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本以爲這腿甩出,上官博就是不被踢趴下,也得疼得叫喚一聲,可沒想到,上官博竟然笑眯眯地說了聲:“再來!”

貓妖唯恐上官博耍詐,又撤了回來,舉起沒了槍托的柺杖槍,槍口瞄準了上官博的頭部:“把衣服脫了!”

上官博神情一凜:“你要幹嘛?”

“少廢話,不脫我就打死你!”

上官博一下想到了貓妖是個同性戀的事實,下意識地將雙手微微擡起擋在胸前。

“啾”

柺杖槍響了,聽聲音就知道是安裝了消聲器。

這一槍越過上官博兩腿之間,射到了他身後的水泥地上。

“你放心,我沒興趣看你的身體,我懷疑你衣服裏放了東西,我要的是公平交手!”

上官博慢慢地解開釦子,將上衣全部脫下,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和那幾條明顯的傷疤。

貓妖嘴上說沒有興趣,但還是習慣性地瞄了一眼上官博的身體,嘴角也不自覺地揚了一下。

“好了,看清楚沒有,我沒帶東西,你儘管放心進攻吧!”

貓妖放心地放下槍,拄在地上,慢慢向上官博走了過來。

才邁開腿,就聽上官博喊道:“站住!”

貓妖又舉起了槍:“幹什麼?”

“我想先問一句,如果你打輸了,你會怎麼辦?”

貓妖聽出了上官博話裏的意思,接着回答道:“如果我輸了,就告訴你小和尚在哪,但你必須得死,我已經沒有多少耐心了!”

上官博一攤手:“那就是說,無論輸贏,我都得去見馬克思嘍?”

貓妖不置可否,握槍管的手又攥了起來。

上官博雙手在自己褲子上擦了幾下:“好吧,那我就爭取把你的九條命給全滅掉,讓你連貓也做不成!”

貓妖大喝一聲,一下跳了起來,在空中身體迅速彎曲,活像一支烤熟的大蝦,槍口已經衝前,斜着向上官博眼睛捅了過來。

這一招,還是虛的,貓妖想用槍管試探,腳下才是用了全力的一擊。

上官博看出這招的虛實,但他還是極其配合地伸手撥開槍管,用胸膛頂上了貓妖的腳。

“嘭”

貓妖的腳踏實了,但動作遠沒有用老,空中往後一仰,槍管脫手而出,砸向了上官博小腿。

上官博已經料到他會如此,沒有大動作,只是兩腿一前一後,防止受力不住會失去平衡。

槍管被上官博堅硬如鐵的小腿給槓飛了,貓妖出手如電,一下攥住上官博腳踝處,成了倒立的姿勢,向上伸起的兩隻腳,不停地踢向上官博面部。

上官博兩根胳膊交叉於臉前,往前一躬身體,把踢來的雙腳給撞了回去,貓妖重心立即下沉,身體狠狠摔到了地面上。

落地後的貓妖趕緊向一側翻滾,躲過上官博緊跟而來的一踏。

翻滾途中,那頂厚重的棉帽子掉落一邊,露出了貓妖傷痕累累的滿頭燒過的大疤,疤痕之間還支棱着一小撮一小撮的頭髮。

上官博驚叫道:“你的頭髮?”

貓妖滾出老遠,才站起身來,惡狠狠地看着上官博:“這都拜你所賜,從今往後,就再也長不出一頭飄逸的長髮了!”

說着,從懷裏摸出一縷被紅絲繩纏在一起的長髮,這是那次,上官博開槍打斷的貓妖的長髮,貓妖一直隨身帶着。

國民老公太兇勐 把長髮放到鼻前,用力地嗅着,貓妖嘴裏還發出感慨的“啊……”的聲音。

貓妖走到帽子邊,摘起後重新戴好:“上官博,我的頭髮沒了,你的頭髮倒是長勢喜人呢,嘎嘎……就算你死了,我也要把你的頭髮全部用刀一點一點割下來,我要留做紀念!”

上官博心裏一寒,冷冷地看着貓妖:“恐怕,你的希望要破滅了!”

