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很好,這下不需要多餘的話就能讓江京太轉身發現我了。

沒等我擦掉鼻涕,江京太已經一個轉身並將我拉進他懷裏。

“善……”江京太幽幽地喚着,他的臉貼在我的頭髮上,他的氣息如一個滔天巨浪般瞬間將我覆蓋。

江京太抱着我,緊緊地,像是要把我嵌入到他的身體裏。不,是要嵌入到他的骨血裏。誰來救我……我快要窒息了……老爸,南遠,那個賣糕的……全都出來吧!!

“咳咳!!”喉嚨有些不舒服。

wWW★ ttкan★ co

江京太鬆開我。沒有多餘的對話牽起我的手向回走。

爲什麼要抱我?爲什麼不叫我娘娘腔,或者女人?爲什麼叫我善?是叫了善嗎?會不會是我聽錯了?

同一條路,卻因爲心情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距離感。沒有多久,我們便再次看見那家熟悉的月光旅館。

“有那個嗎?”江京太推開旅館大門站在老闆娘面前突兀地問。

老闆娘一臉茫然,我也是。

“就是,那個!!”

老闆娘繼續茫然,我也是。

“女人每個月都會用的那個!”江京太漲紅了臉。

老闆娘歪着頭茫然。我也是。

“呀!有沒有衛生棉!!!”

撲地!!!我和老闆娘動作一致。

“以後還你。”江京太從一臉詫異的老闆娘那裏接過一包衛生棉後,拽起我走上樓。

“兩個大男人要那東西做什麼?嘖嘖。”老闆娘看着我們的背影不停搖着頭。

唉……唉……唉……該如何形容我現在無語又無奈的心情呢。這晦氣少爺究竟要做什麼?!

一進房間,江京太就把我推進衛生間並將衛生棉塞進我懷裏命令道,“快點!”

幾分鐘過去後,一個茫然的女人仍坐在馬桶上來回翻看着衛生棉惆悵……這個怎麼用啊?OTZ……

“喂!好了沒!”江京太在門外催促。

“那個……這東西……”支吾半天終於說出口,“沒有使用說明書。”

門外安靜了。

“呀!要是敢偷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喂!你在嗎?!江京太!!!”

該死的,他不會跑到門外面去偷笑了吧!!真是失敗,堂堂麻永善竟然被一包衛生棉難倒,失敗!失敗!!

“啪。”門被人從外拉開,一個人影閃了進來。天啊這是什麼破地方,門鎖都是擺設嗎?

(本章完) 進來的人是老闆娘。她單手拖着下巴繞着我轉了兩圈,“嘖嘖,真看不出你竟然是個女兒身。”

是啊,基本上正常人都看不出來。

“把那東西給我吧。”老闆娘從我手中拿走衛生棉,動作熟練地拆開包裝,“天底下哪有女生不會用這個?就算學校沒教過,也總該看過別的女生用吧。看仔細了,我只教一次。”

生理衛生課可是最好的睡覺時間,從沒有去過女生廁所當然沒見過別的女生怎麼用。麻永善啊,麻永善,你一世的英明就毀在這一包小小的衛生棉上了……

在老闆娘的幾番教育和指導下,我終於把那東西放在了該放的位置。該死!!做女人真麻煩!!!

“第一次吧?”老闆娘問,我沉默不語。

“我看你挺鎮靜的,倒是你那位朋友看起來比你還緊張。”老闆娘繼續絮絮叨叨,“你這丫頭眼光還真不錯,男朋友個子又高,樣子又好,雖然脾氣大了些,但看得出他對你很溫柔呢……”

看不順眼就會對我拳腳相對的江京太,溫柔?哈,真是笑死人!男朋友??哈,更是滑稽的關係!!

“啊嚏!”揉了揉鼻頭懶得迴應老闆娘。 錯入豪門,雙面總裁請放手 之前弄溼的褲子現在差不多全乾了,只是上面大片大片的血漬看起來很噁心。體恤後背上還有些溼潤,貼在身上有些不舒服。抖了抖體恤並向下拽了拽,整理好一切後拉開衛生間的門。

江京太還等在門外,當我們目光相對的那一秒,他立刻尷尬地轉過臉去。我想他的尷尬一定是面對老闆娘吧,想想看,堂堂的過期少爺竟然向大嬸要衛生棉。這事如果傳到井尚校園網的“宮”網頁上,將會引起怎樣的轟動?

