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郭雪緊緊地握起了拳頭。「那個女的呢,是不是被救走了?」

「回大統領,聶彪已經提前一晚將那個女的送到了8號飛船上,現在正趕往尊王星,兩天之後應該就能達到了。」屬下回道。

「聶彪幹得不錯,只要那女的落在我的手中,我到時候就看看,姓葉的還敢不敢來尊王星送死。」

郭雪眼睛里露出強盛的殺氣。

……

一望無際的太空。

一艘通體黑色,船身兩邊分刻噴著『8』字跟『三界』字樣的飛船,正在太空飛行。

這是望北星跟波多星中段,只要過瞭望北星,就等於進入三界尊者真正的地頭了。

對於8號飛船來說,這根本就不重要,作為尊王星護衛戰艦,他們從來不相信,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

飛船末段的大牢之內,副船長卡夫帶著一名手下,走進牢室之中。

這牢室裡面,關押的犯人有輕有重,大多數都是犯了各種各樣罪名的。

其中一間牢室之中,一名全身襤褸的女子縮在一角,身上滿是血跡。

她挨在牆上,只有這樣,才能躺得舒服一些。

此時此刻,她目光之中,全都是獃滯神色,眼珠子灰暗,彷彿死人一樣,沒有絲毫感情。

沒有人知道,她心裡在想著什麼。

也許是後悔,也許是對生命失去意義。

誰知道呢!

咣!

大牢的門被推開。

卡夫走進來,直接來到她面前。

「阮玫瑰,副艦長來看你,還不起來跪迎?」那名手下喝道。

阮玫瑰就像聾了一樣,彷彿沒有聽見一樣。

「放肆,快起來跪迎,不想活了嗎?」那手下像奴才一樣大呼起來。

「阿德,住口。」卡夫喝住手下,這才走到那阮玫瑰面前,看著她那張髒兮兮,滿是污泥的臉。

儘管她的臉很臟,但是,那輪廓,還是讓她漂亮的臉蛋可見一斑。

「阮玫瑰,我來是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跟壞消息的,你想聽哪個?」卡夫問。

阮玫瑰眼睛都沒眨一下。

「好消息就是,葉雄去救你了,就在天京城的刑場,他帶了幾個朋友過來,其中還有北域七惡,把整個天京城鬧了個天翻地覆,還把尊王星的執法隊隊長聶彪給殺了……」

阮玫瑰身體顫動一下,但是片刻之後,就恢復正常了。

「壞消息是,聶彪在葉雄來救人之前,把你交給了我,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8號飛船,你肯定聽說過吧,你以前可是當過巡衛的,抓過不少黑戶,應該知道8號飛船代表著什麼。如果他還敢過來救你,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螳臂擋車,自取滅亡。」

卡夫饒有興趣地看著她。

雖然,她還是沒有反應,但是眼睛里,分明帶著一絲色彩。

「看你的樣子,似乎還在希望他會來救你是嗎,我勸你乖乖死了這條心吧,他絕對不敢來的!」

「說實話,我卡夫還是十分敬重你的,被吊在型場上六天六夜,半個字都不說,你是真正的戰士,像你這樣的戰士,就應該得到好的對待。」

「但是你明顯選擇錯了,一個黑戶,哪怕有通天的能力,也不可能掀起巨浪的。」

「給你個忠告,回尊王星之後,好好交待,也許還有一條活路,不然的話,受到的折磨,會比在天京城痛苦百倍。」

名門盛寵:早安,老公大人 「認清現實吧,一名黑戶,是不會有出頭之日的。」

卡夫說了一大推,見她還沒有反應,只好轉身離開牢室。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名手下急匆匆地從外面走進來,急道:「副艦長……」

那手下看了阮玫瑰一眼,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儘管說,扭扭捏捏的算什麼東西。」卡夫罵道。

