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大姐大!」

「大姐大!」

「大姐大!」

就連我看著那幾個特別老實的女孩也奮力的吶喊著!

「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

[翠微居手機版] 「好無聊啊!」我開著在大街漫無目的的溜達著,「要不要去天上人間看看呢?!」我一直聽說風哥說天上人間是京城最好的娛樂會所,因為有些東西是輝煌和帝豪不能比的。但重要的是我真的不知道它們之間有什麼差別,每年拿著幾十萬上百萬的會費,為證明的就是我這個會所的會員!尼瑪,我都在想了要不要搞這麼一個會所。

我慢悠悠把車開到天上人間門口,我還沒停下就聽到服務員沖著我喊道:「喂喂喂,你的車往哪裡停呢?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一輛a4你也好意思在門口停!」

「······」

我看著那個服務員猖狂的樣子真的無語了,看著他囂張的樣子我並不怪他!我就想問問他是不是瞎,這麼吊的車牌你就看不到嗎!

「哎哎哎,你是不是傻,眼瞎看不見人家的車牌嗎!」旁邊的那人上去就給那個服務員一巴掌:「媽的,能來這的都是什麼人你不知道嗎!明天不用來上班了,滾!」

「經理,······我~」

「對不起啊!這人新來的,您別往心裡去,我是天上人間的大堂經理,鄙人姓任單名一個武字!」

「哦,你好!那我還是把車停在後面吧,別再給你這丟人!」說著我就開車往後去了,任武快速的朝著我跑了過來說道:

「您這是說什麼話啊!您停這就是給我們長臉啊!」

我微微一笑沒說話就開了過去,但我開的很慢因為我聽見他倆在討論我,「舅舅,那小子也忒拽了吧,在怎麼說咱這也是天上人間,您在這怎麼說也是這個啊,來人的多了,多少會給您個面子!他·····」

「別說話了,惹不起的人別瞎嚼舌根,想死你也別拉著我!」聽著那小子的話我就笑了,我把車停在後面,稍微的整了一下自己的著裝我就朝著裡面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天上人間就是天上人間!」

我看著那豪華的裝修真不是我在印度的真是天差地別,這裡的小妮子都不一樣,一個比一個嫩啊!

「天上人間,歡迎您的光臨!」

看著兩邊的鞠躬的禮儀,我口水都要流下來了,這身材一級棒啊!進去我沒怎麼動就找在二樓酒吧的吧台找了個散座。

「hi!」

「帥哥,想喝杯什麼!我看就知道你第一次來著吧,那我給你推薦一下咱這的最好喝的一款雞尾酒——嫵媚妖嬈!

「······」我很尷尬的看著她說道:「隨便吧,但我就想知道你怎麼知道我是第一次來這裡的!」

「哈哈,這個很簡單啊!」美女一邊調酒一邊說道:「第一次來天上人間的都會來這裡,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去別的地方!」

「······」

我傻傻的楞了一下:「也是啊,天上人間又不只是個酒吧!還有多娛樂的東西吧!」

「您的酒好了,更多的東西就需要您就慢慢的發掘了!」那美女甜甜的沖著我笑了笑就去接待別的客人了,我看著吧台上那杯粉色的嫵媚妖嬈變那過來長了一口。

「恩,還真不錯!」

「這也算不錯啊?」一個女孩用著及其富有磁性的聲音回了我一句,我順著聲音就轉了過去。

「蔣可如,怎麼又是你!」

「徐子良,什麼叫又是我?」

我沖著她擺擺手道:「哪裡都有你!」

「我還想說哪裡都你呢,真煩人!」蔣可如說完就做到我旁邊,然後敲敲吧台喊道:「婷兒,照舊!」

我快速的瞟了她一眼然後看著蔣可如說道:「哪個美女叫婷兒啊!」

「怎麼了,我的大教官!看上人家了!」

婚婚欲誰 「哈哈哈,怎麼會!還沒你漂亮呢!」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了,也只能笑笑了,婷兒確實挺漂亮但真的不適合我,這是我對她的想法!