“有乾淨衣服嗎?”江京太問老闆娘,“先借給我,等我回首爾會立刻派人還你。”

無語!衛生棉也借,衣服也借,這少爺還沒有弄清自己的身份嗎?明明是個通緝犯卻還說什麼派人來還的話?派誰啊,警察?真是到哪裏都改不掉做少爺的虛榮心理!!

“還真是細心又貼心呢。丫頭,你揀到寶了!”老闆娘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笑着走出去。

“呼—”一股溫熱的東西從身體裏流出來,頭又一陣眩暈。

江京太立刻扶住我,“小心!”

時間像是被誰按下了暫停器。看着自己在江京太眼底的倒影,心又是沒來由的一陣加速。推開江京太,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還愣着做什麼!再不抓緊時間打掃浴缸,就等着被轟出去喂蚊子吧!”繞過江京太走向浴室,他卻突然拉住我。

“給我乖乖待着!!”江京太從我手中拽過抹布幾大步走到浴缸那裏。

哈,這晦氣少爺抽風了嗎?不管,他想打掃就打掃吧。我倒是非常樂意看看這晦氣少爺是如何做這樣下人的事情。懶懶地躺在沙發上,在睡覺的假象掩蓋下悄悄偷窺着江京太。不對,不是偷窺,是監視監工監察!!

江京太仔細研究着清潔劑上面的使用說明,“1

0ML兌50ML溫水……等待3分鐘後……”

笨頭笨腦!!

嚴格等待了3分鐘後,江京太正式開始打掃浴缸。其實浴缸原本已經清理的差不多,只需要再把我剛剛留下的那些血漬沖洗乾淨就可以了。江京太卻將它從裏到外又重新打掃了一次。因爲沒有留意到身後的水龍頭,起身時還不小心撞開了龍頭,噴射出的水柱立刻將他的下半身弄得溼淋淋。

“該死!”江京太氣急敗壞地咒罵,我則悄悄側過臉去嘲笑他,笨手笨腳!!

沒一會老闆娘就送來一條幹淨的裙子讓我換上。

看着那條款式和花紋都老掉渣的連衣裙,我的臉上寫滿‘不’字。不會吧,不要吧,不可能吧,不換行嗎?

僵持了半天后,我才極不情願地將裙子直接從外套上。裙子的長度剛好遮蓋住屁股和腿上的血漬,只是,這樣的裝扮也太……

“噗嗤!哈哈哈哈!!!”站在浴缸裏打掃的江京太突然哈哈大笑。

“丫頭,你……”老闆娘也一副打量外星人的表情用手上下指着我。

一條爺爺輩的花裙子下還露着一件體恤和一條膝蓋有破洞的牛仔褲……好吧,我承認自己現在的裝扮很變態!但你沒聽過,變態也是種個性嗎?!打死我也不要在江京太面前第二次穿裙子!!懶得理他們,躺向沙發用墊子遮擋住臉。

該死的江京太!幹嘛笑得那樣開心!!

“嘶—”下腹一緊,又一股溫熱的東西流出來。老爸啊,這樣不停地流血,真的不會死嗎?如果每個月都要這樣流血的話,是不是要定時輸血補充呢?頭痛!!不想了!!睡覺,睡覺,睡覺!!

“女人,別再讓我失望……”

該死,誰貼着我的耳根在說話!!

太陽西沉,萬物的輪廓變得朦朧恍惚。你無法分辨,從遠處朝自己走來的那個身影,到底是自己撫養的忠犬,還是一頭來捕殺獵物的餓狼。捲入這場陰謀的每個人,誰是狗?誰又是狼?

AM9:23

風擡起淡藍色的窗簾,燦爛的陽光立刻投射進房間,粗粗細細的光柱在地板上變成一個個搖曳着的光暈。

終於睡了場安穩覺。懶懶地伸展着手臂,下腹又一陣痛。該死!!!

掀開被子衝進衛生間,一屁股坐在馬桶上。經過一夜的修整,再次血流成河的時候肚子已經沒有那麼痛了,只是頭還有些昏沉沉。唉……對着衛生棉長長嘆了口氣。今後每個月的這幾天都要對這東西臣服嗎?麻永善啊……你,完了!

