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於是開會結束後。

員工們都積極地去完成手頭上的工作,然後齊心協力收拾公司,準備搬去新的環境,新的城市,展開新的工作生活!

而郝歡跟王樂欣則離開公司,回江邊小區去了。

路上,王樂欣突然問:“老闆,我們搬過去後應該就不怎麼回來這邊了吧?”

“嗯。”郝歡應了一聲。

王樂欣道:“那我們住的這兩套房要怎麼處理?”

郝歡想了下說道:“我突然想到一個賺錢的方法!”

“什麼辦法?”王樂欣疑惑地看着他。

郝歡突然說着:“拍賣!” “拍賣?”

王樂欣詫異道:“是要公開身份進行拍賣嗎?”

“當然!不公開身份的話,誰會願意花錢競拍咱們的房子?”

郝歡頓時有了決策:“這兩套房按照現在的房價就是1000萬左右,如果拍賣的話,說不準能拍到三五千萬元!畢竟有錢人還是多的!而且我還留了一手!”

王樂欣好奇道:“留了什麼一手?”

郝歡認真道:“誰買了房我就承諾送誰結婚請帖!”

“……”

王樂欣差點沒被雷倒,買房送結婚請帖?這種方法都能想得出來!

她也是服的!

不過說到結婚,她就有點緊張了,問着:“老……老闆,你要結婚了嗎?”

郝歡回答:“沒啊!這不是先畫個餅忽悠一下嗎!”

說完,他看一眼王樂欣,道:“那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我的成就有點多 “我……我不知道……”

王樂欣有點緊張羞澀地說着:“我還沒想好……”

“那你有空的時候就好好想想吧!”

郝歡也沒繼續說下去了,畢竟婚姻大事不能兒戲,這玩意這輩子最好就只結一次,多一次少一次,那都意味着人生的失敗。

回到小區後,郝歡停好車,說着:“你的房子就別打掃了,跟我上去打掃好我的房子,這兩天你就睡另一個房間,然後收拾好行李跟公司一起搬到那邊去。”

“哦……”

王樂欣下意識地應下來後突然發現好像有點不對!

這兩天要住一起?

她莫名的又開始緊張起來。

看着郝歡揹着手,優哉遊哉地走在前面,她提着小揹包趕緊跟了上去。

這一次他們回來的任務就是搬家以及安排公司搬過去這件事,其他就沒什麼重要的事情了。

乘坐電梯上去後,王樂欣從揹包裏拿過鑰匙開門,郝歡進去換上拖鞋,走到大廳上用食指在桌子上一抹,說着:“這次就沒什麼灰塵了,打掃一下房間就行。”

“哦……”

王樂欣進房間看了一下,郝歡這裏是三室一廳一衛,其中一個小一點的房間他給弄成了書房,另一個房間什麼都齊全,但一直以來都沒有人住過。

王樂欣進去打掃着,然後從衣櫃裏拿出牀上三件套鋪好,問着:“老闆,搬家是不是就不要這些牀被啥的了?”

“當然不要了!”

郝歡說着:“我們又不差這點錢,再說了,這些東西都搬過去的話,那得多麻煩啊!留着送給下家好了,反正這些傢俱家電加起來也就幾十萬元。”

也就幾十萬元?

王樂欣有點傻眼!

這麼說她眼前這張大牀跟寬大的衣櫃比起來豈不是價值好幾萬,甚至超過十萬元了?

好貴……

雖然幾十萬現在對她不算什麼了,但想想還是覺得這些地方花這麼多錢有點奢侈,很沒必要。

她打掃好這個房間,鋪好牀被後,走出去打理了一下郝歡的房間,突然問道:“老闆,書房裏書架上的書到時候都要帶走嗎?”

郝歡說着:“電腦帶走就行,書就不要了,反正該看的都看過了,沒看的也懶得看了,同樣當做禮物送給下家吧!”

“那衣櫃裏的這些衣服呢?”

王樂欣發現郝歡還是有不少衣服的,尤其是西裝,好幾套都是她沒見過郝歡穿的,感覺有的西裝那都是價值上百萬一套的那種!

看着就值錢……

郝歡這次倒是沒有要送出衣服的意思了,畢竟他這人不喜歡出去買衣服,這些衣服裏,好多都是他親媽跟小姨給他定製的,每一件確實都價值不菲。

“衣服的話到時候打包帶走,反正也不是很多,一個行李箱就能裝下了。其他的除了電腦跟鞋子,就沒有什麼需要帶走的了。”

“哦。”

王樂欣記下來了,郝歡這時拿手機過來拍着視頻,將王樂欣在收拾房間的樣子給拍了進去,然後進行當前定位,發微博說要拍賣兩套陽市的高層江景房,最終競拍下這兩套房的新房主將能獲得他接下來結婚送出的請帖。

這對很多土豪來說就吸引了!

