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柳若冰有些訝然,這陸方面色正經起來,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連說話的表情都不一樣。

「這種事還真的要謝謝你如此勞費苦心,不過柳若冰,我倒是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之前不是一直都盼我死嗎?你一直不是想親手把我殺掉嗎?你怎麼就把我從底下給救了上來?」

鳳凰醉:邪君盛寵殺手妃 只是剎那間,陸方臉上的認真之色就消失不見,弔兒郎當的模樣再次出現,語氣中帶著一絲輕浮味道:「難不成柳若冰你喜歡我?已經愛上我不成?」

此言一出,柳若冰冷意的臉上閃過一絲紅暈,美瞳中升起一絲羞怒:「你,你這厚顏無恥的傢伙,登徒浪子,早知道是這樣,剛才我就不應該出手救你,讓你死在這池底中。」

柳若冰也不知現在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感覺就好像被說破了心思一樣,惱羞成怒,可她並不認為事實是這樣的,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認為自己會喜歡陸方這樣的下人,剛是身份差距就不可能的了。

她的意中人絕對不會像陸方這樣弔兒郎當的登徒浪子,她期盼她的意中人會有傲視天下的能力,這一點陸方明顯沒有,所以她已經把這個念頭甩開。

「那你倒是給我解釋一下,你剛才為什麼要把我救上來?」

陸方也不著急,一臉笑意的看著柳若冰問道。

「我不過是不想你死在這裡,你和我之間的恩怨還沒有解決,如果你就這樣死掉了,豈不是太過於便宜你了?你的命是我的,想殺你的話,必須經過我的同意,你也必須要死在我的手中,可懂?」

再度冷著臉開口的柳若冰,眼中的神色是堅定的,讓人懷疑不了她的話。

不過藍櫻就不願意了,立馬叉腰:「柳師姐,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陸方他是我的小弟,我剛才已經說過了,他的命是我的,和你柳師姐沒有一丁點關係。」

「藍櫻,你…….」

柳若冰頓時皺起了眉頭,卻也沒有再度開口,冷喝一聲后,轉身離開了這裡。

藍櫻立馬做出了一副勝利的嘚瑟模樣,隨後伸出手拍了拍陸方的肩膀:「小弟,你這表現還是挺可以的,大姐我非常的滿意,不過你是不是可以和我說一聲,你在這下面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你能在下面呆這麼長的時間,沒有爆體而亡?」

藍櫻對於這一點也非常的不解,以她現在的實力,最多只能把她的小腳丫放在水裡修鍊,陸方卻整個人都沉浸於水池裡,足以說明他的不平凡。

「這…….」

面對藍櫻的問話,陸方不知該如何回答,一時之間進入了支支吾吾的狀態。

「你支支吾吾的幹嘛,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出來唄,大姐又不會害你,我只是好奇罷了。」

藍櫻一臉不爽的說道。

「大姐,這一點我真的不怎麼好和你解釋,準確來說,這和我修鍊的功法有一定的關係,反正就是功法有點特殊,這能量拿我沒有太多的辦法。」

陸方想了想,隨後開口敷衍。

「算了,你這傢伙不願意說就算了,我也不想和你多糾纏,走吧,師姐帶你去吃飯,好讓你見識一下我們寒冰派里的食堂,像你這樣的身份,以前應該沒有去過吧?」

說到這裡時,藍櫻也顧不了陸方同不同意,已經扯上了陸方的手,快速往外面走去,風風火火的讓陸方很是無奈。

三千世界里女孩子都這麼開放的嗎?動不動就拉手什麼的。

不過說起來,陸方還真的沒有去過食堂里吃飯,寒冰派的食堂也是給弟子專門提供的,而廚房後面的一個小雜房,那裡就是下人吃飯的地方。

混到這個份上,陸方深感無奈。

在藍櫻的帶領下,陸方第一次來到食堂見識,裡面飄香四溢的,形式和華夏食堂里差不多。

當藍櫻和陸方出現在食堂裡面的時候,引來了寒冰派弟子一陣詫異的目光。

這當中並不是因為藍櫻的存在,而是因為陸方,她們都知道寒冰派中不會有男弟子的存在,只有下人里有男性的。

現在藍櫻拉著陸方來這裡,她們萬分驚訝,不明白藍櫻這動作是為了什麼,不過她們看藍櫻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絲恐懼,畢竟小魔女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誰也不願意得罪藍櫻,因為下場會很可憐。

