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蘇月早有提防,她快速伸出手,擋住楊心怡的巴掌,然後狠狠一巴掌反擊。

「這一巴掌,還給你。」

眼見楊心怡就要被打,突然憑空出現一隻手,將蘇月的手抓住。

楊心怡回頭看了一下,發現葉雄臉色鐵青地站在後面,頓時眼睛一紅。

同時,一鼓非常強烈的安全感在心裡生起。

這個男人,雖然傷她的心不輕,但不可否認的是,每次他在身邊,自己都非常有安全感,哪怕天塌下來,她都不怕。

「你到底是誰,你弄疼我了。」蘇月怒道。

「你們很喜歡污陷別人是嗎,那我就讓你們污個夠。」

葉雄抓起桌面上洗杯碗的一盆水,往蘇月當頭潑落,潑完之後,剩下的一半再淋到關柳珍頭上,當下,兩母女滿身是髒水,無比狼狽。

「保安,過來,把這個混蛋抓走。」關柳珍氣得大吼起來。

馬上就有兩名保安跑過來,想將葉雄抓住。

葉雄飛起兩腳,將他們踢飛出去,撞翻兩張桌子,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又有四五名保安衝過來,但是不到三兩下子,就被葉雄打趴在地,爬不起來。

關柳珍母女沒想到葉雄這麼狠,退出幾米遠,關柳珍指著葉雄大吼:「別以為你會功夫就了不起,我告訴你,這裡是天子腳下,你就等著坐一輩子牢吧!」

關柳珍一邊,一邊掏出電話,撥了出去。

「阿松,我是柳珍,震天的壽辰有人來搗亂,恃著自己會功夫,打傷我們好幾名保安,還羞辱了我跟月兒……」

關柳珍打完電話,這才氣勢洶洶地指著葉雄,喝道:「臭子,你有種別走。」

「跟你們的賬還沒算完,你以為我會離開嗎?」

葉雄冷笑一聲,拉住楊心怡的手,向台上走去。(未完待續。) 張妍扶著已經有些搖晃的肖總回到房間,肖總踉蹌幾步的一頭栽在了圓形的睡床上。

張妍微微一笑,「肖總您好好休息一下,我就先回去了。」

肖總迷茫中說道:「張妍呀,你把門關上。」

張妍照做,然而她剛剛把門關好,卻已被肖總從身後一把抱起,張妍心頭一驚,但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肖總放到了大床上。

肖總一邊伸手慢慢的撫摸著張妍的小腿,一邊低聲說道,「張妍你是個好女孩,肖總很喜歡你。」

聽了這話張妍不免覺得好笑,這位肖總剛剛還在對那個什麼胡慧娘擠眉弄眼的壞笑連連,此時此刻卻又說喜歡自己,看樣子真是個花花公子,當真是見一個愛一個,恐怕只要是一個有幾分姿色的女孩子他都會喜歡吧。

但是張妍卻盈盈一笑,「肖總你說笑了。」

此時的肖總似乎早已被慾望沖昏了頭腦,「只要你今天從了我,今後我一定能夠讓你過上你想要的生活,永永遠遠都快快樂樂的。」

張妍怎會不知道肖總的意思。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肖總的這番話預示著什麼,張妍怎麼會不知道?

攀龍附鳳本就是人之常情,何況張妍生長在著花花綠綠的時尚圈,見過太多的內幕,她之所以這些天一直在肖總的面前極力表現,為的不也就是這一天嗎。於是故作嗔裝的說道:「肖總您說得什麼呀?我不大明白呀。」

肖總此時早已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呼吸聲也越來越重。「沒關係,張妍,你馬上就能明白了。」

說話時雙手抬起張妍的的玉腿,低頭向她的小腿吻去。

張妍只覺得小腿上一涼,接著便覺得痒痒的,顯然是肖總落舌所至,且正緩緩向下。

張妍心中暗想:這些有錢人難道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特殊嗜好嗎?管他那?也許過了今晚本小主就真的有了出頭之日了。

然而正在張妍在這裡胡思亂想之時,卻聽房門呼的一聲被撞開。

緊接著一道火紅色的光線畫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啪」的一聲,落在了正在自己身前親吻著自己小腿的肖總的面頰之上。