郝歡的婚禮,邀請的那都是些什麼人物啊!對很多土豪而言,最重要的不是買房子,而是跟郝歡打好交道啊!

買下郝歡的房子,到時候不僅僅可以蹭郝歡的熱度,還能蹭郝歡的婚禮!

這對很多沒有什麼名氣的富豪來說可是一次上位的機會!陽市一套這樣的江景房,大概也就一千萬上下,拍賣的話都是一些有錢人,到時候至少也得三四千萬才能拿下,如果有不差錢的土豪在競拍,說不準會被搶到上億元!

但對一些人而言,這錢不是重要的,花完了可以再賺!最重要的是營銷,是名氣,是跟郝歡打上交道!

所以,郝歡這條微博發出去後,很快就有不少土豪蠢蠢欲動了。

而買不起房,只能吃瓜的網友們的關注點就是郝歡視頻里正在收拾房間的王樂欣了!

“實錘啊!這次是真實錘了啊!”

“郝歡居然要結婚了!看樣子新娘就是王樂欣沒跑了!”

“什麼時候結婚啊?現在都沒傳出郝歡跟王樂欣訂婚的消息啊!”

“我怎麼感覺郝歡跟王樂欣是要在國慶節結婚?因爲紅耳朵影視樂園要在國慶節開園營業,這麼美好的日子,要是結婚的話,就是雙喜臨門了!”

……

郝歡這條微博又成功帶起節奏跟熱度了!

他看了一眼還在房間裏收拾,對現在的微博一無所知的王樂欣,臉上流露出一抹卑鄙的笑容。

“房子拍賣的事情我已經放出消息了!後天中午開始拍賣,拍賣地點就選在這裏的地產公司去進行,等會兒咱們過去提醒一下,申請個流程,順便去海鮮市場一趟,現在這個季度的大閘蟹比較鮮美。”

郝歡短短几分鐘的功夫,直接就把事情給安排得妥妥的了,就連王樂欣他也給安排妥了!

……

半小時後,王樂欣還不知道自己又上熱搜了!

直到劉雨曦突然發消息問她跟什麼時候結婚?怎麼連要結婚了都不告訴她,是不是不把她當姐妹當朋友時,她才意識到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她回覆劉雨曦信息:“沒有呀!誰說我要結婚了? 殿下,你wifi掉了 我男朋友都還沒有……”

劉雨曦回覆呵呵的表情:“還說沒有!郝歡都發微博對外公開了,說誰買下你們的房子,就給誰送上結婚請帖!”

“……”

王樂欣趕緊上微薄看了一下,然後發現郝歡確實在半小時前發了一條微博,說要拍賣房子,而這個微博下有關於拍房子的視頻,視頻中有一段正是她在打理臥室的過程!

那側臉,認識她的人一看就能分辨出來!

難怪劉雨曦突然問她什麼時候結婚,現在不只是劉雨曦,就連這條微博下的網友們都在問着她跟郝歡什麼時候結婚啊!

可是她真沒有要跟郝歡結婚呀!而且郝歡也沒打算要跟她結婚呀!

怎麼突然間這網上到處都是關於他們要結婚的新聞了!

搞得她現在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馬上就要結婚了?

最可怕的是這時候她媽還打了電話過來,感覺就是知道了這件事一樣!

她走去陽臺,緊張忐忑地點了接通,喊叫了一聲“媽”時,她媽直接就罵了起來:“你還知道有我這個媽呢!結婚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我不跟父母商量!”

王樂欣:“……”

我真沒要結婚呀!

她瞪着坐在大廳若無其事看着電視的郝歡,感覺這次郝歡就是故意的!

這次好了,沒法洗了! 王樂欣在接着電話,跟她媽解釋着自己沒有打算結婚,郝歡突然吩咐着:“王樂欣,過來一下!”

“哦……”

王樂欣無奈道:“媽,我要忙了,不跟你說了,反正我真的沒有要結婚,網上那都是騙人博眼球的!”

“你肯定是怕爸媽不同意你們這門親事,所以瞞着我們想生米煮成熟飯再說是吧!”

“沒有……”

“沒有就是有,有就是沒有!”

“哎呀!媽你煩死了,我都說沒有了,我現在沒空跟你說了,我要掛電話了。”

“可以啊你!有對象了就不要父母了是吧?”

“媽你又在強詞奪理,我不理你了,我要忙去了,真掛了!”

王樂欣無奈地掛了電話,然後走過去問着:“老闆,你喊我幹嘛?”

郝歡說着:“沒幹嘛,只是隨便喊喊練一下嗓子。”

???

