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盜洞下方黑漆漆的,我和師傅下到了一半,發現盜洞轉了一個彎,呈九十度直角,原本直上直下的盜洞,此時與地宮平行了起來。

我知道,如果直上直下的話,我們可能會落到地宮的上方,那樣的話,我們就得從地宮的穹頂上跳下去,一般來說像黃巢這種大人物的地宮,那高度可不一般,直接跳下去,不摔死也殘廢了,齒三很聰明,他知道拐一個彎,從地宮一側的牆壁上把盜洞打通,這樣我們就可以順着牆壁爬下去了。

果不其然,等我和師傅爬到了盜洞的洞口時,我拿手電筒一照,臥槽,這地宮真他媽的金碧輝煌啊有木有!

我臉上一陣欣喜,師傅卻皺着眉頭說,不對!這裏不是地宮,這是前殿!黃巢的墓穴不是一般人設計的,我們想要去地宮,必須經過這前殿以及墓道,既然進來了,就下去看看,不過一定要小心點,因爲前殿通常都會埋有機關。

我點了點頭,當下讓手電筒咬在嘴裏,雙手扒住盜洞的邊緣,使身體懸掛在盜洞口,最後才猛然鬆手,撲通一聲掉落到了地宮的下方,隨後師傅也跟着我跳了下來。

有了上次在清朝古墓的事情,我不敢點菸,也不敢拿打火機照明,只能用小手電照射這前殿的情景。

讓前殿看了一番之後,我驚訝的發現,這前殿當中,竟然沒有一根椽柱!

也就是說這個前殿的穹頂就是處於一種懸空的狀態,可能也是跟這裏的山勢有關係,畢竟這裏全部都是山石,在這裏挖出的前殿應該很結實,不容易坍塌。

師傅從我手中拿走了小手電,朝着四周的牆壁上照射看去,剛看了一眼,我立刻就愣住了!

這前殿的牆壁上,有許多彩色的壁畫,而師傅我倆正在看的這副壁畫,竟然和摩羅寺廟堂門口那座大鐘上的景象一模一樣!

一個身穿五彩寬袍之人,手持一把寶劍,揮動之間劍氣縱橫,眨眼殺掉上萬人!由於在摩羅寺的大鐘上無法塗抹顏色,那把寶劍只刻畫出了閃出光芒的樣子。

而在這陵墓前殿的壁畫上,那把寶劍被畫成了五顏六色的模樣,看樣子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黃巢魔劍了!

我小聲問師傅,我說師傅啊,那把魔劍真的如此厲害嗎?師傅此時的表情很謹慎,他小聲說,這個還真不清楚,在帝王封建時期,還真的出現過幾把神劍魔劍,不過現在已經找不到了,我不確定黃巢魔劍有沒有那麼厲害,反正我們小心點吧。

我恩了一聲,然後跟着師傅仔細的觀察着前殿四周牆壁上的壁畫,這些壁畫,跟摩羅寺那口大鐘上的壁畫基本上都差不多,反正內容沒什麼偏差,只是這裏的壁畫看起來更加逼真。

等我們看到最後一幅壁畫的時候,我趕緊指着壁畫對師傅說,師傅,你看,就是這個東西,我感覺很奇怪!

那幅壁畫上刻畫的,正是一個罐子,罐子約有半人多高,而罐口還是往外冒出了三縷青煙,然後就有人死在了罐子的附近,師傅眼中的疑惑之色越來越重,他說,這是什麼東西?我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在哪裏聽說過,但猛的一下想不起來了。

我說師傅你趕緊想想啊,萬一你想起來了,咱們有應對的方法不就能防範於未然嗎?萬一黃巢地宮裏真有這邪乎的玩意,咱倆豈不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師傅說,瓜娃子莫怕,我們有文法照天鏡在手,天下邪魔盡兒誅之,日他先人闆闆的,這怪罈子能有多厲害?再厲害也厲害不過文法照天鏡。

看完了所有的壁畫,我們拿着手電照射前殿的正北方,正北方放着幾口大箱子,全是鎏了金邊的那種,師傅說,如果不出意外,那些箱子當中肯定裝着黃巢生前搜刮來的寶藏。

我說,那黃巢魔劍會不會在裏邊?師傅說,那應該不會,魔劍他應該隨身攜帶,死了之後也會放進他的棺槨裏,我們想要找出魔劍,必然要深入地宮,開棺驗屍!