「切,一個大老爺們看上了就看了上了唄,遮遮掩掩的像什麼樣子!」說著話婷兒就端了一杯酒過來,「大姐大,你的東西!」

「好,放這吧!」

我看著她的那杯酒,但是完全沒注意蔣可如的動作,而就下一瞬間我感覺到我的手臂被別人挽住了,我看著旁邊的蔣可如挽住我的胳膊。

「眼睛睜這麼大幹什麼!」

「大姐,你男朋友啊!」婷兒看著蔣可如挽上了我胳膊順便就差了句話,我剛想說什麼,就聽到蔣可如說道:

「什麼男朋友!」

「呼~」我深深的呼一口氣,心念叨:有這麼個女朋友我得遇見多少情敵面對多少乾弟弟!看著她沒說什麼,我就趕緊喝了一口酒嫵媚妖嬈壓壓驚。

「這是我男人!」

「噗~」

「誰他的的是你男人!」

「我說是就是!」

「你······」不是我和她吵,因為吵架並不能解決什麼,而且越吵越亂,越亂越說不清。

「大姐大,大姐夫!你們就慢慢聊吧,我還有很多事呢!」婷兒偷偷笑著跑掉了,我抖了抖胳膊示意蔣可如把手拿下去,但是我抖一下她就抓的跟緊一點。

「喂,你幹嘛!」

「什麼也不幹!」

我懶散的趴在桌子上,然後攪拌著我的那杯雞尾酒。蔣可如也爬到吧台上有個手挽著我,一個手托著臉頰然後就是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我,我還真沒被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那樣的直勾勾赤落落的看著!

「喂,喂,喂!」我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都沒反應,「蔣可如你想什麼呢!」我輕輕的推了她一下。

「啊,怎麼了!」

「天啊,你想什麼呢!」

「沒,沒有啊!」

我看著她略顯粉紅的臉蛋就知道她想什麼,「你來就照舊,你是不是每天都來這啊!」

「嗯,是啊!家裡又沒人就我自己。所以我就來這玩唄,反正又沒人管我!」停著蔣可如說話的口氣我就知道此時的她是有些傷心的。蔣可如喝了一口她點的雞尾酒,一臉憂鬱的樣子。

「女孩子一個人在這裡喝酒可是很不安全的!」可能我聲音稍微大了一點,蔣可如立刻沖我吼道:

「喂,我一個女孩子你幹嘛這大聲,我又不是聽不到!再說我這是酒嗎!」說完蔣可如就把她面前的那杯酒推到了我面前,

「你嘗嘗!」

「桃汁!」

我用著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她說道:「這裡還有桃汁?」

「怎麼了,我是這裡的vip,當然會有特別的服務啊!就算我自己買了放這也可以啊!」

[翠微居手機版] 「好無聊啊!」我開著在大街漫無目的的溜達著,「要不要去天上人間看看呢?!」我一直聽說風哥說天上人間是京城最好的娛樂會所,因為有些東西是輝煌和帝豪不能比的。但重要的是我真的不知道它們之間有什麼差別,每年拿著幾十萬上百萬的會費,為證明的就是我這個會所的會員!尼瑪,我都在想了要不要搞這麼一個會所。

我慢悠悠把車開到天上人間門口,我還沒停下就聽到服務員沖著我喊道:「喂喂喂,你的車往哪裡停呢?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一輛a4你也好意思在門口停!」

「······」

我看著那個服務員猖狂的樣子真的無語了,看著他囂張的樣子我並不怪他!我就想問問他是不是瞎,這麼吊的車牌你就看不到嗎!