你是我此生最愛的男主角 「小弟,鑒於你今天是第一次來這裡,大姐我就格外開恩,親自給你打飯,你就在旁邊坐下來吧。」

藍櫻伸手指了指旁邊的桌子,就往那邊取飯的窗口走了過去,食堂的窗口就那麼幾個,寒冰派的弟子眾多,此刻已經排了一條很長的長龍。

不料,藍櫻卻是一路無阻,直接來到窗口面前,要了兩份飯就拿了過來。

在場的弟子紛紛讓路,絲毫不敢阻攔,從這就可以看出藍櫻在門派里的位置了。

這也是陸方來到三千世界里,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食物,雖然這裡是食堂,可飯菜做得絕對是一流的,和華夏五星級酒店無差。

不過這裡還是不能和華夏相比的,這一點陸方非常明白,所以他也是閉上嘴巴,乖乖的吃飯。

「嗯?她走過來了?」

「她不是應該在關禁閉嗎?難道被放出來了?」

「別想這麼多了,遇到她還不趕緊讓開?」

就在陸方愉快進食時,突然聽到旁邊一些人的議論,不由得抬起頭,發現一個穿著一身紫衣的女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鵝蛋般的臉孔,精緻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沒有一點不標上她那傾國傾城的美顏,這樣的女子若在華夏中,必是妖孽般的存在,什麼樣的明星和她比起來都無法相提並論。

只是這女子的出現,卻讓現場很多的弟子紛紛露出了驚恐的目光,只要這女子一靠近她們,就如同遇到了什麼豺狼虎豹似的落荒而逃,也不知這靚麗的女子身上到底有什麼可怕的事情。

「溫師姐,你怎麼過來了?怎麼不和師妹說一聲,來,在這裡坐著,我給你去拿飯。」

現場所有的弟子對這傾國傾城的女子都表示非常害怕,藍櫻卻沒有異樣,看到紫衣女子走過來,她竟很熱情的從凳子上站起來,還讓紫衣女子來這邊坐著,就跑到窗口打飯去了。

看得出來,女子和藍櫻的關係很好,自已女子沒有拒絕,臉上輕笑一番,隨後坐到了藍櫻身邊,剛好在陸方對面。

四目相對。

陸方發現,這,絕對是一個妖孽!!

如水般的美瞳簡直想把陸方的命都要了,好像時刻要把陸方的魂魄給勾過來似的,精緻的五官,那驚艷的身材,沒有哪一處不說明這女子的出色,陸方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不過,他也只是多看幾眼罷了,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在這裡,他絕對不會小看任何一個人,這女子出現的時候,更是惹來現場這些弟子一陣驚恐,表明了女子的不凡。

「你好,溫水柔!」

此刻,女子竟自主的向陸方打招呼,嘴角總是掛著一絲柔韌的笑容,若是以前的陸方,或許早已經被迷得神魂顛倒,不過現在陸方的心態已經改變了,在這三千世界里,他未曾想過要什麼男女之事。

「你好,陸方!」

陸方輕聲回應溫水柔,說完這句話后,陸方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再次低下了頭安靜的吃飯,如同這傾國傾城的美女壓根不在他面前一樣。

「據說你擊敗了我們寒冰派里的弟子,得到了這次比武大賽的出線權?你能有這樣的實力,說明你不是一個平凡之人,恭喜!」

溫水柔並沒有在乎陸方略為冰冷的表現,再次主動搭話。

「還好吧,這一切都是運氣罷了,我的屬性和她們的屬性有點相剋,她們被我打敗也是正常的。」

陸方很是謙虛,說話的時候頭都不抬一下。

在溫水柔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藍櫻已經拿著飯走了過來:「溫師姐,你今天怎麼這麼有空過來了?平時你不是不來這裡吃飯的嗎?」

藍櫻似乎對溫水柔非常的了解,也沒有任何的客氣,把飯放在了溫水柔面前,就開始繼續吃飯,連問話的時候都非常隨意。 「就是感覺今天悶得有點無聊,就想著過來吃吃飯,這也沒有什麼。」

