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只是下一刻,他的胸口前面就挨了一小拳,陳月華一口咬在了陸方的肩膀上。

「你這混蛋,你讓我以後怎麼出去見人?」陳月華聲音之中帶著些壓抑說道,拆開了陸方的那作怪的手。

陸方看著陳月華,這才說道:「自從上一次之後,我就已經把你當做我的女人了,所以你要給我的東西我絕對不能要。」

陸方對著陳月華說道,然後輕輕的搖了搖自己的頭。

陳月華轉過了腦袋,盯住了面前的陸方,她輕輕的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惱怒。

「為什麼?」

她不知道陸方為什麼要這麼做,一時間就是生氣。

陸方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陳躍華突然就有一些想要翻臉的模樣,剛才的時候還像是一隻小綿羊一般,現在似乎就要變成一隻母老虎。

陸方聲音一下子就低了不少:「我知道接下來很可能會有危險,你要是把東西給了我,那你自己怎麼辦?」

他的心裏面的念頭轉動得非常快,只是片刻之間,就已經有了決策,臉上帶著壞笑對著陳月華說道。

陳月華臉一下子變得通紅,似乎沒想到陸方會說這樣的話。

她聲音一下子變小了,就好像是螞蟻一般,低聲喃喃說道:「其實這一次我會跟從大部隊走,而且我是掌門的弟子,肯定會受到照顧和你們是不一樣的。」

陳月華試圖解釋,只是在陸方的目光之下,一下子低下去了頭。

「你該不會是想把掌門賜給你的寶物給我吧?」陸方盯住了陳月華說道,整張臉都板了起來。

「這…」

她那一雙眼珠子不由得就有些飄離了起來,沒錯,她就是這樣打算的,但是卻沒有想到被陸方猜的一乾二淨。

「我其實…」

陳月華被看破了心思之後,就想要解釋,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卻被陸方抓住了手。

陸方的心裏面很是感動,陳月華所作所為,其實就是不求回報。

他一路走來,見到過不知道多少的兇惡事情,但是第一次感受到人間有真情。

他心念一動,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帶上了一縷痞氣:「我可不許你這樣做,那樣我的面子往哪擱?」

「啊!」

陳月華看著陸方,一下子就變得慌張了起來,她不知道陸方為什麼會突然變了。

「你是我的女人,就應該好好的享受我的照顧,要是讓我這一個大男人去拿你的東西,那讓我的面子往哪擱?」陸方盯住了陳月華說道。

陳月華是一個從來沒有戀愛過的女孩,在門派之中一直修行,雖然有許多弟子愛慕,但是她一心以門派為己任,以修行為追求,根本沒有想到過這方面的事情。

而在陸方的目光之下,陳月華一時間就淪陷了。

她低下了自己的腦袋,沒有說什麼話,只是小聲的應道:「嗯!」

「那再來一次吧。」

陸方的那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火熱,再一次撲了上去。

只聽陳月華髮出了一聲尖叫,整個房間之中滿室的春光。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陳月華迷迷糊糊的離開了,在離開之前,陸方在陳瑞華的手中塞了一枚玉佩。

「為什麼給我塞了一枚玉佩呢?」

陳月華低聲喃喃的說道,她把玉佩給翻了過來,下一刻睜大的眼眸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這枚玉佩之上的標記,正是她師父的。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華天在之前的時候逃走,已經被陸方給斬殺了,這枚玉佩是她師父的全力一擊。

一般情況之下,這就是保命的手段,在天王禁地之中,肯定能起到極大的效果。

「陸方!」

她其實想要給陸方的也是這一樣的一枚玉佩,想要製作出能夠承擔武神一擊,這本身就是艱難,所以都十分的稀少。

一般情況之下,在弟子身上只會賜予下一枚。

就算是發生了戰爭,陳玉華的身上也只不過只有兩枚而已,是用來保命的。

「呼!」

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化龍山的方向。

「希望這一次戰爭過後,我們還是平安無事,以後能夠成為一個道侶!」陳月華低聲喃喃說道,緊緊的捏緊了她的拳頭。

「我要變得更強。」 陸方站在懸崖之上,此時表面上雖然是在看風景,但是內心之中卻是在跟天老討論著這次的事情。

「天老,天王禁地的事情,你怎麼看?」陸方問道。

就在面前的就在面前天老,這時一幅長長嘆息的模樣:「沒想到過去了這麼多年,在這證道大陸之上的爭鬥如今已經緩和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麼殘酷了。」

天老這樣的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懷疑。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哦?天老可否說說?」

這讓陸方覺得十分好奇,難道過去的時候要更加的殘酷嗎?