上官博快速向貓妖移動過來,他已經深深知道,貓妖這個變態殺手,已經失去了常人的行爲準則,他現在是個徹徹底底的瘋子,精神病,殺戮狂,如果不能將貓妖殺掉,不但自己會不得平安,許多無辜的人們,也將會在貓妖的魔爪下喪生。

兩人又鬥到了一起,拳來腳往,翻閃騰挪,打得不可開交。

很明顯上官博顯了上風,但漸漸支撐不住的貓妖卻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陰笑。

上官博身體恢復以後,體力無比充沛,胳膊腿上總有使不完的力氣,再加上對貓妖的厭惡,出拳更加猛烈,每一下都往貓妖要害部位招呼着。

貓妖纔開始還能招架幾下,可每回抵擋着上官博的攻擊,自己的胳膊腿都被砸得生疼,漸漸地,貓妖只能招架,根本還不了手了,而且,手腳已經疼得發麻,再這樣下去,遲早被上官博拳毆至死。

一道不起眼的亮光閃過上官博眼前,上官博趕緊躲開,定睛一看,貓妖手裏多了柄外形細小的匕首,如同一片柳葉樣夾在指縫中間。

貓妖舉起手來,故意讓上官博看到刀片,然後慢慢伏下身子,趴在地上,向後擡起了右腳。

腳腕一動,鞋尖處伸出一截刀尖。

“蠍尾腳……”

“不錯,這就是我師傅的絕學,這片柳葉刀,也是他傳授與我,不過,我改進了一下,將兩樣武功揉和到了一起,更加的陰毒兇險,嘎嘎……師傅就是死於我手裏,我也算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嘎嘎……接招吧!”

話音一畢,趴在地上的貓妖雙手用力,單腿一蹬,身體就射了過去,直奔上官博下三路而來。

上官博不敢怠慢,跳了起來,卻正迎上貓妖懸空的那隻腳。

貓妖練習蠍尾腳已經多年,腳腕比手腕還要靈活幾分。

只見腳尖處刀光頻閃,不斷翻花,左插右撩,好幾次都堪堪滑過上官博鼻尖,下面的柳葉刀片也上下翻飛,上可刺小腹,下可扎腿腳。

上官博一時間竟然有點忙活不過來。

想往後退幾步,避開鋒芒,沒想到,貓妖突然將柳葉刀片拋了出來,直奔上官博臍下三寸處關元穴而來。

上官博待得刀片接近,剛想用手夾住,卻發現刀片的顏色不對,在冬日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了藍綠相間的幽光。 上官博心思一轉的工夫,柳葉刀片已經侵近了小腹。

嚇得他趕緊把身子躬起來,柳葉刀片離小腹的皮膚不到三毫米,但還是沒有划着。

上官博的汗都出來了,雖然他的身體比過去強了不只百倍,但對於毒藥來說,他還是不敢太大意,畢竟這東西,刺破皮膚就夠自己喝一壺的。

不能再戀戰了,上官博已經看出了貓妖必殺的意圖,自己如果不認真一點,被貓妖陰死的可能性太大了。

連續幾個後空翻,與貓妖拉開距離。

貓妖也因爲對手的撤離而停止了手腳的動作。

那柄薄薄的柳葉刀片已經跌落在地,貓妖手往回一拉,柳葉刀片快速地回飛過來,被貓妖兩指輕輕夾住了。

“我擦,原來後面還帶着繩兒啊!”

上官博嘲諷的聲音並沒讓貓妖的表情有什麼變化,但從眼神上看去,得意的神情已經暴露無遺了。

“嘎嘎,這是我自創的,師傅教的時候沒有後面的細線,我改進了一下,威力也增加了好幾倍,除了師傅以外,你是第一個能讓我如此認真對待的對手,過會兒你死在我面前,也應該滿足了!”

貓妖的話很自大,這讓上官博渾身不自在:“貓妖,別再打腫臉充胖子了,如果不是刀片上擦了毒,你以爲我會躲開嗎?我早就一拳把你打回原形了?”

