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人是善變,可他,太善變了。

瓏五沒有著急他的答案。

鍾明秋對於這件事很介意,是因為他身體的感情,瓏五就不做過多的苛責了。 「我去。」鍾明秋沉聲道。

他要親眼看看那個人的下場,他想知道,他的內心,有么有那麼一絲,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愧疚。

瓏五抬眼看著他的下巴,一隻胳膊抬起來,拉住他的手。

鍾明秋低下頭,笑著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我沒事,你不是說過,過去的事情無論怎樣它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有你,就什麼都夠了,我只不過想親自看看他的下場罷了。」

瓏五嗯了一聲,她跟死人計較,確實有點不太好,但鍾明秋要是太過去在乎,她還是不高興。

系統出來冒泡:小姐姐說人家是醋缸,其實兩人都是大醋缸,有什麼好攀比的?



京里。

皇帝偶感風寒,身體不適,已經兩天沒有上朝了,大臣們都趕著去探望,也見不到人。

大家雖然表面沒說,但心裡都有個猜想,怕皇帝萬一駕崩了。

最後還是盛折玉站出來,選了兩個資歷老的老臣作為代表去看了一下,確定皇上沒有太大的事,他們才放下心來。

不然皇帝剛登基不到十年,皇子們都還年幼,要是這時候皇帝身體不行了,那可又不知道要有多少事情了。

這事很平靜的過去了,唯一的變化就是皇後娘娘遇事鎮定,臨危不亂,大氣果敢的品質,潛移默化的進入大家都心中。

之前瘟疫一事,皇帝屬意盛折玉做皇后,為了給她造勢,就把她的功績散步出去。

當然這其中和盛折玉這個身份那身份低微的「父母」有關,皇帝寵她,又不比忌憚她。

現在這件事雖小,但積少成多,大家心裡漸漸認可她,有朝一日她登上寶座的時候,反對的聲音就會少很多。

而幾個極少數的大臣心裡,已經暗暗的在算了,現在皇上只有四個皇子,其中三個都是皇后所出,皇后又這樣的賢德,日後成為第二個先太后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現在大家都還沒有往別處想,最多只是想到了先帝和太后。

但能做到那樣,也是不易了。

盛折玉回了坤寧宮,端妃帶孩子過來閑坐。

說來端妃確實時候運氣好,她沒什麼心機,又不是很得皇上寵愛,要不是有個孩子,怕是這輩子都沒有出頭之日了。

所以孩子才會說些完整話的時候,她就悄悄的來跟盛折玉說過,她的孩子,以後絕不會去爭那個位子。

她自知自己不夠聰明,絕不會是盛折玉的對手,也知道自己孩子也是資質平平,與其去做無謂的犧牲,不如就跟緊皇後娘娘,只少還能保個母子平安。

端妃的孩子不爭,以現在的情況,似乎盛折玉就是唯一的太後人選了。

不過皇帝還年輕,其他妃嬪再有皇子也不一定。

只要盛折玉知道,皇帝早就已經被下了絕育的葯,他再也不會有孩子了。

不是她非要剝奪了後宮女人的期望,而是瓏五已經送來了最後的一次葯。

一旦有了孩子,儲位之爭自不必說,有了孩子,她們就再也沒有出宮的機會了。

端妃良妃這些高位嬪妃有生之年自然是不可能再出宮了,可那些小答應,貴人,甚至是不受寵的嬪位,都還是有機會的。

既然還有機會,那何必叫她們在這深宮裡埋了一生呢?