我說,歷史上都說黃巢殺了很多唐朝的官員,搜刮了很多稀世珍寶,要不咱倆去看看,走的時候最好順個一兩件,出手之後,夠咱們享福了,你也不用再當乞丐,是不是?

師傅笑了笑說,這寶藏最好還是別拿,錢財乃身外之物,不要太貪,我笑嘻嘻的說,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去看看。

說話間,我用力打開了其中一個箱子,映入眼簾的事物,真是讓我驚呆了!尼瑪全部都是金元寶,銀錠,玉器,珍珠項鍊,夜明珠什麼的,臥槽,我眼睛都要看花了。

沒等我伸手去拿的時候,忽然前殿正南方的黑暗之處傳來了咯咯兩聲響動,聽起來像是有人在笑,師傅我倆大驚失色,趕緊用手電筒照射過去。

這一看不打緊,我雙腿一軟,差點嚇的蹲坐在地上。 在前殿的東南角,赫然擺放着一個半人多高的黑色罐子!那罐子就像是古代裝酒的器皿一樣,上邊還蓋着一個紅色的瓶塞,但我知道,這罐子裏邊裝的絕對不是酒!

我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趕緊問師傅,師傅啊,你看這東西是不是跟壁畫裏的一樣啊?

師傅眯起了眼睛,在黑暗中仔細的觀看着這個罐子,那罐子離我們有十米左右的距離,我倆誰也不敢上前,因爲在壁畫中曾經描繪出了這樣一幅畫面。

罐子口上冒出了三縷青煙,然後旁邊的兩個人就死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預言,但我知道,凡事別大意,小心駛得萬年船。

我和師傅小心翼翼的盯着那個黑色的罐子,盯了好久也不見動靜,師傅問我,瓜娃子,剛纔那咯咯聲,你也聽到了吧?

我小心的恩了一聲,又咕咚一聲嚥了一大口吐沫,他奶奶個爪耙子的,真來個鬼老子也不怕,怕就怕這種無聲的恐懼,問題是根本不知道恐懼在哪,似乎沒有恐懼,也似乎充滿了恐懼。

師傅說,我們過去看看,我啊了一聲趕緊說,不是吧?師傅你真要確定這麼做?那祝你自求多福了,每年的今天,作爲你最孝順的徒弟,我一定會給你多燒一點紙錢的。

師傅擡手刷我了一巴掌罵道,日他先人闆闆的,老子還沒死呢,你個瓜娃子莫要再鬧。

當下師傅在前,我在後,靜悄悄的朝着那個罐子走去,小手電照射在罐子上之後,上邊黑色的猶如陶瓷的罐壁油光鋥亮,像是一個嶄新的器皿。

我就心說不對勁,因爲我掀開黃巢寶藏的時候,那些箱子上都佈滿了塵土,整個前殿所有的事物上,都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爲何這個罐子看起來如此嶄新?

難道是我們進入了黃巢陵墓的前殿,這個罐子纔出現的嗎?難道這也會是什麼邪魔外道,有生人進來之後,它就復活了?

等我和師傅距離罐子五米左右的時候,我倆再次停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用手電照射過去,看了片刻後,師傅又說,繼續走。