貓妖眼睛一睜:“你的眼力不錯,我刀上確實抹了毒,見血封喉……”

“這麼大年紀了,你不嫌丟人啊,我空着手,你拿着武器還抹了毒,你臉皮真厚!”

“我只說要親手殺了你,不使用熱武器而已,冷兵器用了也無妨,再說了,我是殺手,殺手爲了殺掉標靶可以不擇手段,我沒用槍,已經夠優待你了!你怕了嗎?嘎嘎嘎嘎……”

貓妖的笑聲在天台上空飄蕩着,引得樓層內正在搜索小和尚德明的那幫便衣停下了腳步。

他們都見識過貓妖的殘忍暴戾,一聽貓妖這樣放肆地笑,心裏都一緊,對於這個變態的心理,是不能用常人的心理來推測的,別人如果這樣笑,還可以理解爲興奮到極點後的施放,可貓妖這樣笑,說不定要有什麼大動作了。

幾個人眼色一對,加緊了對樓層的搜索,希望能儘快找到小和尚德明,然後再合力去殺了貓妖。

期間,幾個便衣一層一層,一個房間一個房間地搜,通訊器一直在向斷刀喊話,可斷刀那邊就是沒什麼動靜,這讓他們心裏都沒了底。

……

少林寺西禪房前的打鬥還在繼續。

斷刀的功夫確實了得,不虧爲正仁大師和上官博教官白鶴的大師兄,一套鐵翅鷹爪的硬功使得咄咄逼人,讓侵淫多年少林武學的正仁大師也刮目相看。

兩人看似輾轉騰挪,拳來腳往,一副拼命的樣子,但實際上,兩人的心境並不一樣。

斷刀出招,爪爪帶風,直奔正仁大師喉嚨,腋窩,小腹,但每次出手,都距離正仁大師身體還有幾公分的距離就開始收招了,他本意並不是想傷害自己的師弟,而是攔住這班和尚,不讓他們去送死,貓妖的殘暴,是這幫不諳世事的和尚所不能理解的。

而正仁大師手下卻沒怎麼留情,雖然出拳不如斷刀那樣犀利,但拳拳都用足了力氣,想把斷刀一拳打飛掉。

不過,正仁大師對這位師兄的感情還是比較深厚的,拳頭指向的地方,都是身體上肌肉組織比較厚,抗擊打能力相對來說比較強的地方,畢竟兩人都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誰也經不起一重擊的威力。

就這樣拳來腳往,掌推爪擊的打了幾十個回合,兩人都從招式上看透了對方的心思,所以,手下留情更甚了。

再打一會兒,因爲實在互留的餘地太大,這架,也就打不起來了,簡直成了上臺表演的花架子。

兩人對個眼神,同時後跳,這場較量,未分勝負。

正仁大師看看寂慧跟陳九那邊,還在拼命地出招,大冬天的,寂慧的衣服都已經滲出汗來了,光光的頭頂,汗水匯成了一片,反射着太陽的光亮,格外顯眼。

再看陳九,一件黑風衣遮擋在外面,看不出身上出汗沒有,但像正仁大師和斷刀這樣的高手,已經從陳九的氣息上聽出他也開始出現力竭的狀態了。

但陳九生性倔強,又是個啞巴,骨子裏透出一股傲氣,不戰鬥到最後,他是不會服輸的,就算是敗了,他也許會拼盡最後一絲力量,跟敵人同歸於盡。

“師兄……”正仁大師看看斷刀,斷刀明白了正仁大師的意思,兩人同時喊道:“住手!”

此時的寂慧跟陳九正一個出拳,一個指插,聽到命令後,並沒有馬上停下,而是拳跟指在空中輕輕觸了一下,然後兩人才分開回跳,拉開了距離,紛紛看向正仁大師和斷刀。

“不打了!”

斷刀邊說邊擺手:“小和尚被貓妖擄走,也許是有生命危險,但我已經安排人將整個鎮子給祕密封鎖了,只要貓妖一露頭,我會命令人馬上將其擊斃,至於小和尚……唉,就看他的造化了……”

正仁大師知道斷刀說的是實話,落到貓妖這個視人命如草芥的殺手手裏,凶多吉少啊!