肖總發出一聲凄厲的哀嚎立時站起身來,隨之房中的燈也亮了起來。

驚愕之餘張妍定睛觀瞧,卻見穿著一身裹身短裙的胡慧娘有手中握著一條燃著赤紅火焰的長鞭正站在那裡,而她身後還跟著許玉揚、宋小安以及沈惟一三個人。

張妍立時覺得又羞又氣,不由自主的驚呼道:「玉揚姐,你們這是幹什麼呀?」然而當她喊出口后卻發現了許玉揚等三個人的異樣。

他們三個人不約而同地瞪大了雙眼,向自己的身旁望去,眼神中滿是驚愕與恐怖,宋小安甚至將整個拳頭都已經吞進了自己的口中,看著三個人的表情張妍似乎也感到了什麼,她不由自主的轉過頭,向身旁望去。

卻見正站在那裡的肖總,鼻樑上的太陽鏡早已不知去向,露出了一雙燃火雙目,面頰上留下一道火燒的痕迹,已經開始塌陷的鼻子下竟然露出一張足有二十厘米長,生了上下四排牙齒的,血盆大口。

張妍簡直不管相信自己的眼睛,剛剛還在與自己纏綿的肖總怎麼在這轉眼之間就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內心的恐懼促使她發出一聲近乎絕望的號叫。

張妍「撲棱」一下從床上站了起來,想向許玉揚這便跑來,然而她剛剛站起身來,腿上立時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使她再一次跌坐在了床上。

張妍低下頭是卻見剛剛被肖總親吻過的自己的玉腿上上竟然留下了一道十幾厘米長的口子,殷紅的鮮血正在肆意的流淌著。

又驚又怕的張妍立時哭了起來「這是怎麼了?我該怎麼辦?」

而肖總所變成的那隻怪物此時也發出了一聲咆哮,「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竟然來壞我的好事?」

胡慧娘冷哼一聲,「妖孽還不受死,廢話什麼?」說話之時手腕一抖,「赤焰斷魂鞭」就已化作一條火線向著怪物的面頰掃來。

那怪物只一伸手,便已將斷魂鞭的鞭稍抓在掌中,而後向著懷中一拉就想將胡慧娘連人帶鞭一起拉到自己身前,卻沒有想到眼前這個身材不高的胡慧娘竟然一點未動,只是那條火鞭被拉的筆直。

胡慧娘冷哼一聲,「妖孽還不現出原型。」說話時雙眸一瞪,「呼」的一聲,赤焰鞭上的火焰頓時又盛三分!

肖總頓時一驚,急忙將手中的鞭稍扔了出去,然而為時已晚,「呼」的一聲,肖總的身上已然著起熊熊大火。

許玉揚見勢急忙上前一把抱起床上的張妍,放在旁邊的沙發上,抬起她的左腿,湊倒嘴邊,立時便有一陣腥臭的氣息湧入許玉揚的鼻腔。

許玉揚還沒等反應過來自己便已向低下頭去,在張妍的傷口處一陣吸允,抬頭時將一口帶著一條條正在瘋狂蠕動著的驅蟲的黑血吐在了地上。

許玉揚看著從自己口中吐出的驅蟲與黑血立時一陣乾嘔,雲舒的元神立時道:「還不掐訣。」

直到此事許玉揚方才恍然大悟,急忙將右手掐成指決,與此同時自己的身體便又向張妍的傷口處吸允下去,如此反覆三次,玉揚吐出的第三口血水才呈現艷紅之色。

許玉揚只見自己的左掌亦掐成指決,虛空一畫,「嘩」的一聲,指上現出一道金光,向著張妍腿上的傷口處一劃,「唰」的一聲,金光閃過,那道剛剛還是血流如注的傷口立時不見了蹤影。

許玉揚太頭看了看已經哭成淚人的張妍,關切的問道:「張妍你覺得怎麼樣?」

張妍抱著自己的腿看了又看,滿是哭腔的問道:「玉揚姐,會不會落疤呀?」

許玉揚心中一隻呆萌羊駝立時閃現而出:這都什麼時候了保命都還來不及那,竟然還想著會不會落疤?

張妍抽泣著說道:「嗯,現在不疼了!」

許玉揚緊接著就說道:「放心吧,咱們來的及時,妖毒入體不深既不會有性命之憂也不會落疤的。」

許玉揚與張妍這才放下心來,張妍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說「謝謝你了玉揚姐。」

「沒事以後多陪本宮洗洗澡就有了!」

許玉揚看著梨花帶雨的張妍,又想一想自己體內的這位神君此時此刻還在說這些,當真是萬語千言難開口,一隻羊駝解所有!

