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抱歉,你找錯人了。

你應該找的,是那些和你擁有同樣幼稚心智的人。」

鹿一凡說著,指了指葉軒還有他身邊的人。

本來葉軒還挺開心,鹿一凡承認自己是假扮的男朋友的。

但是後半段的話。

卻讓他臉上的笑容一僵。

當愛情來敲門 無聊?

幼稚?

「小子,我給你一個機會,看在你承認假扮漫漫男朋友的份上。

我可以讓你跪下道歉,然後滾出去。」

葉軒滿臉寒意的說道。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你們與我這次來的目的沒關係。

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在兩分鐘之內,消失在我面前,我就當你們什麼都沒說過。

這種腦殘,無聊的遊戲,我已經玩夠了。

否則,後果自負。」

鹿一凡話音不輕不重。

卻是異常的冰冷。

如同一陣凜冽的寒風襲向了葉軒等人。

讓他們的身體如同在寒冬臘月,赤果著一般!

鹿一凡來這是為了還鐵牛的人情,幫助他兒子復仇的。

順便,看看能不能打聽到自己女朋友的消息。

並不是陪這些富家大少,玩打臉遊戲的。

他已經不是幾億年前的那個無知,熱血少年了。

若是換做是幾億年前的自己。

怕是早已熱血上頭。

說殺就殺了。

現在?

花都最強醫神 他只感覺無聊和枯燥,都不願意去理會這些人。

說完。

鹿一凡冷淡的抽回目光。

在歐詩漫和葉軒等人錯愕的目光中,他離開了,走向了遠處。

鐵念凡也跟著走了過去。

他雖然剛剛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但是鐵念凡此行的目的乃是鐵猛和蘇海媚。

所以剛剛,並沒有出手幫助自己師父教訓這些屑小。

兩人隨便找了個角落。

安靜的等待著鐵家人的到來。

然而。

鹿一凡的好意警告,並沒有讓葉軒感到害怕,反而衍生出了更強烈的怒火!

他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一方富豪子弟!

豈能讓一個模仿無十三的腦殘粉給訓斥了?

尤其是在歐詩漫的面前。

「小子,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讓我們兩分鐘消失?

信不信老子分分鐘把你扔出樓外?」

葉軒面帶冷笑,目光死死的盯著鹿一凡。

似乎已經將歐詩漫找鹿一凡假扮男友的事情,已經拋之腦後了。

「這個土鱉我真的是醉了……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你以為你是誰?」

「以為漫漫讓你裝個男朋友,你就是真的高富帥了?」

「頭髮長見識短,現在看來,真是男女通用啊!」

豪寵天價逃妻 「這種混進來參加宴會的人,還是把他趕出去吧!別玷污了這種神聖的地方!」

「……」

這麼說著。

葉軒身邊的幾個男人,卻是朝著鹿一凡所在的宴席走了過去。

這下,歐詩漫卻是真的急了。

她本來只是想拉著鹿一凡幫個忙而已。

卻沒想到,給他帶來了那麼大的麻煩。

「行了,你們夠了!

這件事,都是我不好!

大家不要那麼衝動好不好?」

歐詩漫趕緊上去勸說道。

宴席前。

葉軒走了過來。

鹿一凡直接選擇了無視。

自顧自的隨意的吃著桌子上精美的點心。

只是,他越是這樣,就越讓葉軒等人趕緊到不爽!

「土包子,今天可是鐵家大少與蘇家千金的訂婚宴!!!!

可不是你這種人有資格進來的。

趕緊給我從這裡爬著滾出去!

不然本少讓你一輩子再也站不起來!」

走到了鹿一凡的身邊,葉軒用居高臨下的聲音冷笑著說道。

一股真元已經凝聚了在了拳頭上。

暖黃色的光芒在拳頭上散發出來。

看上去氣勢洶洶,恐怖無比。

「咦……」

就在這時。

剛剛那個白裙女子看了一眼鹿一凡的臉,疑惑道:

「你是……」

葉軒看到白裙女子一臉疑惑,不禁詫異道:

「肖倩,認識他?」

白裙女子此時突然恍然大悟道:

「你是鹿一凡!!!

三年前,那個號稱死了的娛樂明星鹿一凡對不對?」

「真的是哎!」

「是三年前死了的那個明星鹿一凡!」

「原來沒死啊!」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且,你看他的穿著打扮,好落魄啊!」

「嗨,能不落魄嗎?娛樂明星早在三年前就全部失業了!

現在連洗盤子,搬磚都要修真者。

快穿之渣男洗白實錄 這些個娛樂圈的戲子,只能去賣!」

「……」

眾人對著鹿一凡一陣指指點點。

葉軒聞言,不禁戲謔的笑道:

「原來是三年前的娛樂圈的戲子啊!

難怪脾氣這麼臭呢!

你拽什麼拽呢?

老子三年前就玩你們這些娛樂圈的戲子,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現在?

你們連大街上要飯的都不如?

還耍大牌,玩三年前那套呢?」

「趕緊滾吧!這裡的點心你也配吃?」

「連這裡的服務員,身價都比你這個以前的大明星身價高,你還有臉來這兒耍脾氣?」

「趕緊滾,一個小土鱉在這丟人現眼,弄得我們一點食慾都沒有了!」

「……」

葉軒身後的男男女女紛紛附和道。

「別說了!!!你們太過分了!!!

就算是以前的娛樂明星,也是正當行業。

沒偷沒搶的,你們憑什麼看不起人家?」

歐詩漫實在忍不住,上前反駁道。

不過從歐詩漫的話中。

鹿一凡能夠得出,如今這個時代。

如果你在三年前當過明星。

就好像你以前犯過罪一樣。

很讓人瞧不起!

(ps:二合一章節,不分開發了。

今天東鍋鍋去拍婚紗照了,累的全身都散架了。

婚紗照這個玩意,如果你要不是特別在意。

我建議還是拍室內得了。

室外的景。

太麻煩,太累了。

我到最後,笑都是僵硬的……假的一匹……) 見鹿一凡依舊不理會自己。

葉軒直接罵罵咧咧道:

「雜種!本少跟你說話,你沒聽到嗎?

一個臭戲子,耍尼瑪大牌!!!」

說著。

他竟然要上手去打掉鹿一凡手中點心。

這時。

一雙孔武有力的手臂狠狠的鉗住了葉軒的手腕。

葉軒的臉都被鉗的通紅一片,手臂上的血管更是被鉗的爆了起來!

眾人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葉軒可是金丹期修士啊!

竟然被人如此輕易的給制住了!

扭頭一看。

葉軒看到了一張粗獷而冷漠的臉。

鐵念凡冷冷的道:

「立刻向天君跪下磕九百九十九個響頭虔誠認錯!!!」

葉軒被鉗的幾乎口吐白沫了。

可他為了面子,依然咬牙堅持道:

「你做夢!!!」

「有骨氣。」

鹿一凡淡淡的吐出了三個字。

鐵念凡的手卻鉗的更緊了!

咔嚓兩聲脆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