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小?都二十幾歲了還小?果真是巨嬰呢。

既然你們願意養著這個巨嬰,那我也沒有辦法,就好好養著吧,巨嬰犯下的錯就由你們來承擔。」

之前顧錦一直笑容燦爛,給人的感覺就是很好說話的。

誰知道人家走得就是腹黑系,看著好說話吧,其實最不好說話。

一個不好說話的就算了,偏偏身邊還有一個凶神惡煞的護妻狂魔。

司厲霆話少,大有一種你們敢對我太太無禮,老子就刨你家祖墳的架勢。

齊爸爸垂頭喪氣,沒有齊媽媽這樣胡攪蠻纏。

「算了吧,這件事本來就是我們的錯,這些年來厲霆為我們做的夠多了,這些東西本來就是他給我們的,現在收回來了也沒關係。」

「老公,你傻了嗎?我們的公司會破產,也就意味著比過去更慘。」

齊媽媽急得趕緊跪在了顧錦腳下,「司太太,你菩薩心腸,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們齊家。」

顧錦實在受不了長輩的大禮,她蹲下身想要扶著齊媽媽起來。

「齊太太,我對齊家並沒有仇恨,只是我這人好強,不喜歡自己的人被別人覬覦著。」

「我保證,以後嫣然再不會出現在你身邊。」

「齊太太,這件事是你們好女兒惹出來的,你們錯的點就在於縱容女兒。

既然錯了就要改,到現在為止你們還在縱容,看來是覺得齊家破產的速度太慢。」

「夠了,你不就是想要找我的麻煩嗎?你說,你想要什麼?」

齊嫣然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彷彿顧錦欠了她幾千萬。

顧錦只是看不慣她的父母為了她做了這麼多事情,而她還一副高傲的樣子。

高傲?她要真的高傲也不會使出那樣的下三濫。

「齊小姐,麻煩你明白一件事,今天你來我這裡是來道歉,可不是我請你來的。

如果你沒有道歉的態度,你可以離開了。」

「你……」

「我怎麼了?你瞧不上我,你覺得你比我好。

不過你似乎太高看了你自己,論家世,我美國的顧家甩你齊家一百條街。

你身高沒我高,皮膚沒我白,胸沒有我大,你究竟要和我比什麼呢?

三年前我沒出現的時候厲霆哥哥就不喜歡你,三年後你居然還妄想當司太太。

你口口聲聲說我搶了你的位置,裝著一副高傲的樣子,你要真高傲還給我們兩下藥?

齊小姐,是梁靜茹給你的勇氣這麼不要臉嗎?」

顧錦這番話可是罵到了齊嫣然的心坎里,針針見血。

「我……」

顧錦一句話都沒有說錯,她本來就比齊嫣然好看多了。

齊嫣然覺得她是狐狸精,一直不屑她,問題是人家顧家在美國商界的地位。

就算顧家在國內開了一個分公司,也是分分鐘碾壓齊家的存在。

比財力比不過,比身材長相更比不過,顧錦想來想去都想不通齊嫣然為什麼這麼有底氣?

齊嫣然也愣了,她從來就沒有去想過這些東西。

她比不上,什麼都比不上。

看到自己女兒觸怒顧錦,齊太太趕緊道:「司太太,你……」

「小竹,送客。」

齊家人被轟了出去,齊嫣然此刻再後悔也來不及了。

顧錦已經下了死命令,以後禁止齊家人進來。

「媽,齊家是不是完了?」

「完了,徹底的完了!」她都快要哭死了,分明只要齊嫣然好好道歉一切還有轉機,可是齊嫣然一臉傲氣,活像是顧錦對不起她。

現在落得這個下場,她後悔也來不及了。

短短兩天時間,齊家滅亡,公司資金鏈條中斷,沒有周轉資金,公司只能申請破產,房屋也要用於抵押還賬。

他說三天,真的就只用了三天。

一家人被趕了出來,齊嫣然仍舊覺得雲里霧裡的,她們家一無所有了?

