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這個樣子,夏熏溪就好像看到了一個一心為子女的父親流露出來的那種滿滿的無奈感一樣,讓她不由的皺起眉頭,想到了以前的韓風寧!

其實說到底他離世也不過才半年不到的時間,可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現在想起來,竟然感覺時間有點久遠!

「既然我是你的保鏢,我就敢用全家的命跟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出賣你!保鏢最重要的就是衷心。我也不想砸自己的招牌,至於今天你在下面看的事情,我只能說後面會有人跟你解釋!」

他知道自己不說清楚,不要說是以後留在她的身邊了,就是走出韓氏都很困難!

夏熏溪明顯有些不相信。他是自己找過來的,身份背景也查過,確實很複合職業保鏢的保准!剛才出事的時候反應也很快,只是……

她無法想像自己要是不留一個心眼的話,現在是什麼下場,恐怕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吧!

「告訴我一個一定要相信你的理由。如果沒有,不好意思,你今天恐怕真的很難離開韓氏!」

從他過來找夏熏溪的時候,他就知道夏熏溪會說這句話!所以準備也是很齊全的!

直接將手中的一隻錄音筆交給夏熏溪說到:「你聽完就明白了!」

夏熏溪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遲疑了一下,還是接過錄音筆,打開聽到那熟悉的聲音的時候,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一眼!正要說什麼,卻見他直接豎起手指擋在嘴唇上!

夏熏溪想了想,選擇了沉默!不過這個消息真的很驚人,讓她都差一點懷疑自己是在夢一樣!

不過多年來的休養讓她穩住了,沒有在外人的面前失態!只是冷冷的看著那保鏢說到:「你知道這個消息要是是假的,你會承受怎樣的痛苦?」

「如果這個消息是假的,我寧願現在立刻癱瘓在你的面前。任由你處置!」

夏熏溪緊緊的注視著他的每一個表情,發現他就那樣坦然的站在那裡,任由你打量,看上去倒是不像是在撒謊一樣!內心不由的有些妥協!

「你剛才的意思……其實真正想要見我的人是他,但是又怕你暴露,所以你們選擇了這樣的方法,那你告訴我……為什麼他不自己來見我!」

「他沒有說不來見你,可是小姐現在可謂是眾矢之的,只要他出現在你方園一公里之內,保證就會被其他所發現,我想……小姐應該不想他的消息這麼快就被傳出去吧!」

夏熏溪就這樣看著這保鏢,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他說的倒是非常合理,如果他真的在,自己當然是不希望他在現在這種時候出現的。只是……

「他既然還在,為什麼這麼長的時間都不跟我聯繫,我以為他出事,我……」

保鏢快速的打斷了夏熏溪傷感的話,只是無奈的說到:「老闆也想早一點告訴小姐,可是老闆說了,有些事情必須要自己經歷了才會相信!所以……他給你一個體會到機會!讓你看清楚這個世界!」

這樣冰冷的話讓夏熏溪忍不住後退了一步,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不由的紅了眼眶!

「原來……原來他早就已經發現了!」

只有自己還傻傻的以為不是這樣的,還一再的欺騙自己!其實不過只是自己給自己編造的另外一個所謂幸福的牢籠而已!

夏熏溪控制住自己快要崩潰的情緒,焦急的看著那人追問到:「你什麼時候帶我去見他!我有許多話想要對他說!」

保鏢忍不住有嘆了一口氣,頗為幽怨的看著自己的小姐!好吧,他們的小姐確實有些小聰明,但是……

我的大小姐呀,能不能不要每次在你不應該耍小聰明的時候突然來一手呀。這樣事情真的變得很麻煩呢!

夏熏溪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她怎麼知道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如果她早一點知道的話就配合這演戲了!難道太聰明了也是自己的錯?

「等一下有另外的人護送你回家,今天換一棟房子住,至於跟老闆見面,我今天回去彙報一下,到時候再來通知小姐!」

說著那保鏢就要轉身離開,被夏熏溪叫住了!

「你告訴我聯繫方式,我想自己跟他說說話!」

夏熏溪還是有些不相信這個保鏢,誰知道這個消息是不是假的呀!畢竟她沒有看到真人!

或者這個消息是真的,但是人在他們那裡的身份卻不是這樣的!或許是他們將人給囚禁起來了,問不出來東西,所以才會在這裡來套路自己!