王樂欣突然深呼吸!

沒幹嘛你喊我幹嘛呀!

氣死我了!

王樂欣都想打人了,她氣呼呼地拿過揹包要走了。

郝歡開口問着:“去哪裏啊!”

王樂欣本想說要你管,結果最後用最剛的語氣,說着最慫的話:“去買菜!”

郝歡都忍不住想笑了,他拿過鑰匙說着:“那等我一起,順便去房產公司一趟,處理一下房子拍賣的事情!”

“哦!”

王樂欣穿着鞋,憤憤地回答着。

郝歡拿過手機走了過去,然後伸手按着蹲下來穿鞋的王樂欣的腦袋,說道:“你這語氣是想要表達出對老闆的憤怒跟不滿嗎?”

“沒有!”

王樂欣被按得脖子縮了一下,郝歡擡起右腳:“還說沒有,看來是最近對你太好了,導致你都沒有上下級觀念了!

現在得重新讓你意識到上下級觀念才行,就從給我穿鞋開始做起!”

“……”

王樂欣看着郝歡這大豬蹄子,真想直接就咬一口過去!

欺人太甚!

她不滿道:“再按我頭不給你穿了!”

郝歡鬆手道:“行吧,不按你這豬頭了!”

王樂欣嘟了嘟嘴,她給自己穿好鞋後,嫌棄地拿過郝歡的襪子,然後抓着郝歡的腳穿上,最後用命令的語氣吩咐郝歡擡起另一隻腳,給郝歡穿好了鞋。

“襪子沒穿好,有點不舒服,算了,這次就將就了!”郝歡開門走出去,說道:“鎖好門!”

戀清 “鎖好了!”

王樂欣超凶地回答着。

郝歡警告道:“注意你的語氣!這是跟老闆說話的語氣嗎?不知道的還以爲你纔是老闆呢!”

王樂欣撇頭不說話了。

她覺得今天的郝歡就好討嫌!

片刻後。

負責這一片江邊小區樓房銷售的房產公司裏,郝歡跟王樂欣的到來瞬間引發了一陣小小的轟動。

買房的,看房的以及銷售經理銷售員等等,但凡是認出郝歡跟王樂欣的,都沒一個能淡定下來!

郝歡直奔主題,找上了能說上話的領導,這些房產公司裏,只要是個員工都自稱經理,他現在要找的就是真正的經理,然後跟對方說明情況,最後確定好拍賣信息以及時間流程,他纔跟王樂欣離開。

“現在就可以去買菜了!”

郝歡開着車,現在這個季節大閘蟹很肥美,兩個人吃飯,往往都不知道該吃什麼,但郝歡就沒有這種煩惱,他喜歡海鮮,喜歡蝦蟹,所以買上幾樣,直接吃到飽就行!

王樂欣在刷着微博,她發現全天下都在傳她要跟郝歡結婚了!

熱搜第一名都已經是他們要結婚的標題了!

這時,郝歡的手機鈴聲響起,他跟王樂欣一起不約而同地瞅了一眼過去,來電備註顯示的是一個字:媽。

郝歡伸手點了接聽,然後關了音樂,點開免提。

“兒子,你跟小欣欣要結婚了啊!結婚時間想好了嗎?是不是已經訂婚了?女方嫁妝啥的有要求嗎?結婚前你們要不要進行個婚前體檢?”

章敏噼裏啪啦地就問了一堆問題,聽得郝歡頭皮發麻,聽得王樂欣臉紅心跳!

沒有!

你們都誤會了!

我跟他纔沒有要結婚!

她心裏喊着,但卻是一點聲音都不敢喊出。

郝歡毫不留情道:“媽,你又聽誰說我要跟這蠢豬結婚了?”

章敏斥道:“你自己都在微博上公開說了!”

郝歡解釋着:“我那是要搬家了,所以找個吸引人的點去忽悠別人過來競拍這兩套房子的!”

章敏說道:“我管你是不是忽悠!反正全天下都知道你們要結婚了!這關乎到郝家的名譽,關乎到人家姑娘的清白!你要是個男人,就對人家負責!”

郝歡道:“我又沒有說過要跟誰誰誰結婚,這都是他們憑空想象的,我總不能爲了滿足他們,然後跟這蠢豬結婚嗎?媽你就不怕我跟她結婚後,生出來的孫子遺傳了她這愚蠢的基因嗎?”

章敏嗔道:“臭小子!欠揍了是吧?這種話你背地裏說一下就算了,可別當着人家面說,這多打擊人啊!雖然看起來是不怎麼聰明的樣子……”

郝歡突然笑道:“媽,你這話纔是打擊人好吧!”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他隨後問着:“王樂欣,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