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行!!」

達成交易,趙康不在搭理顧銘,看著畢星宇說:「宇少,我們走吧!!」

總裁的新妻 畢星宇:「……」

他真不甘心就這樣離開。

可是,不甘心他又能怎麼辦?難不成再找高手過來找場子?

暗勁巔峰高手已經屬於稀少的存在,想要找比暗勁巔峰高手更加厲害的存在,難度可不小。

當然,還是可以找到,可是找到了,就見得一定可以打贏顧銘嗎?

一拳打敗暗勁巔峰武者,他覺得,想要穩贏顧銘,唯有先天宗師出面。

可是那……

他無奈的離開,那不是他能夠請得動的存在,他爹都不行。

蒼蠅離開,顧銘和於莎莎又進入甜蜜的二人世界,於莎莎回味著剛才的事情,表揚顧銘說:「你好厲害。」

顧銘:「……」

這需要說嗎?傻子都看得出來。

不過,美女的表揚還是讓他格外受用,忍不住的想皮一下。

他壞笑道:「我還有更厲害的,要試一下嗎?」

「不要!!」於莎莎紅著俏臉說,知道顧銘話語中潛在的含義是什麼。

「為什麼不要?不想嗎?」

「不想!!」

於莎莎毫不給面的說,顧銘鬱悶得想吐血,見此,於莎莎不忍心說:「其實也不是不想啦,而是我……」

「你怎麼了?」

「我還是初女。」

「不捨得給我?」

「也不是。」

「那是因為什麼?」

「因為人家現在要比賽,給你了,就不能比賽了。」於莎莎說。

顧銘說:「沒事,我可以治的,保管完事後讓你跟沒事人一樣。」

這能信?

打死於莎莎也不信啊!!

她不信的說:「我才不信你的話,想要,得等我把比賽比完才行。」

「多久?」顧銘問。

「還有大半個月吧!!」於莎莎說。

顧銘吐血說:「咋這麼久?這麼磨嘰?就不能搞快點,幾天比完?」

於莎莎白眼道:「幾天比完,那舉辦方賺什麼?他們舉辦比賽,說白了就是為了吸引更多的人到這裡來旅遊,來看球,自然是拖得越久越好,才不會幾天就結束呢。」

顧銘無語,他怎麼可能在南洋待那麼久。

也就是於莎莎在這裡,否則他現在就會返程,不會繼續在這裡逗留。

有美女相伴,多逗留一天可以,再多真不行,家裡還有事情等著他去做。

他如實說:「莎莎,這我怕是等不了那麼久,我還得回國辦事情。」

「我知道。」

於莎莎表示理解,知道顧銘這種出手闊綽的大少屬於大忙人,絕對無法在南洋陪她比賽。

她理解說:「你有事情你先回去,等我回國,我們國內見。」

「只能這樣了。」

顧銘無奈的說:「莎莎,其實你應該相信我的,我真可以治好。」

「呵呵!!」

於莎莎發出不恥的笑聲,心想,急色的男人果然什麼謊言都敢說。

那是病嗎?

那不是病,那是傷。

顧銘按摩可以治病,她不信,顧銘按摩,還能把她體內的創傷給治好。

見此,顧銘不強求,畢竟回去以後,多的是女人滿足他的需求。

當然,他也不是什麼事情都不讓於莎莎做。

作為他的小老婆,不幹點小老婆的事情,像話嗎?

午飯不吃,他拉著於莎莎進入酒店房間,幹什麼不言而喻,讓於莎莎去辦她昨晚說過的事情。

好羞澀。

於莎莎的俏臉紅得跟熟透了的紅蘋果一樣。

但是,儘管如此,她還是照辦了,給了顧銘一次美妙的體驗。

兩個小時后,於莎莎的揉著發麻的手,抱怨說:「怎麼這麼久?」

顧銘說:「久難道不好嗎?」

「不好,手都酸了。」於莎莎搖頭說。

顧銘摟著於莎莎的嬌~軀說:「以後,你會體會到久的好處的。」

於莎莎:「……」

這個問題她沒有辦法回答,只能裝作她什麼都沒有聽到,轉移話題說:「我餓了。」

她是真餓了,前胸貼後背那種,上午比賽和剛才的事情讓她消耗很大。

顧銘自然不能把美人餓著。

不過,他也沒有帶於莎莎出去吃飯,用小天地的美味食材獎勵剛才辛苦幹活的於莎莎。

怎麼來的,問就是變魔術,不問顧銘樂得輕鬆,不想解釋那麼多。

顯然,於莎莎問了,同時,她也吃了。

味道如何,誰吃誰知道,於莎莎沒有任何懸念的被征服了,吃了還想吃。

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從可以煉丹以後,顧銘已經很少種植蔬菜了,這些還是以前的存貨,屬於吃一點少一點的存在。

當然,可以繼續種,但是他不想,相比丹藥的功效,蔬菜差多了。

不能因為口腹之慾放棄更加有效的東西,顧銘一項如此的務實。

下午,顧銘把於莎莎交給田教練,確保出事他能夠及時知曉后,他踏上回國的旅途。 夜晚,申海市,繁華依舊,無數俊男靚女出去嗨皮,感受豪華大都市的魅力。

然而,有四個女人例外,她們分別是秦思雨、何芷柔、劉羽欣、馮妍。

她們沒有出去,她們聚集在顧家豪宅。

幹什麼?

