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看向小歡,很擔心他走上歧途,這個孩子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和我有不少的關係,我沒法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景鈺在小女鬼頭上敲了一下:「別吵!」

小女鬼被他吼了一嗓子,嚇得撇撇嘴,一副委屈的樣子,簡直快哭了。

「別打她!」小歡忍不住開口,很氣憤的樣子。

景鈺看了他一眼,問:「你們是誰?為什麼會來這裡?」

小歡不吭聲。

景鈺手微微抬起:「好好說,不然我就送她去投胎!」

小歡怨毒的看了景鈺一眼。

景鈺已經要動手的樣子,小歡這才開口:「我說!」

我鬆了口氣,我其實並不想這樣對待小孩子,但是不這麼做小歡是不會說的。

「我們也是一個月前才來的這裡!」

小歡開始說:「秀月婆婆救了我們,不過她堅持了半個月後就突然死了,不是我們乾的,我們也想跑,可是這裡,只要進來就再也出不去了,而且他們每天晚上都會在村子的空地煮湯喝,喝了湯的人都會變成布娃娃!」

景鈺看了他一眼,小歡說完補充:「我沒有說謊!」

我們幾個坐在床上,誰也不說話,景鈺在思考小歡的話,蕭珩則是看著小歡和小女鬼,頗覺得好奇。

我也看了看小歡說:「過來坐!」

小歡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誰要你假好心!

我嘆了口氣:「一個人在外面好嗎?」

小歡一愣,隨即別過眼睛:「用不著你管!」

「姜濤已經死了!」我說。

小歡依舊沒有什麼表情。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有些心疼眼前這個孩子,但是也說不出什麼來。

景鈺想了一會兒,然後對小歡說:「這裡白天也走不出去嗎?」

小歡點頭。

我們幾個無話。

第二天早上,小女鬼被小歡收進了瓶子,小歡對我們還有很重的敵意,但是他似乎很怕景鈺,景鈺只是看他一眼,他就往後躲。

「有什麼吃的沒有?」景鈺問。

小歡不吭聲。

蕭珩揪了一把他的耳朵:「小黃皮子,不是應該吃雞的嗎?」

小歡狠狠瞪了他一眼。

「看什麼看?小鬼!」蕭珩又揪了一把他的耳朵。

我看不下去:「你別總是欺負他!」

蕭珩狡辯道:「師父,你別被他騙了,黃皮子鬼著呢,你看他看你的眼神,這小黃皮子,心裡指不定想著怎麼算計我們呢!」

我當然知道。

「他還只是個孩子!」

「我也是個孩子,孩子和孩子開個玩笑,師父就不要介意了!」蕭珩說完背著我,陰沉的看著小歡:「說,你把我師父老公藏哪裡了?」

小歡瞪了他一眼就是不說話。

「再瞪?」蕭珩在他頭上狠拍了一巴掌。

景鈺則是進了廚房,看了看,這裡很乾凈,好在還有一些米,景鈺就動手準備煮米。

我看著他問:「你還吃的下去?」

景鈺笑了笑:「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說完他問我:「你怎麼看出那個商璟煜的娃娃是假的?」

「商璟煜的胸前有胎記,那個布娃娃被貫穿了胸口,但是他胸前沒有胎記!」

「就憑這個?」景鈺問。

「當然不是,最主要是,我不相信商璟煜會這麼輕易的死了!」

我說完看了看外面還在和小歡打鬧的蕭珩問景鈺:「你覺得小歡有什麼事瞞著我們是嗎?」

「嗯!」

景鈺點頭:「他有一半的黃皮子血統,你可別小看他了,這幾年誰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你看看他身邊的那個小女鬼,看起來無害,那可是很厲害厲鬼,若不是我們實力強,恐怕早就被著了他的道了!」

說完他又回頭看了看我說:「還有,你以為鎮子空地煮的那鍋人肉是怎麼來的?」

「你懷疑小歡?」我問。

景鈺點頭:「我懷疑任何人!」

我沒說話,看著景鈺忙碌的背影,才發現他原來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只不過他一直不喜歡計較很多事情罷了。

