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老湯急躁躁的說:“哪裏有讓人辦事情卻不說是什麼事情的?你這到底是要讓我們幹嘛啊?”

老鬼這才嘆了口氣,“其實也並不是很難,只是說,你現在做不到罷了。”

我笑了笑,“大爺,只要你說的出來,我都會想辦法。不過,如果我真的沒有那個能力的話,我是絕對不會應允的。”

老鬼點頭,“我明白,這樣說吧,我們這些人都根本離不開這裏,你應該也都看出來了吧?”

我點頭,表示我們早就看出來了,這也就是我們之前的猜想。

老鬼這才又說:“那是因爲這附近藏了一件信物,這個東西散發出的一股力量讓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離開,而且我們也絕對存活不了多久的時間,但是會比正常的人活的久。但是有一點,只要時間久的話,待的時間長的,就會魂飛魄散。”

我一驚,這可是絕滅之事啊,一般修道之人都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啊。

畢竟,即便是鬼,可上天有好生之德,也不可做這種決絕的事情。

老鬼嘆了口氣,“所以,我很希望你能夠幫我們解決這個事情。”

我頓時一陣頭大,這個事情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一般來說,如果一個人死了,變鬼之後留在世間,那肯定是有心願未了,所以只要想開了,那這事情也就簡單了。但是這村子裏的人呢?難道還都是心願未了嗎?

這不是瞎扯嗎?

所以說,這老鬼的事情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我多少有點不好意思,“不是我不想應允你,而是我現在實在是對這個事情有點,無能爲力啊。畢竟,我年齡還太輕了……”

不等我說完,老鬼就點頭,“我明白你心底的顧忌,但是隻要你們到了那個地方的話,很快你就會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了。反正具體的我也和你說不明白,唯一能夠說的就是,你可以做到的。”

我可以做的到……

我一陣無語,這叫什麼話?

老鬼再次開口,“而且,你也發現了吧?你們現在也離不開了。”

我一愣,隨後心底大驚,“你是想告訴我們,我們走不出去,不是因爲你們?”

老鬼點頭,“沒錯,你說的很對,你走不出去,不是因爲我們。否則的話,這麼多年也有人來這裏探險什麼的,他們也都會死在這裏,可實際上,除了被嚇瘋的,也沒有什麼人走不出去。”

我與老湯麪面相覷,事情似乎真的有點大條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正好應驗了我之前的說法了。

是有人在暗地裏對付我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能告訴我們嗎?”

徐小琳連忙詢問,折騰了這麼久,她的臉色也逐漸變的不好看起來。

老鬼點頭,“前陣子這裏來了一些人,這些人改變了這裏的佈局。不僅讓我們連村子都出不了,甚至可以奴役我們。”

奴役鬼?

馭鬼術!

我心底又是一沉,茅山祕術中也提到過這種法術。

人鬼殊途,敢馭鬼的,那都是有非常獨特的手段。這是一種控制之術,而且還和養小鬼有很大的區別。

我一陣不安,同時詢問,“這麼說來,那就是這個人讓你們殺了我們?”

老鬼頷首,“是這樣說的,但是沒有說具體的時間,但是有一個大限,也就是後天。”

我嚥了一下口水,同時也明白了,這老鬼的能耐不小,他能夠反抗,就證明他還是有許多辦法的,很有可能,他就是曾經的正一道教徒之一。只不過是民國時期的,說白了,就是得到了正一道的一些功法一類的。

我眉頭一皺,“那這些人是說,就在這村子裏嗎?”

老鬼無奈一笑,“難道你們就沒有發現,你們身邊少了人嗎?”

少了人?

不光是我,老湯和徐小琳也是一怔。

“我操,他們呢?”

