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滑個頭!」

楊柏頓時反應過來,絕對不能夠讓徐麥心碰到,一個翻身。而就是這樣的動作,猛的把徐麥心給掀了出去。

「啪!」

徐麥心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熟睡狀態下,讓徐麥心痛苦的抬起頭來,迷糊的看著四周。

「我怎麼掉下來了?」迷茫當中,徐麥心一眼看到一個黑影。

「飛煙?是你嗎?」

徐麥心揉了揉腦袋,衣衫半解的繼續朝著上面爬去,想要重新返回香甜的被窩,好好睡一覺。

可就在徐麥心爬了上來的時候,楊柏卻尷尬無比,就希望徐麥心還迷糊,一動不動。

徐麥心真的喝太多了,直接朝著楊柏爬了過去,一把就摟住楊柏,完全把楊柏當做風飛煙。

「還是飛煙好,摟摟,抱一抱!」徐麥心上下起手,朝著楊柏就抓了過去。

楊柏真的不敢動,這太尷尬了,這要讓徐麥心發現,怎麼解釋。

「咦?飛煙,你怎麼也不發育了?不過你的皮膚真的光滑,還有香味!」

徐麥心嘟囔著,很享受這樣的溫暖,又一次趴在楊柏的身上,同時發出可愛的哼聲。只是徐麥心的手,好像又一次不老實了。

「你別做夢滑雪了,我的天!」

楊柏終於受不了了,想要敲暈徐麥心。不過就在這時候,楊柏發現窗外出現一個陰影,這個陰影好像在探聽什麼。

「有人?這什麼人?」楊柏瞳孔一縮。而此時窗外之人,猛的輕輕一滑,窗戶就打開一道縫隙,然後從外面吹進來一股煙。

「迷煙?」

這下不用楊柏濃暈徐麥心了,徐麥心又一次深睡過去,不過是被人迷暈的。而這個人並沒有從窗戶進來,而是冷哼一聲。

「你們徐家,都要死!先留下你,嘎嘎!」陰冷的笑聲從窗外而出,同時這個人又一次消失不見。

「你們徐家得罪什麼人了?這不是要殺死徐思齋,連你都要殺死!」

楊柏一愣,現在擔心風飛煙,風飛煙的房間當中也有一個人吹了迷煙。楊柏趕緊來到風飛煙的房間,只是一揮手,就解開迷煙。

「楊柏,我好睏,不要了!」

風飛煙看到楊柏出現,撅起小嘴有點口乾,不過想抱著楊柏睡覺,只是單純的睡覺。

「不是跟你睡覺,有人來了!」楊柏好笑的看著風飛煙,看來今晚別想那個了。

「人?」

風飛煙疑惑的揉了揉秀髮,從被窩當中鑽了出來,頓時也聞到房間內的迷煙。

「你趕緊起來,保護徐麥心,我過去看看!」

楊柏趕緊讓風飛煙穿好衣服,而此時的風飛煙也來到旁邊的房間,疑惑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那個房間。」

「麥心非要在這裡睡,我也沒辦法,我怕睡不好,就跑旁邊了。」

「那你應該跑我房間!」

「那更沒法睡了!」

風飛煙無語的瞪了楊柏一眼,不過等走進徐麥心房間的時候,風飛煙也笑了起來,趕緊把楊柏推了出去。

「不許看,她睡覺就是不老實,衣服都睡開了!」

楊柏還看個頭,老尷尬了,幸虧風飛煙沒發現,徐麥心也沒發現,不然這人丟大了。楊柏趕緊朝著徐思齋的莊園而去。

而此時徐思齋別墅當中,本應該燈火輝煌,可是如今卻一片昏暗,只有靈堂的方向,好像有隱約的燈光。

而此時,在靈堂的四周,一個個徐家之人倒了下去。七個人從陰影當中走出,其中一個人冷冷說道。

「徐思齋,你終於死了,這麼多年,我們終於見到了!」

這個人戴著口罩,聲音卻相當詭異,彷彿不在原有的位置說話。此人身材矮小,卻領著六個人走進靈堂當中。

靈堂相當簡單,一個人盤膝在靈堂前面,背對眾人。

「爺,那是蘭管家,沒有想到,他也中了迷煙,他可是先天武者,也有這一天。」旁邊一個人森冷的說著,慢慢解開口罩,露出笑容。

如果蘭恆能夠回頭,肯定會發現這個人,就是那名醫曹德勝。此時的曹德勝想要朝著蘭恆走去,其他五個人也都望著四周。

「爺,徐家都被我們控制起來,你答應我們的事情,是不是應該完成了?」

這些人都看著那個矮小男子,此時這個男子冷冷的指了指兩個方向,無所謂道:「徐家有兩個寶庫,一陰一陽,都是徐思齋和蘭恆這些年收藏的寶物,也是他們掠奪過來的,你們可以去找,能拿多少拿多少。」