「在當年的時候,我這證道大陸之上,其實並沒有這麼簡單,而是有著許多的恐怖事情,當時也存在著許多的奇異之地,除此之外,宗門和宗門之間的戰鬥也是無比的血腥。」

天老這樣的述說了起來,臉上帶著一些回憶。

「當年的時候,對宗門的清洗無比的慘烈,甚至連帶普通的凡人們也進行清洗,以至於最後什麼都沒有剩下,一場大戰之後,無論是哪個宗門,都會元氣大傷。」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就帶著一些感傷。

那些歷史都跟他無關了,那些過去都已經逝去了。

「看來在這些年的時間之中,人族得到了很大的進步,開始懂得如何保存元氣了,即便是發生了宗門之間的大戰,也漸漸的變得溫和了起來。」

陸方聽到這裡,也是心有唏噓。

「這也是人族的幸運。」陸方嘆息了一聲,一雙眼眸之中有些閃動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感覺到了元力的波動,回過了神,向著前方看去,就在不遠處,天空之下,一道遁光就這樣的飛了過來,然後落在了他的面前。

化龍長老從上方走了下來,看上去神色有些不大好,似乎是因為什麼事情而擔憂。

看了一眼面前的陸方,就走到了他的身旁。

「師父!」

陸方看見了化龍長老出現在他的面前,雖然兩個人只不過是簽了一個合約才加入逍遙門,但是陸方還是會感激的,至少表面上還是師徒身份。

「唉!」

化龍長老看著面前的陸方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他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遺憾之色,同時帶著一些愧疚。

「這次事情是我對不起你,沒有想到門派之中居然這麼快就捲入了宗門大戰,有四個門派要對逍遙門動手了,他們窺視著逍遙門的地盤,把逍遙門壯大起來。」

他說道這裡,臉上滿滿的全部都是愧疚。

「這次還連累到你加入這天王禁地的大戰,我對不起你。」化龍長老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

陸方聽到這裡,哈哈大笑了一聲。

「雖說我們只是名義上的師徒,但是你對我的幫助,我還是銘記在心的,所以,我還是得叫你一聲師傅,再說了,來到逍遙門之後,我也是獲得了不少的資源,這讓我的修為提升了,不知道多少。」

陸方就這樣的笑了起來,化龍長老臉上卻沒有任何的笑容,只是長嘆了一聲:「那你可知道,這一次的事情危機有多大?這一次說不定會是滅門之戰,就連宗門都保不住。」

「而且天王禁地之內,那裡面每一次的大戰都會不知道死多少的人。」

只見化龍長老說到這裡,就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門派已經確定會發生大戰了嗎?」陸方皺起了自己眉頭,看著面前的化龍長老問道:「如果真的已經確定大戰,為何門派之中並沒有做出準備?」

「其實這是有原因的,修士之間的戰爭,基本上不會涉及到凡人,而是高等戰鬥力之間的戰爭,比如太上長老們,他們才是決定這場戰爭的根本。」

「但是,往往會出現這種情況,高等戰鬥力之間的戰爭並沒有失敗,因此就需要普通弟子之間來決出勝負,對於普通弟子來說,就會損失慘重,這次我們面臨的敵人,就有著數倍之多,其實要不你就直接離開吧。」