眼見這就要過年了,王府剛辦過了喜事,又開始籌備新的活動,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熱熱鬧鬧的。

吳耀今年難得有了假期,可以準備自己的年貨,老早就帶著媳婦出去了。

這可苦了吳暉了,好在有翠梨幫忙,府里的管事和婆子也都已經能獨當一面了。

今年年景好,莊子的產量都好,莊子上送來的東西就有許多,更有許多管事為了討好瓏五,弄了新鮮的吃食來,府里的庫房眼見這一天比一天滿了。

臘八的早上,瓏五早上嫌那臘八粥做的不好,並沒有喝幾口。

中午廚房趕緊換了臘八飯來,瓏五很滿意,廚房這才鬆了口氣。

王妃一向是不挑嘴的,誰知道她偏偏不喜歡臘八粥里那些豆子。

因為是吃的時候自己酌量加糖,所以豆子沒有味道。

好在王妃沒挑什麼。

中午的時候天色陰下來,開始下雪了。

都說瑞雪兆豐年,這場大雪可是農民們心心念念的。

下雪無事,瓏五就跟著她們一起泡臘八蒜。

這事肯定是不用她親自動手的,她只是最後給蒜加醋,算是體驗一下。

廚房不僅做了臘八蒜,還有許多的甜蒜,兩位主子都愛吃甜的,他們哪能不記得。

結果她就頂著一身的酸味和蒜味回來了,鍾明秋也不嫌棄她,抱著先親一個,才叫了下人給她準備了熱水沐浴。

古代也有古代的缺點,洗澡沒有香香,瓏五自己拿了一瓶沐浴露,還來了個泡泡浴。

「讓你一天總是調皮。」鍾明秋給她擦著頭髮道。

冬天洗澡就更加不方便了,連皇帝也沒有每日沐浴的習慣,除非是去了宮外的湯泉行宮。

這面也有湯泉,不過離得有些遠,想引過來是不可能了。

瓏五才不管這些,「你還不是去了馬場就不想回來,回來了也要弄一身灰。」

鍾明秋摸摸鼻子,又有些無奈,「你呀,說了你也不聽,陪著我不好怎麼的?非要跟她們去湊熱鬧。」

瓏五也沒有想要躲開他什麼,笑著靠進他懷裡。

一夜的大雪,早上起來外面早已經變成了一片銀白的世界。

瓏五就來了興緻,要去東苑最高的亭子上賞雪。

翠梨趕緊帶了人去掃雪,只沿著小路掃出一條路直接到亭子上,盡量不破壞一點雪景。

亭子上圍了一半的遮風屏障,剩下一半還要看雪景呢。

布置上了軟榻和小桌,底下,四周都有火盆,暖融融的還好,就是怎麼說也是外面,還是有些冷風。

鍾明秋給瓏五穿的厚厚的,又吩咐人多鋪了幾層墊子,另外拿了被子出來。

瓏五到了亭子上,說是看雪景,其實是被安置在軟榻上,那也不許她去。

周身都是火盆就算了,身上蓋著的被子里,還有兩個湯婆子。

瓏五就不幹了,非要出去,又要堆雪人。

鍾明秋哪裡能同意,她裹得這麼暖和,忽然出去了,非得被風吹著不可。

好說歹說的勸了半天,又拿了一碗加了梅花上的雪花的糖蒸酥烙給她喂下,才算安撫住。

人的身體和時令是對應的,夏天應該吃溫熱的食物,冬天也可以吃一點冷的食物。

有了這個酥烙,瓏五才消停了一會兒。

不過也只是一會兒,沒一會她就又叫人采雪水,一會又要梅花枝插瓶,而鍾明秋從頭到尾沒有一點的厭煩,反而很樂意做這些。 新年來臨,一府的人都圍在外院看篝火,還準備了好些煙花爆竹。