打着哈欠離開衛生間,恍恍惚惚走去牀的方向打算再補睡一覺。剛一躺下,卻發現身邊多了一條陌生人的胳膊,順着胳膊向上看去……原本還迷濛的意識立刻清醒。他怎麼睡在這裏?!難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昨晚怎麼可能跟晦氣少爺睡在一起?!!哈,哈,哈,毫無表情地乾笑三聲後跳下牀拉開臥室的大門逃一樣離開。

用把江京太當人質抵押給

老闆娘騙到的錢,我才終於坐上了回首爾的公車。即使車已經開離大阜北洞很遠,我的腦子裏仍被昨晚發生的那些畫面佔據着。江京太的笑,生氣,着急,溫柔……刪掉刪掉刪掉!!沒什麼!什麼都沒有!!!打起精神來麻永善!!!要把有限的大腦內存用在對付全未晨上面!想想南遠,對!想想南遠!把那些畫面的人物臉都換成南遠就好了!跟南遠牽手,跟南遠擁抱,跟南遠睡一起……很正常的,嗯,很正常!!

昨天確實只有24個小時嗎?爲什麼我會感覺發生的事情多到需要用好幾年的時間才能重演一次。

江京太,你到底想做什麼?

PM3:40

就這樣,我一路上都想着亂七八糟的事竟穿着那身變態裝束大搖大擺地橫行了幾十公里。等我達到公寓時,看見了正焦急不安四下張望等在公寓樓下的山河。山河在這裏做什麼?

沒等我走近,山河就跑過來握住我的肩膀。她的嘴脣動了動,我又以爲她要開口說話了。結果,她抿起嘴脣,掏出紙和筆寫下她要說的話。

昨晚去哪了?(山河的字條)

“呃,那個……”昨晚的衛生棉事件一定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我春川第一帥哥麻永善的光輝形象就全毀了。

“參加朋友的化妝舞會。呵呵,玩得太晚就沒有回來。”找個蹩腳的藉口搪塞過去,“哦,我還有事情,先上樓了。”必須要換掉這樣的裝束才能去見南遠。

經歷了昨晚的一場虛驚後,我得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啓示:絕不讓自己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心裏還存有遺憾和不安;在去天堂之前必須保證我的碎骨安全,必須儘快搗毀掉妖精的又一次陰謀。

全家到底隱藏了什麼祕密?南遠,你今天必須要給我答案。

爲避免遇見閒雜人等像昨天那樣阻撓我和南遠單獨見面,我用帽子和眼鏡好好喬裝了番。怎麼感覺自己現在的穿衣打扮有點江式風格?切!他是通緝犯,我是名偵探柯南!!

換下大阜北洞老闆娘的花裙子和弄髒的衣服丟進洗衣機,卻從褲子口袋掉出一張字條。

看字條的時候,眼前似乎出現這樣一個幻影:身穿白大褂的晦氣少爺,雙手抱胸地站在我面前,不可一世地教訓着我說:“呀!女人,給我聽好。月經,Menstrualcycle,是生理上的循環週期,發生在一些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人類與其他人科動物之間,這裏可以理解爲你或者母狗。每隔一個月左右,子宮內膜發生一自主增厚,血管增生、腺體生長分泌以及子宮內膜崩潰脫落並伴隨出血的週期性變化。這種週期性yīn dào排血或子宮出血現象,稱月經,月事,大姨媽或者例假等。來得時候會比較辛苦,所以每個月的這幾天不可以勞累,不可以吃辛冷的食物,不可以游泳,不可以做劇烈運動……還有,巧克力對緩解痛經很有用。多吃巧克力比那什麼碎骨給你吃些沒用的口香糖有益處得多!狗就該多聽主人的話!知道了嗎?!!”

(本章完) 該死!他有什麼權利對我的身體指手畫腳!紙條被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包在字條內的一塊巧克力放進褲子口袋。明明是個男人卻對女人的事情瞭解的這麼專業!我想到那個衛生院的醫生,一定是他告訴江京太的!

知道你的朋友去哪了嗎?他昨晚沒有回來。(山河的字條)

她說的朋友,肯定是江京太。他啊,現在還遠在幾十公里外的“月光”小旅館裏。別怪我沒義氣把他一個人丟在那裏,誰讓他昨晚睡在我旁邊!就當是懲罰讓他多刷幾天浴缸存夠路費再回來。

搖搖頭裝作無所謂地離開家。

PM4:50

選了個最好的觀察地點,南遠家路口的咖啡店。要了杯咖啡坐在戶外的椅子上開始守株待兔。爲了更好地遮擋住自己這張光彩奪目的臉,我還特意從報亭裏買了份報紙擋在臉前。可一個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有人從南遠家出來……陽光透過頭頂的遮陽傘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這樣溫暖的感覺很像那個晦氣少爺的擁抱……CUT!!瘋了,我一定是瘋了!!生氣地放下報紙,卻被上面非常醒目的一條新聞吸引住。