「副艦長,飛船外面有人攔截。」

「誰攔截了?」

「好像是葉雄。」

「多少人?」

「就一個。」

「他腦子進水了,一個人,攔截三萬人的飛船?」

卡夫回頭看了阮玫瑰一眼,只見她慢慢地站了起來,目光之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眼睛里,一抹淚水不由得湧出眼睛。

「看來這小子還挺重情義的,我剛才說他不敢來救你,我現在收回這樣的話,但是,還是那句話,螳臂擋車,不自量力。」卡夫說完,正準備離開。

「等一下。」阮玫瑰說話了。

這是她自從被吊起來之後,第一次說話,長時間沒開過口,連聲音都撕啞。

「我能不能去看看他?」她問。

「沒問題,我就讓你親眼看看,他是怎麼死的,來人,帶她去作戰指揮中心。」

那名手下過去,正準備扶她。

「別碰我,我自己能行。」

阮玫瑰掙扎著站出來,朝門口來走去,沒多久就來到作指戰揮中心。

……

此時的作戰指揮中心,很多人都在哈哈大笑。

前面的大屏幕上,是一片星空,正浮現著一個人的身影。

他懸浮在虛空之中,身體站得筆直,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阮玫瑰進來,正好看著他那熟悉的臉。

「卡夫,你來了,瞧瞧這小子多狂傲。」正艦長瓦斯指著大屏幕,哈哈地大笑起來。

「這小子就是葉雄?確實夠膽大的,不知死活,」卡夫回了一句,然後說道:「艦長,為什麼不派人去把他抓住,還停下飛船。」

「抓住他就沒意思了,我現在不是正等著你過來看看,什麼叫不知天高地厚嘛!」

「瞧瞧他那眼神,彷彿他是救世主似的。」

「一名金丹後期的修士,攔我三萬修士的飛船,哈哈哈……不行,我要笑死了。」

瓦斯捂著自己的肚子,大笑起來,停不下來。

旁邊的那些將領,也全都大笑起來,除了附和,更多是覺得這真的好笑。

重生八零:軍妻有點甜 (本章完) 整個指揮中心,所有的人都在笑,只有一個人在默默地哭著,淚眼模糊。

那就是阮玫瑰。

被吊在刑台上這六天六夜。

阮玫瑰內心一直在詢問自己,這樣做到底值不值。

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守口如瓶;為了一個已婚的女人,堅決不出賣他。

落得如此下場,到底值不值得?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值不值得了。

如果不是他,自己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如果不是認識他,自己現在應該還在天京學院,享受著美女的待遇,前途一片光明。

但是現在,她覺得值了。

BOSS兇勐:乖妻領證吧 至少證明,他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樣的男人,不會拋下自己。

拋開喜不喜歡自己,哪怕是當朋友,也值了。

「這是誰?」瓦斯這才看到旁邊髒兮兮的阮玫瑰。

「她就是葉雄想要救的女人,我特地帶她過來,讓她親眼看看,她的男人是怎麼死的。」卡夫笑道。

「很好,順便也讓她好死心。」瓦斯說完,這才對身邊一個手下吩咐。「派幾個人過去,把他抓回來,記住,要抓活了,郭大統領會喜歡我送的這份大禮的。」

「屬下尊命。」

那名手下得到命令,走出指揮中心。

……

葉雄懸浮在半空之中。

面前是一艘十幾公里的巨型飛船。

一人跟一艘飛船,就這樣對峙著。

這種感覺,已經不是螳臂擋車,說是螞蟻擋大象更貼徹一些。

他站著沒動,也沒有說話,等待著。

十分鐘之後,飛船船艙打開,六名修士從裡面飛出來,來到他的面前。

為首的是一名金丹巔峰的修士,他後面還帶著兩名同樣是金丹巔峰的修士,剩下幾名跟他一樣,是金丹後期。

「葉雄,快快束手就擒,不然的話,你只有死路一條。」為首的修士喝道。

「來者何人?」葉雄問。

「8號飛船第五中隊隊長楊……」

話還沒說完,突然半空之中,一道孤形長虹劃過,如同一道流光。

靈劍尊 雲月盟 噗噗噗噗!

