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突然,

整個天地為之一震,所有人都感覺到大地在顫抖

遠方,一道深不見底的地裂縫隙正朝著這邊迅速的蔓延而來,聲勢驚人!

「卧槽~快跑啊!」

所有人都慌了,撒腿就跑

朴作仁跑的最快,跑在了眾人之前,也不愧是領頭

「啊!~」

儘管所有人第一時間就開始跑,卻仍舊是抵不住這地縫擴展的速度,一個接一個的兄弟被這地縫給吞噬而去,慘叫連連,人也越來越少了

「賀翎!!」

朴作仁見狀,連忙大喊道:

「你想要知道什麼,我都可以說,只要你能放過我!!!」

朴作仁已經聽到身後那越來越少的慘叫聲,那不是地縫停止蔓延了,那是兄弟們正一個個被地縫滅殺掉….心中慌亂,難道自己在這裡說話的聲音,賀翎聽不到?

跑的滿頭大汗,突然感覺耳邊除了風聲似乎再也沒有慘叫的聲音了,不由得心生疑惑,邊跑邊往後看

「卧槽,人呢?」

卻是看到自己身後的一眾兄弟都沒了身影,好像都掉到地縫裡面去了~

太恐怖了

正驚詫之時,那道地縫竟然又加快了速度,任憑自己如何拚命,也無法逃脫它的吞噬

「轟隆隆!」

周圍的地塊一陣聳動,朴作仁面色慘白,暗叫不好

果然,地縫蔓延過來了,瞬間掠過了自己,腳下一空!

猛地就要下墜之時,卻感覺自己好像被一股浮力托著,很是神奇

「我會飛了?」

朴作仁面色一喜,驚訝的自喃道,卻不料話音剛落,自己就又像是踩空了一樣,腳下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

「啊!~」

慘叫連連

嚇出一身冷汗的朴作仁已經做好了摔死的準備

卻不料,渾身一個哆嗦

醒了?

S級獨家暖寵通緝令 剛剛是在做夢!?

這次還是那個荒原,不同的是自己和一幫兄弟們都跪在這裡,每個人都汗流浹背,緊張兮兮的樣子,自己好歹睜開了眼,他們貌似還在睡夢中跟夢魘爭鬥,一個個面色驚恐又醒不過來,氣氛很是詭異

還好,剛剛是夢,太特么嚇人了!

「呼~」

朴作仁一屁股坐倒在地,雖然是夢,可也驚出了一身冷汗,渾身無力

「轟隆隆~」

突然,大地又開始震顫起來,天空中似有雷鳴響動

「不會吧,還來?」

朴作仁一驚,連忙站起身來,向前方一看

只見那地平線上似乎有水嘩啦啦的冒出來了,緊接著,那水平線越來越高,越來越高,洶湧澎湃的朝自己這邊再次撲過來,驚天之勢的巨浪竟然達到了十幾米的高度,看到那十幾米高的水牆,朴作仁才明白了,這次特么是海嘯啊!

人在天災面前,是如此軟弱無力

「賀翎,你丫的也太會玩了吧?」

看著那海嘯席捲著砂石,滔天巨浪奔虐而來,朴作仁面色慘白之際,是準備放棄抵抗了,根本跑不出去,都是白費力氣,何苦去跑?

再看看周圍一眾還未從上層夢境醒過來的弟兄,朴作仁也懶得叫他們,也好,大水沖一衝就醒了

「說吧,你知道什麼!」

就在那擇人而噬般的滔天巨浪席捲而來之時,整個空間似乎都為之一窒,巨浪寸寸崩塌,化為虛無,消散不見~

賀翎的聲音從高空之中傳來,如同雷音繞耳,聲勢驚人

聽到賀翎的話,朴作仁往天上一看,啥也沒有,但是這比裝的挺厲害的樣子

自己也看出來了,這裡應該是幻術陣法,對自己沒啥傷害,那自己又何必要把秘密交出去?

等他賀翎撐不住了,自己等人就破陣了,破陣之後洛陽城中誰敢動自己等人?

「我知道你妹!來啊,有本事殺了我!」

朴作仁臉色一變,不屑一笑的看向天空,破口大罵!