“《王子與公主的婚禮》……全新集團的三公子全南遠即將跟蘇中實業的蘇莉可小姐三日內完婚……下午6點,將在錦江酒店舉行婚禮的新聞發佈會。屆時將有很多商業巨頭和政界名流光臨……”

立刻奔向錦江酒店。爲了成功潛入這樣盛大的發佈會,我很紳士地借用了一位男招待的衣服,推着裝滿食物的車子混入會場。

非常小心地四下尋找着南遠,卻在一個角落看見了最不想看見的兩個人,李雅禾和全未晨。他們來幹什麼?難道想破壞南遠跟Suli的婚禮發佈會?悄悄靠過去,豎起耳朵偷聽起來。

“自從全新集團跟蘇中實業即將聯姻的消息發佈後,全家的主體股已經上漲了快兩成。”

“有漲纔有落,如果不漲到最高點又如何讓他們跌到更深的低谷呢?”

“但這樣下去恐怕會對我們奪得度假村的工程造成威脅。哥哥,我有些擔心。你看要不要找我父親商量下?讓我父親的中洋跟我們的花染融資?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蘇中實業的情況我已經很清楚了。即使他們兩家聯姻所能給出的競標價格也不可能高過那個數。你父親的中洋集團是我們的王牌,不到最後不能輕易拿出來。”

“是不需要拿還是哥哥……不願意拿?我一直都想不明白,既然哥哥只是想毀掉全新集團,爲什麼不跟我結婚後用我父親的中洋集團去達到目的,反而要辛苦地建立起花染? 武松要救潘金蓮 父親已經問過我好幾次,我們的婚事到底什麼時候辦?我也想知道自己究竟還要等多久,才能名正言順地站在哥哥身邊?”

我的預感又中了。全未晨真的跟度假村工程有關,跟全家遭遇的經濟危機有關。可全未晨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全未

晨輕擡起李雅禾的下巴,用一種蠱惑人心的語氣說着吻上了她的脣,“不會等太久了,相信我……”

我的心莫名其妙地低沉下來。無論全未晨最初是爲了什麼而選擇跟李雅禾走在一起,但至少在江家事件過後的這一年裏,他們仍然沒有分開。全未晨已經可以做到忘記尹海兒重新接受其他人了嗎?爲什麼我會替尹海兒感到悲傷和難過?愛一個人究竟能持續多久?

“喂!還愣在這裏幹什麼,客人們都已經到了。”大廳負責人催促我去招待客人。我低下頭重新進入會場。

“哎呦,痛!喂,幫我把這個送到今天的男主角手上,左邊第三間休息室。”負責人將安排表交給我後,突然捂着肚子跑開。

男主角?南遠?太好了,終於知道他在哪。放下手中的托盤走向那間休息室。

直接推門進去,一股濃烈的酒味差點沒把我薰倒。

南遠正趴在梳妝檯上,他的手裏還拎着一個半空的酒瓶。

“永善……”南遠在囈語,酒瓶晃晃悠悠似乎要從他無力的手指間滑落下去。我伸手接住酒瓶。

臭小子!沒有了我的監管竟然學會酗酒?!!

“我會跟你結這個該死的婚!!現在,讓我一個人安靜會!!!”南遠沒有擡頭卻突然抓住我的另一隻手,他以爲我是Suli。真是神志不清!!

“你怎麼還在這!”南遠低着頭像是快要嘔吐了。

“難道非要我打你一拳,才肯滾嗎?!”南遠抓着我的胳膊直起身來,我安靜地站在原地想看看這小子到底要做什麼。

南遠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當他看見我時,迷濛的雙眼裏驟然亮了一下,然後,當我以爲南遠會認出我的時候,眼前卻募地一黑,一雙溫軟又冰冷的脣毫無徵兆地覆蓋上來。

我的思考剎那間被凍結,腦子裏都是爆米花嘭啪開裂的聲音,數萬道高壓電流在我的身體裏嗡嗡亂躥。這小子在幹什麼?!!!!一把將南遠推倒在地,不停擦拭着沾染上酒味的雙脣。

該死的混小子!!他竟然對我……?!!憤怒不已地坐騎在南遠身上,揪起他的衣領打算把他打醒。

“就算是夢也好,永善……”南遠含糊不清地說了一句後眼皮一闔就昏醉過去。

他以爲看見我是夢?親了我也是夢?!!混小子,臭小子,該死的醉鬼!!!!該死的色鬼!!!就在我不停搖晃南遠發泄憤怒的時候,身後的門被人推開。

“你在做什麼?!快……”沒等Suli把“來人”兩個字喊出來,我已經轉過臉。

“麻永善?!你來這裏做什麼?!你要對哥哥做什麼?!”Suli的視線在昏迷的南遠和憤怒的我之間走了個來回後,她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難道是你把哥哥打昏了?”