「不過徐思齋的屍體誰也不許動,他是我的!」這個矮小男人的話,讓其他人都興奮起來,徐家寶庫只要進去,那裡面都是罕見的寶貝。

「遵命,我們才不要糟老頭的屍體!」這些人哈哈一笑,不過就在轉身要走的時候,背對眾人的蘭恆居然冷哼一聲。

「原來你們是為了寶庫,這麼快就來了?」

「什麼?他沒有昏迷!」眾人都驚呼起來,而此時蘭恆已經轉過身來,冰冷的看著這七個人。

「曹德勝,果然是你,你居然害家主!」蘭恆的目光太嚇人了,簡直就是鷹眼,散發恐怖的光芒。

曹德勝一個激靈,要知道蘭恆可是先天武者,誰敢跟蘭恆動手。不過曹德勝猛的拿出一個藥丸,朝著蘭恆比量一下。

「不許動,這可是五毒煙,你要敢動,我就毒殺你,而且不光是你,這裡面的所有人,都要被毒煙化為膿液。」

曹德勝也真的狠,不過此時曹德勝的威脅,去讓蘭恆看都不看,而是一直盯著那個矮小的男子說道。

「你才是正主,你想要寶庫?」蘭恆布置那麼多,也沒有想到這些人,在第一晚就來了,而且是為了徐家寶庫。

並且這個矮小男子,居然知道徐家有陰陽寶庫。不過這個矮小男子指的方向,卻是不對的,徐家真正的寶庫,是兩陽一陰。

能夠知道陰陽寶庫就不簡單了,矮小男子還知道方位,看來早盯上徐家。

矮小男子看到蘭恆清醒了,慢慢的伸出手來,淡淡說道:「不愧是海中鷹,這麼多年很警覺!」

「你說什麼?」

蘭恆就是一愣,那是四十多年前的名號,那是海盜之名,這個人居然知道蘭恆的底細。

「你到底是誰?」蘭恆深深看著此人,而現在曹德勝等人都已經來到矮小男子身後,戒備無比看著蘭恆。

「你們都去吧,這裡交給我了!」

矮小男子冷冷的一揮手,另外五個人點了點頭,扭身朝著寶庫方向而去。不過就在此時,整個靈堂突然奪目之光而起,別墅當中亮起一個個探照燈。

這些探照燈都是朝著靈堂對射,同時在徐家的另一個方向,一個個徐家隱藏之人,頓時把五個人圍住。

「什麼?」

曹德勝等人頓時大吃一驚,這麼多人把五個人給圍住,槍對著腦袋,直接就撕開一個個口罩面容。

「原來是你們,徐家多時候負過你們?」

這五個人蘭恆都認識,都是徐氏集團的人去,其中有三個還是特殊航線的船長,也是武者。

「蘭老,放過我們!」

這五個人都慌了,趕緊求饒。不過此時的蘭恆卻冷冷一揮手,這五個人頓時消失在陰影當中,一聲聲沉悶的聲音,很快就傳了出來。

「你把他們都怎麼了?」

曹德勝畏懼的看著蘭恆,徹底慌了。而此時的蘭恆望著兩人,慢慢說道:「你說呢?他們已經去了地府,現在該你們了。」

「爺,怎麼辦?」

曹德勝手中只有這個五毒煙,可是卻還是不放心,只能夠求助身邊的矮小男子。而此時矮小的男子,都沒有回頭。

「狠毒絕,蘭恆,你還是跟原來一樣。徐思齋死了,就剩你了,你還在堅持什麼,難道你真準備給徐思齋賣命一輩子?」

矮小的男子慢慢摘下口罩,在燈光之下,一個令人恐怖的臉,猛的露出男子的臉上,那是一堆腐肉,全部都是猙獰的疤,這個臉到底承受什麼,根本無人能夠知道。

不光是臉,男子的脖頸皮膚也是如此。 許醉凝有些錯愕的看著面前的那個趾高氣昂的女同學。

她的臉上充滿了敵意,而這樣的臉,許醉凝也是挺面熟的。

在她剛剛來這個學校的時候,因為沈清晏在網路上故意抹黑她和宋修逸,導致學校里的很多人都誤會她和宋修逸的關係,那個時候,她走在校園裡的任何角落,女生們都是這樣一張滿是敵意的臉看著她。