溫水柔聲音非常好聽,用這種溫和的話語,像是要把人的魂都給勾出來,和那好聽的百靈鳥聲相比,絲毫不弱。

「藍櫻師妹,我倒是有點奇怪,你為什麼會和一個男人出現在這裡?」

這句話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話語中想知道這當中的原因,也不知溫水柔想表達些什麼。

「溫師姐,我給你介紹一下,陸方是我新收的小弟,也是我在門派里第一個收下的小弟,身為我的小弟,我自然要帶他吃香的喝辣的,幾天之後,他就要跟著我參加比武大會了,我得好好鍛煉他,也好讓他成為我的一大助力。」

藍櫻並未察覺什麼,反而越說越有勁。

讓陸方哭笑不得,但他也沒有說什麼,還是在埋頭苦吃。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過去了,雖然藍櫻和溫水柔在吃飯過程中有一定的交流,不過說的都是一些瑣碎事情。

「藍櫻師妹,我已經吃飽了,一會我還有事情要去準備一下,就先告辭了,你們慢慢享用吧。」

聞言,藍櫻也沒有說什麼,和溫水柔客氣了兩句,就目送她離開了。

「大姐,溫師姐到底是何許人物??怎麼是你的師姐?為什麼我發現現場有很多的弟子都很害怕她?」

陸方是疑惑不解的,為什麼突然之間藍櫻會冒出如此一個師姐,他還發現溫水柔身上沒有一絲元力,說明她是一個普通人,可身上又時刻散發著一絲絲冰冷氣息,讓人感覺詭異至極。

能成為寒冰派里的弟子,必不會是普通人,門派收弟子,有專門的規定和條件,若是普通人的話,沒有修鍊的天賦,是絕對沒有能力進入這種地方。

聞言,藍櫻眼中露出了一絲異樣:「這一點你就先不要理會這麼多了,你要記住一點,要是晚上遇到溫師姐,你絕對不能聽信她任何一句話,懂嗎?還要有多遠走多遠。」

「為什麼?」

陸方滿腦子的問號,不明白藍櫻這一句話是為了什麼?她和溫水柔關係這麼好,為什麼要何出此言?

「什麼原因你就不要多問了,反正白天的話你都可以聽聽,一旦到了夜晚,溫師姐的話絕對不要理會,不然也不知會出什麼事情,這是身為大姐給你的忠告。」

藍櫻說這話的時候,臉色是少有的認真,很明顯這番話並不是開玩笑。

陸方知道藍櫻不願意把這些事情告訴他,也沒有多問,結束了這一次的就餐,陸方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他居住的還是他之前剛剛來到的那處雜物房,不過這雜物房已經鋪上了一張小小的床,周圍的雜物也被陸方整理的條條有序,最起碼看上去像一個房間。

也是一把辛酸一把淚啊,陸方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感覺這個雜物房都不是人呆的地方,要不是他的能力較好找來這麼一張床,指不定還得睡地上呢…..

這段時間經過陸方的努力,和胖哥打好了關係,他自然就得到了這樣的特權,不過房間還是無權給他換,不然的話,以他和胖哥的關係,房間也不知換了多少遍,但這對陸方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因為他非常害怕會和其他人住在一起,那樣對他的修鍊有很大影響。

坐在床上,陸方盤腿而坐,隨後慢慢的運起法訣,這時,陸方卻發現他運法訣的時候,速度竟比之前快了好幾倍,丹田也溢出了大量的靈氣供他吸收,不用說陸方也知道,這肯定是匯靈珠的好處所在,平時他沒有修鍊的時候,匯靈珠就在靜靜地替他修鍊,一旦他進入自主修鍊的時候,速度比平時要快上好幾倍。

而今天,陸方剛突破到了散靈境界,開始穩固自己的境界,有了匯靈珠的幫助,陸方很快就完成了這一次的鞏固,他並沒有因此而停止自己的修鍊,天老告訴他,無論是什麼時候基礎必須要打好,特別是在突破的時候鞏固,必須要鞏固得更加的堅固,這樣才會為他以後的道路鋪墊更高的成就。

對於天老的話,陸方從來都不抱著懷疑的心思,他一直都在打著基礎。

不知不覺中,夜色慢慢的降臨,陸方一直陷在修鍊中,迷惘的狀態根本不知道時間的流逝,還真是修鍊無歲月啊,有些修鍊者閉關,一修鍊就是一年。

就在這時候,沉浸於修鍊中的陸方,突然感覺門外響起了一陣陣敲門聲。

這樣的情況,陸方只能停下修鍊,隨後睜開眼睛,一臉疑惑的往門外看去,他非常的疑惑,三更半夜的會有誰來找他?