總裁的一紙契約前妻 化龍長老說到這裡,就帶著一些痛苦和釋然。

「哈哈!」

只見陸方站了起來,整個人哈哈大笑。

陸方沒有說二話,伸出手在化龍長老的肩膀上拍了拍,認真的對著面面前的他說道:「長老,你覺得我會是那種人嗎?我既然已經答應你去拿第一名,我就會拿到手。」

只是陸方心裏面還有一句話沒說:「憑藉他現在的實力,在這戰場之中就可以獲得大量的資源,擊殺掉的敵人肯定可以掉落不少的寶物,而且在這天王禁地之中隱藏著許多的寶物。」

他開口說道:「這天王禁地我已經了解清楚了,裡面其實是一個上古戰場,有著許多掉落的寶物,還有隱藏的遺迹,同時有著巨大的危險,但是同時也有著巨大的財富。」

「如果到了裡面,想要獲得裡面的寶物,那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到時候我的修為說不定還能夠再進一步。」

陸方說到這裡,眼眸中就閃過了一道精光。

「什麼?」

化龍長老的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不明白陸方為什麼要這麼說。

在那天王禁地之中,雖然有著許多的寶物,但同樣也有更加可怕的危險,據說有無數的人都曾在這裡面隕落。

化龍長老盯著面前的陸方,似乎想要判斷出他是不是在說謊。

只是陸方的眼神之中卻沒有任何的偏移,非常認真。

「那裡面太危險了,不是說你想拿到寶物就可以拿到寶物的。」化龍長老說到這裡,就回憶起了過去曾經發生的事情。

他在年輕的時候也有過機會可以去這天王禁地之中,他在那禁地之中,差點身隕。

因為在這個禁地之中,危機重重,在那裡面還存在著許多的奇異之地,恐怖非常,他在裡面的時候還允諾過好幾個師兄弟,那些都是天之驕子,卻在危機之中沒有一個人倖存下來。

化龍長老回憶著過去曾經發生的事情,那些過去發生的事情似乎是在自己眼前。

他想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就長長吐了一口氣,再一次看向面前的陸方:「你確定嗎?最多只有三天,三天之後就再也沒有辦法離開這裡了,必須要參加這場大戰。」

他盯住了面前的陸方說道,話語之中帶著再一次的確定的語氣。

陸方點了點頭:「當然,現在的我已經做好決定了,你不必跟我說那麼多,我去就對了,這次我會給你拿回來第一名的,殺敵第一就是我。」

陸方的語氣之中帶著一股霸道彷彿他所面對的根本就不是敵人,而只不過是一些弱雞而已。

看到陸方這麼一說,化龍長老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這小子倒是挺有意思的,你要是能夠拿到第一名出來,我就把所有的衣缽都穿給你,真正的把你當成我的土地來進行培養。」

化龍長老認真的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這個時候沒有再多說什麼。

只見他轉過了身子,抬頭看向了天空。

休掉億萬總裁 天空之上的太陽是那麼的炙熱,讓化龍長老的眼睛都微微的眨了眨,似乎隱約之間有著一些淚水流下。

「你讓我想起了當年我的師兄,他也是這樣的霸道,可惜他最後死掉了,我不希望你死在那裡面。」

只見化龍長老這樣的說道,然後對著面前的陸方丟出了一個玉佩。

陸方抓住了玉佩,拿在了自己的手中,把這個玉佩放在了自己的額頭面前。

很快就有許多信息進入了他的腦海之中,陸方看了這些信息之後,就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他一雙眼眸就好像是炙熱的太陽,盯住了面前的化龍長老:「這玉佩之中的信息對我的確有非常大的好處,師父,多謝了。」

陸方認真對著面前的化龍長老說道,這是他第一次把面前的化龍長老當成自己的師傅。

化龍長老沉默片刻之後,似乎是在想著什麼。

「其實我這裡有一個寶藏的地圖,本是打算傳給我自己徒弟的,既然你真心的叫我師傅,那我就把這個地圖交給你了,你到時候在這裡面就可以獲得寶藏,到時候肯定能增強你的實力。」

化龍長老看著面前的陸方,眼神之中似乎是帶著一些迷茫。

不過很快這些神色全部都消失不見,化成了一腔認真的話語,緊接著他拿出了一個地圖,這個地圖是捲起來的,其中似乎是由某種神秘的材料編織而成,拿在手中的時候就帶著一些冰涼的味道。