“這班武僧,平時練武就極其刻苦,不如讓他們跟你的人配合,將貓妖一舉捉獲如何?”

斷刀斜眼看看正仁大師:“你準備讓他們用什麼去擋貓妖的子彈,還有說不定在哪就爆炸的炸藥?你覺得他們被炸的話,能有幾分活命的可能?”

正仁大師一愣,是啊,武僧們的硬功再厲害,也是血肉之軀,真的是前去送死了。

“寂慧聽令,你們分散開來,把守住寺院內外,別讓人趁亂惹出事來!”

寂慧一聽就急了:“師傅,那,德明不救啦?”

“這個就由我們來處理吧!”斷刀的話說得很堅決。

寂慧看看也點頭同意的正仁大師,泄氣地一跺腳,轉而對武僧們說道:“走!”

說完,一衆武僧都手持長棍,開始往外走去。

可沒走幾步,就聽一個女人哭喊的聲音由遠而近了:“小偉,小偉……”

寂慧趕緊跑向正仁大師:“大師,小偉是德明的俗名,哭喊這位,應該是陪他在山上過年的母親,看來,是已經得知德明去追槍手了……”

正仁大師點了點頭,看向門外,等着這位女施主前來哭訴,嘴上卻對斷刀說:“師兄,一切就拜託了,務必要保證德明的安全!”

斷刀沒有出聲,但眼神堅定,算是答應了正仁大師的請求,向着陳九一招手,兩人躍起身子,翻牆出了內院。

……

上官博跟貓妖已經鬥了不下百十回合了,還沒分出勝負。

如果不是貓妖藉助柳葉刀片的話,憑上官博堅硬的身體,早就把他砸成脫骨貓肉了,就因爲那片小小的帶毒飛刀片,讓上官博投鼠忌器,不敢有大的動作。

毒性不明,萬一被沾上了一點,喪了性命,那上官博這百十來斤,就真的墮入輪迴了。

貓妖並不比上官博好過到哪去,他鞋尖上無毒的刀尖,已經被上官博的拳頭給打斷了,引以爲傲的蠍尾腳,踢在上官博鐵板一樣的身體上,一點殺傷力都沒有,反而讓自己的腳腕受到了挫傷,現在,也只能靠着指縫間的刀片,還能對上官博造成點威脅了。

貓妖看着越打越輕鬆的上官博,心裏一陣急過一陣,畢竟自己這身份,就如同人人喊打的老鼠,是見不得光的。

自己能找得上官博,那上官博背後組織裏的人也能找到。

貓妖一想到那幫戴着黑麪具的別動隊,心裏就發怵,特別是對那個冷漠,沉穩,無情的黑麪具領頭人,更是打心眼裏就害怕。

並不是怕他們的功夫有多好,而是怕他們集體作戰的威力,自己始終都是一個人,但他們一上來就是十好幾個,而且個個生猛,服從紀律,自己就算有三頭六臂,碰到他們,抵擋不超過五分鐘就肯定被滅了。

想到這裏,貓妖知道得速戰速決了。

再次用起蠍尾腳,衝着上官博的臉面踢了過去,兩手也抓向上官博大腿。

總裁令:女人哪裏逃 上官博全力防着下面帶毒的刀片,對於斷了刀尖的腳並不害怕,只是用一隻手就擋了過去,下面則用腳踹向貓妖夾刀片的那隻手。

柳葉刀片,再次被貓妖拋了出來,上官博早就防備這手,鞋底一磕,刀片就彈了回去。

正在爲自己精準的一磕而洋洋自得時,就聽“嗖”的一聲,另一邊飛來了什麼東西。

上官博趕緊低頭躲過,可長長的頭髮卻慢了半拍。

“嚓”

頭刀飄飄灑灑落下幾絲。 定睛一看,貓妖左手上拉着一根極細的絲線,線的盡頭,是同右手一模一樣的柳葉刀片,刀片在陽光的照射下,也發出了藍綠相間的幽光。

貓妖這次沒有廢話,而是迅速將兩手的刀片拉了回來,一步一步向上官博走來。

因爲他的眼角餘光已經看到,流雲賓館圍牆外面,已經站了不少人,周圍的羣衆大老遠就看到賓館天台有人打鬥,而且非常精彩。

他們雖然就住在嵩山腳下,也經常能看到少林的武僧們進行表演,可那些都是虛的,花架子居多,天台上這二位明顯不是在表演,不是表演,那就是鬥毆啦!