老湯頓時跳腳,我也是一驚,對啊,徐小琳帶來的那三個練家子呢? 這事情,倒是……

撞了邪了。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我和老湯、徐小琳三人大眼瞪小眼,卻感覺到毛骨悚然。

仔細回想的話,我們第一次進入這裏,然後再出去,再進了幾處地方,之後就又回來了。但是什麼時候少人的,還真沒有在意到。

再則,我們的速度也不是很快,也根本就不可能是走丟的。

八零福氣嬌妻 我倒吸一口冷氣,“也不是你們做的?”

老鬼搖頭,“自然不是。”

徐小琳嘴脣發抖,“二、二狗,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爲我也沒有發現任何動靜,這隻能夠證明一件事情。那暗地裏的人,要比我強的多了。也可以說,對方的手段很驚人。

老湯低聲啐罵,“麻痹的,不會是見鬼了吧?”

我無言以對,要說見鬼,這面前可就是有的啊,還用你強調嗎?但是這個事情,說心裏話,還是真的很古怪的。我雖然不是什麼驕傲狂妄之輩,但是我們是一行人啊,互相保持的距離連一米都沒有,這人怎麼就消失了呢?

如果是消失一個人的話,倒也好說,可那是三個大活人啊,而且還都是練家子,不該一點動靜都沒有啊,而且我們那麼長時間都沒有注意到啊。

我仔細一想,很快就明白了,看向老鬼,“是鬼遮眼,對吧?”

老鬼點頭,“你果然很聰明,的確是鬼遮眼。本身這裏的地方就迷惑了你們的心神,再加上被他們改過的建築,所以別說三個人了,就算是一百個人丟了,你們也不會第一時間發現異常的。”

“這一手玩的真牛。”

我冷笑一聲,說到底,倒是都是我的原因。

因爲我大意了,鬼遮眼算不上什麼高深莫測的手段。如果是我的話,我也可以做的到。因爲我沒有想到會有人在暗中對付我們,在加上天色本來就暗了,所以我也沒有想到會有那麼多破事。

中了鬼遮眼的話,你看到的前方還可以算是正常的,但是你的六感就會被剝奪掉了一部分。所以,如果我們背後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也是不知道的。而且對方也可以靠其他的手段讓三人自己主動的和我們分開。

老湯也明白了過來,不由又是一陣啐罵,“抓到這鱉孫,就弄死他個夠娘養的,操,玩到老子頭上來了?”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我只好問老鬼,“那他們三人現在是生還是死?人又在哪裏?”

老鬼搖頭,“不知道,不過,我需要提醒你們的就是,控制我們的人,隨時都會動手。所以,你們必須要進入真正的入口。不然的話,就是我們,也可以殺掉你們。”

大娘子萬福 頓了一頓,又和我們說,“我感覺到奇怪的事情是,他好像並不想讓你死的那麼簡單,好像,應該是認識你的吧?”

認識我的?

我感覺一陣頭大,上次在給楊老闆處理別墅的時候,就被提醒過,有人在暗中要對付我。但是,我似乎也真沒有得罪什麼人啊。

老湯連忙看向我,“你小子是不是幹了什麼齷齪的事情啊?”

我斥了他一聲,“滾。”

我真正修煉茅山祕術的話,時間也不是很久,也根本就沒有得罪什麼人。如果真的說有,那就是破了陳木匠的事情,但是那個事情早就過去了啊。而且,陳木匠也不是擁有這些手段的人啊。

老鬼說,“你要是自己都不知道的話,那我就更加不知道了。”

徐小琳也是一臉不解,“二狗,你想想啊。”

我一陣苦惱,“我的大小姐,你看我二狗像是到處招惹是非的人嗎?我他孃的是真不知道啊。我天天就在那個村子附近瞎溜達,你說我能夠招惹什麼人去?”

老湯連忙點頭,“這事情我可以作證,而且二狗做事也都很有分寸的。也沒有幹過趕盡殺絕這種事情的,可會不會是以前招惹到的人呢?”

我無奈聳肩,“我以前就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仔,你猜我能夠惹到什麼人?”

