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雲天說話間,將手機遞給了對面的大白鯊。

接過手機,看着上面的照片,大白鯊現在真是摸不清楚頭腦。

“你找他應該去警察局,而不是來找我!”

大白鯊憤怒的看着雲天,但是那黑洞洞的槍口卻又讓他動彈不得。

“沒辦法,警察局並不願意幫我這個忙!”

雲天聳了聳肩,警察不幫忙,他也唯有來找大白鯊了。

“你把我這裏當作什麼地方?”

大白鯊看着雲天,這絕對是千古奇聞,他可是毒梟,竟然被這小子當作尋人處。

“別廢話,我給你三個小時的時間,如果找不到他的話,我不介意爲民除害!”

赤影幫是一個黑幫,但主要從事的只是毒品和走私槍械的聲音。

所以雲天可以排除,這綁架案並不是他做的。

“去,把這小子給我抓過來!”

被槍口逼着,大白鯊沒有絲毫的辦法。

只能把手機丟給其他人,怒吼着說道。

“保管好我的手機,這電話還挺貴的!”

雲天轉過頭來,對着那些有些發矇的傢伙說道。

或許這對於他們是千古奇聞,但沒有辦法,老大現在在人家手上,他們唯有聽命。

幾個得力的干將急急忙忙的帶着手下出門,那司機的照片傳遍了整個赤影幫。

幾十臺車遊走在大街小巷,這種傢伙要麼是癮君子,要麼就是濫賭鬼,他們很清楚從那裏可以找到他。

有了這些人的尋找,雲天當然不再着急,看樣子,自己的這個方法還是比較有效的。

“看你的身手不錯,不如我們交個朋友吧!”

大白鯊看着眼前的傢伙,他當然不知道雲天被通緝的事情了。

此時房間裏還有五六個保鏢,手中的微衝依舊對準着雲天。

“不用了,這一次多有得罪也實屬無奈,我實在是想不到什麼好方法纔出此下策!”

雲天可沒有興趣和毒販做朋友,但畢竟眼前他還有用,雲天也僅僅只是笑笑而已。

“你是日本人?越南人?中國人?”

這聊天的狀態有些奇怪,畢竟雲天的槍一直對着對方。

大白鯊反倒比較冷靜,起碼比那幾個一臉警戒的保鏢平和的多。

“中國人,你不會是準備報復吧?”

雲天笑了笑,這大白鯊果然是梟雄,被槍頂着還不忘拉攏人。

“不會不會,我是很真誠的想要交你這個朋友,而且我朋友裏也有中國人,我喜歡中國!”

玄黃方真劫 大白鯊微笑着搖了搖頭,不忘點上雪茄的他看着對面的雲天。

他在猜測,這身手如此了得的傢伙,到底是什麼身份,若是爲自己所用,那可是非常不錯的事情。

“好吧,告訴你的中國朋友,回家的時候最好老實點。”

雲天依舊不理會對方,因爲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可是還沒有任何的消息。

難道說就連赤影幫都找不到人嗎。

可就在這時,房門被推開,緊跟着幾個傢伙架着一個人走了進來。 此時,被架着的傢伙低着頭,渾身上下都是鮮血。

很明顯在帶過來的時候,這些壯漢沒少收拾他。

鼻青臉腫的他低着頭,到現在都沒有明白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赤影幫。

“你要的人給你找來了!”

率先進來的那個小子,應該就是大白鯊的得力手下之一。

對着身後的幾個打手揮了揮手,那傢伙就被丟在地上。

摔在那裏的他,爬了幾次都爬不起來,眼睛被打腫的他,看着四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你確定是他嗎?”

看着都被打變形的臉龐,雲天皺了皺眉頭,這和照片上都已經不像了。

不過那閃躲和驚訝的眼神證明,這小子就是逃跑的那個司機無疑。

“說,你把我朋友帶去了那裏?”