打麻將!!

什麼?打麻將?幾位大美女晚上別的不幹、干這個?怎麼聽上去這麼的令人難以置信呢?

確實難以置信。

但她們確實圍坐在麻將機前。

只是,沒有打麻將,而是在聊天。

「思雨,你確定顧銘是今天晚上回來?」何芷柔明知故問的說。

作為顧銘的女人,顧銘自然不會厚此薄彼,無論是離開還是回來,都給何芷柔發了信息。

至於目的嘛,當然不是通知那麼簡單,而是讓何芷柔做好被睡的心理準備,別出現他回來想找女人,一個都找不到那種尷尬情況。

當然,這是顧銘的小心思,何芷柔不清楚,她就知道顧銘今天晚上要回來。

可是,這事她不能知道,只能問秦思雨。

下午的時候,秦思雨說過這事,這才有了這場意義非同一般的牌局。

現在,她再次詢問,也是有目的,等秦思雨再次確認此事後,她立馬催秦思雨給顧銘打電話,問顧銘準確的到家時間。

她表示不想一直干坐在這裡當傻子。

秦思雨苦笑,坑老公這種事情,她卻是不想乾的。

可是,架不住何芷柔一再請求,她也只能昧著良心跟何芷柔一起算計顧銘,確保何芷柔贏下與顧銘的賭局。

至於劉羽欣和馮妍,無一例外,都上了何芷柔的賊船,否則她們不會出現在這裡,參與這場遊戲。

告密?

這一次,馮妍和劉羽欣壓根沒有想過告密這種事,堅定的站在何芷柔這一邊。

有原因。

馮妍是不好意思,因為上一次她已經擺了何芷柔一道,這一次想要彌補。

劉羽欣不是,她是恨,心裡還記得上次顧銘和馮妍去小樹林不帶上她這事。

不帶上她一起玩,馮妍回家還欺負她,這她能忍?

她忍不了,要報復。

馮妍她已經報復過了,顧銘不在的這段時間,由她代為慰勞馮妍,把馮妍折騰壞了。

現在,她要報復顧銘,自然要堅定的站在何芷柔這一邊。

在三女目光的注視下,秦思雨撥通顧銘電話,並在三女的要求下,把免提打開。

「顧銘,你還有多久到家?」秦思雨問道。

顧銘不知道家裡的情況,見秦思雨打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家,第一反應就是秦思雨等不急了。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他說:「寶貝,別急,我快到了,等我回家,我們馬上么么噠,讓你感受一下我有多麼的想你。」

「不正經。」秦思雨俏臉紅著說,十分的不好意思,畢竟這個電話,不止她一個人再聽。

好難為情!!

這是此刻秦思雨的寫照,然而其她三女卻是忍不住心生渴望,她們也著實想感受一下,顧銘有沒有想她們。

可惜,正宮就是正宮,情人就是情人,這個時候沒有她們說話的份。

當然,機會是有的,保不準今晚顧銘就溜到她們房間來,一解她們的相思之苦。

今晚,顧銘的任務很艱巨。

顧銘現在不知道,知道了也不懼,聽秦思雨說他不正經,立馬反駁說:「我哪裡不正經了?難道你不想?」

秦思雨:「……」

她肯定想。

要知道顧銘離開的時候,正值她大姨媽駕到,無法跟顧銘快樂道別。

如今,顧銘回來,她大姨媽也走了,她自然想跟顧銘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

可惜,這些話她不好意思說出口,含糊說了一句,等你回來,就把電話給掛掉了。

她們繼續等顧銘回家。

幾分鐘后,鑰匙開門的聲音響起。

「來了!!」

四個女人心頭一怔,知道這是顧銘回來了,立馬把早已經準備好的劇本演了出來。

「四萬。」馮妍說。

「八筒。」劉羽欣說。

「五條。」何芷柔說。

最後,秦思雨說:「七萬。」

「胡了!!」

「我也胡了。」

「哇,思雨你運氣咋這麼差,我也胡了。」

三個女人同時把牌推倒,秦思雨一炮三響,而且還不是一般的三響。

暗七對、清一色、大對子,還都是帶雨的存在。

「給錢給錢。」她們伸手找秦思雨要錢。

秦思雨苦著臉說:「先欠著,打完一起給。」

何芷柔說:「思雨,真不能讓你再欠了,你都欠我一個億了。」

劉羽欣說:「是啊!思雨,真不能讓你欠了,你都欠我六千萬了。」

最後,馮妍說:「顧銘回來了!」

「什麼?顧銘回來了,那思雨欠我們的錢豈不是有人給了。」何芷柔驚喜萬分的說。

「給錢!給錢!」劉羽欣朝著門口喊話道:「顧銘,快過來給錢。」

顧銘:「……」

他本以為,他回家,進門,秦思雨會給他來一個溫馨的擁抱,緊接著跟他在門口來一個浪漫的法式熱吻,然後拉開他回家的第一戰。

結果,一樣沒有,只有討債聲。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不能忍。

他黑著臉走了過來。

然而,沒有卵用,債主們都不怕他呢。

何芷柔伸手道:「顧銘,快給錢。」

「什麼錢?」顧銘明知故問道。

何芷柔理直氣壯說:「思雨輸給我的錢。」

「打麻將能輸一個億?」顧銘不信的說,預感其中有什麼陰謀。 替嫁:傅少的贖罪新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