「哎哎哎,你是不是傻,眼瞎看不見人家的車牌嗎!」旁邊的那人上去就給那個服務員一巴掌:「媽的,能來這的都是什麼人你不知道嗎!明天不用來上班了,滾!」

「經理,······我~」

「對不起啊!這人新來的,您別往心裡去,我是天上人間的大堂經理,鄙人姓任單名一個武字!」

「哦,你好!那我還是把車停在後面吧,別再給你這丟人!」說著我就開車往後去了,任武快速的朝著我跑了過來說道:

「您這是說什麼話啊!您停這就是給我們長臉啊!」

我微微一笑沒說話就開了過去,但我開的很慢因為我聽見他倆在討論我,「舅舅,那小子也忒拽了吧,在怎麼說咱這也是天上人間,您在這怎麼說也是這個啊,來人的多了,多少會給您個面子!他·····」

「別說話了,惹不起的人別瞎嚼舌根,想死你也別拉著我!」聽著那小子的話我就笑了,我把車停在後面,稍微的整了一下自己的著裝我就朝著裡面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天上人間就是天上人間!」

我看著那豪華的裝修真不是我在印度的真是天差地別,這裡的小妮子都不一樣,一個比一個嫩啊!

「天上人間,歡迎您的光臨!」

看著兩邊的鞠躬的禮儀,我口水都要流下來了,這身材一級棒啊!進去我沒怎麼動就找在二樓酒吧的吧台找了個散座。

「hi!」

「帥哥,想喝杯什麼!我看就知道你第一次來著吧,那我給你推薦一下咱這的最好喝的一款雞尾酒——嫵媚妖嬈!

「······」我很尷尬的看著她說道:「隨便吧,但我就想知道你怎麼知道我是第一次來這裡的!」

「哈哈,這個很簡單啊!」美女一邊調酒一邊說道:「第一次來天上人間的都會來這裡,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去別的地方!」

「······」

我傻傻的楞了一下:「也是啊,天上人間又不只是個酒吧!還有多娛樂的東西吧!」

「您的酒好了,更多的東西就需要您就慢慢的發掘了!」那美女甜甜的沖著我笑了笑就去接待別的客人了,我看著吧台上那杯粉色的嫵媚妖嬈變那過來長了一口。

「恩,還真不錯!」

「這也算不錯啊?」一個女孩用著及其富有磁性的聲音回了我一句,我順著聲音就轉了過去。

「蔣可如,怎麼又是你!」

「徐子良,什麼叫又是我?」

我沖著她擺擺手道:「哪裡都有你!」

「我還想說哪裡都你呢,真煩人!」蔣可如說完就做到我旁邊,然後敲敲吧台喊道:「婷兒,照舊!」

我快速的瞟了她一眼然後看著蔣可如說道:「哪個美女叫婷兒啊!」

「怎麼了,我的大教官!看上人家了!」

「哈哈哈,怎麼會!還沒你漂亮呢!」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了,也只能笑笑了,婷兒確實挺漂亮但真的不適合我,這是我對她的想法!

「切,一個大老爺們看上了就看了上了唄,遮遮掩掩的像什麼樣子!」說著話婷兒就端了一杯酒過來,「大姐大,你的東西!」

「好,放這吧!」

我看著她的那杯酒,但是完全沒注意蔣可如的動作,而就下一瞬間我感覺到我的手臂被別人挽住了,我看著旁邊的蔣可如挽住我的胳膊。

「眼睛睜這麼大幹什麼!」

「大姐,你男朋友啊!」婷兒看著蔣可如挽上了我胳膊順便就差了句話,我剛想說什麼,就聽到蔣可如說道:

「什麼男朋友!」

「呼~」我深深的呼一口氣,心念叨:有這麼個女朋友我得遇見多少情敵面對多少乾弟弟!看著她沒說什麼,我就趕緊喝了一口酒嫵媚妖嬈壓壓驚。

「這是我男人!」

「噗~」

「誰他的的是你男人!」

「我說是就是!」

「你······」不是我和她吵,因為吵架並不能解決什麼,而且越吵越亂,越亂越說不清。

「大姐大,大姐夫!你們就慢慢聊吧,我還有很多事呢!」婷兒偷偷笑著跑掉了,我抖了抖胳膊示意蔣可如把手拿下去,但是我抖一下她就抓的跟緊一點。

「喂,你幹嘛!」

「什麼也不幹!」

我懶散的趴在桌子上,然後攪拌著我的那杯雞尾酒。蔣可如也爬到吧台上有個手挽著我,一個手托著臉頰然後就是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我,我還真沒被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那樣的直勾勾赤落落的看著!