老湯點頭,他也覺的是這個道理。

徐小琳怯怯的開口,“那我們現在咋辦啊?而且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三個人啊。”

這倒真是一個問題。

霍總強寵:夫人,敢拒絕試試 如果人家真和我明着對幹,我倒也不是很怕,大不了就是打不過。但是現在這個事情,卻讓我感覺到很頭疼。別墅的時候,當時就冒出了一隻養的小鬼。

現在……

“看來,這個人是真的很恨我,想讓我不得好死。”

我只能夠得出這麼一個結論來,對方這是在折磨我,是故意的。

我看向老鬼,“大爺,有沒有辦法讓我找到他們?”

很遺憾,對我這個問題,老鬼只是搖頭,我一想也是,對方做事情是非常小心的。所以我只好換了一個問題,“那我該怎麼找到入口?”

對此老鬼倒是出乎意料的爽快,“就在村中心的地方啊。”

我頓時愕然,就這麼簡單?

老鬼點頭,“就是這麼簡單啊。”

我看了看老湯和徐小琳,他們似乎也是因爲這個答案而大感意外,這太孃的簡單了吧?

這讓我們覺的,似乎有點太過不可思議了。

就好像你要去懸崖底下去拿一朵花,但是你死活下不去,可就在這個時候卻有人告訴你,旁邊就有一道樓梯啊。

我第一個感覺就是,這事情似乎有點扯淡。

但是看老鬼的神色,卻也看不出有任何異色。

徐小琳卻是大喜,“真的嗎?”

老鬼點頭,“那當然是真的,這個村子就是爲了遮掩入口而建的啊。”

老湯眨眼,“真孃的是走狗屎運嗎?就這麼簡單,什麼事情都知道了?”

我一時間也想不出任何問題來,人家都說了入口,難道我還故意不聽,專門跑到其他地方去找找嗎?這不是傻子的行爲嗎?

老湯畢竟和我搭檔了一段時間,也是明白我的想法的,湊到我耳邊說,“怎麼了?你覺的有問題嗎?”

只是這當着這老鬼的面,我也不好直接說什麼,就笑說:“只是覺的事情來的太突然了,有點不適應而已。 生活系大佬 不過,既然就在旁邊的話,那倒是簡單的多了。”

老湯狐疑了看了我一眼,感情他也是不太相信這話啊。

反而是徐小琳的高興卻讓我納悶,至於那麼高興嗎?

雖然說老傢伙是鬼不在乎這些東西,但是真的就會這麼簡單嗎?

徐小琳的高興,絕對不僅僅是因爲知道了入口那麼簡單。但是我一時間卻也沒有看出有什麼其他問題,心底暗道古怪,不過,也只能夠在心底去想這個事情了。

我看向老鬼:“那你可以帶我們過去嗎?”

老鬼搖頭,“那裏有一股力量阻擋着我們,去不了。而且,我們隨時都會被那個人控制,這對你是不利的。如果到時候……”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我自然也就明白了。

如果那個人真的會馭鬼術的話,我帶着這老鬼那就是給自己找麻煩啊。

老鬼又告訴我們,出了這裏,直接往左走,第三條路往裏直走,就到村中心的地方了。不過,那個入口是被遮掩住的,不會直接看到的,但是卻有一塊石碑在那裏,也不是很難找。

我將這些話都記在心裏,和他道了一聲別,這才和徐小琳、老湯開始過去。

這大晚上的,我們總不能在這裏找個地方過夜吧?

這地方絕非善地,還是把事情搞明白纔是最好的。

按照老鬼的說法,我們很簡單的就找到了路口,兩側都是破舊的房屋。

老湯低聲說:“你小子心底到底在想着什麼?”

我想了想,這才告訴兩人,這老鬼說過這村莊被人動了手腳。但是這麼大的地方,真的是那麼容易就動手腳的嗎?

如果真的能夠動手手腳的話,除非以前就有問題,只是因爲時間的關係而讓一些東西消失了。

老湯不解,就說,那如果按照我的想法,如果不是這個問題呢?