「這個地圖我已經做過試驗,它可以經受風吹雨打,更是可以接受刀兵破壞,他都能夠保持完整的狀態。」

只見化龍長老認真的對著陸方說道,讓他感受到一些詫異之色。

陸方就要打開地圖,不過卻被化龍長老所阻止了。

「這地圖不要在外界打開,否則的話就會被人發現,這東西可不是什麼好東西,他是大福,又何嘗不是大禍害呢?」

化龍長老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就帶著一語雙關,陸方並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還是收下了這地圖。

對著面前的化龍長老行了一禮,開口說道:「我希望師傅能夠保住白玲瓏。」

「那是當然,他是我的徒弟,我絕對不會讓她受任何的傷害。」 化龍長老認真的說道這一番話,陸方點了點頭:「好。」接下來兩個人就再也沒有說話了,似乎在剛才的那一份交流之中已經把所有的話都給說完了。

不過白玲瓏主動找上了陸方,認真的看著他。

她的眼眸已經變得紅彤彤的,似乎是捨不得自己這一位師兄,要知道,可是陸方把她引入門中,而且還給她買了一本功法,可以說如果不是陸方,那麼就不會有白玲瓏。

因此,白玲瓏得知陸方很可能接下來的情況之中面臨生死危機,就主動的來找他了。

她只是一個剛入門不久的弟子,雖然因為血脈的緣故,修為十分的精神,但依舊只不過是外門弟子而已,就算是再一次的突破,也不可能給陸方有任何的幫助。

因此看著陸方的時候,滿滿的都是擔憂。

陸方看了眼白玲瓏,心中就是一動,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那你知不知道?陳師姐過來幹什麼了?」

陸方笑眯眯的對著白玲瓏問道,就在下一刻,白玲瓏臉紅彤彤的,看上去十分的誘人,她明顯是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回想起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她臉一下子變得通紅。

「師兄,你太過分了。」

白玲瓏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不過還是沒有走開。

陸方這個時候才發現白羅斯不是誤會了自己,他根本就沒有往那方面想,天知道白玲瓏在外面偷看了,他當時也沒有用精神去了解這些事情。

於是摸著自己的頭說的:「玲瓏啊,我的意思是,陳師姐她是給我來送寶貝來了,你想到哪方面去了?」

陸方板著臉對著白玲瓏說的,白玲瓏一下子就紅透了臉,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萬萬沒有想到,她自己說出來的一番話就把自己給暴露了,於是根本就不敢去看面前的陸方了。

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陳師姐是來送寶貝的,那陸方肯定是沒有任何的事情了。

「師兄,師姐給你送了什麼寶貝,你們什麼時候勾搭上的?平日里根本就沒有看到你和她在一起。」

白玲瓏人小鬼大的問道,帶著一些疑惑。

陸方板著臉:「去、去,人小鬼大,這個事情是你該關心的嗎?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修鍊。」

陸方認真的對著白玲瓏說道:「別等師兄回來,你的修為還沒有任何的存進,那我可就要生氣了。」

白玲瓏頓時吐了吐自己的舌頭,縮了縮脖子,然後又挺直了腰背:「師兄,你放心,等你回來之後,我的修為絕對提升一大個層次,到時候你也打不過我了,哈哈哈。」

只見白玲瓏哈哈大笑的說著,笑得十分燦爛。

這讓陸方不由一拍自己的額頭:「好啊,等待你變得那麼強的那一刻。」陸方摸了摸面前白玲瓏的腦袋說道。

白玲瓏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根本不敢去看面前的陸方。

「師兄,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白玲瓏問道,她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疑惑和不安。

宗門之中所發生的事情,她這樣也感覺到了一些端倪。

特別是自己的師兄,分明馬上就要爭奪這排名第一,可是卻突然要參加什麼大戰。

也就是說這宗門戰爭很可能已經擴大到了一種極致,她感覺到了這個危險性。

因此她不由得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眼眸之中帶著緊張。

原本她是不想問的,可是最後她還是問了出來,因為她的心中帶著擔憂,她不希望失去陸方這個師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