「好,那我就成全你!」

賀翎的聲音再次從上空傳來

朴作仁有種下樓梯一腳踩空的感覺,整個人一顫,就再次蘇醒了過來

周圍的景象這次就更加真實了,賀翎三人的身影在自己面前,周圍的那些兄弟卻是變成了一幅幅乾枯的骨頭

「又是幻術?你不累嗎?」

朴作仁冷笑一聲,此刻自己還跪在地上,對著賀翎不屑一顧,就要站起來時,卻發現一道無形的力量壓在自己身上,無法動彈……

「喲,這次更真實了,但是你這些骨頭也太假了吧,活人剛死了就能只剩下骨頭?」

朴作仁以為自己看破了賀翎的幻術,沾沾自喜

「呵呵,你倒是『聰明』十分啊,那就讓你在這幻術中死去吧!」

賀翎也是冷笑一聲,諷刺道。

之前這些人都是在幻術之中,後來朴作仁的小弟先醒了過來,自己就用化生陣把他們殺了,值得一提的是化生陣回饋給自己的竟然是三十年的壽命!

但是對付眼前這位朴作仁,就沒必要消耗氣力來施展化生術了!

「還是蠻厲害啊!」

感覺到這腳下一陣莫名的吸力在消耗自己氣力,朴作仁讚歎了一句

「更厲害的在後面!」

賀翎緩緩說道,說著,手指一點

「嘭!」

朴作仁的肚子猛地炸裂開來,內臟器官隨著那道炸裂開來的傷口噴發而出,一度十分血腥

「啊!!!」

朴作仁瞬間面色大變,青筋暴起,腹部傳來的劇痛讓他差點疼暈過去,但也離失血過多死去差不多了

「怎麼回事?」

之前的幻術中對自己精神很受壓抑和刺激,但是肉體上是感覺不到一絲痛覺的,如今卻是疼痛難忍,這哪裡是幻術,就像被炮彈打中了一樣

「怎麼樣,還是幻術嗎?」

配角重生記 賀翎看到他慘烈又痛苦的樣子,心中怒氣也消了大半,隨手一捏

「嘭!」

朴作仁整個人猛地就爆炸了,血肉模糊之間化為虛無

「叮!擊殺普通玩家一名,獲得陣法經驗值1!」

才一點經驗值,微不足道

若不是怕在京城之中鬧出什麼事情,自己也不至於用這陣法

說起來,自己手中還有一份這種陣法的傳授圖紙,有機會可以傳授給別人

也不用每次都消耗自己氣力來施展

這陣法雖然自己直接學習到了三級,但是一天也只能用一次,再用一次自己身體立刻就撐不住了

隨手一揮,自己三人的身影再次浮現在原先的巷口之中

朴作仁那一眾卻是連屍體都不存在

這朴作仁既然不做人,想作死,那就成全他,哪個人都有秘密,也不是哪個秘密都能救了他們的命

「主公,我們接下來去哪?」

走出巷口,看到這川流不息的人馬,程咬金問道。

「接下來…等吧!」

賀翎故作神秘的說了一句,就帶著兩人繼續逛街

在這洛陽城中,想要找到一個歇腳的位置,是很容易的,每走一段距離,就能碰到一處酒樓或者飯館,可以讓人歇息

三人走到一處名叫「大食客」的飯館,看著這頗有奇怪的名字,賀翎正好也有些餓了,直接走了進去

「客官裡面請!」

這家飯館里的擺設也沒什麼稀奇的地方,就是那管賬的那裡有個大胖子男人,渾身膘肥體壯,就連那衣服都遮不住那大肚腩

而那胖子身邊立了塊牌匾,一人高的牌子上正寫著:

1.

若能一人挑戰吃下烤豬一隻,則賬單全免;挑戰不下,則按正常付費、

2.

挑戰「大食客「,飯量超過這位食客,不僅免單,且賞金幣100!;挑戰失敗,則正常收費所吃費用,且需付費10金幣!