可是之後運動會上,歐陽楚出現和她一起參加了兩人三足的比賽,導致所有人又誤以為她是在和歐陽楚談戀愛,因而學校里也再沒有人敢去針對她,給她臭臉。

就算是大多數女生對她內心裡都是嫉妒、怨恨和不屑,但也絕不敢表現出來,面子上對她都是和和氣氣、熱情友好的。

這怎麼就出去玩兒一趟,這些同學們就又好像時光倒流了一般,又開始對她各種針對怒視起來了。

許醉凝心下正覺得很是奇怪呢,就聽見身後突然響起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

「許醉凝,你就這樣被楚少給拋棄了,怎麼也沒有找個沒人的地方哭去啊!哪裡來的臉還跑回學校來上課來了,不覺得丟臉嗎?你臉皮厚不以為然,我們還覺得眼睛受污染了呢!」

這聲音有些耳熟,許醉凝回頭,果然就看到了坐在後面一排抱著胸的顧薇薇,正一臉厭惡的看著自己。

這倒真是難得在課堂上看見一次顧薇薇,但是就算是來上課,這女人也是打扮的十分誇張,完全看不出來一點點女大學生的樣子。

貼著長長的假睫毛,顏色艷麗的眼影,烈焰紅唇配合那張粉底塗的嚇人的白臉,穿著一件低胸的超短裙,看著就像是個外-圍女。

可是顧薇薇卻完全沒有一點兒自覺,反而認為自己打扮的時髦極了,坐在座位上翹著腿,滿臉得意的看著處在低她一個台階的許醉凝。

許醉凝也不計較她這十分無禮的語言侮辱,只是有些疑惑的問道。

「顧薇薇,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顧薇薇臉上儘是毫不掩飾的惡毒笑意,很是興奮的說道。

「我什麼意思你還聽不懂嗎?你被歐陽楚少爺給拋棄了,我們大家可都知道,你可就別在我們面前再擺你那什麼歐陽家未來少奶奶的架子了!」

她這話讓許醉凝感覺更加疑惑了。

她看了看周圍的同學們,發現大家果然全都是一臉幸災樂禍、鄙夷不屑的看著自己,她這才終於想明白了一些——

其實許醉凝和歐陽楚一直也並不是情侶關係,只是之前的運動會上當眾做了一些比較親密的行為之後,讓學校里的所有人都誤以為他們在談戀愛。

但也正是因為產生了這樣的誤會,礙於歐陽家的威勢,所以所有的女生們才收斂起那些敵意,對她熱情起來,為的就是巴結她。

可現在也不知道是哪裡的謠言,所有人又都以為她已經被歐陽楚給拋棄了,所以也就再不掩飾自己的敵意了,又開始對她冷嘲熱諷起來。

「你在這裡胡說八道些什麼!」

許醉凝並不想去向她們這些勢利眼的人,去解釋她和歐陽楚的關係,可是周雙卿哪裡看的下去許醉凝被這樣侮辱呢?她十分氣憤的質問顧薇薇。

「顧薇薇你什麼也不知道就跑這裡瞎說什麼?我們醉凝和歐陽楚少爺明明相處的好好的,不需要你來造謠!」

許醉凝當然也和周雙卿解釋過她和歐陽楚之間的關係,告訴過她,他們之間什麼關係也沒有。

可是歐陽楚對於許醉凝的感情,只要不是瞎子誰都看的出來,在游輪上發生的種種更讓她確信歐陽楚深愛著許醉凝。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希望醉凝能和真心喜歡她疼愛她的歐陽楚少爺在一起,又怎麼聽的慣顧薇薇這樣的女人跑來抹黑醉凝和歐陽楚的關係呢?

可她沒想到不反駁還好,這麼一說顧薇薇更來勁兒了,好像聽了一個十分可笑的笑話一樣,捂著肚子開始十分誇張的大笑起來。

顧薇薇笑著問周雙卿。

「不是吧!周雙卿你作為許醉凝的好姐妹,難道她還沒有告訴你,歐陽楚少爺背叛了她已經另結新歡了嗎?還是說……許醉凝和你就只是表面上姐妹情深的而已,她被自己男朋友拋棄了這麼大的事,也完全沒想過告訴你呢?」

「顧薇薇你擱這兒瞎說什麼混話呢?」

周雙卿聽著顧薇薇這越來越過分的話,覺得十分的莫名其妙,這女人又在作什麼妖呢?

「行了行了,我看周雙卿你好像也不清楚嘛?我現在就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顧薇薇將目光重新落在許醉凝的身上,冷哼一聲。

「許醉凝我就實話和你說吧,前兩天我去塞爾達游輪上參觀了,在游輪上我不僅碰到了你的好姐妹周雙卿和莆雲古夏,還碰見了別的熟人呢?你要不要猜猜看這個人是誰啊?」

顧薇薇惡毒的看了一眼許醉凝,哈哈大笑起來。

「我還碰見了歐陽楚少爺!不過嘛,他是帶了一個特別漂亮的女生一起去游輪上的!」

顧薇薇這話,讓許醉凝和周雙卿都有些發懵了。

特別漂亮的女生?