很快,陸方就感覺到了門外傳來一股,冰冷而又詭異的氣息,這氣息中還帶著一絲火熱,陸方頓時皺起了眉頭,他能從這一股氣息中感覺到,來者是今天在食堂里出現的溫水柔。

這三更半夜的,她過來這裡找自己是所謂何意?

懷著不解,陸方從床上起來,緩步來到門前,伸手把門打開。

果然。

門一打開,溫水柔那傾國傾城的臉孔出現在門口,臉上卻掛著一絲嫵媚的笑容。

「溫師姐,不知這大半夜的你過來找小子到底所謂何意?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話,你儘管開口就是了。」

陸方還是很客氣的,畢竟對待如此一個美麗的女孩子,他總不能冷眼相對。

「我可以進去坐坐嗎?」

溫水柔沒有正面回答,反而丟出這麼一句。

「這個….恐怕有點不太好吧?正是深更半夜的,我們孤男寡女,如果傳出了什麼流言蜚語的,豈不是有辱師姐的名聲?」

陸方眼中露出了一絲警惕,說話也是滴水不漏。

不料溫水柔卻壓根不在意:「流言蜚語多的是,做人總不能為別人而活著,人家愛說什麼是人家的事情。」

美女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陸方還怎麼拒絕?只能讓開身子讓溫水柔進入他的房間,陸方震驚的是,溫水柔進入房間的那一瞬間,竟然自主的把門給帶上,還反鎖上了,這個動作讓陸方不解。

這是什麼情況?我怎麼感覺這個畫面這麼熟悉?

這樣的畫面,陸方以前也不知在電視里見過多少了,那些想挑逗男人的女人,不都是一樣的動作嗎?

把門鎖上之後,溫水柔徑直來到了陸方的床邊,很主動的坐了下來,隨後滿意的看著陸方,這樣的一個動作,讓陸方心底一顫。

媽的,這是在挑逗我嗎??

陸方心中有點發懵,他完全看不懂這個女人想要做些什麼。

就在這一刻,陸方突然感覺,那如水一般的美瞳,竟變得異常的艷麗,讓陸方的目光再也離不開,整個人陷入了石化中。

陸方發誓,這是他見過的女孩子中最有魅力的一雙美瞳,看著都讓人感覺一種異感叢生,再也移不開目光。

「陸方師弟,你有能力打進決賽,說明你的實力有過人之處,今天晚上我過來這裡,就是想探索一番,看看陸方師弟有什麼特別的。」

溫水柔說到過人之處這四個字時,還特意咬重了語氣,明顯是有其他意思,這一刻,溫水柔還伸出手,輕輕抽了一下系在腰間的紫色腰帶,蝴蝶結瞬間瓦崩土解。

「溫師姐,你這是要幹嘛?」

陸方強行抑制住心中的雜念,還把目光移到別的方向,他害怕自己承受不住這樣的風景。

「我沒想幹嘛,只是想見識一下陸方師弟的過人之處,難不成我長得不漂亮,身材不好?還是吸引不到陸方師弟的注意力?陸方師弟,你看著我。」

溫水柔再次有了動作,還把手伸到了背後,看這架勢,是準備把那性感的肚兜給脫掉,這樣的動作把陸方嚇了一大跳。

這種艷麗的風景,陸方有點承受不住,要是那貼身衣物給解開,陸方肯定會承受不住這樣的誘惑,只能快速的開口:「溫小姐,請你自重!」

「溫小姐?你知道我的身份??」

陸方驚訝了,在他說出溫小姐這三個字的時候,溫水柔的動作竟然在這一刻停止了下來,美瞳中劃過一絲淡淡的驚訝。

陸方這才想起,這世界中,小姐這樣的稱呼,不過是用於一些家族的大小姐,眼下溫水柔的動作,讓陸方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難道她是什麼大小姐???

不過她要是什麼家族的大小姐,為什麼會做出如此輕浮的動作?