我渾身有些顫抖,因爲身處這黑暗的前殿當中,我總感覺兩側或者後邊會猛然竄出一個什麼鬼魂或者怪物,那種發憷的感覺充斥着我的大腦皮層。

終於我們走到了罐子的面前,離那罐子只有兩米左右了,能夠清楚的看到罐子上邊那個紅色的瓶塞了。

師傅說,瓜娃子,你拿着電燈,我去把瓶塞拔掉,看看裏邊到底裝了什麼東西。

我嚇了一跳,心說師傅這真是廁所裏點燈,找屎(死)啊,它別招惹我們就夠好了,此時師傅還打算去招惹他。

我說師傅你可得小心點啊,萬一那壁畫上畫的都是真事,那可就危險了。

我真擔心師傅拔掉了瓶塞之後,從瓶口裏冒出三縷青煙,然後我和師傅莫名其妙的就掛掉了,那可真不值。

師傅說,你個瓜娃子啥時候變得這麼膽小?放心,我們有文法照天鏡,此物降服世間任何妖魔鬼怪,別擔心了。

說話間,師傅已經走到了黑色罐子的旁邊,而我則是站在師傅的一側,拿着小手電一直照射在黑色罐子的罐口處,師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對我說,瓜娃子,我準備拔開瓶塞了,你可要小心點!

我恩了一聲,已經做好了後退逃跑的姿勢,當下師傅小心翼翼的伸出滿是皺紋的手掌,緩緩的伸向了那個血紅色的瓶塞。

慢慢的,師傅摸到了瓶塞,他的胳膊微微用力,只聽砰的一聲悶響,師傅拔掉了紅色的瓶塞,在那一刻,我啊的一聲大叫,急忙朝着後邊跑去。

在黑暗中,只聽得師傅大罵道,格老子的,他媽的什麼東西都沒有,你跑個毛啊!

我這纔拿着手電照射到了黑色罐子的罐口處,還別說,確實是什麼東西都沒有,沒有冒出青煙,也沒有跑出什麼怪物。

呼!

我長出了一口氣,心說古人也愛嚇人啊,這壁畫純屬扯淡嘛!

然後我和師傅就朝着黑色罐子走了過去,想伸着腦袋看看罐子裏到底裝的什麼東西,沒想到,就在我和師傅圍繞到了黑色罐子旁邊的時候,就在我和師傅一起伸頭朝着罐子內部看去的時候。

突然!

一個面無血色的腦袋猛的一下就從罐子裏伸了出來。

啊!

這次我和師傅幾乎是同時往後跳了一步,我的手電不敢亂照,因爲我生怕那個人從罐子裏竄出來,當下後跳一步,趕緊把手電重新照射到罐子口上。

那是一個人頭,而且是一個大活人的人頭!只是讓人感覺怪異的地方比較多,他面無血色,臉上就像是抹了一層厚厚的白粉,但嘴脣卻是紅紅的,像是戲文裏邊的小丑,而且他的眼圈黑黑的,像是熬夜了好幾天,他的腦袋光禿禿的,只有頭頂有一小撮頭髮,而且編成了一個小辮子。

我說我靠,這他媽遇見陰靈了吧?這個人臉就跟死人靈位前擺放的那種紙人差不多!

師傅大喝一聲,何方妖孽!

罐子裏邊那個人頭笑嘻嘻的看着我倆,他也不說話,只是一直咯咯的發笑,而且還左右搖頭,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他笑起來的聲音雖然很怪,但聽起來就像是嬰兒一樣稚嫩,可他的長相卻像是個中年人。

師傅大喝了一聲,不見罐子人有什麼反應,師傅又問,能聽懂我說的話不?

罐子人還是在笑,好像感覺多可笑似的,我和師傅相視一眼,感覺很是怪異,師傅小聲對我說,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我雖然有點熟悉,但想不起來了,讓我先用破魔符來試他一試。

我恩了一聲點了點頭,站在了師傅的後邊,但仍然用手電筒照射在罐子人的臉上,他似乎有點怕光,我手電照住他的時候,他一直都是眯着眼笑的。

師傅從懷中甩出破魔符,大喝一聲,斬魔無極,破!

瞬間破魔符從師傅手中飛了出去,飛在空中的時候,還燃起了火焰,我知道師傅用上了自己三成的法力,如果這是個道行比較低的小鬼,那僅靠這一張破魔符就能幹掉他了!

可就在破魔符飛到那個罐子人面前之時,罐子人突然嘻嘻一笑張開了嘴巴,一口將破魔符吞進了肚子裏,完了還咂咂嘴,好像在品嚐味道一樣。

我靠!