燈筆 楊心怡本能拒絕,不讓他拉手,葉雄道:「想恢複名聲的話,配合我。」

聽他這樣,楊心怡只能任由他拉到台上。

誰不想恢複名譽,誰願意背負著罵名一輩子?

如果不解釋清楚,她這輩子都別想抬起頭。

葉雄拉著楊心怡,走到台上,對還站在台上的蘇震天喊道:「麻煩讓一讓,你的賬呆會再跟你算。」

「好大的霸氣,一上台就要跟蘇震天算賬,這傢伙是誰啊,這麼狂妄。」場下有人道。

場外的人,紛紛在猜測葉雄的身份。

蘇震天猶豫一下,站到一邊。

因為他看到楊心怡在他身邊,突然變得非常平靜,彷彿找到安全的港灣一樣,這種情景讓他猜測,這個男人跟心怡的關係一定不簡單。

葉雄走到台上,一隻手依然拉著楊心怡,另一隻手拿起話筒,:「大家好,我叫葉雄,是楊心怡的前夫,在此,我想跟大家澄清一些事情,還我老婆一個清白。」

聽到葉雄的話,全場嘩然一片,誰也沒想到,楊心怡的前夫會在這時候出現在這裡。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葉雄身上。

剛才葉雄暴打幾名保安,那狠性讓所有人都嚇到了,沒有人膽敢站出來阻止,就連關柳珍跟蘇月,還有蘇偉夫婦,也全都站在一邊,不敢出頭。

「我還有一個名字,叫葉軍,是海天集團董事長葉遠東的兒子。」葉雄繼續。

話音一落,全場炸開了,人群沸騰起來。

「什麼,楊心怡的前夫是葉軍?」

「誰是葉軍?」

「連葉軍你都不知道,你還是不是京城人氏?」

「海天集團珠寶展大劫案你聽過吧,葉軍可是以一己之力將整一個兇惡的傭兵團全部幹掉的人。」

「他會武功的,是真正武功,不是電視上演的那種。」

場下紛紛出聲,目光落到葉雄身上,都是震驚。

一些年輕的女孩,看向葉雄的眼神,全都是火熱。

一個又會武功,年輕又帥,家裡又有錢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

「葉軍,我愛你,愛死你了。」

場下,不知道哪個女人抽風,居然大喊起來。

所有人目光落到那個女孩身上,居然是個長得挺不錯的女孩,雖然遠遠達不到楊心怡姿色,但是在平均水準之上。

見那麼多人望過來,女孩非但沒有害怕,反而大聲:「看什麼看,我就是喜歡,我可是在珠寶展親眼見他勇斗劫匪的。」

對於這女孩的做法,所有人心裡跳出四個字:年輕任性。

女孩的話,讓全場的人,神病鬆了不少。

反觀關柳珍跟蘇月,還有蘇偉夫婦,臉上剎那間變得非常難看,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楊心怡的前夫,居然是如此厲害的人物。

關柳珍靈機一動,道:「葉軍,你既然跟楊心怡離婚了,那現在她已經跟你沒有瓜葛了,還請你別打擾我們之間的家事。」

「關柳珍女士,在沒調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就對一個人出言污辱,你這種行為,就是犯罪。」葉雄目光冷冷地落到她臉上,聲音突然嚴厲起來:「她以前是跟別人舉行過婚禮,但那時候她是被迫的,她根本就不喜歡那個男人,或者,她都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那個男人。」

「相信有很多人都有類似的經歷,最簡單的例子就是蘇震天。他以前覺得關柳珍不錯,可以過一輩子,於是就跟她結婚了。但是他後來遇到了心怡的媽媽,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愛情,知道什麼叫做轟轟烈烈,山盟海誓,什麼叫做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他回想起跟關柳珍之間,那根本就不是愛情,那是狗屁。」

「葉軍,你別胡八道,心我告你。」關柳珍厲聲道。

葉雄沒有理會她,漠視是最強大的武器,他繼續下去:「心怡就是在那種情況下,答應跟何浩東結婚的。在婚禮之上,新郎在樓上房間跟另一女人劈腿,無意之間被我撞見,於是她就決定逃婚,這就是當初楊心怡在婚禮上逃婚的真相。直到現在,知道這個真相的人,不超過五個,心怡高傲的個性,讓她不想被人知道這麼丟臉的事情。其實我覺得一都不丟臉,反正她沒吃過虧,但是她卻不是這麼想。