參觀塞爾達游輪?

這不就是……

許醉凝有些詫異的看向了她身邊的周雙卿。

「你和莆雲古夏在游輪上遇見顧薇薇了?」

周雙卿點了點頭。

「是遇見了沒錯!我和莆雲學長去珠寶專賣店去找設計師的時候,顧薇薇正好也在那家店裡,但是我們回來后看歐陽楚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樣子,也就沒和你說。」

經過周雙卿這些話,許醉凝是想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恐怕是這顧薇薇在游輪上也看見了她和歐陽楚,只是因為那天他們都精心裝扮過,和現在她故意化的醜陋妝容,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顧薇薇自然也絕不會知道那就是自己,反而還誤以為歐陽楚又找了新歡,許醉凝被拋棄了。

可能這女人高興的不得了了,回來學校之後就到處傳播了這個假消息,所以今天課堂上的大家才會那種態度對待她。

想清楚這一切,許醉凝不由得覺得十分的好笑。

顧薇薇哪裡會知道自己其實搞了一個大烏龍,還得意洋洋的看著無動於衷的許醉凝,還以為她是因為受到的刺激太大而愣神了,更加大聲的嘲笑起來。

「哎呀,許醉凝,我知道你現在心裡一定很難過,這好不容易才攀上了歐陽家這樣的高枝,這才沒得意幾天呢,就被人家給拋棄了。

不過嘛!我勸你也看開點兒,你回家照照鏡子看看你那張醜臉,被拋棄也是你命中注定的。」 這個人長的太嚇人了,尤其嘴唇都沒了,露出牙齒,更加猙獰。而蘭恆看到這樣的人,只是冷笑一下。

「如此噁心,你也好意思活下去?」

蘭恆是什麼人,那是殺人王,面對這樣的人,根本就無懼。

「嘎嘎,我得活下去,你們都沒有死,我當然要活下去,不然的話,我對得起老大的選擇嗎?」

矮小男子的話,讓蘭恆瞳孔一縮,猛的又一次神識此人,然後冷冷說道:「你到底是誰?」

「誰?我的二哥,你居然不認識我了?」

一句話,就讓蘭恆倒吸一口涼氣,獃滯的看著此人。剛才還無視此人,可是聽到這樣的話,蘭恆頭髮都要豎立起來。

「你,你說什麼?」

詭異的話,虛無縹緲,整個靈堂彷彿颳起狂風,一股無比的陰寒,讓所有人都震驚。不過此時的蘭恆,彷彿看到驚恐的事情,滿頭都是汗水,渾身都在顫抖。

「二哥,海中鷹,不認識我了?也是,我的臉,的確可怕,可是在可怕,也沒有你們可怕。」

矮小的男子深吸一口氣,慢慢伸出雙臂,好像讓蘭恆更清楚的看到自己。四周的探照燈突然爆碎開來,所有人都驚呼起來。

而此時的蘭恆彷彿看到鬼一樣,猛的後退起來,都怕靈堂中的徐思齋的靈位都撞倒了。

「老三,是你,這不可能,你怎麼活下去。」

蘭恆認出面前的人,當初徐思齋、蘭恆成為金蘭兄弟,而當初還有一個人,方華,來自北方某個城市,擁有尋龍之法,神秘之術。

當初三人,成為兄弟,徐思齋為老大,老二蘭恆,老三方華。他們三人組成探險隊,在海上尋找寶物。

他們三人都配合默契,海上的寶貝太多了,他們尋找一個個寶藏,在這些寶藏當中,三人經歷萬險,揚名天下,也積攢巨大的財富。

這三人,在尋寶界那絕對是霸主級別,可是最後,這三人突然就消失了。而徐思齋和蘭恆卻來到港島,建立徐氏集團。

蘭恆看到方華,卻是如此的恐懼。而此時的方華在陰影當中,放聲狂笑起來。

「老三!」

可就在方華也發瘋而笑的時候,遠處的陰影當中,卻傳來一聲嘆息,然後徐思齋慢慢的走了出來,痛苦的看著方華。

「什麼?」方華正在狂笑,猛的聽到這個熟悉聲音,頓時身體一僵。

「你沒死?」方華猛的看到徐思齋,而此時徐思齋猶如幽靈一樣。而同時曹德勝彷彿看到鬼一樣,發出尖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