夏熏溪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完全相信他,所以她想走另外一條路! 顧珊珊試圖想要擺脫良辰的禁錮,卻發現他抓的死死的,竟然也只能保持著現在被他摟著的狀態。

兩個人的姿態看起來極其的親密曖昧,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們兩個人之間關係不清。

梁右將手收了回來,緊緊的把盒子揣在自己的手中,這才強忍著內心的衝動,要著牙齒問道:「珊珊,你能跟我解釋一下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看著面前女人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梁右只覺得心情又涼了半分。

然而,還不等顧珊珊說些什麼良辰,卻沒忍住自己的諷刺,冷冷的掃了他一眼。

「我說梁少爺,您這還是看不出來嗎?我們才是正兒八經的情侶關係,因為這個插足的第三者,是不是覺得有些可恥了?」

良辰嘴角抬起一抹笑容,毫不掩飾自己的囂張和嘚瑟。

梁右緊緊的攥著手中的戒指盒,目光陰冷的看著顧珊珊,”我不想聽某些人廢話,我想聽你親口跟我說。」

「你!」

聽到他這麼直言不諱,良辰的新裝多了一絲不爽。

不過,看這顧珊珊猶豫的表情,他再一次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顧珊珊聽到這話,身軀微微一震,一時間陷入了一陣沉思。

「或許,我對他的感情本來就是不應該擁有的,我們兩個註定是仇人。」

想著,上山深深地吸了口氣,嘴角掛起了一絲笑容,這才又朝著良辰的懷抱里微微鑽了一下。又冷冷的諷刺著,”既然事情都已經被你發現了,那我也沒什麼話說了,我們兩個才是正兒八經的一對,你也不要再自作多情了,我根本就不喜歡你。」

這話說的絕然,沒有絲毫的溫度。

這一字一句猶如刀疤劃在兩梁右的心上,梁右這感覺痛苦不已,又連連搖頭自我否定,不敢接受眼前這種事實。

「不,珊珊你是騙我的對不對?其實你是愛我的,這個人只是你為了故意氣我,所以才說出的這些胡話,對不對?」

梁右說著,又忍不住朝他靠近了幾分,一把拽住顧珊珊的手腕,就想要將她從良辰的懷中拉出來。

然而,良辰卻毫不猶豫地一把推開他,”我說你年紀輕輕現在是聾了嗎?沒有聽到珊珊剛才說的什麼,還不趕緊滾?」

梁右沒有留神腳下的步子踉蹌往後退了幾步,差點跌倒在地上,顧珊珊下意識的就想要過去攙扶,卻被身旁的良辰死死的禁錮在懷中,動彈不得。

「你!你們實在是太過分了,居然背著我狼狽為奸,當初留在你房間打火機的男人,就是他吧?」

梁右此刻只覺得心,像是被什麼東西挖空了一樣,空蕩蕩的,難受至極。

首豪王妃:相公有妖氣 顧珊珊看著她這個樣子,心中也覺得莫名其妙的難受,卻還是挺著身板,”是又能怎麼樣?難不成你能拿我有什麼辦法?」

「呵呵,虧我還在一直自欺欺人,覺得當時只是個誤會,真是沒有想到原來你是這樣的女人,我真的是看錯你了!」

無恥術士 梁右緊緊地閉上雙眼,所謂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此刻,他的眼淚再也抑制不住。

丟下這番話之後,良辰店賣的修長的步子,拿著手中那顆準備送出的戒指,直接決然離去。

走得如此瀟洒,顧珊珊心中只覺得像被刀子在狠狠地划,”梁右,我……」

顧珊珊喉嚨中夾雜著一絲哽咽,想要說些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能夠脫口而出,都深深地埋在了心裡。

良辰這總算是解決了一個情敵,心中自然是舒坦了許多,這才笑著看起來顧珊珊。

「珊珊,其實你也不用難過,本來就是他拆散了我們兩個,我們才是光明正大的!」

然而,顧珊珊卻突然一把推開了將自己禁錮住的良辰,一雙美目此刻夾雜著些許的憤怒,冷冷地瞪著他。

「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我們現在只是普通朋友,你剛才做的行為,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顧珊珊吐了吐口水,想想剛才那個情侶戒指,最終還是沒能夠落到她的手中,心又跟著緊了幾分。