司厲霆唯一沒有做得決的是,並沒有讓他們負債纍纍,只是失去了公司和家而已。

他們只是普通的人了,齊太太身上仍舊穿著高定裙子,可是以前揮金如土的日子已經不在。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當時沒有攔住齊嫣然,導致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

「爸爸,媽媽是我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

「這件事暫時不要告訴其他人,尤其是你外婆奶奶她們。」

齊嫣然淚流滿面,此刻她才徹底清醒,本以為她對司厲霆是不同的存在,現在看來,司厲霆的心裡從來就沒有她。

以前沒有,現在也沒有。

而她因為自己的一時驕縱害了整個齊家!

齊家破產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圈子,大家都說總裁衝冠一怒為紅顏。

司厲霆寵妻狂魔的名號也是正式打了出去,大家都給自己提了一個醒,看來以後招惹誰都可以,唯獨不能招惹司太太。

某人已經成了暴君的專屬名詞。

譚洛汐看到圈子裡的八卦消息,齊家她是知道的,這三年發展的很快。

就算是這樣,不過三天時間就消失了。

司厲霆,那個男人比想象中還要冷酷無情,這次還是因為那個女人。

顧錦微笑的臉出現在譚洛汐的腦海中,太太那麼溫柔,肯定是齊家的人作死。

才這麼想著,她的門鈴響起。

「來了。」

譚洛汐幾步跑到門口,是送牛奶的么?

為了方便上下班,她沒有住在譚家,而是租了一個小公寓就在公司附近。

這裡能夠第一時間去上班,下班也方便。

譚洛汐發現林均一個人要做太多的事情,每天都很辛苦,她也立志自己要努力學習,可以給他分擔一些事情。

每天從家裡去公司上下班都要耗費不少時間,這樣一來就方便多了。

打開門,她看到身穿西服的林均就在她面前。

「林,林前輩,你,你怎麼會來的?」譚洛汐差點咬掉自己舌頭。

她昨天才搬來,根本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是精裝公寓,她只需要帶一些生活用品進來就好。

「我就住在你隔壁。」林均淡淡道。

他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譚洛汐提著大包小包進門。

沒想到她居然搬到了自己隔壁,而且她還不知道的樣子。

之前製造了那麼多次偶遇,唯獨這一次不是。

「這麼巧?」譚洛汐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怎麼,你不想?」林均上前一步,譚洛汐下意識後退。

自從那一天兩人在辦公室發生了那件事以後,她對林均本能就有些害羞。

雖然兩人並沒有做到最後一步,不過那場面也足夠讓譚洛汐做了好幾晚的夢。

以前她可是嘴炮小王子,滿嘴跑火車,可論起真槍實彈的次數為零。

林均和她不同,分明連姑娘小手都沒有拉過,偏偏一確定關係就差點一步到位。譚洛汐和他,本就不是一個段位。 這一晚對於齊家人來說是最難熬的一晚上,總覺得有些風雨欲來的感覺。

齊嫣然翻來覆去都是司厲霆的臉,以及他最後抱著顧錦離開的畫面。

她恨的將牙齒都快咬碎了,該死的,那女人究竟有什麼好的,他憑什麼那麼愛她。

齊嫣然都快瘋了,恨不得做夢都將顧錦那一張臉給扯碎。

直到天亮她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然而還沒有睡著就聽到外面傳來的驚叫聲。

「怎麼會這樣!」

「老公,公司怎麼了?」

「一夜之間股票大幅度下跌,現在還在繼續跌。」齊爸爸臉色十分難看。

他就知道司厲霆要的並不是這套房子,他要的是整個齊家。

「老公,我們該怎麼辦啊?」

齊爸爸還沒有時間來回答她,又接了一個電話。

「齊總,不好了,之前萬總答應給我們的單子全都被撤沒了,那可是一個大訂單啊。」

「我知道了,我馬上給老萬打電話。」

齊爸爸掛了電話還沒有撥打出去,很快又接了一個電話。

「齊總,我們是松影公司的合同作廢,松影單方面中止合約。」

「怎,怎麼會……」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齊爸爸接到了很多電話,所有的公司訊息都在告訴他一件事。

他們的公司,完了。

齊媽媽急得跳腳,「老公,公司真的沒有救了嗎?我們是不是要賣房子了?」

「房子?能從這場危機中全身而退就不錯了。」

房子算什麼,接下來的金融危機才是最可怕的。

齊媽媽連忙跑到了齊嫣然房間,「嫣然,你想想辦法,你爸的公司要倒閉了!」

齊嫣然聽到這些也覺得像是天方夜譚一樣,「怎麼會,他這麼狠心!」

從昨天到今天不過才一晚上而已,爸爸所有的合作夥伴全部要求單方面中止。

那些還沒有簽約的訂單全都黃了,突然間被中斷了原材料,接下來的項目怎麼做?