這他媽可真讓我嚇了一跳,不怕破魔符的鬼魂,我見過,但我真他媽沒見過能夠張口就吃掉破魔符的鬼魂,這快跟殭屍王一個層次了,但破魔符對於殭屍的威力不會揮發的那麼大,收拾殭屍最佳的符咒是定僵符,破魔符是收拾鬼魂才最好用的,沒想到這個罐子人張口就吞進了腹中,怎一個驚訝了得?

我和師傅面面相覷,當下誰也不敢大意,師傅正要從懷中抽出銅錢劍,沒想到那個罐子人因爲被師傅仍了這一記破魔符,他竟然怒了!

他的表情像是一個嬰兒似的,怒的時候看起來不但不恐怖反而有點可愛,那個黑色的罐子上砰砰砰砰四聲巨響,竟然在兩側各破裂了兩個大洞。

頓時從四個大洞中伸出了兩條白色的胳膊,兩條白色的手臂!

臥槽你大爺!竟然還會變身!此時的罐子人開始站起來行走了!雙手雙腳以及腦袋他全部都擁有,只是上半身裹着一個罐子,看起來有點怪異。

師傅說,日他先人闆闆的,我想起來了,這罐子人乃是唐末十大巫術之一!沒想到竟然有人抓來嬰兒做實驗,真是太喪盡天良了!

一聽是唐末十大巫術之一,我趕緊問師傅,那我們能打得過他嗎? 師傅臉上的神情非常凝重,看起來也是懼怕萬分,那個黑色的罐子人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我們,看似沒有惡意,但我知道,如果一會動起手來,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問題是,現在我還不知道這個罐子人是什麼巫術,到底有多厲害。

師傅小聲對我說,瓜娃子,你退後,說罷,從包裹裏抽出了夏人劍,那夏人劍此時的劍身上,不停的閃爍着微光,可見這罐子人的邪氣之重。

罐子人眯眼笑笑,然後雙手拍了幾下身前的黑色罐子,發出了砰砰砰的悶響,此時一搖三晃的朝着師傅走了過來。

師傅冷笑一聲,跳將上去對準罐子人的腦袋就是猛劈一劍,也不知道那罐子人到底是傻還是二逼,他不但沒有躲開,反而是笑眯眯的擡着頭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師傅的夏人劍往他頭上砍。

眼看夏人劍就要落到他的頭頂上了,其實我心裏滿懷希望,心想最好這一劍就給他劈成兩把。

但下一刻,從罐子人頭頂傳來邦的一聲響,讓我徹底的絕望了。

臥槽,這罐子人的腦袋到底是什麼做的?師傅的夏人劍吞吐着光芒,而且還是跳上去砍在了他的頭頂上,這一下對罐子人根本沒有任何傷害,好像他的腦袋是生鐵鑄就,根本砍不動!

不止是他的腦袋砍不動,連他頭頂上的那根小辮子都絲毫沒有受損。

師傅說,瓜娃子小心點,這巫術十分陰毒,罐子人刀槍不入,我得想想辦法,你可要小心。

我站在一旁,一直用手電照射着罐子人,好讓師傅能夠精準的攻擊,當下點了點頭,用力的恩了一聲,好讓師傅放心。

一劍劈下,罐子人絲毫無損,但他卻有些惱怒了,此時呲牙咧嘴的朝着師傅跑了過來,伸開兩根白色的手臂,朝着師傅就抓了過來,他的手上寒光閃閃,不知是帶有劇毒還是怎麼回事。

師傅橫跳一下躲開攻擊,隨後從懷中抽出符咒,各種符咒朝着罐子人甩過去,罐子人根本沒有任何反應,好像那些符咒對他根本一點效果都沒有。

我站在師傅的後邊,頓時驚訝至極,這些對付殭屍對付鬼魂的符咒全部扔到了罐子人的身上,可他卻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這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了他不是殭屍,也不是鬼魂,但他是什麼種類的東西,我可真不清楚。

鬥婚 師傅祭出了浮塵,用浮塵幻化成一把毛刀的模樣,這武器我曾經見師傅在巫峽用過,很是威猛,一刀就能將一隻蛙嬰劈成兩半,但此時劈在罐子人身上,猶如泥牛入海,悄無聲息。

師傅的腦門上也開始流出了汗珠,這要說不害怕,那是扯淡的,這罐子人刀槍不入,也不懼怕任何符咒,現在連浮塵也對付不了,這特孃的絕對是個怪物!