雲天的槍口一直對着大白鯊,但是那雙眼睛已經盯上了那個傢伙。

他的英語很爛,不過審問這種事情,自然不用雲天了。

兩邊的壯漢,將他拎了起來,大白鯊那得力的干將直接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

疼痛之下,那傢伙慘叫連連,也急忙把事情說了出來。

果不其然,貓貓的綁架和這個傢伙有着很大的關係。

他也承認參與了綁架的事情,而這種事情他雖然參與,卻並不知道貓貓的下落。

他只是把貓貓三人的信息,賣給了一羣墨西哥的傢伙,而說道這裏,大白鯊終於開口了。

“他們的實力在城南,是一羣外來的幫會!”

對於黑幫比較瞭解的大白鯊,現在頻繁示好,誰讓他的性命還握在雲天的手上呢。

再加上他一直想要拉攏這個伸手厲害的雲天,於是這才願意把事情說一遍。

這羣墨西哥黑幫的傢伙,來到這座城市已經四年了,專門從事皮肉生意的他們,也是牽連甚廣。

據說和當地警察都有着很多的關聯,更是和高層有着直接的聯絡。

如果說是他們一直以來偷偷的綁架國外到這裏旅遊的女孩,確實很有可能。

“我在那裏可以找到他們?”

雲天眯着眼睛,望着對面的大白鯊,很明顯,他比那個傢伙更瞭解那羣墨西哥人。

“城南五里外,有一個集裝箱的地方,那裏就是他們的地盤。”

大白鯊當然瞭解,更加知道怎麼能夠找到他們。

“不過,我奉勸你一句,那些傢伙不僅和本地的官員有勾結,而且還有國際的實力,手中的武器也不少,你一個人最好不要去,否則會很危險的!”

大白鯊不忘提醒雲天,這羣傢伙盤踞在這裏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一個外來的幫派能夠做大,自然有着不一樣的地方。

“那就謝謝你的提醒了!”

雲天的槍口突然轉了過來,直接扣動扳機,子彈貫穿了那個司機的腦袋,巨大的子彈讓他的腦袋猶如皮球盤炸裂。

周圍的人紛紛的掏出槍口,對準了雲天,不過此時雲天的槍又一次對準了大白鯊。

就好像剛纔的一切,和他無關一樣,這種人,必須要死。

“放下槍!”

大白鯊急忙喝止了對方的行動,板着臉的他可不想惹毛這個傢伙。

“不好意思,恐怕要麻煩您送我下樓了!”

得知了目的地,雲天當然要第一時間趕往了。

對着大白鯊笑了笑,大白鯊立刻識趣的站起身來。

“沒問題,我送你下樓!”

大白鯊走在前面,那魁梧的身材直接把雲天擋住了。

雲天跟在他的身後,小心翼翼的來到了電梯門口。

“你們留在這裏吧,我沒事!”

媽咪回來了,爹地要給力 大白鯊擺了擺手,主動不讓那些保鏢和手下跟隨。

摁下電梯後,兩個人單獨坐着電梯向着樓下駛去。

“你真的準備一個人對付那些傢伙嗎,他們不僅火力強,而且還有很大的背景,警察可幫不了你!”

電梯裏,大白鯊看着雲天,這傢伙是厲害,但單憑他一己之力,怎麼對付那麼多人。

“放心吧,我纔不需要你們的警察幫忙呢,明天看新聞吧!”

雲天冷笑着搖了搖頭,他做事可不是等着別人幫忙的。

即便是對方再強,遇到他也算他們倒黴,今天他就要將這羣人,從地球上抹去。

電梯門緩緩打開,一輛越野車已經停在了那裏。

坐在車上的百靈鳳,看着走出來的雲天,這傢伙總是會讓人大吃一驚。

“大白鯊,謝謝你了!”

雲天一擡手,左輪手槍的子彈就掉落在了地上。

將手槍還給大白鯊的雲天,已經跳上了車子。

大白鯊站在電梯門口,看着急馳而去的越野車,這突然出現的男女,還真是特別。

“老大,我們現在就去追!”