場下,楊定國夫婦的臉色很難看,他們沒想到,當初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難怪心怡當初那麼憤怒,甩了何浩東一巴掌再逃婚。

「心怡的養父,不知道這種情況,要求心怡繼續嫁給那個男人,那個男人又不斷地纏著她,在這種情況之下,她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找一個男人跟她結婚。她想,如果自己結婚了,父母跟那個男人就會死心。這種情況,僅僅跟她見過兩次面,對她沒有一熟悉的我,跟她登記結婚了。」

場下一片沉默,久久未有人語,這些人從來沒想到,兩人之間的關係,這麼戲劇。

鳳凰站在角落之中,一身黑裝,獃獃地看著台上的葉雄。

她發現,這一刻的他,無比的迷人。

慕容思語站在另一個角落,一雙眼睛同樣著他。

不得不,葉雄的演講,很有魅力,舉手投足,一言一語,把所有人的心思,緊緊地揪著,這些人都想知道,接下去的故事怎麼開展。

「我們倆結婚,開始只是一紙交易,但是後來我發現自己不可救藥地愛上了這個女孩,於是對她進行瘋狂追求。很遺憾,也許是我不夠優秀,也許是我不夠帥,或者是我不夠有錢,後來在楊心怡的要求之下,我們離婚了,補充一,我們離婚之前,她已經知道的我的真正身份。」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將心怡當那種居心叵測的女人,認為她得來的一切都是憑不擇手段得來的,認為她是為了錢,才上台跟父親相認的。我想問一下在場的人,如果她為了錢,為什麼不選嫁給我,我這個人對錢沒什麼概念,如果她嫁給我,葉家的財產最後還不是落到她的手裡,相比起葉家的財產,蘇家屬於她的那份,差遠了吧?」

不得不,這一番話,把楊心怡的身價,抬到一個無比的高度。

連葉遠東兒子的追求,都能拒絕,這女孩該高傲到何種地步?

那種她為了錢不擇手段,為了錢出賣自己的人,可以閉嘴了吧!(未完待續。) 正在此時卻聽「噗」的一聲肖總的身體已在熊熊大火之中摔倒在地,與此同時只見一團黑煙由其體內緩緩升起,懸在半空之中,伴隨著陣陣的哀嚎之聲,整個房間之內陰風四起。

那團黑煙在半空之中稍作盤旋之後便逐漸地現出形來。但見一個頭頂生著兩隻牛角,長著一對紅色雙眼,背後生著雙翅的怪物緩緩的扇動著翅膀,飄在半空之中。

那隻怪物足有兩米高,除了兩隻眼睛是紅色之外通身又黑,青面獠牙,面目猙獰。

胡慧娘冷哼一聲:「妖孽你是何物?」

名門老公壞壞愛 那妖怪哈哈大笑,「問我是誰,你們去地府問判官吧。」說話之時猛一張嘴,「呼呼呼」的便有一群的生著一雙雙紅色眼睛的蝙蝠扇動著翅膀由其口中飛出,向著胡慧娘等人撲了過來。