幸好罐子人行動不是很方便,他走路姿勢很慢,不然的話師傅真的就要跪了。

又拼鬥了一會,師傅還是無法奈何他,而且師傅正在極力的避開他,不跟他拼鬥,因爲師傅也很清楚,罐子人這種巫術創造出來的東西,他的體力絕對是無窮無盡,永遠也用不完的,想要跟他拼鬥,打不死自己也能累死自己。

突然間,師傅抓住了機會,猛然飛起一腳踹在了罐子人的腦袋上,罐子人被踹的連續後退好幾步,此時的他竟然像是個嬰兒一樣捂着自己的臉嚶嚶而泣。

臥槽,嚇我一跳,這罐子人的性格真是太怪了,雖然他出招狠毒非常邪惡,招招都想置人於死地,但他的性格卻是猶如嬰兒一樣怪癖,一會笑一會哭,而且哭的時候還用雙手在抹眼睛,真的猶如小孩子一樣。

師傅踹開了他,不再猶豫登時從懷中抽出了照天鏡,這一次他沒有咬破手指,而是用手指蘸了一下墨斗線上的黑狗血,快速的在鏡背上寫出了一個勅字。

斬魔無極,破!

師傅大吼一聲,舉起照天鏡朝着罐子人照射過去,照天鏡上頓時閃爍出青色的光芒,我懸着的心臟頓時落了下來,心說有照天鏡在手,我管他是什麼鳥毛東西,照樣收拾。

可令我沒想到的是,照天鏡的青光照射的罐子人身上之時,罐子人竟然眯眼笑笑,頓時就不哭了,而且他還眨巴着眼睛,吸吮着嘴巴,不停的觀看着師傅手中的文法照天鏡,好像對那面鏡子很好奇似的。

我靠!

這貨竟然不怕文法照天鏡!尼瑪,這是上古法器啊有木有!尼瑪這罐子人太逆天了有木有!

師傅也是一臉驚恐,他聽說過這種巫術,什麼唐末十大巫術之一,名字還沒來得及告訴我,但師傅可能也只是侷限於聽說過,但不知道怎麼破解。

文法照天鏡的光芒越來越弱,師傅的法力已經無法再催持照天鏡了,過了一會,師傅扛不住了法力的消耗,便趕緊收回了照天鏡,誰知道一收回照天鏡,罐子人立馬就怒了,好像是師傅剝奪了他的享受。

他此時渾身都縮回了罐子裏,而那個黑色的罐子突然倒地,朝着師傅就滾了過來,這次過來的速度非常快,因爲是滾動的,幾乎是瞬間就竄到了師傅的旁邊,師傅大叫一聲,跳了起來躲過去,黑色的罐子繼續返回來朝着師傅滾過去。

我他媽到這一刻終於明白黃巢陵墓的前殿中爲何沒有頂天柱,也就是所謂的椽柱了,媽的,這前殿的所有設計,估計都是爲了迎合這個罐子人!

首先不設頂天柱,罐子人被放出來的時候,盜墓賊就無法爬柱子逃脫,其次這前殿裏沒有臺階,地面非常平坦,這估計就是故意爲了給罐子人創造殺人環境。

臥槽,太特麼陰險了!

黑色的罐子一直不停的在地上滾動,看樣子非要追上師傅不可,可能他想得到師傅手中的文法照天鏡,這才步步緊追,我立在原地不停的思索,心想既然他不是殭屍,也不是鬼魂,而且也不怕照天鏡,那麼就不能用對付尋常妖魔鬼怪的方法來對付他!

爲何不換一種方法呢?

我趕緊提示師傅說,師傅,要不你進攻一下他身上的罐子試試?