很快,景鈺的飯好了,我們一起吃粥,小歡不吃,別過頭,倔強的不看我們。

蕭珩故意喝的很大聲,我這個時候明白了,蕭珩這麼做是得到景鈺的授意的,景鈺是肯定發現什麼了。

我也不在阻攔。

蕭珩喝完粥,很滿意的把碗一推:「小黃皮子,去洗碗!」

小歡沉著眼睛,不動。

蕭珩過去踢了踢他的尾巴:「快去,不然我就把那個小女鬼弄死!」

小歡瞪了他一眼就進了廚房。

景鈺卻目光沉沉的看著他的背影沒說話。 第522章蘇蘇想吃排骨

吃過飯後,我和蕭珩出門,發現村子里的布娃娃又恢復了昨天的光景,我們也試著出村子,可是無論怎麼走,都會走回來。

這種事情見怪不怪。

只不過,我們在半路居然遇到了另一伙人李香和李媛,她們身後還有三個人,看來昨天晚上他們損失不少。

「站住!」李香開口:「昨天你們為什麼不讓我們進門?」

我一愣:「你敲門了?我還以為是鬼呢,就沒開!」

「你…」李香憤怒至極。

我撇撇嘴,一臉無辜。

我是真不知道敲門的有她們,若是知道…

我也不會開。

這兩個女人,一個傻逼,一個白蓮花,指不定想著怎麼整死我,我才沒有什麼爛好心。

「你別得意,如今你也出不去了!」李香陰陽怪氣的說。

我笑了笑:「你出不去,就以為我們也出不去!」

「你什麼意思?「

「沒意思!」我說完,四處看了看,如今看來,這個村子似乎就只有我們兩伙人,難道是商雲天沒派人來?

隨後又不可能,他特意通知我,不可能不來人,最有可能就是他先利用我進村子,或許商璟煜在這個村子的消息也是假的,為的就是讓我來給開路的。

我越想越覺得有可能,若是這麼說來,那個假布娃娃或許也是商雲天的人放的。

若是這樣,商璟煜現在在哪裡?

還有,商雲天真的只是為了娃娃村的長生不老之術?還是…

我渾身一冷,趕緊跑回去,李香看著我的背影冷冷的哼了一聲。

「小賤人,真得意!」李香說。

「放心吧姐姐,我們一定能找到姐夫,至於她…」李媛眼底有一抹冷意閃過。

「我們也跟上去看看!」李媛說完跟著我走了過來。

我跑回房子,把我的想法跟景鈺說了。

景鈺笑笑:「沒事,致遠和溶月一出生我就知道會有人來搶他們,畢竟他們天賦異稟!」

「那…」我有點擔心。

「所以我才把我爸媽叫來,有他們在誰來都是找死!

見景鈺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與此同時,我們走後,申城的卻不太平。

正如我預料的一樣,商雲天確實沒安好心。

我們走的第二天,朱嬸就帶著朱芳回來了。

也不知道怎麼繞過守衛就進來了。

離影開門,看到朱嬸和朱芳,她笑了笑:「你們找誰?」

「你是?」朱嬸沒見過離影,但是看她這麼漂亮以為是商璟煜新聘請的保姆一類的。

「我是凌安的朋友,來照顧小少爺和小小姐的!」

朱嬸說。

離影點頭:「這樣啊,我怎麼沒聽凌安說過?」

朱嬸笑笑:「我在這裡幹了十幾年了,前段時間孫女病了我就回家了,病好了,趕緊就過來了!」

朱嬸說完打量了離影好幾眼,這個女人也是傭人憑什麼這麼盤問她?

離影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所想,她笑了下點頭:「這樣…那進來吧!」

朱芳看到離影的樣子不由有些嫉妒,一進客廳看到景文時,她又開始嫉妒,這個世上的帥哥好男人這麼多,就是沒有她的。

離影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她什麼都沒說。

景文更是多一個眼神都沒有。

晚上,朱嬸在飯里加了點東西,離影和景文吃過飯就去睡了,深夜的時候,別墅外邊多了不少的人。

朱嬸打開大門,外邊人已經解決了保安。

「他們兩都睡了,我加了很多安眠藥!朱嬸得意的說。

外面人鄙夷的看了朱嬸一眼,就跟著她們兩進了屋子,一行人剛進客廳,客廳的燈就都亮了,外面的門也關了起來。

離影站在二樓的樓梯,似笑非笑的看著朱嬸問:「朱嬸,這些是你的客人嗎?」

朱嬸有些慌亂,但是很快鎮定下來,在她看來這兩個年輕人細胳膊細腿的,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小影啊,快把兩個孩子抱下來,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們會留你一命!」

