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黃二狗有些無奈,不過也不著急,繼續重複他賭神的操作。

看到黃二狗又開始連贏起來,顧傑吐血,忍不住跟了一把,居然……贏了。

這……

恨下得少。

下一局重注跟,結果……又輸了。

操蛋啊!他這輩子就沒有遇到過這麼操蛋的事情,額頭上的汗珠不停的往外冒。

他想過收手,可是想著輸掉的錢,他又不甘心,硬著頭皮繼續賭。

……

顧銘還不知道他哥已經落入別人的陷阱,並越陷越深。當然,他就算知道,也不會在意。

他繼續待著劉柔在古桐村閑逛,給劉柔講她當助理后需要做哪些工作。

本來他是不想講的,但是架不住兩人沒有話說,加之劉柔再三詢問,他也就講了出來。

他說:「其實吧!給我當助理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你只需要每天按時去公司打卡上班,把公司發生的重大事情彙報給我就行了。」

「就這?」劉柔有種她像是顧銘安插在公司眼線的錯覺。

「還有……」

「什麼?」

「就是如果有人找我算命,又有資格讓我給他算命,你得安排好,盡量讓他等我,不要讓我等他。」

劉柔:「……」

這要求不可謂不奇葩,這簡直是拿客戶的時間不當時間嘛,大城市都是這種操作?

同時,她還納悶,這算命是個什麼鬼東西?鄉下人現在信這的都少,大城市還有人信這?