……

看這經營挑戰方法,倒是很像現代人的想法,這家飯館中應該是有玩家出謀劃策,這很少見,在這滿京城之中,吃飯吃酒的玩家不少,可在這些酒樓中能有一定地位的玩家,卻是一個沒見到~

普遍的還是玩家身份低劣一些,也就因為大多是漢人的份上,比那些街上賣藝的胡人地位要高一點罷了~

「嘿,三位客官要點什麼,我們家客棧最近舉行食客挑戰活動,看三位客官不像常人,若是能挑戰成功,隨同的一桌人便可在客棧中免費吃食一頓~」

一個玩家店小二湊了過來,引導三人坐在一處飯桌上,看賀翎目光瞥向那牌子那裡,連忙笑嘻嘻的建議道。

看這歡喜的模樣,怕是不少客人栽到過挑戰活動中~

賀翎一笑,搖搖頭,拒絕了。

自己要是想挑戰,那胖子肯定不是對手,一個空間戒指就是一房間的吃食,這客棧怕是都抵不住

關鍵還是要看這家店的口味如何,若是不好吃,還去挑戰,那簡直是找罪受

「你們這都有什麼菜?」

賀翎隨口一問,等待飯館小二報菜名

「您看,這是我們的菜單,客官您需要什麼,點就是了!」

誰知,小二竟然拿出來了一張菜單,遞給了賀翎

好傢夥,菜單竟然都出現了?

看來玩家們對這個東漢的衝擊力不小,一些現代想法和模式也在慢慢融入東漢之中

不得不說,如果按照現實來想,這也是個巨大的商機啊!

「客官可能第一次見,我們客棧是全京城第一家推出菜單的客棧,在這上面您可以看到我們所有的菜式……」

小二看到賀翎臉上的些許驚訝,也是司空見慣,這些npc看到菜單就都是這樣,不太理解的亞子

「好!」

賀翎微微一笑,看了眼店小二,服務態度不錯,講解到位,像程咬金這樣的npc都明白了,接下來,如果菜式可口,那這家客棧發展潛力可是不小

這菜單隻有一張紙,卻是有不少關中菜,尤其是油潑面,看到這油潑面賀翎就點了一份,對這許久都未曾接觸麵食的關中漢,一碗油潑面的魅力還是十分難擋

再配上一塊羊肉餅,應是千金不換

菜單交給北漠,程咬金兩人,兩人中規中矩的跟賀翎點了碗油潑面,又點了些肉菜

其實在這東漢,麵食發展和飯館的吃食還真未必能夠做到現代的那般美味

不然賀翎肯定要把那些關中麵食一樣來一份,像那臊子面也是美味的麵食,面嫩而菜香,先炒出來的拌面菜更是入味十足,呲溜一口就是極大的滿足~

眼下不確定這飯館廚藝如何,還是不要多點

「主公,那邊活動不錯啊,不用銀兩便能吃一頭豬,還能免費吃頓飯~」

程咬金對賀翎笑眯眯的說道,像是想要佔便宜一樣

賀翎卻是搖搖頭:

「吃飯就要吃好的,適中就可,品味美食是種享受,為了佔便宜去吃,沒有靈魂,也是糟蹋自己~」

說到這,賀翎又是莫名一笑:

「你還沒嘗過我的手藝,有時間讓你嘗嘗我親手做的油潑面,那才是我們關中的美味~」

「甚好,甚好,哈哈,俺就先謝過主公了!」

程咬金哈哈大笑,直接一口答應了,也不客氣

賀翎不知道程咬金是哪裡人,但是大唐首都長安,也就是陝西西安那裡,想來油潑面也是程咬金難以抵擋的美味~

北漠相比較程咬金,倒是有些拘束了,每個人有每個人性格,這沒法強求他也活潑

「來人,本大爺要挑戰,上菜!」

正在這時,一位大漢走了進來,很是囂張的走到一處飯桌旁,一腳踩在凳子上,喊道。 龍靜飛到天龍學院大門口,拿出身份玉牌刷開光幕大門,跑到一個侍衛跟前,有些急切地問道:

「剛才是不是有個叫楊嘯的人過來找我?」

龍靜公主的身份在學院已經公開了,加上她高貴的氣質和絕美容顏,學院大部分的人都認識龍靜公主。

那名侍衛看到龍靜,先是一愣,隨即說道:

「龍靜公主,您好,沒錯,剛才的確有一個名叫楊嘯的傢伙,這傢伙假冒是您的朋友,讓我放他進入學院,

幸虧我機靈沒有上當,我立即讓信息傳送室的工作人去核對,果然他是冒充的,」

侍衛大有邀功請賞的意思。

龍靜打斷他的話,急切地問道:

「他人呢?」

「他?您是說楊嘯那小子吧,我已經趕他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