我就直接和兩人說了,如果不是這個問題的話,那就證明這老鬼是欺騙我們的,那會更加危險。

如果是騙我們的話,那這可能就是一個死局。

不過,那應該是針對我的。

老湯皺眉,低聲說,那這事情可不妙啊,要是按照你的想法,我們退出去是最好的打算。

我對此也是無奈啊,“這大晚上的,也看不清這裏的地方,即便是有那心,也沒有那個本事出去啊。而且,那人如果真的在這裏的話,也不會那麼簡單就讓我們出去。”

所以,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就是。

我就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想要我的命!

他奶奶的! 四周漆黑一片,所能夠做到的,也只有手電筒那微弱的光芒。

周圍也沒有一點聲音,最多的聲音也就是我們的腳步聲。

徐小琳逐漸的緊張起來,下意識的抓住我的胳膊,老湯也是嚴陣以待,也不再說話了。畢竟之前就莫名其妙的丟了三個大活人,而且還是練家子。

村子比我們想象中要大的多,明明就是一條直路,可給我的感覺,卻好像走了好幾個時辰一樣。

我其實是明白的,這是心理作用,遠遠沒有我想的那麼久。

老湯忽地低聲叫住了我們,“小心點,我感覺到了周圍有點不對勁。”

老湯絕對是一個打架好手,那可比我強多了。聽到他這話,我就知道,他肯定是有什麼發現的。當下拉着徐小琳放緩了步伐,又前行不過幾十米的距離。

忽地,黑暗中有一道黑影快速一閃。

我連忙拿着手電照了過去,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就在我愣神的那一會,就感覺到一股風撲面而來,我下意識的將頭往後揚去,隨後就感覺到了胸口一陣劇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頭。我腳下不穩,差點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徐小琳在一旁連忙扶住我,我一陣吃痛,心底暗暗罵娘,真是夠痛的。

我這邊剛剛站穩,老湯就已經擋在了我面前,手電筒的光芒一陣亂閃,老湯已經和對方打了起來。老湯的身手我是知道的,如果就他自己一個人的話,單挑普通人,一個人簡直和打着玩似的。

但是現在,我卻發現,他似乎也遇到了麻煩。

我暗暗吃驚,難道對方那麼強?

趁着這個時間,我再度拿起手電筒照了過去。誰知道,我剛剛一擡手,就感覺到背後被人狠狠砸了一個臂肘,差點沒把我幹趴下。手電筒也直接掉在了地上,摔的燈光亂顫。

我急忙將徐小琳擋在了身下,緊接着我就感覺到背後被人狠狠的打了好幾拳,差點沒把我打的蒙圈了去。

“你麻痹滴。”

老湯大吼一聲,隨後就直接往我這邊跑來,他之前的對手他也不管了。

我也暫時安全了,我雖然修煉過茅山祕術,但是這種打架的方法,我還真的不行,和老湯比起來,那可就差的太遠了。老湯一衝過來,我就暫時安全了,不過身上到處都是疼的,而且到現在我也沒有看到對方是誰。

黑暗中不斷響起拳拳入肉的聲音,聽的我一陣咧嘴,這要是都打我身上的話,我還活不活了?

這以後可得好好練練了,這以後在黑暗中,我太吃苦了。

“操,跑了。”

老湯罵罵咧咧一聲,很是不爽,同時又從地上撿起手電筒。

我忍不住皺眉,“看清是什麼人了嗎?”

老湯搖頭,“這倒是沒有看清,不過……”

老湯頓了一頓,看向徐小琳,神色多少有點遲疑。

我就直接說了,“有什麼想說的,你就直接說吧,也沒有什麼外人。”

老湯點頭,“我感覺和徐小姐來帶的人很像,不過,我也沒有看清,興許是我想多了。”

徐小琳一怔,“不可能吧?”

老湯無奈,“我也就是這麼一說,畢竟我也沒有看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