「喂,喂,喂!」我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都沒反應,「蔣可如你想什麼呢!」我輕輕的推了她一下。

「啊,怎麼了!」

「天啊,你想什麼呢!」

「沒,沒有啊!」

我看著她略顯粉紅的臉蛋就知道她想什麼,「你來就照舊,你是不是每天都來這啊!」

「嗯,是啊!家裡又沒人就我自己。所以我就來這玩唄,反正又沒人管我!」停著蔣可如說話的口氣我就知道此時的她是有些傷心的。蔣可如喝了一口她點的雞尾酒,一臉憂鬱的樣子。

「女孩子一個人在這裡喝酒可是很不安全的!」可能我聲音稍微大了一點,蔣可如立刻沖我吼道:

「喂,我一個女孩子你幹嘛這大聲,我又不是聽不到!再說我這是酒嗎!」說完蔣可如就把她面前的那杯酒推到了我面前,

「你嘗嘗!」

「桃汁!」

我用著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她說道:「這裡還有桃汁?」

「怎麼了,我是這裡的vip,當然會有特別的服務啊!就算我自己買了放這也可以啊!」

[翠微居手機版] 「怪我了!」

「不怪你,還能怪誰!」

我看著蔣可如能吃人的表情無奈的喝了一口雞尾酒緩緩的說道:「來這你不喝酒嗎?」

「你不是傻,剛才還不是說一個女孩子單獨在這喝酒很危險嗎!而且我喝酒很容易醉的!」

「······」

當她說話她喝酒很容易醉的時候就發現她周圍幾個男人的眼神很不對,似乎他們訂了她很久的樣子。

「說不出來話了!」蔣可如看著我掐而且很自然的掐了我一下,「喂,你掐我幹嘛!很疼的!」

「掐你一下怎麼了,小氣!」蔣可如說完就把腦袋扭到了一旁,我看著她那生氣可愛的樣子笑了起來,

「哈哈哈!」

「笑什麼!」

「我在笑你太引人注目了,你看那邊幾個青年早就看上了,你信不信她們馬上過來請你喝酒!」我指了指遠處雅座上那些三五成群的小土豪,然後又看向蔣可如說道:「不要以為你挽著我的手就可以躲過去哦!」

「切,有你在我就不信你能讓他們灌我酒喝!」蔣可如小臉氣鼓鼓的,接著就把腦袋放在我肩膀上了。

「我和你什麼關係!」我試圖推了推她的腦袋,但是沒推動。蔣可如偏著頭看了我一眼說道:

「我的教官大人!」

「噗!」

「噴什麼噴!他們好像怎的走過來了!」

「我看到了,你別晃我啊!」

「hi!美女,你很漂亮啊!能讓我們陪你喝杯酒嗎!」一個看起起來挺帥氣的傢伙做到了蔣可如的身邊,我挺煩的。

「不漂亮能做我女人嘛?」我直接把蔣可如摟在懷裡,而蔣可如猛的一下被我摟到懷裡,然後就身子猛的一激靈然後眼睛掙得大大的看著我,一臉的茫然!

「哎呦,新來的吧!我可在這觀察她好幾天了,怎麼可能會有你這麼個男人?」

「你丫的,誰褲腰帶沒繫緊把你漏出來了!」

「小王,說話別著難聽嘛!怎麼說人家也是這位美女的男人啊,多少給點面子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