從比武大賽上逃回來的人們,吃過午飯,儼然忘記了會場上那個槍手的存在,拉幫結夥地來到流雲賓館牆外,沒撈着看和尚們打,那就看看這兩人打吧。

人羣越來越密集了,喜歡看熱鬧的人們,還在呼朋喚友,希望在過年之前能觀賞一場武鬥大戲。

上官博也看到了人羣,但他的注意力都在危險的貓妖身上。

臉上的表情漸漸凝重起來,沒想到,這個貓妖還能左右開弓,這樣,進攻的威力就增強了一倍,危險增加了不止一倍。

“嗖”

右手的刀片拋了出來,上官博並沒有動,這一刀飛出,線路很直接,速度也不快,基本上沒有什麼威脅,上官博注意的是貓妖左手的刀片。

一般來說,經常使用的招術都是威力巨大的,但偶爾的奇招,纔是制勝的法寶。

可以看出,貓妖亮出左手的柳葉刀後,右手的進攻就明顯了許多,很顯然,他想用右手刀來引起上官博注意,再趁機會把左手刀拋出,達到出奇制勝的效果。

上官博一擡腳,正踢到刀片上,將飛來的刀片很輕易踢到了一邊,目光還是留意着左手那把刀。

可貓妖並沒有並沒有出左手刀,面是又趴在地上,把右腳擡向半空。

上官博冷笑一聲,看來,左手的刀還真是絕招。

貓妖逼近了,而且,身體彎曲的程度更大,腳的攻擊位置,隱約跟手平行了。

兩人終於湊到了一起,上官博這次沒有留情,伸腳就踹了出去,但馬上又撤了回來,因爲貓妖的右手刀橫切過去,如果強行踹那麼一腳,自己腿上肯定要多條血淋淋的傷疤。

貓妖的動作一點也不懈怠,一擊不成,腳緊跟着落到上官博頭頂,身體只有左手還撐在地面了,就如同那些路邊的街舞少年們賣弄的動作一樣。

賓館牆外的人們看到這人身體如此柔軟,而且進攻的速度極快,跟那些少林和尚胸口碎大石的工夫完全不同,不由得喝彩鼓掌起來。

但很快,他們就轉移了喝彩的對象,因爲上官博已經一腳直中上官博臉部,將他踢得倒翻了個跟頭,落在地面了。

貓妖的臉被踢變形了,被踢中的左臉陷下去一大塊,腮幫子上的肉都拉扯到後邊,好似橡皮泥一樣,臉頰邊緣還呈現出一道不可思議的圓弧。

這讓上官博又喜又驚,喜的是,自己這腳踹得準,讓貓妖多少吃了點苦頭,驚得是,自己因爲怕被刀片劃到,不講求力量,只講求速度,這一腳明明沒那麼大威力,怎麼會把貓妖的臉給踹成這副模樣呢?

更讓上官博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只見貓妖擡起手來,慢慢按向臉上那塊變形的肉,硬是把肉給按了回去。

上官博一下明白過來,這肯定是魏文德製造的脂肪顆粒在起作用,原來,脂肪顆粒這東西如此神奇啊!

樓下圍觀的人們看不到這一細節,只是看到剛剛的軟骨人,擺了半天POSS,卻被一腳踢翻,馬上對上官博多了幾份敬佩。

“哎,你們看,這才叫高手,平時不出手,一出手就肯定把對方打倒!”

愛久成婚 “什麼出手,你沒看到那人出的腳嗎?”

“這兩人是幹什麼的,怎麼選這個地方打架啊,不行,我得去打賓館的人來!”

人羣中跑出一人,去找就住在鎮上的賓館的工作人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