信也就算了,還信顧銘,這……

她忍不住質疑道:「你算命准嗎?別是忽悠人家的吧!」

「哈!!」

顧銘笑道:「江湖人送外號神運算元,你當是白叫的?」

「真的?」劉柔還是有些不信。

顧銘懶得解釋,說:「你出去以後就知道了,我的名聲,絕對震耳欲聾。」

「那你能給我算算嗎?」

「算什麼?」

「就算我這一次能不能出去。」

「行,沒問題。」

顧銘沒想那麼多,當即凝神靜氣,開啟慧眼。

她沒法說顧銘的不是,因為她也不能保證以後她們就一定能離婚,畢竟她媽不是好惹的。

顧銘不願意跟她假結婚,但幫她出去卻是真的。而她呢?又不是處女,讓顧銘干一次無關緊要,當一場春夢。

她低頭說:「顧銘,你要是想,我可以讓你乾的。」

「什麼?」

顧銘回頭神來,忍不住的咽口水,此刻他當真無法拒絕劉柔這樣的提議。

至於剛才,無論是真結婚還是假結婚,劉柔都是她名義上的妻子,他不能容忍他的妻子心裏面住著別的男人,更不能容忍他妻子給他戴綠帽子。

他忍不住問:「真的可以嗎?」

「嗯!!」劉柔輕聲應道。

話語未落,顧銘已經把劉柔拉到懷裡,親吻劉柔誘人紅唇的同時,魔爪也是隔著襯衣蹂躪起劉柔的糰子來。

劉柔熟練的回應著,經驗十足。

不過,當顧銘想脫~下她短褲時,她抓住了顧銘的魔爪,不滿說:「要死啊!這裡怎麼行?萬一有人過來怎麼辦?」

顧銘這才意識到他猴急了。

【作者題外話】:三更完本,求票。 確實沒有人大白天在路上干,乃怕是人煙稀少的鄉間小路也不行。

他找到一個不錯的地。

他把目光投向路邊的小樹林說:「我們去那裡干怎麼樣?」

「嗯!!」劉柔點頭。

以前,她有過跟男友有在小樹林乾的經驗,不介意在鄉下小樹林跟顧銘來一回。

顧銘攔腰抱起劉柔,大步進入樹林。

很快,他就找到一顆大樹,把劉柔放在樹下。

前後左右晃了一眼,確認沒有人,他又猴急的親了上去。

劉柔摟著顧銘的脖子回應著,並配合著讓顧銘脫下她身上的衣物。

很快,劉柔就被顧銘給扒乾淨,劉柔也是拉開顧銘褲子上的拉鏈,把……

「啊……」

劉柔嚇了一跳說:「這好……」

「喜歡嗎?」顧銘問。

劉柔白眼說:「試過以後才知道啊!現在我哪裡知道。」

「不會讓你失望的。」

「嗯!!來吧!!」劉柔主動轉過去。

這顧銘哪能拒絕,立馬錶示要進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腳步聲。

兩人嚇了一跳,大氣都不敢出一下,等待路人離開。

可等了一會,腳步聲非但沒有走遠的跡象,反而離他們越來越近,眼尖的顧銘看到一位背著背簍撿柴火的阿婆。

這一時半會走不了啊!!

顧銘不甘的放過劉柔,示意劉柔穿衣服。

劉柔穿衣服,他簡單,一拉完事。

但他也沒有閑著,上去打掩護,擋住阿婆視線的同時,跟阿婆說著一些無聊的問候話語。

劉柔很快穿好,悄悄從另外一邊離開,顧銘沒有急著走,替阿婆撿了一些柴火,這才揮手告別。

小樹林外,兩人見面,想起剛才的事情,會心一笑。

劉柔問:「還敢幹嗎?」

「敢啊!這有啥不敢的?」

「那我們換個地?」劉柔主動說。

剛才被顧銘那麼一弄,好久沒有做過的她興緻也來了,很想體驗一下顧銘的實力。

顧銘看了一下時間,說:「現在就算了,下午吧!下午我們也去山上弄柴火,找個地慢慢玩。」

「行!!」

劉柔答應,主動挽上顧銘的胳膊,兩人如情侶一般在鄉間小路走著。

很快,顧家再望,劉柔鬆手,兩人神色如常的回家。

劉嬌很高興,因為妹妹和顧銘在外面待了很久,趕緊拉著妹妹進屋,詢問她們剛才都聊了啥。

「什麼?顧銘要你去給他當助理,還要給你五十萬的年薪?」

劉嬌被這個消息給震撼到了。同時,她還不解的問:「為什麼?」

劉柔說:「顧銘剛給我說,他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幫他處理日常工作。」

「本來,他是想把姐夫接過去的,但是考慮的孩子還小,考慮到崔姨沒有人照顧,所以打消了這個念頭。」

「至於為什麼用我,一方面是因為我也信得過,另外一方面顧銘沒有說,但我覺得是因為你。」

「因為我?」

「是啊!!」

「我怎麼了?我沒給銘子說過這事啊!!」劉嬌納悶道。

劉柔笑著說:「姐,你是沒有給顧銘說過這事,但你是顧家的功臣,我這是沾了你的光。」

劉嬌懂了,顧銘這是回報她當年一分錢彩禮不要、不顧母親阻攔嫁到顧家來。

同時,也是回報她給顧家生了一個兒子。

這……

有些感動,畢竟顧銘記得她做過的事,沒有忘記,可越是如此,她越是覺得不好意思,畢竟進門這一年多,除了日子過得有點緊以外,顧家人對她不錯。

同時,她心裡還是希望妹妹劉柔也嫁到顧家來,這樣她們姐妹又可以在一起了。

她不死心問:「除了這個,你們就沒有聊別的了?」

「還聊什麼?」

「你這小妮子,少在這裡給我裝糊塗,快說,你究竟聊了些啥。」

這能說?