朱芳也在旁邊得意的看著離影。

離影的目光忽然變得凌厲:「老貨,小影也是你叫的?」

朱嬸正要說話,旁邊的人已經不耐煩,揮揮手,準備進攻。

還沒動手就聽見「咔咔咔咔!」的脆響,在寂靜的別墅里顯得十分突兀,脆響后是凄厲的慘叫聲,接著朱嬸就看見他們帶來的十幾個人全部倒在了地上,胳膊和腿上的骨頭全乎斷了,就像個破了的木偶人一樣,正以一個奇怪的姿勢趴在地上,一時間客廳一片哀嚎之聲…

景文站在樓梯上看著他們,他長的很英俊,但是此時看來卻讓人覺得俊的毛骨損然。

朱嬸嚇傻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朱芳尖叫一聲。

「噓!」離影做了個禁聲的動作:「誰再叫,吵醒了孩子,我就割了他的舌頭!「

果然,所有人都不叫了,拚命的咬牙忍著疼!」

朱芳嚇得臉都白了,朱嬸也是,身體還在顫抖。

「朱嬸,別怕,我老公不打女人的!」

離影的聲音很輕柔,卻聽的朱嬸有些後背發冷。

朱芳卻鬆了口氣,楚楚可憐的看著景文。

離影看了景文一眼,下一秒,咔咔咔咔四聲響動,朱芳像個破了的布娃娃倒在地上。

景文看著朱嬸忽然笑了一下,朱嬸嚇得渾身都在顫抖,臉上沒有了一點血色。

她想動一下,沒想到渾身僵硬,動都動不了。

「我不會傷害你的,朱…嬸…」

離影淡淡的說完朝門口站著的劉管家和商家的保鏢說:「把這些人趕緊拖出去,我困了,要睡覺!」

劉管家第一次見這麼狠的人,不殺人就是把人的四肢全折斷,聽到那聲聲的脆響就覺得頭皮發麻,估計這輩子他都不想再吃排骨了。

而且,這兩個人,女的貌美,難得俊朗,平時又都很溫和,看看景鈺就知道了,不知道的還真以為是軟柿子呢。

劉管家並不覺得他們做的過分,只是被這種手段嚇了一跳,他揮揮手,:「快,把這麼些人都帶走!」

至於帶去哪裡,當然是扔出去,殺雞儆猴了,不然他們還以為商家這麼好欺負?

眾人七手八腳很快的把別墅里的眾人都抬了出去,朱嬸僵硬著身體,聽著眾人壓抑的痛苦之聲,腦子一片空白。

朱芳很想大叫,她疼,快疼死了,但是她不敢,那個離影的女人說了,若是吵醒了凌安那賤人的孩子,她就要割掉她的舌頭。

這些人怎麼像魔鬼!

朱芳終於知道害怕了,同時知道害怕的還有朱嬸,她木訥的看著朱芳被抬走,始終都沒動一下。

這時候,樓上的門開了,景文高冷的站在二樓,看著朱嬸開口:「朱嬸,蘇蘇說她想吃排骨,你現在給她做!」 屋子裡,離影溫柔的看著嬰兒床上的兩個孩子。

「已經說了!」景文從外面走進來,看見孩子,景文臉上全溫柔和剛剛的樣子完全不同。

「嗯!」離影說完,隨即走到窗口看著窗外,神色冰冷。

「景文,你去看看外面還有沒有別的雜碎,有的全給我弄殘,我要讓他們知道,對小孩子下手,是多麼卑鄙的行為!」

景文看了看他,沒有異議的出門。

景文心裡其實很明白,當年鈺兒出生的時候他不在身邊那些外界的勢力怎麼虎視眈眈的對付蘇蘇和鈺兒的,如今看到致遠和溶月,景文更多的是覺得自己多年缺失的東西能夠得到彌補了。

他自然要狠狠的收拾這些人。

他大搖大擺的出門,劉管家本來想和他打招呼,但是想想還是算了,這位的性格比少爺還陰晴不定。於是沒開口,只是默默的站在門口想看看他想做什麼。

只見景文走到門外面看著遠處十米外停著的兩輛車,兩輛車裡的人也緊張的看著他。

景文就那麼走到他們面前,像變魔術似的抬起手,兩輛車居然慢慢的升高,兩輛車裡的人拍打著車窗,想出來,可是車門緊閉根本打不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