「那又能怎麼樣?反正這種關係你遲早都得承認,等你恢復記憶之後,你會死心塌地的愛上我。我現在只不過是在幫你糾正自己的錯誤行為,你可真不要被那個小白臉勾了去了!」

良辰這一副不要臉的功夫,簡直就是無人能及,說出這句些話,一點也不知道害臊。

顧珊珊聽在耳朵里,卻沒有半死波瀾,一雙眼睛不自覺就夾雜的淚水和血絲,”梁晨我告訴你那都是恢復記憶之後的事情,到期后著跪著求你和我在一起,可是現在是現在,將來是將來,希望你不要再入戲太深!」

說著,顧珊珊憤然的提著自己的包包,甩頭就直接離開了這個地方。

看著周圍一群人,目光都轉移到自己的身上,良辰心中一族的一片憤然。

緊握著拳頭直接砸在了餐桌上,發起一陣巨響,連盤子也都隨著震動了幾聲。

「你們看什麼看?沒有看過情侶之間吵架嗎?」

他下來就不喜歡這種看熱鬧的人,尤其是此刻,自己像個跳樑小丑一樣,站在這裡被人當做猴子一樣圍觀,心中怎麼能夠開心。

顧珊珊一時間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反觀梁右,開著車子就直接去了酒吧。

所謂一醉解千愁,這個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梁右二話不說,直接盯著吧台上的空位子坐了下去,對著面前的調酒師說道:「你們這裡最貴的酒,只要我沒有說停,就不停的給我上!」

調酒師微微一愣,很少有客人這麼大氣的,可仔細一看,這不就是以前那個小夥子嗎?

「喲,還真的是緣分呀,沒想到你又來喝酒,今天剛好又是我值班!」

「誰又尋思跟你套近乎?你聽不懂我的話嗎?」

梁右冷冷的掃了一眼面前的調酒師,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就是廢話有點多了。

調酒師被他這麼一訓斥,原本和顏悅色,臉上也多了一絲不高興,不過看在今天又是個大客戶的份上,這才連連點頭。

「放心吧,看在你是我們的老客戶,今天我給你打個九折!」

說著,一杯夢幻之藍很快就要擺放在了他的面前。

由淺入深魅惑的藍色,漂浮在半空之中,如同天上的白雲和藍天。

梁右毫不客氣地一飲而盡,只覺得還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旁又響起了一陣尖銳的聲音,顯得無比妖艷魅惑,一隻手不自覺地就搭載了他的肩膀上。

「小帥哥,沒想到又在這裡遇見你了,還真的是緣分呀!」

聞言,梁右微微的抬起頭,沒有想到是當初遇見的那個女人,就是造成顧珊珊誤會的那個女人。

「怎麼又是你,咱們也算得上是有緣分,今天不妨陪我喝幾杯?」

梁右看著她,嘴角卻突然泛起了一抹冷笑,無論有沒有她,她和顧珊珊終究回不去了。

因為在顧的心裡,早已經移情別戀,他再也不是她的唯一。

「呵呵,好啊。」

女人倒也是不客氣,隨即就坐在了他的身邊,兩個人互相碰杯喝的是酣暢淋漓,沒過多久就臉紅的不行。

「你們兩個可真是能喝呀!」

看著兩個人喝的暢快,一下子就喝了十幾杯,調酒師也忍不住搖了搖頭,果然是大客戶!

「對了,我叫做白霜,你叫什麼名字?」

女人泛著迷離的雙眼看向他。

「梁右。」

梁右言簡意賅的回答道,突然又端起杯子,直接朝她碰了過去。

「咱們還是老規矩,不醉不歸吧。」

「你是不是又和你那個女朋友吵架啦?感覺你們兩個之間感情不太和睦呀?」

白霜一邊喝一邊問,對他的感情似乎十分好奇,側面打聽著。

「呵呵,他根本就配不上我的愛,他和別的男人跑了。」

一想到兩個人當著他的面卿卿我我的樣子,梁右心中就是猛的一陣刺疼,又忍不住喝了一杯,彷彿只有酒,才能夠緩解她心中的很痛。

「哈哈,那我們也算得上是同病相憐。我那個該死的男朋友,嘴上說著一生一世愛我一個人,可是我沒有想到,他原來背後有那麼多女人!」

想著,白上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舉起酒杯又對著他說道:「看在同是天涯淪落人的份上,這一杯就清楚我們恢復單身!」