那名金丹巔峰修士還沒說完話,身體就直接被切成兩半。

剩下那五名修士,有三名是跟他同一個平面的,同樣被瞬間斬成兩半。

剩下的兩名金丹後期修士,因為不是同一平面,躲過一死。

「啊啊……」

「快跑啊!」

兩名修士像是見鬼一樣,化成兩道流光,瞬間就逃回飛船之內。

一劍斬殺三名金丹巔峰,一名金丹後期,這種實力,還是螳主臂擋車嗎?

原來鬨笑的作戰指揮中心,笑聲瞬間停止了。

笑聲就像被一把刀,生生從半空切斷一樣,所有人都笑不出來。

包括艦長瓦斯,副艦長卡夫。

阮玫瑰看著面前的男子,心情突然激動起來。

短短時間沒見,他怎麼變得這麼強大?

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正在此時,飛船外面傳來一聲震天的聲音。

「把人交出來,不然的話,我屠盡8號飛船三萬人。」葉雄鏗鏘地說道。

屠盡三萬人,好霸氣的話。

如果前一刻,他這麼說的話,肯定會被哄堂大笑。

但是現在,沒有人敢笑。

一劍四命,其中還包括三名金丹巔峰修士。

雖然他們是金丹巔峰之中實力較弱的,但是境界擺在那裡啊!

這說明葉雄的實力,遠比他想象之中要厲害。

「徐圖,你說執法隊隊長聶彪是申屠雷殺的,確定不是他殺的?」瓦斯嚴肅地問。

「回艦長,是申屠雷殺的,千真萬確,但是……好像是葉雄將他打傷的。」

徐圖是8號飛船的軍師,實力雖然不是頂尖的,但是戰術卻是數一數二的,各種各樣的陣法,順手拈來。

他在8號飛船,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卡夫,你去對付他,如果他真的打傷了聶彪,說明他的實力已經很厲害了,咱們這飛船,除了你跟我,也沒有幾個有把握了。」瓦斯說道。

「是,艦長。」卡夫正準備出去。

徐圖突然說道:「艦長,對付一名區區的黑戶而已,如果出動副艦長,那豈不是抬高他的身價,咱們先用陣法將他困住,順利讓他試試咱們新研製出來的困陣。」

困陣是陣法之中的一種,專門用來困住敵人,消耗敵人的。

徐圖作為軍師,精於陣法,有這麼好的機會,怎麼會放過。

「好,那就讓他試試咱們陣法的厲害。」瓦斯點頭同意。

「昆多,帶三十二名手下,按照我的陣法演練,記住,只用金丹後期的,金丹巔峰一個都不要。」徐圖吩咐。

「昆多領命。」昆多下去安排了。

……

葉雄等了片刻,很快就從飛船裡面飛出三十二道流光。

流光出來之後,就化成八個方面,從八個方向,每四人一組,把他緊緊地圍住。

突然,三十二道流光,快速流轉起來,看起來每個人都一模一樣,把葉雄緊緊地圍住。

「不知死活。」

連金丹巔峰都一劍殺了,還說這些金丹後期。

葉雄冷哼一聲,手中飲血劍一劍斬出,一道滔天紅光直切出去。

三十二名修士突然快速變幻起來,幾乎同一時間出手。

三十二種攻擊,瞬間把那道霸道劍光擊潰,餘威不減,氣勢洶洶地繼續朝葉雄襲來。

「好,這陣不錯!」瓦斯哈哈大笑起來,十分滿意。「這陣法顯然是專門針對高手的,能把三十二名修士的實力匯成一起,軍師,好厲害的陣法……」

話剛說完,外面大陣突然傳來一聲慘叫。

葉雄手中一道風雷飛劍衝天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將三十二名修士之中的其中一名斬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