莊戶人家的爆竹聲幾乎就沒有停過。

原本進了臘月里,周圍的喜事就多了起來,隔幾天就有敲鑼打鼓的聲音。

今天更是熱鬧異常,村裡鄉紳們一起請了個戲班子,中午就開始吹吹打打,到晚上也不停,這樣的戲班子,請的人會管他們的年夜飯,小孩子鬧騰歡樂的聲音也是不斷。

瓏五門口的梧桐樹早已經謝了,看著光禿禿的,翠梨帶了人掛上許多玻璃繡球燈,點了蠟燭,還有許多彩絛,隨風,別有一番趣味。

「以後,我們還會每年都在一起。」鍾明秋和瓏五在樹下看煙火,他低聲在瓏五耳邊說著。

瓏五嘴角微彎,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

兩個人皆是一身大紅禮服,每年都是如此,圖個好意頭罷了。

另外吳耀夫妻兩個也是都是大紅色的衣裳,新婚燕爾,正是蜜裡調油的時候。

除了他們,家裡的丫鬟也都按等級,每人賞一樣一樣大紅色首飾,外加一筆小金稞子或是銀稞子,家丁也是一樣,只是每人改換成一頂紅禮帽。

翠梨肯定是第一個的,一支金鑲紅寶石石榴花釵,地下的小丫頭,得鍍金紅玉髓髮釵的也有,得紅綢宮花的也有。

年夜飯擺在二進院子的客廳里,瓏五跟著鍾明秋拜了先帝和太后的牌位,外面的年夜飯就已經擺好了。

年三十這一頓,渤東府這邊的習俗,最重要的只有兩樣,一是餃子,二是魚,就算是極為平窮的人家,也會盡量把這兩樣準備上。

年夜飯並不只有瓏五和鍾明秋兩人,底下圍了翠梨,吳暉,吳耀夫妻,教鍾明秋的兩個先生,還有不請自來的赤冥。

年夜飯嘛,就是要熱熱鬧鬧的的才好。

蜜愛寵婚:總裁的心尖萌妻 鍾明秋和瓏五坐在上席,下面每人一張小桌,旁邊有侍奉的婢女隨時更換桌上的菜品,共十八道,保證總是有三四樣新鮮熱騰騰菜品在桌上。

中間絲竹管弦,還有舞姬。

今天翠梨不用當值,負責的事一個管事和一個婆子,還有十個小丫頭和十個小廝,這些人每年一換,保證他們都能有安穩過年的機會,另外都有格外多的賞錢,他們也樂意留下。

鍾明秋和瓏五在一張榻上,瓏五對舞蹈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感興趣那些各式各樣的小餃子。

廚房為了討賞,一共做了十樣餃子,不僅樣式不同,連餡料也不同。

瓏五最愛的是一個蝦肉的,另外北邊那個管事送來的奶茶和羊肉鍋,她都喜歡。

至於鍾明秋,除了甜的,倒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瓏五喜歡的,他也都會跟著嘗嘗。

一直鬧到了後半夜,大家才散了。

瓏五喝了兩杯葡萄酒,有些微醺,鍾明秋看著她紅紅的臉心裡暖的很。

過年最熱鬧的,當然要數皇宮裡,不過皇宮的年可不是那麼好過的。

一樣樣的規矩都做完,等到宴會才能稍微鬆懈一些。

盛折玉重登后位,因為大權在握,又是聖寵正濃,還有就是因為心境變了吧?她治理起後宮來倒是得心應手了許多。

盛折玉看向正在皇位上品著美酒,看著舞蹈的皇帝,舉起酒杯:「祝陛下事事順遂,身體康健。」

皇帝舉起酒杯:「好好好,朕也祝皇后越來越美麗,越來越年輕。」

又命人把自己桌上的菜肴端到皇后桌上。

下面節目更加精彩,可有人卻已經沒有心思繼續看了。

嫻妃位列四妃,位置就在皇后之下,盛折玉和皇帝的互動她自然看到一清二楚。

好不容易頭上沒有了庄妃壓著,好不容易她也自己晉了妃位,可這一切和皇后一比,似乎就像是一場笑話。

她費盡心機也得不到的東西,人家卻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到手。

皇后兩胎都是雙胞胎,先是在皇上最需要皇子的時候生了一對皇子,接著又是龍鳳呈祥的好兆頭。

後宮私底下都在傳,皇后和先皇后長得那麼像,雖然比先皇后小上幾歲,但氣度尊貴,和先皇后如出一轍,可見是天生的鳳命,連先皇后都在為她鋪路呢。

這些流言,盛折玉當然知道,不過,自己給自己鋪路?