也不知道這樣喝了多久,白霜和梁右都只感覺昏昏沉沉,兩個人互相勾肩搭背,一路也不知道走到了什麼地方。

「喂,你可真是心裡有準備啊,居然還特地開了一間房,我就知道你小子心思不單純,不過這也是緣分!」

白霜微微一笑,直接推了房門,發現這房門並沒有關,兩個人勾肩搭背就直接走了進去。

順著一張柔軟的床,他兩個人毫不猶豫的躺下去。

「你把手拿開,碰到我的胸了,你知不知道?」

白霜打了打旁邊梁右的手,不停的砸吧著嘴巴。

然而,梁右卻不屑的笑了起來,”誰稀罕碰你呀?我叫我們家珊珊就夠了!」

兩個人著玩玩鬧鬧之間,轉眼就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十分刺眼,透過窗戶直接照射在二人的身上。

這陽光有些晃人眼睛,梁右微微睜開雙眼,只覺得一陣巨疼。

「這是什麼鬼?誰在射電筒?”梁右產生了一種本能的想法,可是轉念一想,好像有一些不對的地方。

隨即,微微一轉頭,突然就看見旁邊躺的好好的白霜,直接從床上彈了起來,又發現自己赤裸著身子。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究竟做了什麼?」

梁右痛得吞口水,一臉惶恐的看著還陷入沉睡的白霜,只覺得事情來得有些太突然,一時間難以接受。

尤其是目光移至到她的身上的時候,發現想上半身,似乎也是沒有穿衣服。

「難道……」

梁右我吐了吐口水,心中泛起了一陣不好的猜想。

可就在這個時候,白霜似乎是被他的動靜所驚到了,別緊隨著微微睜開雙眼,看到旁邊赤裸著上半身的梁右,卻出乎意料的重抬露出了一個微笑,”你醒了呀?」

「你什麼意思? 和太子爺的傾城歲月 難道你早就醒了嗎?」

梁右一臉錯愕的看著她,又連忙將床頭自己的衣服拿了過來,套了上去。

隨即,接下來就想去穿褲子。

白霜看著它這慌裡慌張的模樣,卻沒忍住笑出了聲,用手捂住嘴巴一副偷笑的模樣。

「你還在笑有知不知道,我們昨天晚上!」

說著,梁右沒好意思再繼續說下去,所謂的酒後亂性,原來此刻變成了真理。

一時間,她居然覺得有些對不起白霜。

白酸此刻身上還有一件內衣護體,倒也沒有什麼眼神,從床上坐起了身子這才拿起自己的衣服,反正不過一件裙子,套上去也就沒事了。

「你這麼緊張幹什麼?別告訴我,你長這麼大,連個女人都沒睡過?」

前妻,再給我生個孩子 白霜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可是梁右這種驚慌失措的反應,卻讓她覺得十分有趣,忍不住多了幾分調侃,居然又主動靠近了他幾分。

梁右下意識的往旁邊坐了坐,將衣服穿戴好之後,就覺得心中十分的不自在。

隨即,這才抱著試探性的心態問道:「我沒有功夫跟你開玩笑,你還記不記得,我們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

聞言,白霜點了點頭,”你真的不記得了嗎?你仔細回想一下,昨天,你把手放在了我的胸上,然後整個人往我的身上一撲,接下來……」

白霜十分認真的想要跟他描述完整的過程,卻突然被梁右伸出手來打斷,”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說了,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這事情做的已經做出來了,他實在是沒有臉,再繼續聽下具體的畫面。

「呵呵,這小子倒是挺有意思的,沒想到還是個專註的好男人,也算是我經歷那個渣男之後,獲得了一個小寶貝吧。」

實際上兩個人昨天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脫衣服只不過是酒後喝多了,來了一個荒唐無禮的比賽罷了。

不過,看著梁右這幅模樣,顯然是已經誤會了根深地固,就算自己解釋一番,恐怕他也只會覺得是在敷衍。

隨即,白霜突然用手指戳了戳梁右得後背,”哎,其實你也不用對我負責的,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了,就算是咱們兩個的緣分,我誰都不會說的。」

白霜這番話說的十分隨意,可是一雙眸子里卻透露著些許的期待。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著什麼,只是很害怕,男人脫口而出的是否定得回答。

梁右深深地吸了口氣,儘管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情,可是眼瞎事實已經發生,他也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男人。

「你放心吧,我不會對你不負責的,如果說你不喜歡我,我也可以給你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