許玉揚頓時大吃一驚右掌的指訣差點鬆開,而張妍以及宋小安、沈惟一更是驚叫連連,不知如何是好。

卻見胡慧娘左臂急揮,赤金鐲上立時一道火柱湧出,向著那一群群的蝙蝠迎了過去。

只經過這火柱一燒,那一群群的蝙蝠立時發出「吱吱」的一陣陣慘叫之後便化作一縷縷黑煙飄在半空之中。

黑妖怪顯然沒有料到眼前的這名美艷少婦竟然如此了得頓時一驚。然而胡慧娘赤金鐲上的那道火柱卻已直奔其之面門射來。

黑妖怪雙臂一晃,身後的那兩隻大翅膀猛的一抖,身形飄動,火柱射空。黑妖怪於半空之中身形一晃便已向著眾人撲來。

胡慧娘手中赤焰鞭一抖,「呼」的一聲火光閃處,便已攔在黑妖怪的身前。黑妖怪早已領教過這赤焰鞭的厲害,那裡還敢硬碰,只得向後退去,胡慧娘手臂微揚,赤焰鞭跟著便到。

房間里一道黑影被赤焰鞭追得上下翻飛,難以向前半步,胡慧娘厲聲道:「妖孽還不說實話嗎?」

黑妖怪冷哼一聲,「你能奈我何?」說話時懸在空中猛一張嘴便又有成群的赤目蝙蝠向胡慧娘噴涌而來。

胡慧娘腕上赤金鐲上再次湧出一道火柱,只將那些蝙蝠燒成縷縷黑煙懸在半空之中。

與此同時胡慧娘右臂疾揮手中赤焰斷魂鞭已然化作一道火網將那隻黑妖怪困在當中,且隨著火網越縮越小黑妖怪的閃避空間也越來越小,眼看便要被火鞭纏住。

黑妖怪「噗」的一聲落在地上,雙手扣在床下,一聲怪叫「呼」的一下便已經那張大圓床從地上抬了起來,雙手一揮,便向胡慧娘等人砸落。

宋小安與沈惟一早已被嚇得魂不附體此時見這妖怪竟然有此神力更是大驚失色,不由自主的緊緊抱在了一起,驚叫連連,活活的就是兩個斷臂湊到了一起!

而張妍更是嚇得花容失色,不知如何是好,卻見許玉揚左臂一揮,向著圓床一指,那張直徑足有三四米的大床立時懸在半空之中動彈不得。

三個人簡直不管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們印象里平時連個飲水機都換不了的許玉揚此時此刻竟然更夠控制住這張上百斤的大圓床?

但是看著此時的場景,看著眼前的這隻黑妖怪,想一想剛剛張妍腿上的傷痕,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哪?

就連那隻黑妖怪似乎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姑娘竟然有此能量,只是凌空一指便已令那隻大床懸在半空之中。

胡慧娘則藉此機會將左臂向其一指,「呼」的一聲,一道火柱噴涌而出直奔黑妖怪射去。

此時黑妖怪正立在牆角,面對火柱射來如何能躲?唯有將雙翅一展「呼」的一聲護在了己之身前。

火柱落在黑妖怪的雙翅之上立時現出陣陣濃煙,許玉揚、張妍四人馬上聞到一陣陣皮膚被烤焦的惡臭撲面而來。

黑怪物被困在火柱之中雖有雙翅護體,卻也覺得陣陣熱浪湧來,烤得他灼熱難耐,不住的發出陣陣號叫。

許玉揚左臂一揚,那張上百斤的大床立時向著牆角的黑妖怪砸落。

那隻黑妖怪雖然體格健碩但此時被困在火柱之中動彈不得,又逢大床迎頭而落如何還能招架,「咔嚓」一聲被砸的向後連退數步來到落地窗旁。

卻也因此找到了脫身之法,但見其猛的挺身便向落地窗撞去,「咔嚓」一聲那本是鋼化玻璃製成的落地窗竟然被其撞得粉碎。窗框碎玻璃落的滿地都是。

而那隻黑妖怪亦有此衝出屋外,胡慧娘與許玉揚上前兩步追到窗前,卻見黑妖怪懸在窗外的半空之中不住的扇動著翅膀哈哈大笑:「我出來了,看看你們還能把我怎麼樣?」

說話之時只將雙翅一展,「呼」的一下兩隻翅膀張開竟然有六七米長。

扇動之時其身在空中,卻已有無數的赤目蝙蝠由其之雙翅之中涌了出來。此一次不再像之前兩次赤目蝙蝠由其口中湧出只呈一線向前而來,所以胡慧娘很容易的就以一道火柱燒去便可輕易化解。

而此時卻在其之雙翅之中湧出,便似潮水一般向著窗口的胡慧娘與許玉揚撲來,許玉揚頓時一驚,這回如何抵擋?

胡慧娘亦是眉頭一皺,正欲揮動赤金鐲出手之時,卻聞許玉揚斷喝一聲,「胖子!」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祕嬌妻 雖然是許玉揚在說話但這顯然是雲舒的元神在發號施令,因為許玉揚根本就不知「胖子」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一臉懵的許玉揚的轉頭看了看胡慧娘,說了聲「什麼?」

胡慧娘卻已收了赤焰鞭,一把將她的身子扭了過去,「玉揚別看我,對著窗外?」說著自己雙手按著許玉揚的肩膀躲在了她的身後。

許玉揚一頭霧水:一隻呆萌的羊駝立時浮現在了許玉揚的腦海中,神仙姐姐您這是幹什麼呀?這除魔衛道不是你們神仙的事嗎?此時此刻您怎麼躲到我身後去了?你讓我怎麼面對這些鬼怪呀?娘的,看來神仙也靠不住呀。

正在此時卻聽胡慧娘在自己的身後也喊了一聲「胖子,快點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