她情願不要。



瓏五和鍾明秋不緊不慢,過了正月十五才開始啟程進京。

瓏五琢磨著是帶鍾明秋飛過去呢?還是飛過去呢?

系統:所以小姐姐到底為什麼要重複第二遍?

最後瓏五還是帶鍾明秋飛過去的。

鍾明秋第一次見到飛機這種東西真的是,嚇壞了。

那麼大一個龐然大物,還能飛起來。

因為沒有滑道,瓏五還是直升機。

鍾明秋戴著頭盔,被瓏五綁在副駕駛上,開始是有些驚慌,後來是驚喜。

藍天白雲,雖然他曾是皇儲,父親也被叫做真龍天子,但能在天上飛這真是他做夢也沒想到的。

瓏五的飛機,說是直升機,但螺旋槳在兩側機翼下,應該算是昆式戰機。

速度快,可以隱形,聲音也小,唯一的缺點就是體積大一點,想要直接落到京城是不可能了。

其實瓏五也有些其他會飛的玩意,比如御劍飛行的大劍,還有法器,但輪舒適度,瓏五絕對推這個。

天上,是她唯一不暈的地方。

鍾明秋的興奮勁慢慢降低,飛機海拔的不斷上升帶來的不適感也就越來越強。

瓏五打開電磁感應系統,通過磁場自動調節人體的顱內壓,鍾明秋這才感覺那些耳鳴,頭暈的感覺退下去。

「安和,」鍾明秋還老老實實的在副駕駛上不敢亂動,「我還能這麼叫你嗎?」

從她拿出這麼一個大東西的時候,他就確定了她絕對不是真正的鐘淺果,雖然他實在想不出她到底是怎麼被掉包?或者換成另外一個人的?

是她清醒過來的那個時候嗎?

鍾明秋心裡有些忐忑,他忽然覺得他對她了解的太少了,少的很虛無縹緲。

不知怎麼的,他想起來自己記憶不太清楚的那一段時間,他總感覺,那個時候香她更加真實一些,儘管他記不清了。

瓏五打開自動駕駛,副駕駛的椅子跟著她自動滑到飛機中間的桌子上。

座子上擺著許多的飲料,瓏五隨意拿起一個來,她看了鍾明秋一眼,彎起嘴角:「我確實不是原來的鐘淺果,原來的鐘淺果,已經死了。」

「不過,和你這麼長時間相處的就是我,難道你還在乎什麼身份不成。」

鍾明秋沒說話。

其實他在心裡早就知道她不是鍾淺果了,鍾淺果確實聰慧,可她的閱歷,氣度,就是從娘胎里就開始練,也不可能練得出來。 「不過,和你這麼長時間相處的就是我,難道你還在乎什麼身份不成。」

了沒說話。

其實他在心裡早就知道她不是鍾淺果了,鍾淺果確實聰慧,可她的閱歷,氣度,就是從娘胎里就開始練,也不可能練得出來。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根本就不是鍾淺果。

而這也是他在心裡一直悄悄迴避的事實。

她的那些能力,人脈,還有她那個讓他記憶不清的朋友。

他不願承認,因為一旦承認了,她不是鍾淺果,那他們之間自然也就沒有所謂的賜婚,更沒有那些淵源。

瓏五打開全透明機艙,一下子兩個人就如同真的立在雲端,鍾明秋心猛的一跳,要不是身下還有椅子的感受,他簡直要相信自己就是在飛了。

饒是如此,他也覺得手腳僵硬了不少。

瓏五拉起他的手,忽然道:「你願意和我一起死嗎?」

鍾明秋定定的看著她。

「按下這個,我們就會從飛機裡面掉下去。」瓏五一抬手,鍾明秋前面出現一個紅色按鈕。

瓏五的笑容有些邪惡,他要是不敢按,她倒是可以幫他。

鍾明秋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按鈕,抬手拍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