我心想,既然這個罐子人的四肢以及腦袋都如生鐵一般堅硬,而且不怕任何符咒,那何不在他身上的罐子上找找突破口?萬一打破了罐子呢?

師傅正在全力的躲避着黑色罐子,此時有些灰頭土臉雞飛狗跳,他無暇回覆我的話,但他還是眯起了眼,估計他也在想到底該怎麼對付罐子人。

過了一會,黑色罐子滾動到了師傅的旁邊,沒等師傅跳起來,突然從罐子裏伸出了一隻慘白的手臂,猛然就拉住了師傅的腳脖,師傅這次再也跳不起來了。

危險一觸即發,罐子人抓住師傅的腳脖之後,其餘的手臂和雙腳以及腦袋也都迅速的從罐子裏伸了出來,兩隻手臂抓牢了師傅的腳脖,二話不說張口就往上咬。

罐子人張開紅色的嘴巴之後,我竟然驚恐的發現,他口中居然沒有牙齒!嚴格來講不是沒有牙齒,而是牙齒非常小,就像嬰兒的的小牙一樣!

師傅掙扎幾次沒有掙扎開,眼看就要咬上去了,我大喊一聲,師傅快把照天鏡扔給他!

師傅一聽,趕緊掏出照天鏡扔到了罐子人的面前,果不其然,罐子人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突然一愣,鬆開了抓住師傅的手,笑嘻嘻的撿起了照天鏡,然後從頭頂的罐口裏,塞到了罐子內部。

我和師傅都傻眼了,難道照天鏡就這麼沒了? 照天鏡是沒了,但師傅的腳脖子是保住了,師傅當下趕緊躲開,竄到了我的身邊,他的體力消耗巨大,此時已經很罐子人拼不起了。

我幫師傅拍着後背,不停的說,師傅,這貨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師傅喘着粗氣,他說,這東西叫做罐魔嬰,是抓來一個一百天左右的嬰兒,讓他塞進一個陶罐裏,在陶罐裏放入一些密料,然後封存起來,嬰兒在罐子中不會死亡,而會正常生長,等他長大後,就能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總裁前夫,復婚請排隊 而且這東西似乎比傳說中的更加厲害,連符咒法器也不怕,我現在分不清他的種類,所以不知道如何下手對付他。

我靠,嬰兒塞進罐子裏,而且是一百天大的,他媽的連奶都沒斷就這麼封存了起來,而且還能正常生長?臥槽,這巫術也太厲害了吧?

我說,師傅要不我們扔出九雲蓮,漂浮在空中,慢慢想辦法對付他?現在跟他耗,我們也耗不過,跟他打,我們也打不過。

師傅搖了搖頭說,等我施展出九雲蓮的時候,恐怕他早就讓我們吃掉了,不行,還是先放出齒三跟他拼上一陣,讓我先喘口氣。

說話間,師傅取出太乙鈴,晃動了兩下讓齒三放了出來,師傅振聲道,齒三,過來!

齒三身影一閃,來到了師傅的面前,師傅從包裹中取出爲數不多的武神符,啪的一下貼到了齒三的臉上,頓時齒三再次化身骷髏將軍,渾身陰風大振,師傅說,去給我幹掉他!

齒三吼了一聲,飛在空中,倒提大刀朝着罐魔嬰砍去,罐魔嬰似乎沒見過齒三這種生物,不明白爲什麼他什麼能夠帶有陰風,當下迷茫着眼睛,擡起頭來傻傻的看着齒三。

可就在這一愣神的功夫,齒三已經飛到了他的面前,當下大吼一聲,上去就是一招開天闢地,那大刀猛的一下劈到了罐魔嬰的腦門上。

哎喲臥槽,還別說,師傅打不過的罐魔嬰,齒三的攻擊卻對他很有效,這一刀劈下,刀光如幻影一般穿透了罐魔嬰的腦袋,直接劈進了罐子裏!

但罐子並沒有爛掉,因爲齒三是鬼魂,他的攻擊沒有實質化,但正是這種沒有實質化的攻擊才最厲害,因爲這種攻擊是直接對靈魂起了作用的!