隨後趕到的手下,緊握着拳頭。

竟然被人衝進大樓用槍指着,這件事情若是傳出去顏面何存呢。

“不必了,我突然覺得,墨西哥的那羣混蛋要倒大黴了!”

大白鯊搖了搖頭,突然哈哈大笑着走回了電梯之中。

沒有他的追擊命令,那些手下也只有轉身回去了。

“老大,你說這小子到底是誰?”

電梯裏,那幾個手下好奇的看着大白鯊,和他聊了足有兩個多小時,不知道老大摸清楚了他的底細沒有。

“不知道,不過這傢伙絕對不是的,而且我真的不希望再見到他了!”

大白鯊搖了搖頭,見多識廣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傢伙。

跑到黑幫裏讓人幫着尋找線索,這絕對是第一個了。

這種人的思維比較讓人難以琢磨,纔是最可怕的地方。

電梯緩緩而行,大白鯊放出耳目,探聽城裏的消息。

不過此時的雲天,卻坐在副駕駛上,剛剛得到的情報讓他可是非常興奮。

車子按照導航,一路向着城南駛去,此時已經過去了接近二十個小時,貓貓依舊是生死未卜。

“你真的準備單槍匹馬的幹嗎?”

我怕不是個假的魔法師 宮裡有位小霸后 百靈鳳駕駛着車子,看着坐在副駕駛的雲天。

其實他可以找到外援,只需要一個電話就會有很多人過來幫忙。

“對付他們,還不需要別人插手,而且這件事情看起來比想象中的複雜!”

雲天握緊了拳頭,這麼多女孩被綁架都被隱藏起來,這背後的主謀一定權力滔天。

所以他並不想要讓自己的小隊牽扯進來,在這污垢的城市裏,兵王要發威了。

很快,車子停在了城南的位置,遠處那高低錯落的集裝箱羣猶如鋼鐵的城市一樣。

雲天站在車頂,遠遠的向着那邊張望,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裏竟然這麼大。

數百個集裝箱堆放在郊區的黑夜之中,星星點點的燈光,證明那裏有人。

“你在這裏等我,我過去看看!”

雨已經停了,但天空依舊黑暗無比。

將車子停靠在附近後熄滅車燈,如果不走到近前,是不會被發現的。

“那你小心點!”

百靈鳳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如果跟過去,只會給雲天添亂。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雲天點了點頭,立刻邁步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僅僅一個轉身,再想尋找他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目標就在不遠處,雲天一路向前奔去,泥濘的道路深一腳淺一腳。

但是雲天的雙眸卻是那麼的明亮。

很快來到了一個稍微高一點的位置,看着那些集裝箱。

而此時車燈閃爍,這裏竟然有很多人出出進進。

門口的那些守衛手持槍械的盤查着往來的車輛以及人員。

可以看得出,這些人有的西裝革履,但有的卻是破衣爛衫。

不過在確定對方身上沒有槍械後,一律放行,這讓雲天原本準備悄悄潛入的計劃改變了。

於是,雲天直接走到了大路上,跟隨着那些人流向着集裝箱的位置走去。

這集裝箱看起來堆砌的雜亂無章,卻構成了一個龐大的建築羣。

這也是來到近前雲天才發現的情況,真沒想到,這裏會是這樣的情況。

跟隨着一羣破衣爛衫的傢伙向裏走去,經過了盤查的位置。

那些傢伙拿着金屬探測器簡單的掃了一下後,就揮了揮手,雲天走入了這奇怪的建築羣中。

一路向前,順着那入口走進來,看着前方長長的隊伍,來這裏的男人還真不在少數。

很快,雲天就來到了一個窗口的位置,兩個男人叼着菸捲坐在那裏。

“什麼牌的?”

頭不擡眼不睜,連看都懶得看一眼雲天的他,開口問道。

“藍牌!”

在排隊的時候,雲天當然注意觀察了,前方隊伍的人總會選紅牌藍牌和紫牌。

雖然不明白什麼意思,不過雲天還是掏出了一些法郎,丟在了桌子上。

那傢伙直接遞給他一個藍牌後,雲天就跟隨着隊伍向前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