帝凰已經放出話去,誰和齊家合作那就是和他們做對。

業界老大都這麼說了,誰還敢頂風作案?

很多人也都在看著這一場好戲,齊家做了什麼惹怒帝凰。

「嫣然,我們去求他吧。」齊媽媽剛剛才入住這個大房子,她不想搬家。

齊嫣然才從公司之中出事回過神來,她不願意相信這一切都是司厲霆做的。

是的,她一直都知道司厲霆是那麼狠心的男人。

過去他對他的對手就是如此,只是齊嫣然不敢相信有一天司厲霆竟然會把對別人的方式來對她。

她一直覺得自己對於司厲霆來說是不同的,可現在看來,沒什麼不同。

正如他說的那樣,以前他是看在救命之情上面。

如今救命之恩還完了,他對她再沒有顧慮。

自己一直都看不清楚這一點,現在看清楚了,也已經晚了,一切都結束了。

「求他沒有用。」齊嫣然很清楚這一點。

司厲霆昨晚說得很清楚,給他下藥他不會怪罪,但給他老婆下藥他不能忍。

他這麼做就是給他老婆撐腰,讓自己看清楚在他心中誰才是最重要的,而自己什麼都不是。

「嫣然,不求他該怎麼辦?齊家就要完了,你也聽到你爸爸公司裡面發生的事情,公司一完,我們就要破產。」

「媽,求他沒用,要求就要求那個女人,他說過,家裡是那個女人當家。」

雖然很不想說,但這一切就是如此現實,她必須要承認。

前幾次司厲霆只是提醒自己,甚至因為自己一時失誤讓他出了車禍他都沒有說半句不是。

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齊家就會徹底滅亡。

他說三天讓自己搬出房子,那麼就是三天內會讓公司破產。

別人做不出來,他卻是實打實可以做的,他有這個實力。

「對了,他那麼愛司太太,我們去求司太太,她是女人心軟,我們肯定有希望的。」

「媽,我拉不下來那個臉。」要讓她去求自己仇人,她怎麼能?

司厲霆昨晚的話雖然沒有明說,但意思就是這個,動了他的太太就要付出代價,所以要想解決這件事也得從顧錦身上下手。

「傻瓜,你也看到了,司厲霆那麼愛他的太太,你根本不可能有機會的。

因為你的任性連累齊家都要家破人亡,你還不肯清醒,非要做什麼司太太的夢。

就算不能嫁給司厲霆,依靠他給我們的資源,我們的日子越過越好,難道這一切還不夠嘛?」

齊爸爸臉上一片苦澀,「嫣然,三年前你說是我欠了你的姻緣,這一次明明是爸爸反對的,可我還是同意了,欠你的爸爸也還清了。」

好好的一個家就因為齊嫣然的自以為是散了,齊媽媽悔不當初。

要是她不是一時貪心想要從司厲霆身上獲得更多利益,站出來反對齊嫣然,那麼一切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爸,媽……」

「嫣然,我求求你,你跟我一起去求司太太吧,我想起來了。

三年前,曾經有人得罪了他,他一怒之下讓譚總的高爾夫球場變成火葬場。

後來譚總公司破產,有人說他是為了一個女人,肯定就是司太太。

只要我們去求司太太,司太太原諒我們,在他面前說一句話,齊家就不會有事了。」

「可是……」她真的做不到啊!

「嫣然,你出國留學要花多少錢,每個月家裡開銷多大,你不是喜歡買奢侈品。

到時候公司都倒閉了,你拿什麼去買,說不定我們還要露宿街頭,你依然做不成司太太。」

齊媽媽苦口婆心的勸著,齊嫣然看著自己的父母,最後還是沒有辦法跟著她們離開。

到了司厲霆的別墅,小竹笑意盈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