齒三這一刀劈下去,師傅猛然一拍大腿說道,格老子的,我想明白了!

原來這罐魔嬰並非鬼魂,也並非殭屍,嚴格來講,他就是個人!他就是一個嬰兒被封存到了陶罐當中,多少年以後長成了大人,但他心智未開,所以他的動作以及表現都像是個嬰兒一樣。

師傅大罵一聲,日他先人闆闆的,看老子怎麼收拾他!師傅說完了這句話,從懷中抽出了一個符咒,當下甩手扔飛,同時指揮銅錢劍飛了出來,在空中插到了符咒上,師傅唸了兩句咒語之後,大喝一聲,化錘!

銅錢劍頓時幻化成一把大錘,那模樣就像是李元霸手中的雙錘一樣,尼瑪這大錘一看就不下千斤!

師傅嘿嘿一笑對我說,瓜娃子莫驚訝,其實這只是小把戲,跟降妖捉鬼的本事以及青烏之術相比,這種小戲法根本搬不上臺面,但我敢肯定,今天這種小戲法絕對能收拾住罐魔嬰!我讓你看看,什麼叫做一物降一物!

說完,師傅站在原地不動,雙手掐動法決控制着空中的大錘,師傅說,齒三,站在一邊去!

齒三應聲退下,師傅控制着大錘朝着罐魔嬰狠狠的砸去,雖然罐魔嬰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但這千斤大錘一下挨一下的狂砸他,他也被砸的受不了,過了一會他實在無法忍受這種痛苦,便直接像個烏龜一樣,讓腦袋和四肢重新縮回了罐子裏。

我哈哈一笑,心說這倒是個辦法,罐魔嬰不能飛,而師傅控制的大錘則是一直飛在空中,不停的在各個方向朝着他砸去,他除了捱打之後別無他法。

罐魔嬰縮回了陶罐裏,師傅說,格老子的,今天我就讓你這東西給毀了!

師傅控制着大錘不停的用力砸着那個黑色的陶罐,那陶罐本來就是個平淡無奇的罐子,但可能是因爲加入了一些密料之後,變的堅硬無比,不過既然這罐魔嬰不是鬼魂也不是殭屍,那麼只要他沒有了這個黑色罐子來做防禦,那他也就沒有了什麼危險性。

整個黑暗的前殿裏不停的傳來砰砰砰的悶響,那大鐵錘就跟真的一樣,一下又一下的砸在黑色的陶罐上,不多時,陶罐上被砸出了裂縫,我心中一喜,心說這下有把握幹掉他了!

我繼續用手電照射在黑色的陶罐上,上邊的裂縫被大錘砸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寬,漸漸的,那些裂縫中流出來了很多黑色的汁液,聞起來也不臭,看起來就像墨汁,師傅對我說,瓜娃子,用龜息之術,儘量減少呼吸,我不確定這液體中有沒有毒。

我恩了一聲,開始調節內臟,這是師傅教過我的龜息之術,能夠減低呼吸節奏,讓肺葉中的氧氣停留更久。

大錘還在不停的砸着,終於,在砰的一聲悶響當中,黑色的陶罐應聲而爛,嘩啦啦,陶瓷碎片落了一地,陶罐中的黑色液體也流了一地,當陶罐被打爛的一瞬間,我嚇愣住了!

我原本以爲陶罐打爛了,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一個大活人,沒想到那個罐魔嬰竟然只是一個擁有着腦袋和四肢的行屍走肉!

因爲他的上半身,從脖子到腰部的這一段肉身當中,根本沒有肉!只有骨頭!而且那骨頭都是黑的!

要說沒有肉,那不太恰當,因爲他的上本身除了擁有一個黑色的骨架之外,在肋骨當中,還有一顆黑色的,鮮活跳動着的心臟!只是那個心臟看起來很小,就像嬰兒的一樣。

此時此刻,我和師傅終於明白,罐魔嬰的弱點,就是他身上的那個陶罐,打爛了陶罐,他就沒有了任何的攻擊能力,因爲此時的罐魔嬰站在原地瑟瑟發抖,他的雙腿不停的顫抖,好像連站都站不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