打死她也不能說啊!!。

她含糊道:「姐,我們真沒有聊什麼,顧銘就跟我說了一下出去工作需要注意哪些事情,交代清楚后我們就回來了。」

「是嗎?」劉嬌懷疑道。

「肯定啊!!不然我們還能聊什麼?難不成一見面就聊婚嫁的事情?」

「拜託,那需要一個過程好嘛。」

「再說,顧銘現在有女朋友,怎麼可能跟我聊這些嘛,跟他女朋友聊還差不多。」

不給劉嬌說話的機會,劉柔繼續說:「姐,我知道,你和媽現在都希望我嫁給顧銘,但這事得慢慢來,我覺得我現在去給顧銘當助理就是一個機會,你們得支持我。」

「支持!我肯定支持!!」劉嬌表態。

她找不到理由不支持她妹妹,因為這無論怎麼看,這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

「謝謝姐!!」劉柔說。

劉嬌說:「別急著謝,我支持你不管用,還得媽點頭才行。

劉嬌拿出手機給張翠花打電話,並把這個驚人的消息告訴張翠花。

「什麼?」

張翠花大吃了一驚。

她的本意是把劉柔嫁到顧家,賺一筆豐厚的彩禮,過衣食無憂的下半輩子,哪能想顧銘給了劉家一隻會下金蛋的母雞。

五十萬一年,這……這……這……

她暈暈乎乎的說:「那顧銘當真願意給你妹五十萬的年薪?」

「妹妹,你說!!」

劉嬌把手機遞給劉柔,劉柔說:「媽,你放心,顧銘肯定給,而且他說,你要是擔心,他現在可以先預支一年的年薪給我。」

「那你讓他先預支,這不看到錢,我總感覺那小子是騙你的。」

張翠花一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樣子,劉柔無奈說:「行,我下午就跟他說這件事。」

「現在就去!!」

劉柔:「……」

最終,劉家姐妹拗不過張翠花,出去找顧銘。

……

另外一邊,顧銘再找哥,看到顧傑這個點還沒有回來,他立刻意識到,顧傑身上的劫難降臨了。

他不慌,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機給顧傑打電話,接通后,問:「哥,你在哪?」

顧傑慌亂說:「銘子,我……」

顧銘安慰道:「沒事,天踏下來有高個子頂著,你告訴我你在哪裡就行。」

「我在……」

顧傑把他的位置告訴顧銘,顧銘說:「你等著,我馬上過來。」

掛掉電話,顧銘騎上以前顧傑上班時騎的破摩托車離開。

剛出門,就遇到劉家姐妹叫他,顧銘頭也不回的說:「嫂子,有事等我回來再說,我去鎮上一趟。」

「你騎車小心點。」劉嬌叮囑道。

「好!!」 賭場,賭局停止,總計七百萬籌碼全部輸光,顧傑想死的心都有了。

反觀黃二狗,不僅沒輸,桌面上反而又有了千萬籌碼。

黃二狗唏噓道:「傑啊!都說讓你跟我下跟我下,你不聽,現在好了吧!輸了那麼多,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

顧傑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他這輩子,沒有遇到過這麼邪門的事。

不過,現在說這些沒用,他嘆氣道:「二狗子,你放心,欠你的錢我會想辦法還上的。」

「我知道,你們家現在不差錢,我不著急。」

隱婚纏情:段先生輕點寵 嘴上這樣說,心裡卻是急得一P,恨不得顧傑現在就把錢給他。

但,該說的場面還是要說的,畢竟他們是哥們。

況且,七百萬還不能滿足他們的胃口。

顧銘現在有多少錢他們不清楚,但顧銘打了幾百萬回家給母親治病這事他們卻是聽說了。

我只是個小歌手 這說明什麼?這說明顧銘現在真的有本事賺錢。

既然能賺,那就有源源不斷的鈔票落入口袋中,他們現在多贏點,將來慢慢找顧家要就行了,難不成顧銘還能不管他親哥的死活?

黃二狗繼續蠱惑顧傑在他這裡拿籌碼寫欠條賭,顧傑想,但又不敢。

他輸怕了,不敢繼續賭,可是不賭,輸掉那七百萬就真輸了,再無回本的可能。

就在顧傑一臉糾結的時候,顧銘跟著迎賓小姐走了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