無語。丟下南遠的頭,從南遠身上站起來。

“一定是這樣!你嫉

妒哥哥要跟我結婚了,所以後悔了想帶哥哥走。哥哥不同意,你就把他打昏?!昨天你來找哥哥就是想把他帶走的,對不對?你……”

“砰!”一拳打在Suli的臉上讓我聒噪的耳根可以清靜下來。

Suli直直倒下落在南遠的身邊也昏迷過去。我詫異地看着自己的拳頭,無語地哼了聲。沒用多大力啊?怎麼這麼不經打?

今天又白來一趟!!還是什麼都沒有問到!!

憤憤地用腳踢了踢南遠的胳膊對仍昏迷不醒的他命令道:“喂,臭小子!等你醒來的時候,那個,就是跟我那個的事情,必須忘掉!!聽見沒有!!該死!!!”

擦着被南遠強行親吻過的雙脣,關上休息室的門打算離開。

“快去看看主角們都準備好了沒有?發佈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路過會場大廳的時候,負責人急急忙忙從我身邊走過。他的身旁跟着一個眼熟的身影。

全南熙?糟糕!立刻低頭側過臉避開他。呼,好險——

“嘶—”該死!又流血了!!衝進衛生間拉開其中的一個隔斷格門開始處理生理問題。

“你說江京太還活着?!!”

從另一個隔斷格里傳出的聲音冷不丁嚇了我一跳。這聲音是……全未晨?

“這裏面肯定有問題。你現在立刻派人把那個人的背景調查清楚,其他的事情等我過來再說!”全未晨匆忙離開了廁所。

全未晨在跟誰通電話?對方又是如何知道江京太還活着的事情?

“嘶——”下腹又一陣絞痛。該死,最近只要一動腦思考,那血就忽忽地瀉流不止。老爸啊,這種倒黴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終結?還有,這樣真的不會死人嗎?從口袋裏拿出江京太送我的那塊巧克力,遲遲沒有撕開包裝。

晦氣少爺……這一次,我又該怎麼做? 總裁嬌妻寵不夠 通知你?無視你?還是保護你?切!你又不是我的碎骨,又不是我的任何人,我纔不會保護你!頂多就是善良的因子作祟,去通知你一聲!嗯,只是去通知你!!

希望那晦氣少爺還沒有從大阜北洞回來。

PM:6:35

回到閣樓的時候,屋裏空無一人。奇怪,即使那晦氣少爺還沒回來,三河也應該在家啊?真希望“月光”的老闆娘讓晦氣少爺在偏僻的山村裏多待幾天。那裏比這裏安全的多。

疲憊地躺在沙發上,看着頭頂的白熾燈發呆。如果全未晨和江京太真的再次見面,他們之間會怎樣?腦子裏立刻YY出兩人化身西部牛仔用槍決鬥的場面。

STOP!終止遐想從沙發上坐起來。晦氣少爺當年到底讓內管家對尹海兒傳了句什麼話才引起尹海兒的跳樓自殺?江京太和尹海兒之間發生過什麼嗎?尹海兒的自殺僅僅是因爲她喜歡晦氣少爺而晦氣少爺不喜歡她,失望又絕望的她才選擇了走上極端的路?那句話會不會是這樣……

(本章完) 【證明真愛版】:“真的愛我,就用死證明給我看。”

【直接拒絕版】:“去死吧你!!”

【來生許諾版】:“來生,我一定會喜歡上你。”

內管家跟尹海兒的父親是至交的關係,如果少爺說的那句話是上面三種可能中的任何一種,內管家肯定不會傳達給尹海兒,以免會傷害到她。晦氣少爺究竟說了句什麼話,內管家纔會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傳達給了尹海兒,而尹海兒正因此而受到刺激選擇了跳樓自殺?

謎團……又一個大謎團塞進我的腦子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