這麼說一般,沖我詭異的一笑,說道:」既然大家都有些懷疑小商總是不是商總的兒子,不如來做個親子鑒定!」

說完他又補充斷送:「如果小商總不在,不如那孩子的血驗一驗,也省的大家懷疑!」

我心一沉,這是商雲天的一箭四雕!

別墅固若金湯,他找不到機會下手,又被景文和重凌收拾了,如今用這麼個方法想得到孩子了!

我暗暗咬牙,簡直是太卑鄙了。

而且商雲天本人什麼都沒做,既沒有逼迫兒子,也沒有要我把孩子帶來,一切都是藉助別人的嘴說的,就達到了他想要的目的,這個人簡直是因限至極,難怪當初希寶都被他耍的團團轉。

我沉著臉。

「我的孩子們做不做親子鑒定,這是商家的家事!」 養只師弟來逆襲 我看著那個跳梁的記者說。

記者一點都沒有不高興,而旁邊的四嬸卻開口了:「既然是我們商家的家事,你也沒進門,就不要管了!」

「我是孩子的母親自然有權力管,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居然質疑我?」我看著四嬸問。

「還沒過門就開始目無尊長了!」四嬸呼天搶地,有些潑婦,卻是成功的將眾人的話題吸引了過來。

商雯站在角落裡冷冷的看著,嘴角蕩漾著一抹笑意,很好,凌安,你不是很囂張嗎,如今看你還怎麼囂張。

她看了看手錶,藥效快要發作了,接下來就等著好戲了,有了這一出,看你還怎麼翻身!

商雯正暗自得意,忽然覺得渾身有些燥熱,她沒多想,可是這股燥熱越來越重,商雯的這意識忽然變得有些模糊,恍惚中她看到了商璟煜。

「二哥!」

安靜的大廳,因為商雯突然的一聲,大家都是一怔,四嬸縮了縮脖子,有些害怕,深怕商璟煜忽然出現,她今天做這一切是因為那個人承諾了,給她一大筆錢,送她出國,讓她安度晚年,而且她也知道商璟煜不在才敢這麼囂張。

如今聽到一聲二哥,她整個人都感覺軟了。

其他人也以為商璟煜來了,紛紛往門口看去,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二哥……」又是一聲綿軟酥骨的呼喚,這下眾人都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就看到了一臉迷離的商雯。

商雯臉色潮紅,臉上蕩漾著笑容,聲音也是嬌滴滴的,在坐的很多商家人都知道商雯這個人內向的很一本正經,如今看到她這個樣子,大家都是一副見了鬼的神情,紛紛看著他,都不知道她是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