未免有點太開放了吧,原本我認為華夏的女子已經夠開放了,不料在這類似古代的三千世界,女子的動作還更輕浮了些,這種半夜有美女獻身的事情,他可沒有遇到過。

陸方心中一陣哀嚎,想起他之前活了這麼長的時間,真是白活了。

「看著我!!」

陸方亂想之際,溫水柔聲音突然響起,聲音中還帶著一絲勿庸置疑的味道,讓陸方不由自主的轉過頭看了過去,那如水一般的美眸,不知何時染上了一絲詭異的紅光,讓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沉迷於其中,再也自拔不了。

在此刻,陸方只感覺自己的心智已經被迷失了,老師根本就無法轉動,雙腿也不受控制的往溫水柔走了過去。

「對就是這樣,趕緊靠過來,我需要你的幫助。」

看著陸方眼中那遺失的迷茫,溫水柔的聲音就如同有什麼魔音一樣,讓陸方更加不能為之而自拔。

但就在這時候,腦海當中突然響起一個如同暴雷一般的響聲:「陸方,你給我清醒一點,不要去看這個女人的目光,她非常的危險,」 原本正處於迷茫當中的陸方,這一刻被天老那如同響雷一般的聲音給驚醒過來,眼中的迷茫立馬消失不見,整個人的動作也因此為之一頓。

反應過來,陸方非常的驚訝,沒想到剛才他竟迷失了心智,連自己在做些什麼他都不知道,眼中不由露出了濃濃的警惕,對著溫水柔做出了一個防禦的狀態。

「嗯?為什麼能破除我的魅惑?」

感覺到陸方眼中那一絲警惕之意和他已經停止下來的動作,溫水柔眼中泛起了不解,話語中帶著一絲驚奇。

「你到底是何人?為什麼會使用如此詭異的功法?今天來這裡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陸方一連提出三個問題,目光凜凜的盯住溫水柔,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溫水柔給他一種壓抑之感,看來她並非是個普通人。

「這一點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你為什麼能從我的寒冰之惑醒悟過來?」

最驚訝的應該就是溫水柔了,她在這裡住了這麼長的時間,從未見識過有哪個男人能承受住她的魅惑,除了那些實力比她高的之外,並無他人,面前的陸方不過是一個下人罷了,為何有這種能力?

「這個我沒必要告訴你,我有辦法能不受你迷惑,今天我就感覺非常奇怪了,難怪藍櫻姐讓我在黑夜對你有所警惕,沒想到你夜晚就變了一個模樣。」

陸方目光凜凜的盯住溫水柔,他發現溫水柔整個人的氣勢已經發生了改變,白天他遇到的那個溫水柔溫柔委婉,此刻的溫水柔身上發出一絲嬌媚之意,已經徹底換了個人。

「我就是我,沒什麼不一樣的,陸方,我過來並沒有多大的意思,只是想藉助你的一些本命元力,絕不會傷及你的性命。」

都鬧成這樣了,溫水柔坦白了前來的目的,身上散發出冷冷的冰冷氣息,讓陸方心中一顫,他明顯能感覺到這股冰冷的氣息有多麼的強大,實力和柳若冰無差。

這樣的實力,陸方還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心虛,這是高了一個等級的對抗,而且溫水柔身上的氣息還有些詭異,周身的冷意還帶著一絲刺骨的痛意。

和他在寒冰派里遇到的弟子不同。

「咦??沒想到在這裡會遇到寒冰之體,這女娃子還是挺可憐的。」

這時,天老的聲音響起,話語中帶著絲絲驚奇之意,還有著一絲同情。

「寒冰之體?這是什麼??」

「準確來說,有寒冰之體的人萬中無一,按照平常的話來說,她們修鍊水系功法,必會有很高的成就,可問題卻偏偏出在這裡,在20歲到28歲之間,必須要經歷一定的磨難,特別是體內的寒冰之體會時常折磨她們,讓她們生不如死,每到夜晚時,寒冰之體會有所爆發。」

說到這,天老不由暗暗呼出一口氣:「一般來說,1萬個人中,才會出現一個寒冰之體,三千世界中,寒冰之體有那麼一小部分,可在一百個寒冰之體中,能活下來的幾率幾乎沒有。」

「幾乎沒有?難道她們都承受不住寒冷之體的吞食?」

只是一瞬間,陸方就反應了過來,有利必有弊,這是老天爺安排的,人家口中常說的,上帝給你開了一扇門,必會給你關上一扇窗,有得必有失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